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奇幻小說】致一個無名的傳說|大國篇10 暫避風頭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2-05-14 16:00:26 | 巴幣 122 | 人氣 118

連載中小說◆致一個無名的傳說(有就更新)
資料夾簡介
我扮演著早死去的偶像提里,來到一個偏遠的城鎮,哪知在這裡竟然有人壓過提里的光采! 當我打算去教訓這個可惡的人時,總覺得這個人相當可疑...他到底是何許人也!



◆◇◆

今天夜晚的天空雖然月光明亮,但雲不算少,霧氣也在街上充斥著,使的銀髮而身穿黑衣的瑟栗奇變得更加不明顯。

『我真的被追蹤了嗎?』

瑟栗奇剛聽完黑所告知的事情後,神奇嚴肅,並滿腦思考著這個問題的走在路上。
他心情十分低落,不知是否是因為這是自己第一次任務的失誤,又或者他太過驕傲自滿自己能輕易完成一星任務卻慘遭滑鐵盧呢?

但當他所佔住的旅店光芒映入他眼簾後,他想起自己特別回來此的目的。


瑟栗奇會還來目前暫住的旅店,並非全是因為想抱著僥倖心態去賭對方沒來找他,有更大一部分是因為……
他有非常重要的東西還在那房間內。

瑟栗奇看著自己住的那間窗戶,雙手握掌,儘管本來的瑟栗奇沒有任何信仰,但當下他仍是誠心的祈求了。
『拜託……希望那張畫還在……』


對瑟栗奇而言,要潛入眼前這家旅店根本沒有難度,因為他不僅是這裡的住客而知道內部結構,也因為他會變身。

在攜帶黑給予他的消除氣息的符咒後,瑟栗奇就這麼大搖大擺的變成了房務人員,推著清潔用的推車走在飯店內部走廊,直到接近自己所居住的房間時,瑟栗奇才終於有些緊張,並握緊了拳頭步步往前。

逐步映入瑟栗奇眼簾的景象……

首先是變形到近乎被拆的門,而敞開的門內部……

各種傾倒的家具,被劃破的床、甚至各種汙垢的地板與牆壁,整個看起來十分悽慘,而能翻的位置也幾乎都被翻過一片了……


在見到的剎那間,瑟栗奇幾乎是被眼前的景象所嚇到,雖然他不怕自己一個人去對付十幾二十個硬漢,但自己這段時間占住的地方竟然變成這樣的慘狀,使得瑟栗奇的心開始感到有些不安,彷彿自己安定的錨點被拔除了一樣,不過更讓他害怕的,是他想找的東西有被損毀的可能,假設那樣東西有被注意到的話……


他慌張地奔向了床頭的櫃子,櫃子無一例外的被翻了開來,每個櫃子內也幾乎空了,那是當然的,因為瑟栗奇甚麼也沒放進去,而那些人會翻櫃子大概正是想找瑟栗奇所帶走的那個劍柄吧。

至於那劍柄到底有何用處,黑也始終未做過任何說明。


拉開最後一個櫃子後,有一個看起來放得有些泛黃的人物畫像躺在底部,一見到那張畫,瑟栗奇激動地拿了起來,並珍惜的拿到了胸前幾乎快掉了眼淚。

『畫像還在……真是太好了……』

來追討瑟栗奇的那群人,也並非在翻箱倒櫃時沒有見到畫像,但他們之所以沒對畫像做任何手腳,那是因為畫像裡的人,是五年前大國非常有名的神官提里畫像,是大國人再平常不過的圖像了。
那張畫像是瑟栗奇的父親在失蹤以前給他的,瑟栗奇也在領到提里畫像的同時,從父親那聽到關於提里的故事,而開啟對提里崇拜的開端。

如今他父親失蹤,畫像也成為了瑟栗奇想念父親的憑依。


提里的畫像拿在瑟栗奇手掌心,使得他心中的慌亂無助感終於放下了,也回歸了原本的理性,並在房間角落放下了一大袋足以修繕整個房間的錢而離開。


當瑟栗奇走到房間門口時,他終於想起一個不小心忽略的問題:
『昨日喝醉時,是誰送我回來的?』
然而此刻的他腦中卻一片空白。

但他聰明的大腦已經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了。
……糟了!

隨後瑟栗奇奪門而出,往酒吧奔去。


xxx



酒吧與外面散發霧氣的冷清街景形成了對比,內部聚集著很多人,並有許多人暢聊喝酒大快朵頤,但在眾人歡聲起的時刻,卻有個闖入者。

本該優雅從容的神官提里大人突然出現,並慌亂地往正在幫客人點餐的錫納森走去。
錫納森因此就往常的笑容轉過去歡聲的招呼著:
「提里大人,您再次歡迎您在今日又來光顧本店,想要再來挑戰一杯倒嗎?」

聽到錫納森的話,假提里著急地走近詢問:
「今天送我回去的人是誰?」

注意到瑟栗奇慌亂的模樣,另一旁的吾提也疑惑的走了過去,並回應著:
「是我,怎麼了?」

一聽到吾提這麼回應後,瑟栗奇二話不說地小聲開口:
「我們找地方說。」

聽到瑟栗奇這話,雖然吾提感到疑惑,但他沒多問,立刻轉過身指示了一個方向後開口:「嗯,請往這邊走。」


吾提先是開了某個倉庫的門,帶著瑟栗奇進到了倉庫,隨後又開啟了倉庫的門來到了防火巷內,並邊走邊詢問著:
「瑟栗奇,發生甚麼事了?」

神官提里模樣的瑟栗奇沉默了一下思考著:
『該從何說起好呢……』
但他一時間心緒雜亂,完全沒有想法在。
因此瑟栗奇決定不解釋了,直接伸出手抓住吾提的肩膀。

「嗯?」
吾提當然被瑟栗奇突然的舉動稍稍嚇了一跳,但他沒有掙扎,僅是稍稍轉過身想開口詢問,但瑟栗奇卻在吾提開口以前,已經有了動作。

雖然此時的瑟栗奇頂著一副神官提里的模樣,不過在吾提面前,他就沒怎麼想維持形象了。
瑟栗奇緊張得四處查看吾提的背部,甚至還企圖翻他衣領,抓他手臂到處看,這舉動使得吾提瞬間無語,但他從瑟栗奇眼神中注意到對方並非在對他惡作劇,而是真的在擔心些甚麼。

因此吾提僅是緩和的詢問著:「我有怎麼了嗎?」

瑟栗奇檢查完吾提一遍,甚麼也沒看到,又聽到吾提詢問後,才終於放開了吾提的手臂並開口解釋著:
「今天早上我接了個任務,但我不小心被對方記住了氣息……剛才我回住所一看,東西都有被動過……」

講到這,瑟栗奇慌亂地走到吾提面前正視著吾提:
「你今天不是帶我回去嗎?所以我怕我的氣息……也有轉移到你身上。」

嗯?原來是這樣。
吾提笑了,雖然換來瑟栗奇短暫的詫異與疑惑,但他很快地開口解釋:
「如果是這樣的話,你大可不用擔心。我學過在身上加護並防止中招的法術,這個魔法不怎麼難,我可以教你。」

聽到吾提這麼說,瑟栗奇感到訝異:
「沒想到吾提你學魔法防身還學的挺全面的,真是好學生,你真的挺有學習魔法的天份的耶!那幹嘛不去當法師啊?」

講到這,瑟栗奇注意到自己講錯話而馬上閉嘴,因為先前兩人已經有默契了,既然吾提願意幫自己,就不過問他為何不當法師的事情,因此瑟栗奇立刻轉了話題問及另一件自己疑惑的事:
「那個,你怎麼知道我住那家旅店?」

「我只是隨便找一家離酒店近的,沒想到就剛好找到你住的那家了。」

「!」
聽到吾提完全毫無猶豫自然地回應了,使得瑟栗奇再度訝異了一下,因為本來的他一問起這件事情,還懷疑可能會有甚麼不可告人的理由可以聽,沒想到理由卻這麼無趣……

『不過對方不是變態也好!』
瑟栗奇逕自的感到安心了。

「你有決定之後要住哪嗎?」吾提詢問著。

瑟栗奇無奈地笑著:
「還沒,雖然有黑給的反追蹤符咒以及我自己加的加護魔法,但還是會怕有所疏忽,所以之後還是會先離開這城鎮一段時間。」

「如果你不嫌棄的話,要不要住我那?」

因為吾提毫無預警地冒出這句話,讓瑟栗奇十分訝異。
『吾提不是應該是那種怕被打擾,只想自己窩在自己地方的人嗎?』

但瑟栗奇錯了,其實吾提雖然怕麻煩事,也曾經覺得瑟栗奇是個麻煩人物,但吾提是個挺好心腸的人。
但這多少歸功於因為先前瑟栗奇擅自介紹了自己而使吾提開始對他感到熟悉,並且也因為吾提不忍心看到一個16歲遠走外地的青年慌亂無助的樣子,因此決定給予幫助。

雖然後續見到瑟栗奇對自己發言一臉不相信的樣子,但吾提後續沒有打算多做解釋,除了因為:
『自己的好心腸自己知道就好,還是別自主透露太多微妙。』


吾提面無表情的瞧了瑟栗奇一眼,然後準備回去酒吧工作:
「那你等等酒吧就表現得自然點,點個甚麼也好,到時結束再去我家吧。」

也因為對方某程度……是自己不太擅長的類型。


xxx


清晨霧氣仍存在四周的時刻,吾提走在市集中,今天的吾提並非要替酒吧補貨,而是停在了一家二手書店前,並打算買一些舊書給這陣子會住在自己家裡,足不出戶的瑟栗奇排解無聊。

吾提隨意看了攤位上幾本書,並看到『大國旅遊史』這本書以後,便拿起來要跟店家買,因為瑟栗奇是外國人,雖然來大國是為了某些目的而工作,但他想,或許瑟栗奇會想知道大國有哪些地方可以旅遊,有哪些地方有好吃的吧!

然而當吾提拿起那本書給店家以後,店家老闆卻稍稍意有所指地笑了:
「真是看不出來!小夥子很內行喔。」

『嗯?他在說甚麼?』
雖然吾提疑惑一臉疑惑,並接過裝書的袋子:
「……謝謝。」

但書店老闆沒再多說甚麼,吾提也就抱持著疑惑回自家家裡了。


xxx

此時吾提見到瑟栗奇以灰髮的模樣坐在客廳內,因為灰髮模樣是瑟栗奇覺得最自在的樣子,也是覺得最有安全感的樣子,而此刻的瑟栗奇正在客廳內拿著一張不知甚麼的紙看著,表情有些懷念,臉上卻又透露著一些崇拜的神情。

「瑟栗奇,你在看甚麼呢?」吾提問。

因為吾提開口,瑟栗奇才注意到吾提:「吾提,你回來了啊!」

「嗯,在看甚麼,那麼入迷?」

瑟栗奇微笑的將『神官提里的畫像』轉了一個角度秀給吾提看,並開口:
「這個是我父親以前給我的提里畫像,而提里是所有英雄中,我最崇拜的一位!」

吾提聽到感到訝異:
「沒想到提里的事情,在以前就已經傳到國外了啊?」

瑟栗奇聳肩:「倒不是,其實我國家跟大國基本上沒有甚麼往來,兩個國家之間可不只隔了一個沙漠,還有一到非常高的山牆!我來這可是費了千辛萬苦爬雪山,又穿越沙漠才終於到的。」
見吾提一臉疑惑的樣子,瑟栗奇繼續補充著:
「是我父親以前在大國執行任務的時候買的,而提里的故事也是他跟我說的,因為我自小就很喜歡聽一些英雄的故事。」

「原來如此……那即便提里死了,而你一直都沒見過本人,你到現在也還是在崇拜嗎?」吾提問著。

見吾提一臉震驚與不解樣,瑟栗奇笑著回答:
「吾提,你一定沒有崇拜的對象吧?
這跟有沒有認識本人、他還有沒有活著無關,我會崇拜提里是因為,無論他不敗的傳說或者與法師的決鬥,他至始至終都沒有退縮過,所以我也希望能跟他一樣,一直勇往直前。」

「所以你在剛來這個城鎮時,才會選擇變成他嗎?」

瑟栗奇不好意思的抓頭:「是啊!」
吾提聽到後沉默了,並突然想起瑟栗奇剛來時的情況,而稍稍不悅的開口:
「那你不要在跟女生搭話時,還像個牛郎左擁右抱會更像。」

「咦?那是剛來這城鎮時,那幾個女生自己主動把我的手拉去放他們肩膀的!而不是我主動去碰的!」瑟栗奇立刻辯解著。

「喔?但你看起來挺不亦樂乎的。」
雖然瑟栗奇表現出來的被誤會表情與訝異,都十分自然,但吾提壓根不相信,因為某程度來說,吾提覺得瑟栗奇超會演戲的。

「不可以嗎!!」謊言一被揭穿,瑟栗奇不禁羞澀激動的大喊著!

『……果然』
吾提微笑著。

雖然吾提剛才所說的『像牛郎一樣』確實是他先前當下的感覺,不過瑟栗奇現在所表現出的,真性情模樣,到讓吾提覺得挺可愛的。



隨後吾提便拿出了果醬、醃製物在桌上,便到廚房去弄早餐,瑟栗奇則滿懷期待的坐在窗邊的桌子那等著,因為無論是果醬或者醃漬物都是吾提自己處理的,整組搭配起來非常好吃!

雖然瑟栗奇先前以為吾提就是靠那張臉在外騙女人,但現在他也不得不多少承認,吾提除了外表外,不僅家裡整體風格擺設挺有品味,環境也乾淨整齊,做飯又好吃,而且這段日子也見識到,吾提就是一位童叟無欺的黃金單身,難怪他在其他女生眼裡身價那麼好!

注意到這些,瑟栗奇多少感到慚愧與忌妒,不過在這幾日在人家家裡白吃白喝的這層關係下,瑟栗奇到收起大部分的忌妒感,表現得非常安分。

拿了兩盤剛煮好的早餐擺到桌上後,吾提問著:
「瑟栗奇,你國家澨國是怎樣的地方啊?」

瑟栗奇興奮地用叉子咬了一口蛋後,疑惑的看著吾提:
「嗯?你好奇啊?」

吾提笑著回應:
「當然啊!在沒遇到你以前,沙漠另一側除了漠達以外,我不知道更加遙遠的地方原來還存有存在其他國家,在沙漠之後,山的另一頭是怎樣的地方呢?」

瑟栗奇反問:
「那你覺得是怎樣的地方呢?」

「嗯……」吾提認真地思考了一下,然後回應著:
「山腳下有綠洲?因為你剛才提到那個山是雪山吧?既然是有積雪的雪山,那應該就會融雪使下方充滿水吧。」

「是當然的,那再過去呢?你覺得整個王國可能是怎樣的地形呢?」
瑟栗奇繼續問著。

吾提笑著,並問著:
「該不會是一片富饒且有很多水的地方吧?」

瑟栗奇稍稍有些訝異:
「你怎麼不猜是沙漠呢?」

「如果另一頭也是沙漠,那要如何解釋雪山上的雪水是從哪來的呢?除非雪山非常巨大遍部也很廣,才可能攔截天空的那些雲霧化為雪吧,否則就只可能是充滿水或霧氣的地方吧?而且……」
吾提笑著看向瑟栗奇:
「你會特別問我,肯定因為答案絕對不會是沙漠吧!」

瑟栗奇詫異了一下,然後細瞧了一下吾提,充滿懷疑的開口:
「吾提……你該不會是有讀心術吧?」

『瑟栗奇撇開調皮詭計多端的那部分,心思其實是挺單純好猜的!』
吾提當下立刻這樣想著,卻沒有開口,因為這種事絕對不能根他本人說,否則依瑟栗奇性子,他大概就會想賭氣,然後把點子放到整人上了吧……
這點吾提可不想領教。

因此吾提改口講了自己能猜正確的其他原因:
「瑟栗奇,你知道『漠達』吧?你途中應該有經過那裏吧?」

瑟栗奇搖頭:
「雖然我知道沙漠綠洲的地方有個叫做『漠達』的國家,但因為我村落位置去漠達再到大國這裡,等於是要繞兩倍的路,因此我沒有去到那裏。」

「那你知道漠達在很早很早以前被稱作『富饒之地』嗎?」

聽到吾提的這句,瑟栗奇一臉疑惑與遲疑:
「即便我沒去過漠達這地方,但我好歹也從地圖上看到過,漠達四周都是沙漠,光是水就缺的很,哪裡還有可能被稱作富饒之地啊?吾提你在開玩笑嗎?」

被瑟栗奇這樣質疑,吾提到覺得很無辜:
「我沒開玩笑喔!而且以前大國與漠達是同一個國家喔!」

見到瑟栗奇亞的樣子吾提也微笑的往下說:
「很久很久以前漠達那個區域有很多水,附近的土地也確實都很富饒,但後來因為『大災變』來臨而發生許多次的劇烈地震,也使得整個氣候轉變,漠達那區域也就漸漸的荒漠化了。
接著居住那地區的人就開始分作兩派,一派是堅持留下等待某日大地會恢復往日模樣的,而另一派則是決定離開尋找合適居住的地點。
離開的那群人後來就找到了大國這裡,並成為了現在大的大國,至於留下來的人,後來與另一群喜好沙漠環境的沙漠種族『尼日迦』族成為了如今的『漠達』。」

講到這,吾提優雅地喝了桌上的果汁解渴。



「那既然本來是同一個國家的人,怎麼後來會打起來?」
瑟栗奇咬了幾口麵包後詢問著。

「嗯?你是問先前神官提里參與的那場戰爭嗎?」吾提詢問。

「嗯。」瑟栗奇點頭回應著。

「以前是同一個國家的事情,以及幾年前的戰爭,中間都已經相差兩百多年了,所以即便祖先有關係,對後代子孫而言,都已經沒甚麼關係了……」
講到這,吾提沉默了一下,並修正了一下自己的說法:
「確實也不能說是沒有甚麼關係……我聽說那場戰爭的起源,好像是因為漠達國內的人看不慣大國人享有豐厚資源,而打算藉由戰爭來討點好處……
而最初有這心態的原因,或許也基於歷史的那段因素吧。」

瑟栗奇享受地喝著果汁又吃了火腿,並點頭:
「原來如此……不過即便沙漠的種族因為生存問題比較剽悍,果然還是沒有物質充足的國家強盛呢!」

吾提聳肩笑著:「這到很難說,我覺得是因為大國魔法很爭氣的關係。」

瑟栗奇因為魔法師鄙視提里的關係,到對大國魔法師印象不太好,因此調侃著:
「那還不如說是因為大國有神官提里吧!這場戰爭搞不好只要他出馬就能擺平了!」

吾提尷尬地笑著:「看得出你非常崇拜提里,雖然他確實很厲害,不過一人怎麼能抵擋一國之力呢……」

「嘿!這我知道啦!但不能留點幻想空間給我嗎?非要講得那麼現實幹嘛?」
瑟栗奇不悅地開口著。

吾提則聳了肩的笑著,並繼續吃著早餐。


在要出門以前,吾提將手上的袋子拿給瑟栗奇:
「這些書給你,希望可以排解你不能出門的無聊,如果看完再跟我講,我到時再買其他書給你。」

瑟栗奇接過吾提的袋子好奇的攤開紙袋看了一下,看到袋子內有一本厚厚的書,雖然瑟栗奇沒有閱讀習慣,但自己這段時間確實也沒甚麼事做,了解吾提的貼心後,瑟栗奇感激地開口:
「嗯,謝謝你。」

吾提微笑的回應:
「不會,餓的話,食材直接拿就好,時間差不多了,我該去上班了。」

「嗯,上班加油。」瑟栗奇回應著。

隨後吾提揮手後便離開了。


在吾提關門離開後,瑟栗奇回到客廳,坐回沙發上,並好奇地拿出紙袋裡的書籍,見到封面是『大國旅遊史』之後瑟栗奇笑了,並猜測著吾提今天吃早餐時會突然想到一些地理問題,該不會是為了要送這本書而作鋪陳吧?

真是太有心了吧?

不過吾提這麼一講,確實也成功的激起了瑟栗奇的好奇心了,因此瑟栗奇下一秒便衝滿懷期待地翻開了書籍。


然而就在瑟栗奇翻開之後……他臉上……

出現了異樣的神情。



◆◇◆◇◆

作者的話

這裡比起漫畫,有多補充了一下關於大國歷史的部分。
其實歷史部分本來就有,只是本來漫畫為了縮短篇幅的關係,因此就拿掉了。

至於瑟栗奇國家的事情,雖然本來有打算打,
但擔心資訊太過雜亂,所以就留到未來打『水國篇』的時候再來詳細講吧。


◆◇◆



◆◇◆◇◆◇◆◇◆◇◆◇◆◇◆◇◆◇◆◇◆◇◆◇◆◇◆◇◆◇◆◇◆◇◆◇◆◇

✨《致一個無名的傳說》貼圖開賣囉!✨快來蒐集吧!

✨如果喜歡我的創作,歡迎來penana打賞我!

如果大家對故事有任何感觸想法或者猜測,
歡迎多多留言,謝謝你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