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傳說_十六‧遺跡的訪客

翔之夢 IsFlyingDream | 2024-02-18 18:02:26 | 巴幣 200 | 人氣 484




瞬息之間,腦內彷彿煙塵四起正在洶湧翻倒,渾沌且雜亂。

隨後四周聲音逐漸遠去,身體的感知也快速消失,彷彿墜入深淵的海水。

似是快缺氧暈眩那般。
諾以一隻手扶上石柱,而另一隻手按住了自己的頭,想要緩和暈眩感。

然而那種症狀卻逐漸加劇,腦袋甚至感到快崩裂,諾因而緊閉起雙眼。

身體開始不受控制,即便此時閉眼,卻能清楚地看到了本人剛看到祭壇內的畫面。


諾不由得心想:
“奇怪了,
明明自己沒有睜開眼,
明明自己沒有抬起頭,
卻覺得自己站直在祭壇前方看著眼前的……

祭壇?……

為何我知道眼前這建築是『祭壇』??……”


正當諾詫異著,他也注意到眼前建築並非之前看到的殘破遺跡,而是完整且嶄新的模樣。

不僅建築有活力,原本暴雨的天氣,此刻竟是大晴天,甚至他還見到巨大石製的建築物內有人,那些人身著奇裝異服,看似是與祭司或宗教團體有關的服飾。


由於此刻自己的視角在外周遭很明亮,看向內部時,即便巨大石製的建築物內部有光,不算黑暗一片,但諾仍無法看清祭壇內他們的長相與輪廓。
不過因為外部明亮陽光的照耀,因此他隱約可見其中一人有著與自己一樣的『淡金髮』色澤。


接著諾的視角離門口越來越近,他能意識到他經歷的其實是某個人的記憶,而視角的那個人著急地往前跑,但貌似被攔住了,諾之所以能這樣感受是因為視角裡的主人公沒有再拉近祭壇的距離,並且因為視覺不斷激烈晃動著,諾甚至能感覺到他很努力要前進。

突然之間,原先僅是無聲的畫面開始有某人聲嘶力竭的吶喊聲:
「你們搞錯了,你們搞錯了啊!我才是要獻祭給神的那一位啊!不是裡面那位!你快出來!快出來啊!」
在吶喊之餘,諾看到那個人使盡全力,盡可能地向前伸手想抓握住甚麼。


在聲音出現後畫面戛然而止,諾眼前再次陷入一片黑。

隨後他開始感覺出自己靈魂開始歸位,剛才那個畫面宛若身令其境,他能感覺到自己心跳加速,呼吸急促幾分。

諾拿回身體控制權後用手捂著胸口,想撫平自己倉促跳動的心臟,諾嘗試睜開眼,想確認自己的狀態。

也就在這時,他才又見到了自己本該身處的時空與景物。

再度能感受到空氣中的那股水氣,他才確認身體的掌控權終於又回到自己手上。

喘息了幾口氣後,諾感覺好受許多,捂著胸前的手也趕緊對自己施展了『撫平安神』之類的能力,讓他更快地緩解不適。



「諾兄,你怎麼了嗎?」
注意到諾沒有進來,錦新擔心的趕緊回頭確認著。



「我沒事,只是……」
諾講到這停了下來,因為錦新沒說其他的事情,表示他沒有見到剛才那些幻影嗎?

諾疑惑,因而開口問著:
「你們進入這裡頭後,有看到甚麼嗎?」



「諾兄,你該不會怕廢棄的地方?」
錦新訝異的問著,並聯想到到諾之前沒有興趣跟自己一同去各地人族部落,該不會真正原因其實是害怕吧?

錦新之所以這麼猜想是因為:見諾在施展不知名法術的關係恢復的差不多前,眼尖的錦新就有注意到剛才的諾臉色其實不太好。



「……你也好……我又不是小孩,哪可能……」
諾無奈地看向錦新抱怨著,隨後擺了擺手逕自的走在前頭,也隨其他人踏入了遺跡的雄偉石門之內。



xxx



當遺跡有人踏入以後,原先潛藏於懸樑暗處的某個存在立刻閃躲了起來,並默默觀察著來者。

淡金髮的女人……
黑髮褐皮膚的男人……
黑髮的女人……

接著是……
棕髮的精靈……
淡金髮的……


暗處的那個存在,內心如此評判之際,僅有他才能聽到的聲音竟然發出聲音了:
“同源的子系來於此地”


「甚麼?你是說那個人就是……」
暗處的存在訝異著,憤怒的握起了武器……然後握起劍跳了下去。



一名黑髮綁著長辮子的深藍色服裝白褲的男子,然後以充滿怨言與怒氣的口吻,拿著一把劍直直指著金髮白衣的諾:
「拔出你的劍,我今天要跟你做個了斷!」



儘管諾覺得莫名其妙,但是此刻見對方眼神與氣勢,諾也感受到對方是認真的,他因而也從空間收納中拿出了自己的銀白配劍出來。

但諾僅是預備著觀察著,尚未做出任何舉止,畢竟才剛入門,就有人莫名其妙要跟自己打?他精神上完全沒轉過來是怎麼回事。
該不會遇到了瘋子吧?
……嗯……



見諾做出預備姿勢後,深藍衣男子的劍立刻展開了攻勢,第一刀就直接蠻橫掃過,往頭處砍去!!


『自己到底何時跟人結仇了啊?』
諾詫異,不過因為武打老師西爾亞叔叔教導有方,因此諾對於戰鬥方面實力也不弱,他及時蹲下閃過,隨後以俐落的身手快速的往後退。



但不等諾站穩,深藍衣男子緊接著持劍往諾落腳的點掃過!



諾因而再度閃躲,但下一個攻擊,他則拿起了劍擋下,然後回擊,不過他回擊的方向盡可能避開對方胸口位置。



一旁的亞格感到無言,並疑惑的看著諾,但亞格沒有做出任何要幫的行為。
憑亞格魔法的感知,他可以感受到諾有在戰鬥後,於自己身體外圍包覆一層防護罩以備萬一,並且他也很清楚,所謂的『天使族』,最擅長的就是治癒療傷,並且因為本身是濃度極高的聖屬性,即便受傷也能快速復原。

再者在他閱歷這麼多年以來非常明白,『天使族』本身在種族排名裡,強度是非常強的,無須擔心太多。

所以亞格選擇旁觀與觀察,沒意願插手他人的事。
但若真的有危險,之後出手也不遲。



而言歡也詫異眼前的展開,一開始對諾突然被人邀戰的情形感到訝異,因為言歡本身並不是個會武的人,但當他聽到男子的聲音,並看向深藍衣男子時,倒是另一種訝異。



而遺跡大柱旁的冥疑惑的看著弟弟諾。
「你朋友?」冥冷靜地問,絲毫沒有要幫忙的意思。



「哪有人的朋友一見面就要砍人啊!」
諾無奈地開口,並出劍擋著對方接連的攻勢。



原先錦新還在思考是否下場幫,但他有注意到諾似乎與對方實力相當,並沒有需要幫忙,所以錦新思考了一陣僅是說出了這句話:
「諾兄,加油。」。

不過他後來又想了想,再度補充了一句話:
「若需幫忙,直言即可。」
畢竟錦新是個戰士,對戰士而言,他會盡量避免插手他人的戰鬥,除非對方開口請求協助。



諾與深藍衣男子過招了幾次,暗暗回應到。
「……不用了。」
他覺得自己能應付。
畢竟自己會的不是只有劍術,還有各種魔法、神術與治癒能力等,但錦新兄並不會這些。

並且諾也有所感覺,錦新不是眼前這名男子的對手。
雖然男子看似也是人族,與錦新兄似乎年紀差不多,然而從深藍衣男子的攻勢與步伐以及各項動作中,諾能感受到對方是身經百戰的戰士。

甚至諾也不太清楚,自己劍術技巧是否有辦法贏這個人,而他目前之所以能應對,全是靠魔法的輔助,這讓諾都稍稍覺得自己有些作弊了。

不過他也不可能放任對方砍死自己,因而加減還是會使用魔法輔助。
坦若諾想動真格,他直接使用魔法鎮壓或殺死對方倒是能輕易做到,不過他是有紳士精神的人,既然對方僅靠劍術而非暗器或其他歪門邪道,他則會下意識地想同樣與對方以劍術對抗。


至於錦新當下觀察兩人的決鬥,會認為諾與對方實力相當,僅是因為他魔法能力還未成熟,尚未理解其中門道,看不出哪些動作是有魔力加持,哪些才是本人憑自身熟練度出招的!

在看不出繁雜地魔法特效與門路的情況下,錦新勉強能憑藉之前勤加修練魔法的經歷,稍稍地看出諾的哪些攻擊有附魔的痕跡,例如揮劍夾帶著風魔法、腳踏地伴隨著震地能量等等。



「沒想到你竟然還有餘力說話……」
對於諾中途逐一回應同行者話語的行為,讓深藍衣男子感到更加憤怒,因而他連續出招,如同疾風鶴影,輕盈而狠厲。

「看招!」一聲武者禮儀的開口,隨後將諾逼至驚心動魄的境地。




剎那之間,諾見到了自己竟無法及時面對深藍衣男子的招式,而劍穿自己的左肩?!讓諾嚇得到抽了一口。

但當諾下一秒再度回神之時,他卻注意到雖劍穿越左肩,卻毫無痛覺,僅像是景象一般,讓諾愣了。

怎麼回事?


諾疑惑著,並眨了眼。

然而正當他再度將注意力放置前方時,他竟然見到深藍衣男子的劍還尚未插入自己左肩,此刻的他才『正在』持劍,要做出與剛才短暫幾秒所見的景象一樣的攻勢??

因為諾已經見到對方接下來會迴旋往自己左肩攻,所以諾即時以劍抵擋,並與對方過招了數十招。

雖然過程中,諾仍疑惑剛剛所見的幻象,但他很快的沒怎麼在意,畢竟他也沒太多餘力思考問題。



隨後諾就聽到了深藍衣男子邊繼續使出各種讓人無法迴避的攻擊,邊逼問著:
「為什麼把我變成這個樣子?」
「為什麼?」
「我認識你嗎?」
「我跟你有甚麼仇?」


正因為深藍衣男子攻勢宛如海浪般滔滔不絕,漫卷而來,因此即便諾對男子所說有些疑惑想問,諾也沒太多餘力開口。
光是要抵擋攻勢幾乎就用掉了諾所有注意力了。

若不是他始終記得保持讓自己能夠做出各種提升速度的魔力加持,他有預感自己恐怕抵擋不過目前連續攻擊。



但連續攻擊終有個頭,在藍衣男子恍若準備完畢而使出他的絕招,使他身形如飛鳥一般,輕盈迅捷,劍光閃爍之間,一道如猛禽展翅的劍氣凌空而起,展開橫掃四方的攻勢!

而男子的白色圍巾也在男子出招之際,末端隨動作飄起,猶如鳥翼一般。



由於因為諾已經是二度見到自己戰敗的景象,因此他沒有剛才那麼慌亂,倒是短暫先把戰敗的幻象當作是預知的景象,然後敞開了他純白的羽翼拍動。

也意外的,諾注意到自己確實也在危急時刻,即時的向後迴避了,並成功躲過了強勁攻勢!


若始終只有一次遇到的話,諾或許覺得只是巧合,然而幻覺卻是接連二次遇到?
諾開始把這幻覺當一回事,甚至他不禁開始懷疑,自己這能力是否是先前姊姊書上所見到的『特異能力』?
而照自己這兩次經驗來看,難不成自己莫名其妙見到的景象是預言類的『預示力』?※註1



因為諾即時的出現純白羽翼,讓深藍衣男子很是訝異。
「天鵝?!……」他嘴裡不禁說出了這詞。

然而就在換深藍衣男子詫異而注意力渙散的短暫一秒,諾趁此機會將他聖屬性的能力灌注到劍上,並橫劈砍去!

劍雖未直接碰觸到深藍衣男子,但劍上包覆的聖屬性劍氣倒是震得深藍衣男子全身短暫的麻痺、失去平衡並倒地。

緊接著,諾持著劍緊貼著男子的脖子開口:
「我才不是天鵝,是天使,而且我才想問,我跟你有甚麼仇?我跟你認識嗎?你是不是找錯人了?」



「同源的子系……它是那麼稱呼的。同源……你既然都已經施展了那股力量還狡辯??不然你倒是說說,為什麼這遺跡許多的畫像畫著你?」

深藍衣男子說著,也在此刻注意到附近的另一個金髮的冥,並看了冥一眼,甚至毫無畏懼的伸手指:
「同源的子系沒想到還有一人?」

恍若深藍衣男子不怕諾會真的攻擊自己,又或者他對死亡是毫無畏懼的。



冥倒是聽到深藍衣男子這麼說而好奇的轉過頭,探頭想往內部看去,確認內部是否真有男子所說的壁畫。

而冥隱約見到了幾副巨大壁畫,但因為距離遙遠,冥尚未能找出男子講得到底是哪。



「诶?你到底在說甚麼?這裡我是第一次來,他們也是,我們是因為想避雨才來,事前根本不知道這裡有這樣一個地方。」諾覺得莫名其妙地持劍回應著。



雖然冥是好奇,但他依舊留在現場沒離開。



「喔……是嗎?那好,我跟你道歉便是,若是你有辦法的話……。」
隨後深藍衣男子動上半身還有頭,毫無猶豫的要讓諾的劍直接貫穿自己的脖子!



嚇得諾趕緊使用空間收納把劍藏起,甚至後跳幾步。
「喂,你瘋了啊……你這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見自己無事,深藍衣男子倒是感到有些遺憾,而因為諾攻擊自己的傷勢也在短時間內恢復的差不多,他因而逕自的站了起來,讓諾很事訝異深藍衣男子竟然已經能動的事情。


「看來你還真的甚麼也不知。也罷,看來這裡也找不到我想要的線索,只能想辦法找到當初交易的那人……或許那人才有辦法解我的問題……」深藍衣男子自言自語地開口著。

隨後深藍衣男子想到了甚麼又再度看向諾與冥開口:
「若你們也跟我一樣的話,或許等等你們也會看到甚麼吧?雖然突然暈倒在地並不會怎樣,不過先找好地方遇做準備總是比較舒服的。」



然而就在諾與冥無法理解男子意思而疑惑時,兄妹倆瞬間感受到有一股力量直接侵入自己腦袋,甚至觸及靈魂?那股感覺,與諾剛才入門前見到的幻影很像,但程度卻更加強烈很多。
因為那力量來自於遺跡內部,而目前的他們顯然是更加接近核心的關係。

雖冥與諾有瞬間要開啟魔法防護,但防護未成,兩人早已紛紛原地倒下,進入沉睡。


而注意到異狀當下,冥身旁的錦新立刻扶了冥,隨後是快步接住了後倒下的諾平放兩人,但不久後,錦新也昏迷了過去……

※註1:在這片大陸裡,除人族以外,每個種族都有各自擅長的領域或者能力。
然而無分種族,每個種族間的少數隨機值,會擁有種族能力以外的『特異能力』,例如:言歡的靈視能力、有人士接觸感應,也有心靈感應與念力等。

簡而言之,只要這些人能做到原生種族做不到的事情,就屬這類的,可視作特異能力者或只特殊個體。


xxx


「你對他們做了麼?」
現場仍清醒的亞格見狀已經單手魔法續魔,準備出擊。
剛才是一對一的戰鬥,然而現在情況不同了。
而且即便這名男子看上去也是人族,而亞格重視於人族,但亞格從不對惡人手下留情。


「等等,亞格尊上,他不是會做算計人這類事情的人。」一旁也未中招沉睡的言歡趕緊小跑過去阻止著亞格。



亞格很是訝異地看著言歡。
深藍衣男子見到言歡也很是訝異與疑惑。
『沒想到即使時間過得這麼久,她也仍存在?』



「為何這麼說?你原先就認識他嗎?」
亞格訝異的問著,但原先已經要準備拋出的魔力射線,此刻壓抑了下來。



言歡認真地點點頭:「是的。」
然後她優雅且驚喜的看向深藍衣男子。

「沙御堂尊上,好久不見了,近日可好?您……」

言歡有許多的疑問,不解為何深藍衣男子沙御堂還活著?

但對於對方活著的這件事情,言歡其實打從心裡感到高興,而與當時截然不同打扮的模樣,言歡並不怎麼訝異,不過想起沙御堂那些年所說的話,以及最後他的身影。
即便過了這麼多年,言歡仍是不解,也不知該不該問,問是否恰當?

不過想到剛才他自諾一踏入遺跡後,就與諾的一番對決,言歡憑藉著對沙御堂的認識而得知,他想探得甚麼答案,雖對諾下手重,卻未有想殺害對方的打算,並且言歡也看出,諾今日命運並無任何劫難的情況。

所以言歡直到戰鬥結束後,才出聲相認。



本來深藍衣男子沙御堂還在猶豫,懷疑自己看錯,可能眼前的人僅是類似於自己認識人的類似之人,但這氣質、說話方式以及穿著,確確實實就是自己認識的人無誤。

在他疑惑對方為何還活著之餘,沙御堂憶起了言歡曾經說過的:
"自古以來,我家族一直伴隨著詛咒與祝福的力量,然而正是這股力量,取走了我所有家人的命。
如今整個家族只剩下了我一人了……
但我知道女子我不會有事的,因為接下來那股力量只會一直保我平安。"

『難不成她目前仍活著,是因為她家族力量的關係?』沙御堂訝異的猜想與理解著,但他已經無法想到其他可能了。
「……真的很久不見了……言歡。」沙御堂說出這話後,表情柔和了下來。



精靈亞格解除了匯聚魔力的手勢,但仍有些警界的開口著:
「若你已經沒有殺意,那你最好解釋一下,他們三人為何昏迷?」



沙御堂指向了不遠處,那由天井照射光線下來的祭壇位置,而他的語調倒是十分平靜:
「這裡有股力量存在,這幾位倒地的人或許是受到了力量的影響,我猜他們現在應該正在看關於這祭壇的記憶。不過放心,他們看完這地方的故事後,就會醒了,這力量如今只剩下記憶了,除此之外不會再影響別的了……」



「你怎麼知道?」
亞格因為與沙御堂不熟,因此不怎麼信任,也疑惑著既然不是對方對三人下手,怎會知道這些呢?



「因為你們來以前,我也是那種狀態。」沙御堂指了指倒地的三人。

「而這地方,就那段記憶看來,也是群自私的人族所建立的吧……『亡氏家族』還不夠,沒想到這裡竟然還有一個,規模也不小,實在是……夠了……」沙御堂怨念的說著,同時也帶有同情地看向言歡。



「等等,你怎麼突然提及到亡氏家族?這裡何亡氏家族是有關係的嗎?」精靈亞格已魔力視角觀察著沙御堂,然後疑惑地問著。



沙御堂聽到這問題,先是疑惑地看向言歡,像是要確認言歡的意思,不過這時言歡搖頭。
沙御堂因而理解了甚麼,然後又回頭看向亞格:
「我看你也不是人族。為何關心起人族的事?」



亞格愣了愣,盾時間內心有萬分情緒夾雜著,不過他最終緊是吐出空氣的開口:
「因為……我在乎亡氏家族的人。」



言歡稍稍訝異地看著亞格,但訝異又很快地平息,畢竟他早已觀察過精靈亞格奇特的靈魂多次,而有些沒讀懂的,現在終於都通曉了。
不過言歡沒開口說任何話,畢竟都已經是過往,並且自己也不清楚亞格事情的全貌,不好多言。



「那這……我無法幫你甚麼。」沙御堂回應,然後轉了頭準備離開。



就在沙御堂要開始邁開步伐之時,言歡立刻向前幾步開口:
「有三個人倒下了,憑我們兩人,可能沒辦法確保他們的安全,你知道我沒有任何武力的,能幫忙嗎?另外若你願意的話,我想跟你聊聊,想知道這些年,你發生了甚麼事,還有……我一直想跟你道謝。」

言歡明白,沙御堂是個獨行俠,若沒有任何原因請求他幫忙,他真的會直接離開,而言歡也知道,若是沙御堂理虧的地方,他會願意做出補償,若是朋友的請求,他也會樂意給予協助的。

並且就如字面上的,言歡也確實有想與他聊聊,畢竟相見讓人意外,她對對方的存活感到開心卻也擔憂。



沙御堂聽了聽思考後開口:
「道謝?你說那件事啊?真的不必在意,那是我自願的。不過我們確實是……好久不見了。」

然後他瞧了亞格一眼又看向言歡:「我就在那守門口,你們隨意。」
接著他就便往門口走去並在門口處坐下,看來是答應要幫忙,並去守住入口了。



見在沙御堂離開後,言歡先是想跟上沙御堂,但又回過頭與亞格解釋甚麼而回頭走了幾步。

這樣的言歡讓亞格很是新鮮,畢竟先前的他恍若不存在於現在,整個舉止與舉動等,就像是個旁觀者似的,但現在見到熟悉的人的模樣,亞格終於覺得言歡確實存在於此刻而感到開心著。

「這三人,由我照看吧,你不是也想跟那位聊聊?趕快過去吧。」亞格擺了擺手,然後在三旁坐了下來。



言歡也露出了感激的笑容。
「很感謝亞格尊上。」

不過言歡還是覺得該解釋一番而開口:
「剛才那位,他是叫沙御堂,確實是我昔日的友人,而他會有剛才那舉動……我等等也會一併跟他問個清楚,那麼亞格尊上,我先失陪了。」

言歡優雅地對亞格點頭行禮,隨後趕緊往門口沙御堂的方向走去了。



xxx



而陷入沉睡的冥與諾以及錦新,正如沙御堂所說,此刻祭壇的記憶確實大量的流入了他們腦中,那些久遠的故事,他們從未聽父母提起過,如今卻浮現在他們的意識中。




本章出場名單
目前踏上旅途的人:錦新、冥、亞格、言歡、諾(有照圖中順序打名字)

作者的話
這章本來有預定許多內容要打,但打的過程鑑於流暢性問題,因而有所刪減。

原先文打算在兩周以前處理,但因為臨時有太多事情要忙,即便有過年假期,然而過年時則是陪伴家族以及各種傳統的日子,直至今日才終於完成,各位久等了。

話說,有點意外,在打完後,這一小段讓我印象最深W

遺跡大柱旁的冥疑惑的看著弟弟諾。
「你朋友?」冥冷靜地問,絲毫沒有要幫忙的意思。


「哪有人的朋友一見面就要砍人啊!」
諾無奈地開口,並出劍擋著對方接連的攻勢。

可能是因為很搞笑吧WW


此回合來分享一下『沙御堂』這個人的人設~
我挺喜歡他的造型的,不過他造型也是經過大改版。
原本的人設我一直挺不滿意的,先丟原本人設來~
舊人設
除了頭髮與耳飾造型比較滿意外,其他地方始終覺得怪怪的,
後續重新設計才終於設計到比較滿意的模樣。

頭像請看上面的,這邊主要是展示服裝。

因為他攻擊方式等等都與鳥類有關,不知有沒有注意到我刻意以鳥類來描述他的招式呢?

因此他的衣服有參考信天翁的這張圖,因此在有風吹時,
偶爾他披風也會像是信天翁的翅膀那樣。

以上~期待下一回還能見到各位~
若喜歡我的創作或者喜歡人設圖,希望能夠留下痕跡~
若有留言就更好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