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84-四大災殃篇(3)

小光光 | 2022-04-19 17:30:04 | 巴幣 0 | 人氣 17


         無光紋域的故事是巨大的怪物吞噬某位不知道誰的棺材,讓世界產生出龐大的地下城其一分支,而裡面的怪物如同棺材的思念體一樣,在死亡後會產生棺材的一部份也就是靈柩。

「雖然說是棺材的一部分,不過也只是魔力醞釀出來的素材」

「那麼你要我收集多少?」

「你也是很著急,我話還沒講完」

除了刀柄的靈柩,還有刀身以及包覆刀柄的皮革還沒說。

「看來位置都不一樣,不然你怎不可能講話這麼不乾脆」

「真是聰明的孩子,關於刀身我打算使用克彌爾雅塔的工鋼內所產的蝕鋼」

「讓我猜猜,不會要我去找還沒探索到的地方吧?」

要自己漫步目的的去找未曾發現的克彌爾雅塔的工鋼,他可不樂意了。

「怎麼可能,地點還是有的,只是位置不固定而已」

「什麼叫位置不固定?」

「地點是大概的,位置則是在範圍內隨機生成。這樣有解答你的疑問了嗎?」

「我希望是沒有」

不顧曉月的牢騷,妲拉芬繼續說到:

         「至於最後的皮革,我想要世界四大災殃中,蜘蛛女王的絲線。順帶一提,你要的夠多我還能幫你額外做防具喔」

「世界四大災殃?能不能詳細介紹一下」

全新的名字引起了曉月的興致。

「世界四大災殃嗎...我知道的也不算多」

對於這部分,妲拉芬知道的也不算多。

         西方的蜘蛛,北方的巨龍,南方的惡魔以及東方的凶狼,而這世界四大災殃基本上也已經是由繼承者繼續延續並傳播稱號的名聲。

至於最初的四位已經因為各自的緣由導致死亡,理由則是未解之謎。

「大體上就跟剛剛說的差不多,在多我也不知道」

「沒關係的,反正沒有文獻也還有繼承者可以問」

看曉月幹勁十足,妲拉芬也給出了無光紋域的所在地。

「北邊嗎...」

「你可別想去挑戰災殃」

看透曉月的想法,她趕緊制止。

「我的表情這麼明顯嗎?」

「明不明顯是一回事,到時候沒弄好你可是會死的」

「你在關心我嗎?」

「並不是,只是你還有利用價值」

「喔~我懂了!這是傲嬌」

曉月的評價只換來妲拉芬一臉「你現在在工三小?難不成是頭殼撞到」的表情。

「記得要死也要拖著自己屍體回來見我,至少你那特殊的魔力能讓我鍛造的技術得到磨練」

真的不是傲嬌,而是發自內心肺腑的言詞。

「知道啦,不會去盲目挑戰了,不用一臉真切的表情期盼我死」

隔日一早,曉月就前往商業公會準備長途旅程。

跟櫃台叫貨的時候,他也分別寫了兩封信,一封是給會長而另一個則是給瑞楓她們三人。

給員工的信中,曉月還是很有禮貌的,簡單的噓寒問暖以及工作關懷。

         或許看起來很奇怪,明明曉月說過自己要走不干涉路線,商會的發展、構成都交給其他人,但是現在卻在寫信,打算有所動作?

儘管看起來很奇怪,不過信中內容和商會是一點也不相干。

主要是面對三人會面臨的人才需求不足以及工人和員工陷入職業倦怠之類的問題給出解決辦法。

寫完信的同時,數量龐大的貨物也一一擺到旁邊。

「這兩封信麻煩幫我寄給庫魯德會長」

「阿?」

看著對方狐疑的神色,曉月出示會長給的證物,心領神會後對方立刻給予最高禮儀。

這樣的態度,曉月只是揮揮手隨即就離開了。

一回到住所,他簡單的向妲拉芬說明自己即將出行。

「等等!別走的那麼著急」

「幹嘛?還能有什麼事?」

剛提出疑問,她就把問題丟給了曉月。

「什麼意思?幹嘛把老者丟給我?還有...墮天使?」

即便化成器靈,成為武器,但是熟悉的感覺還是讓曉月認出人來。

「這老頭是你的部下不是?最起碼也是你的情報源阿」

         「不不不,他不是我的部下,再者!無法面對現在的人不過是累贅。要是他為你帶來了困擾,那麼就像扔垃圾一樣,丟掉就好了」

曉月已經沒打算可以從死人口中問出什麼。

         更重要的是曉月也已經警告過他了,儘管只是以提示的方式,但是面對自己可以猜測到的狀況還如此頹廢,曉月已經失去了期待。

「你不打算說點什麼嗎?」

踢了踢老者的腳,妲拉芬也不見他有所反應。

「儘管你的姐姐因為契約已經是如此狀態,但是現在振作,至少你還能陪在姐姐的身旁喔」

「對於垃圾,你也真是盡心盡力阿」

「我可不像你那麼冷血」

回應曉月的調侃,妲拉芬繼續向他說到:

「你姐姐作為器靈還不完整,此時此刻你還有看著你姐姐殞落的機會」

簡單的一句話為他的眼神帶來了一絲生機。

「那!那還有希望嗎!」

雖然講的不明確,但是他想問什麼是一清二楚。

「沒可能喔,器靈的契約是無法逆轉的」

聽到這句話,老者沒出意外的再度露出頹廢的樣子。

「你是打算在悲痛中後悔,還是面對最後的機會去目睹一切在沉浸於失敗呢?」

看著老者做出最後的詢問,她也不由的將眼神飄向曉月。

「我是不收垃圾的,如果振作起來,期望著自己在努力的最後無盡的後悔,那麼就跟上來」

「我...我...」

即便受到鼓舞感到振奮,墮落的人也無法輕而易舉的站起身來。

「等你得出答案,再來追隨我的步伐。不管你的答案是如何」

離開住所,前往城鎮出口,準備出鎮前他呢喃到:

「我已經完成你為了弟弟的願望了,而你作為器靈可別食言了」

隨後曉月便開始了漫長的路途。

而在前行的路上,曉月這才注意到此處的風景。

「意外的漂亮呢」

徐徐微風吹拂著,道路兩側的草原不停斷的透露出綠蔭。

感受著涼意與環境隨風的變化,曉月放慢腳步來體驗此時此刻的美好。

不知過了多久;不知過了幾日,曉月總算找到了在與人潮分離後可以落腳的村落。

而村落的形成也是獨樹一格。

以聳立的高原為背景,在此之下開始延伸出無數大大小小的村莊。

隨著越來越大的人數與範圍,村莊形成了共同的村落。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