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傳說_七‧各自眼裡迥異的世界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6-01 19:27:01 | 巴幣 6 | 人氣 91





這幾日在諾的帶領下,他們來到了巨大的斷層懸崖附近,懸崖的高聳有如高山一樣比雲還高,但諾卻知道懸崖上有幾條道路,並帶領錦新與冥沿著懸崖凹處的道路,逐漸往高處走。
那條路看起來原本僅是天然的巨石裂縫,但或許正因為形成道路,因此上面還多了一些被不知誰行走過的痕跡,甚至也有好心人刻意放了一些石板或者修補坑洞,想使道路好走一點。

沿著路越攀越高,到達某個已經沒甚麼植被的位置時,有個能容納十幾人的巨石平台就像瞭望台那樣,當三人踏在那平台上,眺望出去時,能見到整片冰雪森林的景象都盡在眼底,甚至可以看到遠處有顆被雪覆蓋的通天精靈樹,那地方也正是錦新想帶冥去看的巨大森林的中心處。

站在懸崖邊的錦新見到眼前的景色時,整個睜大了眼感到非常不可思議,甚至雀躍的轉頭看向冥:
「冥,我從來沒想過我能從這角度去看森林……感覺就像是飛在空中似的……」

講到這,錦新疑惑地問著諾:
「諾兄,在上空所見到森林,是長這樣子嗎?」
或許正因為諾直接以『錦新兄』稱呼自己,因此錦新後續也就以『諾兄』稱呼對方,但錦新不知道,其實諾其實已經幾百歲了。

而錦新會知道諾會飛是因為,這幾日的旅程中,諾偶爾為了確認前進道路正不正確,而打開他潔白的天使羽翼飛到空中確認的關係,本來錦新以為冥也與諾一樣有天使羽翼,但冥否認了,因此錦新知道了姊弟倆,只有弟弟諾有翅膀,但姐姐冥沒有的事。

諾仔細地往懸崖邊瞧了一眼,並思索著,隨後回應著:
「其實還是有一點差異的,錦新好奇上空的森林長甚麼樣子嗎?」

「嗯?」錦新笑著:「多少有點好奇。」

諾紳士的伸出了一隻手笑著問著:
「那我帶你過去看看吧?」

錦新聽到後錯愕著:
「呃……男子跟男子牽手甚麼的……這……不妥吧?」

諾聽到後感到疑問:
「如果我今天是女生,你就肯了?」

「那更不行……」錦新講完稍稍往冥看去。

諾聽到後露出陽光笑容,一臉笑意地開口:
「那請姊帶你呢?」

「疑!冥會飛?」錦新訝異地看向冥。


剛才冥並沒有注意兩人在說些甚麼,而是像剛才的錦新一樣,一直站在懸崖邊欣賞著森林在腳下的景色,但當他聽到諾提到自己的『姊』字時,疑惑的往兩人看了過去,並聽著。

「嗯,我能飛,只是沒有翅膀,怎麼了?」冥面無表情的詢問著。

而諾則在冥詢問完後,眼神示意的看向錦新,冥似乎也理解了甚麼而開口:
「喔,原來是這件事,小事。」

接著冥便直直往懸崖邊走去,甚至要踩出了懸崖之外的半空中,錦新一看到,整個嚇到,連忙奔過去抱住冥,要將冥帶回懸崖的巨石上。

當冥已經停止動作並回過身時,錦新才回過神並緊張地開口著:
「有何事需要做到如此這樣想不開的行為呢?」

冥先是疑惑了一下,然後平靜的瞧著錦新:
「你瞧瞧腳下吧。」

錦新聽完後,疑惑地往腳下一看,此時冥踏在半空中,而自己也是……

錦新先是被高度驚嚇了一跳,但那瞬間,冥抓緊了錦新的手臂開口著:
「不會掉下去的。」

因為聽到冥所說,錦新閉上了眼,嘗試的去壓下感到懼怕的感受,深呼吸了一口,接著嘗試站直。

此時的錦新信任著冥,但幾使對方有意致他於死地,他倒也心甘情願,因為若沒有對方,如今的自己不會活著。
錦新多少感覺到自己似乎踩在一個實質的地面上,心似乎也終於安了。

再次嘗試睜開眼時,雖然錦新仍對自己踩在半空中感到些許害怕,但心裡充斥著新奇與興奮感。

注意到錦新心底那個害怕的情緒,雖然冥多少有些疑惑,但細想了之後,大概理解了一些,並緊抓著錦新的手臂,原先面無表情則稍微顯露出了一點想讓對方安心的笑容的開口詢問著:
「那你想去看森林的哪個角度?我帶你去吧。」

錦新露出了笑容開口著:「嗯,麻煩妳了。」


xxx

在黃昏時分,錦新體力算是已經消耗得差不多了,因為錦新不習慣於空中的活動,即便他知道自己不會掉下去,但是他的心仍是多少有些害怕而消耗了體力。

而冥對錦新的害怕狀況僅是疑惑,但沒有說些甚麼,不過過程中見到錦新各種興奮與雀躍的樣子,冥也因此感到開心。


當三人回到原本的懸崖巨石上時,冥肚子餓了。
「弟,有食物嗎?」

聽到冥這個問題,諾睜大了眼並愣了一下:
「啊……我忘記注意時間了,本來這個時間,我們應該是已經到達一個村落了……但現在我們卻還在這……所以……」

諾歉意的笑著:「現在似乎沒有食物可吃。」

冥疑惑地指著森林問著:
「那去森林應該找得到一些果實吧?」

「這個……姊知道會長果實的樹,在冬天不會結果嗎?」

「好像在書上有看到過……」
講完後,冥稍稍有些不悅的撇過頭,但此時他想起精靈亞格,也想起書上其他內容而笑了。

隨後冥拿起了亞格的貓頭鷹信物輸入魔力喚名:

『亞格!』


很快的,周遭揚起一陣風,風向是圍繞著甚麼唯中心一樣旋轉著,隨後那個中心出現了一個尖耳棕髮的精靈,而此時的那位棕髮精靈手上還拿著一碗湯,另一隻手則握著湯匙,整個人錯愕著,因為突然被傳送在他意料之外,精靈亞格完全不知發生了甚麼事情。

在亞格記憶中,那天他給名的貓頭鷹信物應該是一次性的信物,所以經歷上一次被傳送後,信物應該已經自行毀壞了才對,怎麼還會有第二次作用呢?

但此時冥見到亞格出現後,稍稍勾起了笑臉,接著直接開口說著:
「請幫我從森林帶回三人份可以立即吃的食物回來。」

隨後亞格不知為何,在冥講完那句話以後,再度覺得冥的請求是很理所當然應該去做的,因此乖乖的放下了自己的碗與湯,並以俐落的身手在第一時間由懸崖往森林跳去。

不用擔心亞格會摔死,森林可是他擅長的領域呢!如何安全落地甚麼,他自有法子。


對於亞格毫無疑惑離開去幫忙的狀況,諾感到有些疑惑,但自行做了理解:
或許亞格覺得阻止出人命的恩情,上一次的幫忙還不足以償還吧?

倒是一旁的錦新見到亞格,一臉訝異的樣子:
「他……不是敵人嗎?……那個……怎麼回事?」


冥平靜地往石縫處走去,因為那處擋風,並找好位置坐了下來。

此時天空的太陽已經完全下山了,天色也很快地開始變暗,錦新也跟著找了地方坐下。

這時冥開口對錦新說著:
「那是你擅自以為他是敵人,但那時的他其實只是路過,也無意傷你。」

聽到這錦新感到訝異:「他……能溝通?」

冥疑惑的看著錦新:「你以為不能嗎?」

錦新低下頭稍稍有些訝異的點點頭:「嗯,我不知道異族能溝通。」
講到這,錦新稍稍有些訝異地往冥瞧了眼,因為目前的他正在與身為異族的冥溝通著。

但冥沒有針對他的反應做出回應,而是繼續問著:
「但你也沒想去嘗試與異族溝通吧?」

「那是因為……」

當錦新講到一半時,冥詢問並打斷了他的話:
「是怕會被異族傷害甚至被殺嗎?」

錦新本來想直接回應:『是的。』
但他瞧了冥一眼,回想起冥之前的行為與這次的詢問後,進入了思考。
總覺得似乎應該對冥解釋點甚麼,因為對方某些情況,甚至是處的位置似乎與自己有著很大的不同。

此時諾從附近拿了幾個樹枝柴火過來,並堆成一堆生了火,因為天色已經幾乎黑了,三人也因此終於有光可以看清周邊的人了。

錦新緩緩地開口,開始講述人族之間流傳的『樽國』與『亡氏家族』的傳說,以及人族帝國最後被異族所滅的結局,並也接著錦新也提到了自己父母、兄長被異族所殺的事情。

無論是人族的傳說又或者錦新家人的事情,都圍繞在一件事情上:
由於人族弱小,無法與異族抗衡。
在故事之後錦新解釋到自己遇到異族的下意識,只有恐懼,而他族內人的性命,也並非是他一個失誤能承擔的,但在解釋完以後,他才終於講到最想說的話。

錦新整個人感到非常慚愧的低下了頭,看著火堆的火,並雙手放在膝蓋上交疊著:
「即便如此,我知道我不該那樣對你們,我不會把剛才講的當作是理由,我希望能做點甚麼去償還你們。」

冥沉默的看了錦新一眼:「不用。」
諾則笑著:「你願意跟我們分享這些就夠了。」


正當錦新對於姊弟兩人的回應有些訝異與猶疑時,冥突然開口問了一句不相干的。
「錦新,你認為我是什麼?」

錦新感到疑惑:「為何突然問我這些?」

「因為你之前有說過我是異類對吧?所以你覺得我是什麼?」
冥詢問這件事情,並非是要問罪於錦新,而是對於自己究竟是甚麼,感到有些在意。

若父母無法告訴自己答案,那麼其他種族的人會如何去判斷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呢?

但聽在錦新耳裡並不是這麼一回事,他感到懊惱與自責的低下頭:
「……那句話……你忘了吧……講了那句……我非常後悔……我打從心裡對妳感到抱歉。」

「為什麼不該講?不就是因為你覺得我不是人族才會用那個詞彙說我嗎?」
冥是真的感到疑惑而問,因為顯然對冥而言『異類』的詞,僅是與『異族』差不多感覺的用字,到是對於詞彙內包含的貶低意涵沒太多的感覺。

「是這樣沒錯...但那句有貶抑的意思在,我應該稱呼你『外族』或者『異族』,而不是那個詞。」
錦新仔細思考後,認真的回答著。

「是嘛...所以你也不怎麼清楚應該定義我是怎樣的存在吧?」
冥講到這雖說已經回復面無表情的樣子,但心裡有一點沮喪。

錦新歉意的笑著,並在剛才交談的過程中,稍稍察覺到冥詢問的動機了:
「恩,我不清楚,應該說,除了人族以外,其他種族是怎樣的稱呼與情況,我都不清楚,因此一律都以『異族』稱呼,不過諾兄呢?雖然我知道他還多了一對白色翅膀,但他是否也跟你一樣是不知怎樣的存在呢?」

冥搖頭:
「弟跟我不同,他繼承了母親天使的身分,所以他是天使族,而天使族特徵則是那對羽翼以及光圈,諾會沒有光圈是因為某些原因才這樣的,但這不影響他是天使的這層身分。」

錦新理解的點點頭,並詢問著:「妳父親呢?」

冥看向火堆回應著:
「他說他很久以前是人族,但我的話,我打從出生就是現在這個樣子了,所以我其實不太確定,我是否與父親是差不多的存在呢……」

講到這,錦新稍稍有些慌了,因為他不知道能說些甚麼了:
「恩..別在意,冥就是冥,不過,那個……謝謝妳分享到這些,讓我總算知道為何冥跟人族很像了……」

冥聽到這,疑惑的看向錦新:
「怎麼說呢?我到覺得我外表看起來跟你差很多,無論頭髮顏色或者皮膚顏色都是。」
冥是金髮藍眼白皮膚的樣子,且身穿白衣,但錦新卻是黑褐色頭髮深色皮膚身穿黑衣的樣子,差異非常大。

錦新微笑的開口著:
「人族不只有我這樣子的外表,我見過紅髮的人族,也曾聽兄長說過,人族有橘髮、褐髮等,膚色也可能有其他顏色,所以我辨別人族並不是從髮色膚色去看,而是從外觀是否有以外的特徵,像是有翅膀、有鱗片,或者長耳之類的辨別,以及是否會一些妖法等。」

「妖法……?你是說魔法嗎?」
冥隨手弄出了一團發光的球體出來問著。

錦新則訝異地看著冥手上的那團光球,然後點點頭:「嗯是的。」

「我想,除了外型辨別確實可以定義外,魔法這方面,你辨別的方式就不太妥當了,雖然人族普遍這種異能的天賦都非常薄弱,但萬一就是剛好有人或許天生資質,剛好符合使用異能的條件而能使用異能呢?而且你現在看到我手上有甚麼呢?」

錦新聽了冥講的前半段後,沉思後點點頭,並再冥後來詢問後,細瞧了幾眼冥手上的光球:
「憑空發光的……不知何物。」

「那以外你還有看到甚麼呢?」

聽到冥所問的,錦新稍稍疑惑了下,並更加仔細的觀察著那光球四周,但他僅看到發光的區域,而搖搖頭。

見到錦新的搖頭,冥繼續開口:
「你之前身上的魔法存量非常稀薄,而你們大部分人也與你差不多狀況,因此很多你們口中的妖法,其實是因為你們看不到能量,你知道這光球在我眼中所見是甚麼嗎?」

錦新再度搖頭。

「但在我所見到的……不光只是發光的結果,還包含從我這支付出去的魔法能量流動,而這股被稱之為魔力的力量其實遍佈於所有地方。」

講到這,冥注意到錦新有些疑惑又有些困擾的樣子,因此稍微露出了微笑地開口:
「你不用擔心,再過一陣子,我所說的這些,你也會見得到的。」

錦新聽到後感到疑惑:「為什麼?」

「因為你會越來越強的,不是嗎?」

聽到冥這樣說自己,錦新感到有些不好意思的低頭:
「嗯,是的我會努力的變強然後希望能幫上你們的忙。」


其實冥所說的話並非是錦新以為的意思,因為對冥而言,錦新強與弱,對自己影響並不大,而且冥一點也不在意錦新能不能幫上自己的忙,因為自己沒甚麼事需要人幫的。

冥之所以那麼說是因為,錦新從自己這得到的力量時,力量就開始漸漸的在改造錦新的身體素質,並且錦新身體雖然僅能接納非常微薄的力量,但他體質所能接受的力量並非只有一種,而是兩種。

由於冥持有的力量特性是,在兩股力量的彼此作用下,力量會吸引周遭力量過來,因此持有者的力量會越來越多,這也就是說,其實就算錦新甚麼也不做,他也會越來越強的。

所以結論而言,不管錦新是否努力,他都一定會越來越強。

雖然冥多少察覺到錦新似乎有點誤解自己的意思,但冥覺得沒必要解釋,因此僅簡單的回應著:「嗯。」
結束這個話題。


這時被命令的精靈亞格也正巧帶著食物回來了。

目前踏上旅途的人:錦新、冥與諾(有照圖中順序打名字)

作者的話
我本來這回我可以打到新加入一個人的,但看來時機還未到……

其實我本來大綱內容沒這麼多細節,但實際在打,
自己就不小心把有想好的細節都打過來了,而這些加料都在意料之外……

希望這段並沒有甚麼東西是不能提前講的……

拜託……

我希望能僅想按照以前擬定好的大綱順順的往下打……把故事打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