小說

傳說_六‧萌芽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5-30 16:51:18 | 巴幣 106 | 人氣 124




這是一棵位於森林的巨大精靈樹,在這精靈樹附近因為魔力豐厚,因此植物都有巨大化的狀況,在這草與植物巨大的森林裡,住著許多長耳的精靈,精靈們除了長耳的特徵外,都是棕髮頭髮與綠眼的外貌。
原先精靈亞格正在如同懸崖般大樹根上的陽台邊喝茶欣賞森林美景,突然間,他感受到自己給出去的信物被觸發了。



亞格給出的『信物』說白了,是個觸發後就會把亞格順移到信物位置的裝置,因此亞格鮮少給人,也在此次被觸發時,亞格心裡便有底是被誰召喚的。
是先前阻止自己誤殺人族的那個不知名種族,金髮的冥。

因為上一次的事件的關係,亞格有感受到冥能力比她強,所以亞格在傳送前的幾秒鐘裡,亞格不禁猜想:
她該不會是遇到甚麼棘手的事情了吧?

亞格警界著,並閉上眼,隨後傳送魔法發出光芒,亞格也隨之消失在現場。


當亞格一睜開眼,正如他所料的,他見到了冥,但周遭並不像他想像的一片狼藉,而僅只是一個很單純的野外森林內。

所以究竟是發生甚麼事情需要自己幫忙呢?亞格疑惑著,並開口詢問著:
「請問有甚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嗎?」。


冥見到亞格出現時,稍稍訝異了一下,但很快地回復面無表情的樣子:
「麻煩你幫我把附近的那個藏匿者抓出來。」

「嗯?」
是甚麼強大很會藏匿的藏匿者嗎?
那個藏匿者該不會是很難搞的對象吧?
亞格疑惑了一下,隨後立刻放出了魔力感知去感受周遭的物體情況。
但亞格很快的就注意到附近不遠處的草叢後面有個人,但是那個人……

很弱。

亞格傻眼了一下,隨後不解地瞧了冥一眼,心想:
這種事情她是有能力處理的,而且還完全不費於力,那為何這種事情還特別要召喚我幫忙呢?
不過想到這,亞格便聳肩不打算再想下去。

因為如果她如果只是為了這一點小事,就用掉僅能召喚一次自己幫忙的機會,倒也無妨,反正自己已經很有誠意要還這個恩了。


當然冥並不知道亞格當下的想法,所以詢問著:
「這種事不能找你嗎?」

「沒有,可以找。」亞格回應,隨後亞格便轉身往藏匿者移動過去。


因為亞格是長期在森林內活動的精靈,他整個動作非常敏捷且快速,不一會的,亞格在那個人尚未察覺到自己跑過去以前,便抵達了附近。

然而在亞格見到那個人時,臉上瞬間出現嫌棄的表情:
『怎麼又是你……』

那個人……
是亞格自己先前在森林內活動時,莫名其妙攻擊自己瘋子人族,錦新,而在強大種族精靈與最弱的種族人族的種族差距下,錦新不耗餘力被亞格打昏並帶到了冥面前。

雖然亞格原先對冥,為何要大費周章召喚自己去抓錦新的行為感到疑惑,但在來到冥面前時,在第一時間注意到冥對錦新一閃即逝的擔心表情時,亞格便沒了疑惑。

兩人是吵架嗎?亞格不禁這樣猜想著,但亞格沒興趣攪和太多:
「這件事情我已經處理完了,那我先走了。」

冥面點點頭,表情淡薄的回應:「嗯,謝謝你。」

然而在當亞格往森林方向走去,而經過諾身旁時,亞格止步了一下看向諾,因為即便此時的諾早已把天使翅膀收起來,但亞格似乎還是有查覺到諾是甚麼,不過亞格僅是看了一眼卻沒提甚麼,並繼續走動著。
在找好了一個比較合適的魔力充足的地點後,亞格便施展魔法離開了。




xxx




雖然冥多少有猜到跟蹤者是誰,但當她見到錦新的出現,各種不解的憤怒情緒仍是湧上了心頭。

對冥而言,她仍印象深刻的記得,當日自己與弟弟遭到錦新的射箭驅離,錦新甚至還射箭傷了自己的事。

而現在自己與弟弟已經離開了村落,甚至看這周圍的地景,也早已能看出自己與弟弟早已脫離了錦新居住村落的那片群山,已經離得遠遠的了,為何錦新還來?到底要幹嘛?

但冥沒有將想法說出口,因為此時的錦新是被亞格打暈並放在一棵樹旁坐著的。

冥靜靜的看著錦新,並冒出了一個想法,是否應該把人丟包,然後與弟弟諾離開呢?

此時錦新睜開了眼醒了,冥因此將想法收了起來,並沉默地看著錦新。
錦新見了見四周並注意到冥後,第一句卻不是問自己在哪或者發生甚麼事情,而是滿臉慚愧地開口著:
「之前的事情,我對妳感到很抱歉……」


冥浮現稍稍錯愕的表情,但很快的回復面無表情的樣貌沉默著,雖然她對錦新有疑問,也知道錦新做很多事情的原因,但冥仍是對錦新感到心情複雜。
然而冥即便當下對錦新有非常非常多感觸,想說很多事,卻同時也不想開口,因此最後選擇沉默著。


注意到冥似乎不打算說甚麼,因此錦新便開口說著:
「我這幾天想過了很多……我知道我再怎樣道歉也不能改變我傷害妳的事實,雖然我現在想不到我可以做甚麼,也或許目前的我沒有你強,但我有自信自己有能力自保也不會扯後腿,我希望能在妳需要的時候,能夠做一些具體的事情來償還妳。」

冥目前沒有任何事情需要人幫忙的,對錦新所說的話也完全不覺得需要,但錦新會說這些話,讓冥感到有點疑惑,因為冥想起了先前錦新遇到異族的情況。
「我跟弟都是你口中的異族你不怕嗎?」

「不怕。」錦新肯定的回應著。

「那你為何之前在察覺我是異族時,態度有那麼大的轉變還逃開了?那時你會這樣不是因為害怕嗎?」冥問著。

錦新回想了當時的情況後回應著:
「嗯那時確實害怕。但現在……沒那麼怕。」

「那為什麼現在不會了?是因為我給你結界石嗎?」冥繼續問著。

錦新聽到後,感到非常抱歉地抬起了頭看著冥:
「是……也不是。妳……一直是善意的在與我相處的吧,我一直感覺得到,所以我想……我不該忽略這個感受。」

「所以你意思是,你覺得我是善良的,因此你現在也不會害怕我跟弟弟去你的村落並與其他人交流摟……?」冥繼續鋒利的問著錦新。

錦新聽到後,沉默了一下回應著:
「……那方面我還是怕,但如果是我自己一個人的話……我不怕,關於之前傷害到你與想償還,都是我一個人的事。」

冥沉默且心情有些低落的看著錦新:
「你是害怕我跟弟去報復你的村落才跟來想當個活祭品的嗎?
你跟蹤了我這幾天,你應該很清楚,我之後要去的地方已經不再你村落附近,今後也或許不會回來,所以其實……你不用擔心我會記仇報復你們村的人的,而且我也沒這個興趣想去做這些事情,若你來主要是要我確保這件事情,那麼你已經得到保證了,然後你可以離開了。」

「不……不是這個原因,是我自己想跟來的!」
錦新緊張的開口說著,同時,他臉上浮現了非常認真的表情:
「就算知道妳之後不會對村落做任何事也一樣,我是發自內心想償還點甚麼的。」


聽到這,冥感到疑惑了:
「你明明待在村內會過得很好,而且我送你們的結界石,也讓你們今後不必擔心冬天了,你一個族內的強者,為何好端端的,要拋棄所有而跟上來?
你不是很害怕其他異族嗎?不是很害怕外界嗎?」


「我的事……不是那麼重要的。重要的是,我虧欠妳,所以我希望能贖罪。」
說到這,錦新毫無猶豫的拔出了自己腰上的匕首,並在自己手臂上劃了起來。
原先冥僅是錯愕錦新到底要幹嘛,隨後當錦新秀出他手臂上的『贖』字時,正巧錦新村落所用的文字,冥學過,因此冥立刻明白了錦新的堅定想法。

但用這方式也太……激烈了點吧?

錦新堅定地開口著:
「這就是我的決心。」

「你瘋了嗎?」
冥緊張的抓起錦新的手臂,並立刻施展治癒術替錦新治療,但心底似乎多少能理解為何錦新要這樣做。
或許……不會魔法的他,沒其他辦法證明自己的決心了。

一旁見這冥施展魔法的錦新,雖然看不到魔法的聲光效果,但卻因為見自己傷口快速癒合而感到神奇。

並在這當下,回想起先前自己墜落洞窟奄奄一息的感受,以及先前雪化成雨,感到冰冷到要死亡時,都是被這股暖流的感受所拉回現世。

果然……妳不只救了我性命一次,還至少兩次以上……
我欠妳的,或許用我這條命也償還不完吧……

意識到這點的錦新,心中慚愧的感覺更是加重了。
「冥,謝謝妳,之前射箭傷妳的事情……我很抱歉。」


然而雖然錦新說這句話,是發自內心感到愧疚,確實也勾起了冥在那一次,對錦新非常失望與憤怒的情緒。
因此冥在治癒完錦新的手臂以後,立刻站了起來,並面無表情的提到:
「既然你對我有愧疚,不如把我的名字照剛剛那樣劃到身上吧。」
隨後冥便直接走離了,不想再與錦新有對話,因為那個負面感受對至今的冥而言,仍是太過強烈了。


見到自家姐姐走離錦新後,諾也上前露出了陽光般的微笑打招呼:
「歡迎你,或許之前我們有些誤會,但很高興再次見到你。」

聽到諾開口,錦新稍稍有些訝異,雖然知道能與冥交談,但他心裡準備料到異族諾竟然也能與自己溝通,這使得尚未與異族有過溝通經驗的錦新感到些許不可思議,儘管眼前的諾其實是第二個與自己溝通的異族。

「你是?請問如何稱呼?那個,我叫錦新。」錦新謹慎地詢問著,另一方面也不知在擔心著甚麼。

「稱呼我諾就行了。」諾微笑著,但注意到錦新臉上一絲的疑問,因此繼續開口補充著:
「我是冥的弟弟。」

不知為何,聽到諾這樣的解釋,錦新稍稍鬆了口氣,而錦新這些表情變化,都被諾注意到了,但諾僅是稍稍疑惑而沒有詢問。

聽到諾解釋自己是誰,錦新放心且不避嫌地詢問了:
「那個……請問你姊的名字應該如何寫呢?」

儘管諾稍稍疑惑錦新問這個要幹嘛,但他仍是拿出了樹枝在地上寫了出來。

很意外的,諾寫出來的字,錦新也看得懂。

在那世界裡,說話的語言大多可以共通,不同的是文字的寫法,不同種族對於文字都有不同書寫的方式,但諾與冥寫的字會與錦新的相同,或許正因為永所說的,他們與人族是有淵源的。

見到諾寫出了姐姐的名字,錦新感謝的點點頭,並立刻拿出了匕首在手臂上刻。

見到錦新毫不猶豫做出見血的舉動,諾嚇了一跳:
「你在幹嘛?!!」

錦新聽到後並沒有馬上回應,而是直到刻到最後一筆才抬頭認真地回應:
「你剛剛在附近應該有聽到,你姊說,若我對他有內疚的話,就把他的名字劃到身上這句話吧?」

諾聽到後很是訝異,眼前的這個人……性格也太烈了吧?
「是好像有聽到這句,但你聽應該也知道姐是講氣話,你還當真?」

錦新即便聽到諾說冥講的事『氣話』的內容,但沒有任何猶疑,僅是平靜點頭作為回應,並拿起一旁的水沖掉瘀血,小心翼翼的處理著傷口,而文字不夠清楚的筆劃則再多加刻幾下,努力要讓冥的名字看起來清楚完整。

見到錦新的一連串行為,諾感到十分不解,並猜測著錦新是否是為了當日射箭的事情而想懲罰自己,但做到這樣也差不多夠了:
「你已經做的事情,我會轉達給姐的,現在你把手伸過來吧,我替你療傷。」

「別,不用。」
錦新感到緊張得立刻回應著,因為他已經見識過治癒術神奇的傷口癒合效果了。

諾疑惑的看了錦新一眼,但也差不多知道錦新究竟想幹嘛了。
看來錦新確實是下定決心要留姐的名字的傷口在身上了吧?
想到這,諾自嘲的笑了笑。

也是,不然就不會真的拿刀來劃手臂,而是拿他要上那把長劍砍自己與姐受傷的同一個位置了吧……

諾嘆了口氣,並坐在錦新旁邊,轉頭觀察著錦新問著:
「錦新兄啊,你喜歡姐對吧?」

聽到諾所問的,錦新全身顫抖了一下,因為這問題太突然了,但錦新當下也不清楚,因此在回過神以後,仔細思考這段時間,自己的心境變化,並對照著周遭其他人描述的狀況判斷……
而種種跡象讓錦新也不禁開始懷疑,或許真是諾所說的那種情感吧?

錦新坦誠的點頭:
「可能吧,我沒想過會喜歡上外族的人,但……應該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錦新疑惑的瞧了諾一眼,不知為何,雖然眼前的諾也是異族,但跟他講話感覺很自然,彷彿像是與好友在交談的感覺,有點神奇。

諾聳肩:「這種事我沒經歷過,但或許,就是這樣吧。」

此時錦新後方脖子的傷口隱隱在痛,因此錦新不自覺的以手輕輕的觸碰了一下。
那個傷口是先前與冥墜落到冰之洞窟內時,被狼精攻擊的,雖然那傷口至今仍沒有完全復原,碰到仍會感到些許疼痛,但此時的錦新,非常慶幸自己那時有回去找冥,使得自己對自己至少還有一些覺得可以寬心的地方。


後續錦新便與冥等人一同旅行,雖然後續錦新在手臂上刻冥名字的事情被冥發現,還被冥大罵是『瘋子』,但錦新僅是微笑著表示這是自己甘願,以及應該做的事情,並且那時手臂上的刻字已劃為疤痕沒得救,因此這件事情才終於平靜下來。

而錦新會將冥名字刻在手臂上,除了因為冥隨口說的那句話,以及對對方的愧疚感外,他希望自己永遠會去記得自己曾經傷害過冥的事情,並永不再做這種行為。



目前踏上旅途的人:錦新、冥與諾(有照圖中順序打名字)

作者的話

關於錦新會做刺字的行為,是很早就有的橋段,我一直對錦新這行為感到非常意外,也十足感受到錦新性格的剛烈!

雖然如今算是初稿情況在發文,但很高興能打到。

這章節沒想到打起來不短,而之後也很快會再出現兩個角色,說實話,同一個章節若連續出現兩個角色已經算多了,但先前安排的整大章節似乎會出現到三位,所以覺得差不多該切長度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