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19.夜深了

佐渡遼歌 | 2022-01-27 20:00:01 | 巴幣 324 | 人氣 445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隨著夜逐漸深了,城市街區的喧鬧與燈光則是更加熱絡,捷運站出口的人潮熙攘不絕。不遠處的士林夜市人聲鼎沸,商家與攤販的燈光將夜空照亮得有如白晝。
 
  這段時間,董既明沒有任何可疑動作,待在咖啡店內閱讀著時裝雜誌。
 
  楊李兩人因此無法做出更近一步的動作,退至能夠目視到身影的極限距離,靜觀其變。
 
  這個時候,李少鋒遲來地意識到己方兩人穿著襯衫牛仔褲與學校制服,手上唯一的武器道具只有楊千帆的黑紋短刀,一旦追蹤尾隨演變成戰鬥會很不妙,然而現在也沒有時間換裝或取得武器了。
 
  李少鋒放遠視線,越過熙攘人群與落地窗,看著董既明悠哉寫意地坐在咖啡店,展露出在玉閣祭時後不曾見過的神情與動作,內心持續湧現「那是兄弟或雙胞胎」或者「剛好就是長得很像的修練者」的疑惑,卻不敢將之說出口。
 
  楊千帆的緊繃情緒也有些渙散,將視線從一直沒有動靜的董既明身上轉開,順勢望向身後士林夜市的位置,若有所思地說:「這麼說起來,我還沒有去逛過夜市呢。」
 
  「真的嗎?那是代表台灣的最著名觀光景點吧……不過如果國小、國中時間都在世界各地到處遊歷,確實沒什麼機會。」李少鋒說。
 
  「師父其實挺喜歡台灣的,每年至少都會過來,停留個兩三天,帶著我觀光旅遊的同時順便與地方門派交流切磋,不過師父去踢館的時候,我通常就待在旅館修練。」楊千帆說。
 
  「很有師父的風格。」李少鋒忍不住輕笑。
 
  「總覺得沒有什麼緊張感,明明現在不是感嘆這件事情的時候。這是因為你待在旁邊的緣故吧。」楊千帆無奈搖頭,再度緊盯著咖啡店。
 
  李少鋒乾笑幾聲,小心翼翼地說:「師父覺得……那是本人嗎?」
 
  「董既明,男性,三十九歲,在台灣屏東出生,出身普通社會的商人世家,父親與祖父經營著祖傳的東方骨董生意,在他兩歲的時候,隨著父親與母親,三人舉家搬至義大利的伊亞,在當地成長,他與雙親皆是深淵槽溝這支教團隊伍的成員。由於董既明當時年幼,不同於單純修習教義的雙親,也有進行習武練氣的修練,在這方面嶄露頭角,在教團內部的地位逐漸攀升,進而成為伊沃爾・蓋弗貝爾維的得意弟子。」楊千帆流暢地低聲說。
 
  「師父將關於董既明的情報都記住了?」李少鋒訝然說。
 
  「情報機關有在販售的相關情報全部都買了。董既明是獨生子,父親沉迷於深淵槽溝的教義當中,乃是忠貞信徒,沒有外遇對象也沒有私生子,因此他沒有兄弟姊妹,當然更不會是雙胞胎。」楊千帆肯定地說。
 
  「那麼父親那邊的親戚……」李少鋒問。
 
  「玉閣祭回來後,我想過可以從那邊追查線索,可惜原本是普通家族,並未接觸習武練氣、克蘇魯遊戲的事情,父親的弟弟沒有結婚,並且在三年前病逝,其他親戚也相當疏遠,不太可能突然冒出一位長得很像董既明又具備氣息的親戚。」楊千帆肯定地說。
 
  「所以真的是本人嗎?」李少鋒沉吟說。
 
  「那樣就最好了。」楊千帆說。
 
  「外星文明當中有著許多超越地球現今科技的技術,科技力配合真氣魔力可以延伸出更加難以想像的像是超大型魔法結界、浮空城,那麼也有辦法達成……死者復生這種事情嗎?」李少鋒忍不住追問。
 
  「這種事情誰也說不準,身為克蘇魯遊戲的玩家,只能夠從遊戲場所取得的瑣碎情報當中試圖拼湊出答案,以《食屍教典儀》為目標的玩家們有一大部分也是為了達成這項目標才會持續賭命參加遊戲。」楊千帆說。
 
  聽起來似乎沒有任何前例或確切傳聞,否則自家師父應該就會使用更加肯定的語氣。李少鋒暗忖。
 
  「話雖如此,有一本名為《妖蛆之秘》的知名外星書籍當中記載著許多醫術、藥品的內容,排除《食屍教典儀》,其中可能也記載著起死回生、延命續命的方式。」楊千帆補充說。
 
  「聽起來似乎是相當高階的外星書物?」李少鋒問。
 
  「確實如此,有不少隊伍光是得到一紙《妖蛆之秘》的書頁就壟斷了某種奇難雜症的治療方式,或是珍稀藥物的製作方式,成為雄霸一方的大型隊伍。冬花宮的寒黐膏也有可能是記載其中的藥品。」楊千帆點頭說。
 
  「那麼為何《妖蛆之秘》沒有被列入十書裡面?外星的醫療方式與藥物比起什麼記載著阿撒托斯宮殿地圖的《原初混沌地圖》或第一位克蘇魯遊戲玩家的《最初日記》還要有實用性吧。」李少鋒不解地問。
 
  「因為在過去千百年來陸陸續續有找到《妖蛆之秘》的抄本與破碎內文記載。」楊千帆說。
 
  被找到了所以就不算十書嗎?李少鋒一時之間無法理解這個邏輯,吶吶應了聲,接著無奈地說:「只是沒想到教團聯合剛好也在今晚前往拜訪冬花宮,真是不湊巧,希望羽兒的盜藥計畫可以順利進行。」
 
  「嗯……」楊千帆沉思不語。
 
  「怎麼了嗎?」李少鋒注意到異狀,皺眉問。
 
  「夏羽在今晚前往盜藥,教團聯合的亞洲區域副隊長董既明也現身前往冬花宮,我不認為是單純的巧合。」楊千帆低聲說。
 
  「可以請師父解釋得清楚一些嗎?」李少鋒怔然問。
 
  「她提過要用米・戈的心鱗假扮成冬花宮的支部長老,然而若是以黑曜薔薇瓦蘿莎的身分大大方方地參與其中呢?那是西方魔法師界最為悠久神秘的隊伍,又有教團聯合的背書,地位崇高,各方面都比起理當位於其他國家的支部長老更不容易被拆穿。」楊千帆反問。
 
  那樣……也不一定對瞭望塔是壞事吧?李少鋒對於這個率先湧現的想法感到一陣複雜,緩頰地說:「羽兒曾經提過冬花宮沒有加入教團聯合,有他們的成員前往勸誘加入也不奇怪吧?董既明是亞洲區域的副隊長,這個應該算是他的份內工作。」
 
  「還有另外一個可能性。在全世界規模的襲擊事件之後,所有教團聯合的成員都銷聲匿跡,無論門派、工房、結社與部隊傾全力尋找也一無所獲,如果有像是冬花宮這種表面是門派隊伍、暗面則是教團隊伍為他們提供藏身場所就可以解釋了。」楊千帆說。
 
  「請問師父究竟想要說什麼?」李少鋒忍不住問。
 
  「臆測先到這邊吧……無論如何,董既明刻意留在冬花宮的地盤邊界這麼久的時間,想必有意和他們接觸,說不定很快就會知道了。」楊千帆沒有繼續說下去,淡然說。
 
  李少鋒深呼吸數次,轉而問:「我可以問問這裡距離殲滅軍的地盤也算近,為什麼不直接闖進去逮人嗎?憑我的護體真氣可以擋個幾十秒,師父再從後方偷襲,應該相當穩健。」
 
  「世界上哪有拿自己徒弟去當肉盾誘餌的師父。」楊千帆沒好氣地輕彈了一下李少鋒的額頭。
 
  「所以為什麼不直接衝進去?」李少鋒摀著額頭問。
 
  「教團成員在修練時候通常會額外練一種獨門的自盡手段,或是震裂心脈、或是齒內藏毒,一旦被俘虜,寧死不會吐露任何情報。過去半年來,世界各地抓到不少教團聯合的低階成員,卻沒有拷問出任何有用情報。就算我們僥倖制伏住董既明,他也會立刻用某種方式自盡吧。那是絕對要避免的發展。」楊千帆瞥了一眼咖啡店,低聲解釋。
 
  「原來如此。」李少鋒點頭說。
 
  「而且更根本的問題是我們兩人要暗殺他或許有點機會,要制伏他卻是難上加難。」楊千帆抿起嘴唇說。
 
  「所以只要將殲滅軍的成員引過來就可以拉出包圍網了吧?董既明姑且也是教團聯合的亞洲區域副隊長,可是大人物,殲滅軍絕對很想活捉。」李少鋒問。
 
  「……那樣一旦失敗,董既明很有可能直接逃出台灣。如果只有我們兩人,姑且還有口頭交涉的餘地。」楊千帆說。
 
  自家師父其實是挺悲觀的類型,凡是總會考慮到最惡劣的發展。李少鋒卻也明白一旦牽扯到殲滅軍,事情會變得複雜許多,也有可能最後順利抓到了董既明,殲滅軍卻禁止瞭望塔的成員見面接觸,那樣依然沒有意義。
 
  「我們繼續跟著,就算花費幾天幾夜都無所謂,再厲害的高手遲早都會露出破綻,到時候就是下手時機。這點也是師父的教導──」楊千帆傲然說到一半就突然噤聲,前傾身子低聲說:「有動靜了。」
 
  李少鋒急忙轉動視線,正好看見董既明突然抬頭看向咖啡店的大門,對著來人露齒微笑。
 
 



創作回應

weiting
感覺唇語2要派上用場了
2022-01-27 23:19:25
佐渡遼歌
比起當初預想意外還要頻繁派上用場的技能XDDD
2022-01-27 23:29:52
你艾希我吶兒
獨門自殺絕活 怕
2022-01-28 01:42:04
佐渡遼歌
是的呢......
2022-01-28 09:47:07
罡風
克蘇魯神話中的不死生物只能想到格拉基的僕人,不然就是修格斯擬態死人
2022-01-28 15:45:08
佐渡遼歌
畢竟是原創小說,也會有一些原創的設定和世界觀XDD
還請期待後續!!
2022-01-28 16:52:37
Darkwolf
的東方骨董生意》古董?
2022-01-30 01:10:36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
不過骨董、古董應該都是有人用的XDD
2022-01-30 10:09:0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