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等待,驕陽-55

森璟 | 2022-02-18 15:00:08 | 巴幣 114 | 人氣 89


「快點快點!我可是特地來日本找妳玩的,妳一定要帶我去看很多很多的日本妹,不然我會詛咒妳下面萎縮!」小條學姐一上車就催促著我趕快催油門,還念了一整串我不是聽得很懂的句子。

「妳這個邏輯怪怪的,我下面本來就沒有東西。」在路上我忍不住提出疑點。

「閉嘴車夫!今天我說了算!」她吼了我一聲,我只好乖順的閉上嘴。

她說小芳學妹突然得忙公司的事情沒辦法陪她來,她一定得把這份失望給發洩得徹底一點。

而且還要拍很多很多的照片回去跟小芳炫耀。

「好幼稚。」我忍不住脫口而出。

「閉嘴車夫!」怒吼。


我帶她進了夜店,老實說我進夜店的次數大概五隻手指頭就能數得出來,我跟季穎一樣,若不是朋友邀約的話通常都不會到夜店。

我和小條學姐坐在角落看著舞池裡隨著音樂跳舞的人們,一開始學姐還說要找漂亮妹妹跟她拍照,然後回家激怒小芳看看能不能給小芳一點危機感,說不定小芳為了讓學姐知道她才是最好的,然後用些招數來誘惑她。

結果看來看去小條學姐都沒有看對眼的,最後就放棄了,在她眼裡小芳才是最極品的。

「學姐,妳果然不是花心的料。」我下了結論,這大概是我今天最中肯的一句。

「閉嘴車夫!」

「是.....」

沒什麼樂子的我們只好不斷點食物和酒來滿足自己,喝了幾杯之後小條學姐一手搭上我的肩,臉色凝重的告訴我:「我收到郁凡的喜帖了。」

「嗯。」我抿了抿唇撇過頭,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我只好隨口應一聲。

「妳做好決定了嗎?」

我甩了甩頭,每次想到這個問題我就頭痛欲裂。

「我不知道!」我提高了點音量的說。

「真複雜啊妳這傢伙。」小條學姐搖頭說著,一手提起了我的領子把我拉到了夜店後頭的陰暗巷子裡。

「來這裡做什麼啊?」搞不懂學姐用意的我問。

「讓妳沉思啊,妳們三個之間的問題不能再拖下去了妳知道吧?」小條學姐痞痞的抖著腳,用著理所當然的語氣說。

「我當然知道!可是我根本做不出決定啊!」

「這有什麼難的,妳比較喜歡誰就跟誰在一起就好啦!」

「拜託妳不要說得那麼簡單好嗎?妳不是我,妳根本不知道我有多痛苦!」

「好吧,沒有體諒妳是我的錯,我想先問問,當年郁凡的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送她回家的時候被她爸爸看見了,她爸爸才逼她離開我,然後把她送出國的。」我懊惱的抱著頭蹲了下來,「早在她生日那天臉色不對的時候我就該察覺的,我好恨我自己的遲鈍,當年不是她拋棄我,是我拋棄她!」

「嘛!這麼說也不對,若不是她爸爸這麼反對妳們,說不定妳們也不會分開了不是嗎?」她想了想又說:「而且郁凡也有不對,她應該告訴妳這件事情的,不然今天就不會這麼複雜了不是嗎?」

「當年的她怎麼敢開口?她怎麼可能敢冒這麼大的風險再去忤逆她爸爸?」

「那妳現在怎麼辦?回去跟郁凡在一起嗎?」

「我做不出決定啊!要放棄哪一方對我來說都很痛苦,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後我對郁凡一直都很愧疚,我竟然完全不知道她這幾年的生活有多難過!可是對季穎......」我粗魯抹去臉上的淚水,又接著說:「我只要想到她為我付出了這麼多,想到她會因此心碎....想到她會在我面前強忍淚水,暗地裡卻獨自哭泣的時候我就開不了口啊!」

「哇嗚。」她莫名的驚呼一聲,走上前趁著我來不及反應的時候提起我的領口一拳打在我的臉上。

我踉蹌幾步後跌坐在地,她笑了幾聲說:「在我看來啊!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隔天一早我是被冰涼的觸感驚醒的,當我視線終於清楚以後我看見季穎坐在地上拿著棉花棒在替我上藥,發現我醒了之後她心疼的看著我問:「臉怎麼腫起來了?」

「嗯.....」我伸了個懶腰,隨後給了她一個無須擔心的笑容。「昨晚有隻蚊子停在我臉上,學姐太急著想殺死牠就一拳揍過來,忘了蚊子用拍的就會死了。」

她噴笑一聲,我知道她才不會相信這種鬼話,說這些也只是想讓她笑笑而已。

「對不起吶,睡地板很不舒服對吧?」把藥膏收回箱子裡後她歉疚地說。「明天妳就不用委屈了。」

「怎麼會不舒服呢?以前我不也常常睡地板嗎?」我搖了搖頭要她不用在意那些小事情。

「妳是說妳喝醉酒回家的時候嗎?」

「對。」

她再一次被我逗笑出來。

明天她就要回國了,在店裡公休的這一天我也決定留下來陪她,當我梳洗完,正想問她想不想去哪裡走走的時候她窩在床上看著手機,滿臉憂愁。

「還好嗎?」我走到床邊坐了下來,她是不是遇上了什麼麻煩呢?

「啊....還好。」她笑得有些勉強,在我坐了下來之後她也把手機放到一邊,和我對望。

「如果妳想跟我說的話,我隨時恭候。」我提起笑容捏了她的臉說。

「嗯,謝謝妳。」她說完後起身說要去一趟廁所,我點點頭,在她下床後往床上躺了下去。

雖然我不排斥睡地板,但睡久了也是會腰酸背痛的呢!這時候才真正體會到了有床的好處在哪裡。

躺不到三十秒季穎的手機就不斷傳來震動,一開始我以為震個兩下就會停止了,但是不知道是誰對著季穎的手機奪命連環摳,提示聲吵得我都好奇另一頭的人是誰了。

我拿了季穎的手機很熟練地輸入了密碼,打開之後我才我意識到自己目前是沒有資格隨意查看她的手機的....

可是上頭顯示的訊息讓我太在意了,忍不住打開了訊息框來看。

『小穎拜託,當天晚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是情不自禁才會做出那種事的!』

『我保證不會再有下一次,我不希望失去這段友情,求妳了,給我彌補的機會好嗎?』

還有很多很多.....

都是在懇求季穎原諒的字句。

我茫然地把手機放回了原位,腦袋裡想的都是剛才珍妮傳給季穎的訊息。

情不自禁是什麼意思?她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是因為珍妮,所以季穎剛才才會露出那樣悲傷的表情嗎?

一個個的疑問攪亂了我的思緒,在季穎回來後我忍不住開口問了,只見她愣了一下,幾秒後還乾笑著想要裝傻蒙混過去。

「我剛剛....拿了妳的手機。」我揉了揉太陽穴,讓她知道我不會相信她真的沒事。「珍妮是什麼意思?她對妳做了什麼?」

「我....」她低著頭退了幾步,我看她臉色越來越蒼白就想上前關心她,在我即將伸手碰上她的肩膀時她退開了。「不要!!」

我第一次聽見她這麼害怕的尖叫著,這讓我更確定了自己的猜測,珍妮肯定對季穎做了什麼。

「穎....」我硬是將她拉進了懷裡,不管她願不願意。「別怕,我在這裡。」

「不要抱我,我好髒.....」她越說我就越是心疼得把她抱更緊,我輕聲安撫著她,好一陣子之後她才肯告訴我不久前珍妮差點要強暴她的事情。

聽完後我愧疚地說:「對不起,如果我沒有離開的話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

她的哭聲令人心碎,我聽著也跟著掉下淚來。

為什麼我愛的兩個女人最後都得過得這麼痛苦呢?

果然都是我的錯,都是因為我沒有保護好她們才會.....

「宇辰,是我讓她上樓的....是我讓她有機會....」她緊緊抓著我腰間的衣料,用著濃重的哭腔自責的說著。

「別說了,這不是妳的錯。」我搖搖頭,帶她到床邊坐了下來。

我知道季穎是什麼樣的人,也知道季穎肯定是看在她們多年的友誼上才讓她進到家裡,她就是個這麼心軟的女人,讓我生氣的是珍妮竟然利用她的心軟和感情......

這一天,一直不斷回想起那件事的季穎怕得不斷發著抖,尤其試圖強暴她的人又是自己那麼信任的好友,對她的打極肯定更大了。

我抱著季穎哄著她才沒讓她繼續哭下去,後來她累了我也直接抱著她讓她在我懷裡入睡,看著她疲憊的臉龐,我輕嘆了口氣。

我真的很沒用。






隔天我送季穎到了機場,過了一個晚上她的精神好了許多,只是我對她還是很放不下心。

在她過海關之前我又抱了她許久,她這一次來日本讓我不得不承認自己真的很想念她,現在她要回台灣了,我不只捨不得,也很擔心她。

「好好照顧自己,好嗎?」

「嗯。」

「如果有什麼事的話立刻打給我。」說完後我才想起就算季穎打給我我也幫不上忙,於是又補上:「或....打給宇喬也可以。」

「嗯。」她點點頭,呼出的熱氣噴灑在我的脖子上,熟悉的懷抱,熟悉的觸感都讓我捨不得鬆手。

「宇辰,我該走了。」她輕拍了我的背,告訴我該放手了。

我在心裡掙扎了好一會兒才說服自己鬆開手,在離去前她輕撫了我的臉頰,要我不要太擔心她之後就轉身離開了。

她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中,而我回到了家裡失神的躺上床,這幾天下來床鋪也沾上了季穎的味道,而這股香味讓我安心,這麼多年來我已經習慣她的一切了....

小條學姐那一拳打醒了我,不只是讓我看清楚了自己的心,也是讓我發現了自己混帳的地方。

雖然很對不起她們,但就像學姐說的,我應該給她們一個交代。











「妳欠我一次。」宇喬在電話裡這麼說,我能聽出她語氣裡多多少少都帶了一些不滿。

「我一定會想辦法趕回去的,結束之後我會好好報答妳。」我著急的在機場踱步,明天就是郁凡的婚禮了,可是日本天候不佳的關係,我的班機因此延誤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搭機起飛....

雖然是請宇喬幫忙了,但我不確定郁凡會不會願意跟宇喬離開,以防萬一,我還是跟宇喬確認一下好了。

「宇喬,明天一定要在郁凡答應之前阻止他們,可是妳有辦法讓她跟著妳走嗎?」

「我已經想到辦法了,她不跟我走都不行!」她壞笑幾聲,我的背脊馬上涼了起來,總覺得有點不太安心啊。

「不可以綁架。」我再三提醒道,「無論妳要用什麼方法都行,就是不要綁架....」

「囉嗦!妳還是先處理好妳的問題吧!」她說完後毫不留情地掛了電話。

我收起手機耽憂地看著烏雲密布又颳風下雨的外頭,心裡是越等越著急,要是我回不去的話就糟糕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