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青春-69

森璟 | 2022-02-19 20:04:12 | 巴幣 14 | 人氣 92

連載中青春(連載)
資料夾簡介
我想我最幸運的 是在這樣的青春遇見了妳。

◎張心玥

來到學姊他們開的包廂,我彎腰快速經過大螢幕和正在高歌的冠敏學姊,在靖陽學姊身邊找到了空位坐下。

我喘了幾口氣,因為假日公車爆滿的關係我等到第二班公車才有辦法上去,結果就是差點遲到了,害我一下車就一路狂奔到KTV。

「學姊,我們剛剛在自助吧拿了一些東西,可以先吃。」皓雯一如既往的貼心說著,還幫我倒了一杯綠茶。

「而且我還特地幫你拿了一個布丁喔!」小帥妹沛璇把布丁推到我面前時耍帥的挑了挑眉說。

「謝謝你們。」我笑著說,先拿起綠茶喝了一口。

「知道永樂最近都在做什麼嗎?」靖陽學姊傾身靠在我耳邊稍微拉高點音量問。

我搖搖頭,「永樂最近都一下課就離開了,平時也不太講話......」說到這我難過地嘆了口氣,「就連我問起她也只說沒事,整個人變得好冷漠。」

永樂在受傷後到現在已經從球隊休息了一個禮拜,這一個禮拜對朋友們來說都很難熬,因為永樂的異狀實在太明顯了,可大家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唱完歌的冠敏學姊將麥克風交給其他人,坐到靖陽學姊另一邊後好奇地問:「你們剛剛在聊什麼?」我們便把剛剛的對話內容告訴她,她聽完後若有所思的點點頭,噘了噘唇後說:「你們比賽那天有個女生單獨來找過永樂,我不太清楚是不是你們班的,但我覺得應該是永樂很在意的女生,她一出現永樂整個人精神都好起來了。」

冠敏學姊的描述讓我無奈地笑了笑,「應該就是思琪了......是永樂喜歡的女生。」

「嗯,那這麼看來應該是她們發生了什麼事吧?」靖陽學姊只是淡淡地下了結論。

「我不知道,永樂從來不會提起感情上的話題,我也就不敢問了。」我說。

「如果她不願提起就應該尊重她,也許她覺得這種消化方式對她來說才是最好的吧。」

「嗯......」我認同地點點頭。

大概唱了兩個小時,這期間靖陽學姊都沒拿過半次麥克風,倒是三不五時就會拿手機出來滑一下,我覺得冠敏學姊應該知道靖陽學姊這麼頻繁拿手機的原因,因為平時總是人來瘋的她居然都沒有起哄要靖陽學姊起來唱歌,異常的乖巧。

一年級的幾個隊員拿了麥克風在前方一邊亂舞一邊唱著張惠妹的《三天三夜》,瘋癲到讓我不禁噴笑出來,拿起手機把他們玩瘋的模樣都錄下來。

「我出去透透氣。」靖陽學姊忽然說。

「咦?」我呆呆地看著學姊起身越過我往門口走去,我好奇地追了上去,跟上她的腳步後問:「隊長,你要去哪裡?」

「到外面的長椅坐一下吧。」靖陽學姊用下巴指了一下KTV中庭小噴泉旁的長椅說。「你怎麼也跑來了?」

「怕你一個人無聊,想找人聊天啊。」我笑著說。

她似乎拿我沒辦法的笑了笑,也沒有拒絕我的帶著我一起到長椅上坐了下來。

坐下後她翹起二郎腿,雙手插在外套口袋裡靜靜地望著噴泉池的水柱。

「學姊,你跟蓓蓓的事還是讓你心情不好嗎?」我終究是忍不住問出口了。

慶幸的是她沒有對我發火,而是輕笑了一聲說:「很明顯嗎?」

「我、我也只是猜猜......」我有些心虛的縮了縮脖子,雖然我覺得靖陽學姊應該會猜出是冠敏學姊爆的料......

「的確是有點困擾。」

「她還在生你的氣嗎?」

「嗯,我想是我做錯了。」

「可是學姊,我覺得你沒有錯!」我著急地說,「雖然我只是個外人,可是以我的視角來看確實是蓓蓓太咄咄逼人了。」

「心玥......」她輕喚了我的名字,我看見她的視線轉到地板上,思考了一會兒後才對我說:「其實蓓蓓會變成現在這樣都是我害的。」

我疑惑地眨了眨眼,「什麼意思?」

「我知道你們表面上看上去都會認為是蓓蓓太任性,控制慾太強,但她原本不是這樣的。」她說著,表情有些落寞,「我跟蓓蓓十五歲就在一起了,她以前是人緣很好的女孩子,很多人喜歡跟她做朋友,而我......有過很幼稚的一段時期。」

「一直到高一,某次聽她說又有哪個學長跟她告白時我忍不住對她生氣了,你知道,在不同學校的我們要面對這些阻礙有多麼困難,我很清楚蓓蓓的心是在我身上的,可是我就是很氣......不只氣那些不識相的傢伙,也很氣她這麼有人氣。」她自嘲地笑,「現在回想起來我才是那個任性又無理取鬧的人吧?」

「只是因為這樣而已嗎?」我問。

她笑著搖搖頭,表示當然不只如此,接下來她說的話讓我震驚不已。

她雙手環胸,沉重地吐了口氣說:「我後來劈腿了。」





靖陽學姊告訴我,她也不知道自己當時究竟抱著什麼心態,總之自己是那麼幼稚又愚蠢的背叛了蓓蓓,而且對象是蓓蓓也認識的女孩子,是她們國中的同班同學,蓓蓓跟那女孩的關係甚至還算不錯。

學姊早就知道那女孩子對她有意思,刻意的利用那個女孩,藉此來引起蓓蓓的注意。

結果當蓓蓓發現這件事情時她的心都碎了,根本不敢相信學姊會這麼對待她,蓓蓓在學姊房裡對峙的那一天哭得很兇,那些淚水讓學姊看了立刻就後悔了,蓓蓓每一個虛弱的拳頭打在她胸口都讓她的心出現一條裂痕。

「那天我緊緊把她抱在懷裡求她原諒我,原諒我的無知跟我的愚蠢,而她最後也原諒我了。」說到這裡學姊似乎有點鼻酸,吸了一下鼻水說:「只是我的所作所為讓蓓蓓產生了極大的不安全感,雖然我之後的生活裡幾乎都以她為中心,可是只要我一秒不在她的視線裡她就無法放心,好像我一消失身邊就又會出現哪個女孩。」

「蓓蓓這樣根本就不算真正的原諒吧?」

「如果是你愛的人這樣對你,你真的覺得她值得原諒嗎?」靖陽學姊反問,我一時答不出來,她嘆了口氣說:「我知道自己不值得,所以當她願意讓我回到她身邊時我是很珍惜這個機會的,也一直都很順從她,可能也因此慣壞了她吧?」

「你也開始覺得喘不過氣了,對嗎?」我問。

「她想要我捨棄掉一切,只專注於她一個就好,例如退出籃球隊,還有之後和她一起去屏東讀書、跟她住在一起。」

「那你怎麼回應她的?」

「我希望她可以不要這麼極端......也告訴她籃球是我唯一熱愛的興趣,甚至有保送體育大學的機會,但是她聽不進去,覺得是我不夠愛她而找的藉口。」

「學姊,你真的不該放棄的,你還有大好的前程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