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傳說_九‧跨出改變的第一步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6-27 13:59:40 | 巴幣 104 | 人氣 104





此時的棕髮精靈亞格身上則一絲不掛,沒穿任何東西!!低著頭,頭髮還滴著水……

「我在洗澡……妳,有何‧貴‧幹‧!」
亞格一臉非常不悅的開口說著,在講到最後幾個字時,念字也隨不爽的情緒逐漸加重。

「麻煩你,跟森林溝通,然後帶我們去附近的村落。」
即便此時的亞格全身赤裸,可冥仍是如往常一般面無表情開口說著,隨後精靈亞格像是受了甚麼影響一樣,立刻轉身打算去幹嘛,一見到這樣狀態的亞格,諾與錦新都傻眼了。

「「等等!」」錦新與諾同時喊著。

雖然冥不懂諾與錦新兩人為何要叫亞格停下,但仍幫了忙開口對著精靈亞格開口:「你等等。」

此時精靈亞格才停下。

見狀,諾趕緊上前脫了披風包住亞格,錦新則緊張的擋到冥面前,讓冥無法再看到亞格,並禮貌的開口:
「冥,請妳先向後轉身。」

「為什麼?不就只是沒穿?」顯然冥不怎麼介意,甚至有些疑惑。

「但姊,他是男的啊!」諾此時也幫忙開口回應著。

「所以呢?」冥依舊淡定,也搞不太懂眼前這兩人。

「一般外界的情況,異性被人看到身體都會覺得很尷尬的,也不宜去看異性的身體啊!」
諾開口解釋著,並嘗試在某個空間中尋找著衣物給亞格。
聽到諾所說,冥疑惑的看著自家弟弟諾。

諾也立刻得知冥疑惑的意思,而尷尬地回應著:
「姊……如果你問那時,那是我還很小的時候,所以不算!而且就算是現在的我,被你看光,我也一樣會很尷尬啊!!」

「是嗎?」冥疑惑了一下,但很快又變回面無表情,並轉過了身去。

對於諾憑空拿出東西的事情,錦新感到疑惑,但沒有詢問,因為他大概猜到,那情況或許也是所謂的魔法能做到的事情吧。

至於亞格,雖然接過諾給他的衣物換上,但沉默不語。

諾這下對亞格感到有些抱歉:
「抱歉,自家姊姊著實是個未經社會化的人,對這種事情沒有太多感受。」

但亞格聽到後仍是沉默並尷尬著。

在穿完全身的衣物後,亞格逕自走到某棵大樹旁,並一手依靠著樹幹,低下頭在傾聽著大樹告知他的訊息。

即便目前的森林已經不是自己原本所生活的那片森林,但因為精靈天賦的關係,亞格依舊可以與植物與大樹溝通。

此時的亞格臉色已經回復平靜,並開口:「請跟緊我。」

然後以眾人能跟上的速度開始步行前進,其他三人也相繼跟上了亞格的腳步,而諾則因為不想跑步而敞開白翅飛行跟著大家。



xxx


在帶領眾人前往村落的過程中,亞格默默地思考了很多事情。
原先亞格有在乎的事情與在乎的人,但他們消失了,即便亞格一直去尋找,因為時間的流逝,希望也渺茫了。

但因為這幾次被召喚,而見到錦新這個『人族』時,稍稍喚醒了亞格心中的那份遺念,與想改變現況的想法。

因此這些年亞格一直僅待在精靈領地內,不再去關心精靈族以外的事情,僅是忙碌著照顧兩位朋友的女兒與他們的女婿,忙碌著精靈族的各項事務。

亞格一直都知道,自己應該改變了,周圍的人都一直在擔心著自己,甚至前幾次還被提醒:
『若還放不下,就順著自己的心去闖一下吧。』

想到那提醒的內容,亞格稍稍露出了溫柔的笑容笑著並感激著。

確實也過得夠久了,都過了幾年了呢?所有人……都長大了,已經是到了下一個世代交換的時候了。

『確實不能再讓人擔心了。』亞格思考著。

那麼既然現在自己仍是擔心一個強大的種族帶著一個人族,是否有甚麼意圖的話,那麼何不參與去觀察情況呢?

想到這,亞格稍稍往後看了一下其他人並思考著:
金髮的冥……她是否對人族有甚麼目的?
金髮白翅的諾……疑惑著為何不見他頭上的光圈?
黑髮深皮膚的錦新……與他們同行究竟是自願還是被迫呢?

人看了一輪後,亞格轉過了頭繼續帶路著,但此時的他心裡有了些決定。


xxx


在帶大家抵達城鎮入口不遠處時亞格停了下來,沒打算繼續前進。

諾走向前去感激地開口著:
「亞格,謝謝你的帶路。」

亞格看了諾一眼點了頭,然後走向冥:「能把我給你的信物拿出來嗎?」

冥點點頭沒多想,隨後直接從空間之中拿出了貓頭鷹信物給亞格。

亞格拿著信物打量了一下,感到疑惑,因為亞格在信物上設定的使用一次傳送就會自毀的魔法還完完整整的,但冥明明已經使用了無數次傳送自己的功能,怎麼會沒觸發魔法呢?


但即便亞格疑惑,他現在打算做的事情倒不是這件事情,因此他將信物還給了冥,並開口著:
「請在這稍等我十分鐘,然後用信物召喚我。」

聽到亞格所說的,冥感到些許疑惑,但沒多想點點頭:「好。」

隨後亞格就走到了他眼睛所見的魔力匯聚處,暫時傳送離開了。



對於亞格的行為,一旁的諾感到疑惑,因為本來他以為亞格是要跟姊拿回召喚信物的,可沒想到亞格竟然又把信物交還給姊?亞格究竟要做甚麼呢?

雖然諾有些疑惑與好奇,但十分鐘的時間並不久,因此他沒繼續往下想,並看向一旁的錦新。


因為諾有注意到,錦新一開始對亞格緊張,到現在似乎比較沒那麼緊張的樣子。

「錦新兄,我知道你對異族很害怕,可……」
諾指著自己笑著:
「我對你而言也是異族啊!你怎麼好像很快就適應了呢?」


聽到諾所詢問的,錦新訝異的看向了諾,然後思考著,嘗試開口著:
「嗯,我理智上是知道諾兄你的狀況……但你平常大多時候,白翅收起,看起來與人族無異,而亞格……他的長耳,倒是時刻提醒我,他不是人族……可能是此類原因。」

聽到錦新所說的這些,諾稍稍有些擔心的看著他:
「那這下有點麻煩了……」

「怎麼說?」錦新疑惑地詢問。

諾指著城鎮的方向開口說著:
「這次我想帶姊去的這個城鎮,是個存在很多不同種族的中立城鎮,但若錦新兄你凡事看到異族都那麼害怕,那該怎麼好呢?」

錦新愣了愣,也跟著往城鎮看去,雖然現在沒人在外面進出,可諾都這麼說了……表示裡面真的會有許多異族在走動吧……

可……

錦新看向冥的位置,深吸了一口氣,隨後重新看向諾,搖頭並開口
:「沒關係,就照你原定計畫去就行。」
錦新不希望因為自己個人因素而影響冥與諾原本的安排。


「那你呢?」
諾詢問著並看了一下周遭的環境,因為擔心錦新是否決定留在這森林之中。
雖然目前這森林看起來是安全的,若真遇到意外狀況,就目前身為人族的錦新,確實有可能會有危險,那該怎麼辦?
「如果想在這森林留下,我是不太推薦。」

錦新有注意到諾似乎在顧慮著他,錦新感到感激。
而錦新也早已下定決心了,直到償還虧欠與恩情為止,無論如何都要跟上冥與諾他們……因此他雖然有些害怕,仍是開口說著:
「我跟你們一起進去,我會努力適應有異族特徵的人的。」


「那個……雖然我覺得你適應是好事,但就如我上次講過的,即便是善良的種族也可能會有壞心的人,所以警界也還是要有的。」
諾很高興錦新這麼說,但思考了一下錦新之所以會害怕異族的原因,稍稍擔心他會因為自己的這席話而真的產生危險,因此仍是提醒了一下。

錦新聽到後點頭:「恩,我知道。」

諾點點頭露出了陽光的笑容。




而此時,冥覺得時間過得差不多了,因此拿出了信物喚名召喚亞格。

亞格也在環繞的風之中出現了。


這次的亞格穿回了本來他精靈族的衣服,而眼神看起來是已經準備得差不多的模樣往諾走去。

一旁的錦新原先下意識地想往一旁閃,但是最後仍是沒有移動,僅站在原地。


亞格雖然有注意到錦新的狀況,但亞格沒有打算理會,伸手將諾剛才借給他的衣服遞給了諾:
「我剛才有處理過衣服了,目前是乾淨的了,剛才很謝謝你。」

諾微笑地搖頭:
「不會,很高興幫助到你。」
接著將衣服收到了空間中。


這次見到物品憑空出現又憑空消失的現象,因為這陣子偶爾總是會見到,因此錦新已經沒有太過訝異,當然也就沒有再疑惑為何其他人似乎甚麼都沒帶,而反觀自己……

背上背著弓、腰上繫著箭,箭筒上還有匕首,而另一側則掛著兄長給自己的長劍,像是全副武裝一樣。

若自己能將魔法再看得清楚一點,想好好討教一下這收納的方式。
錦新如此思考著。


亞格歸還諾的衣服以後,走到了冥面前再次詢問著:
「那個信物,希望能還給我。」

冥聽到後,沒有任何反應,僅是點了一下頭,接著從空間收納中摸出了那貓頭鷹信物後就交給了亞格。

這次亞格再次接過信物,又檢查了一下上面的魔法後,感覺特別疑惑,並自行使用了一次信物。

因為亞格非常肯定當信物觸發傳送魔法時,應該要自毀才對,但冥手上這信物卻不是如此,是否是自己魔法有哪邊設錯呢?


亞格將魔力輸入到手中的信物之中,風很快的從四周吹起,亞格當場消失了幾秒又立刻出現,原先拿在亞格手上貓頭鷹的信物也立刻消失了。

此刻的亞格感到特別訝異,因為信物就如原本應該有的狀態那樣消失不見,而並沒有任何異常還存在的狀況,亞格稍稍愣了一下並轉頭看向冥:
「為什麼……你使用信物時,他沒有消失?」

聽到亞格的疑惑,冥也感到疑惑著:
「為什麼那東西使用會消失?」


聽到冥這麼說,就好像真的不知道信物這東西會有消失的狀況,因此亞格解釋了一番。

在與冥的一問一答之後,亞格才終於得知了一件事情。

原來魔法不單只有屬性魔法,還有其他情況的魔法,就如冥與諾所持有的,是非屬性魔法範疇的力量。

而因為使用信物的力量並非是亞格所預設一般屬性魔法的能量,因此信物整個魔法觸發僅觸發了傳送的那一部分,才會導致冥能夠無限使用『本該自毀』的信物。


理解這些以後,亞格大笑了幾聲。

就算這件事情只是巧合,但偶爾亞格總是會覺得,或許自己受到命運的影響,而去做出許多的選擇,但這一次命運將他帶往的方向,他倒是不那麼討厭。

因為這次的決定,是大家希望他去做的,也是他心裡認為應該做的改變。

沉溺忙碌那麼久了,亞格早就覺得確實也該讓自己脫離埋首於忙碌之中,然後,順從自己的心去保護眼前這個有點讓自己擔心的人族,接著好好以雙眼去了解,人族的現況。

亞格微笑地開口:
「我可以跟你們一起旅行嗎?」

諾對於亞格突如其來這樣問感到疑惑,因為先前姊直接拿那信物要幫忙兩三次,他都幫忙完了,而剛才不久,亞格才在洗澡時直接被召來被看光,那他怎麼還想同行呢?

但冥沒有多想,聽到後馬上的卻不帶情感的回應:
「那你就跟吧。」
因為縱然有注意到對方似乎有非常多理由與原因,但冥不怎麼介意也沒甚麼想法。



目前踏上旅途的人:錦新、冥、亞格、諾(有照圖中順序打名字)

作者的話
對於亞格的部分,先前大綱的預估與實際打出來的情況有差異,原先預估是:亞格很生氣自己竟然還會在洗澡時被召喚,因此為了避免麻煩事就提到要與其他人同行,接著在拿到信物後立刻毀掉信物。

但目前打出來的情況,亞格即便在生氣,要做出一個選擇也是自己深思熟慮或者有額外因素的結果。

目前打的過程,我發現自己有個情況不太好,在看文字時,會沒有FU,好像要畫圖像才會比較有感覺,而以前寫故事之所以有感覺,是因為我是手寫,但手寫的缺點很多,寫得慢、有錯字、句子要改也很麻煩……

至於畫圖,需要很長的週期,並且故事內容若有BUG的話,要回頭修也是各種麻煩……

雖然我故事一直有個大綱在,但總覺得自己應該好好寫成文,並且要把文寫完才好,所以基本上還是會想辦法維持小說創作到結束,當然,偶爾可能會畫成圖。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