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17.行動組與留守組

佐渡遼歌 | 2022-01-22 20:00:07 | 巴幣 388 | 人氣 478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今晚居住的商務旅館位於台北車站步行約十分鐘的位置,由獨棟的老舊公寓改建而成,一樓是狹窄櫃台與階梯,二樓到七樓則是房間。不久前秦樓月在提交完隊長會議名單之後和夏羽、張定緯與梁世明認真討論最合適的場所,當晚就預訂了這間旅館的四人房。
 
  房間是尋常普通的房間格局,入口玄關緊鄰著浴廁,裡面是兩張隔著床頭矮桌相鄰的雙人床,面對床鋪的牆面掛著電視螢幕,角落擺放著一組桌椅。厚重的深褐色簾幕遮住了落地窗。
 
  楊千帆和秦樓月認真檢查著牆壁,李少鋒則是整個人趴在地板,確定床底、桌底與牆角沒有裝設任何可疑的儀器,突然想起剛才登記入住時,櫃台小姐聽見青春年華的三女一男要住四人房,頓時露出奇妙神情,疑惑重複確認了好幾次訂的床鋪是兩張雙人床沒錯……實際情況是夏羽去盜藥,因此自己睡一張床,楊千帆、秦樓月睡一張床,不過當然不會向櫃台小姐解釋。
 
  片刻,夏羽開門閃入房間,報告說:「沒問題,就是極其普通的商務旅館。這層樓的攝影機除了對準電梯那台之外都是裝好看的,我可以輕易從緊急出口離開。」
 
  「那麼計畫的第一步算是沒問題了。」秦樓月坐在床鋪,偏頭問「千帆,隔音效果呢?」
 
  「裝潢看起來很新,不過只是貼上壁紙而已。不太能期待。」楊千帆搖頭說。
 
  「現在左右兩間都是空的,正常講話不至於被聽到啦。」夏羽說。
 
  「保險起見,我等會兒下去櫃台想辦法看看住宿名單吧。」秦樓月說。
 
  「那麼這邊就交給學長姊們了。」夏羽立即開始進行準備,脫掉上衣、短褲換成貼身勁裝,並且把一頭白色長髮全數塞入後背,流暢戴好遮住半臉的面罩。
 
  脫之前先喊一聲啦!李少鋒急忙轉動視線,瞪著牆角地毯。
 
  夏羽事前說過希望挑選夜深人靜的時候再行動,不過台北市區即使是深夜依然有不少商家持續營業,來往行人不多卻也不會太少,最後決定趁著逛街的高峰時候混入人群當中,反而不容易留下蛛絲馬跡。
 
  登記入住之前,李少鋒四人順路到附近街口的便利商店,刻意待了十多分鐘,買足兩大塑膠袋的商品才返回旅館,預計直到天亮都閉門不出,營造出待在房間徹夜練氣的假象。
 
  日後就算冬花宮有成員試圖調查,一來這裡是殲滅軍的地盤內,二來想必有不少其他縣市的隊伍也同樣待在附近旅館等待參加明日的隊長會議,暴露的風險極低。
 
  這個時候,夏羽已經換裝完畢,一邊披上暗色斗篷一邊伸手說:「學長,跟你借米・戈的心鱗喔。」
 
  聞言,李少鋒立即從懷中取出心鱗,卻下意識地握緊手指。
 
  這個是『神眠村』中帶回地球的戰利品,唯一一個能夠證明自己確實曾經待在那座被幾乎風雪掩蓋的村落的物品,也是唯一一個八劔虎士郎與玲瓏的存在證明。李少鋒感受著掌心傳來的堅硬觸感,忽然不太想遞出去。
 
  「我會還給學長啦,不會弄丟。」夏羽笑著保證,小心翼翼地將之掛到胸前, 原地輕跳了幾下,確定鍊子沒有問題之後又從行李當中取出一張孟克吶喊的塑膠面具,收到懷中。
 
  這個就是夏羽的計畫──利用從『神眠村』取得的米・戈心鱗偽裝成冬花宮支部的高階成員,堂而皇之地從正面進入根據地,一旦敗露就立刻換成「阿撒托斯」的身分,帶著寒黐膏逃回殲滅軍的地盤。
 
  阿撒托斯是被蒼瓖派懸賞的神祕高手,過去這幾個月,全台灣的修練者都聽過這個名字,卻沒有任何人有辦法提供確切情報,無論如何都不會懷疑到瞭望塔身上。
 
  李少鋒凝視著米・戈的心鱗,接著注意到正好鄰著那條可以裝著相片的銀墜。
 
  「──學長,不要一直盯著這裡瞧嘛。」夏羽露出壞笑,伸手輕摀住胸口。
 
  「才、才沒有。」李少鋒猛然回神,沒好氣地問:「妳打算這樣穿著勁裝和斗篷在外面走嗎?在抵達士林之前會先進警局吧。」
 
  「我跑得比警察快。」夏羽聳肩說。
 
  「不是那個問題吧……」李少鋒無奈地說。
 
  「好啦,我踩著屋頂前進不會被發現。那麼去去就回,掰掰。」夏羽笑著說完,迅速離開房間,閃入走廊盡頭的逃生樓梯間,依照計畫從屋頂離開,前往士林冬花宮的根據地。
 
  李少鋒站在房門半開的走廊,看著已經關起的鐵門,感受著內心不能夠算是不好預感卻也是麻癢難耐的微妙情緒。
 
  「走得倒是相當乾脆……這樣也好,少鋒,我們回房間修練吧。」楊千帆淡然說。
 
 
 
 
 
 
  李少鋒腿坐在床鋪,閉著眼讓體內氣息沿著《蒼瓖總訣》的心法路線反覆運行,卻總覺得心神不寧,身體各處都沒有異狀卻時不時會感受到不協調感,好幾次都不得不中斷運氣。
 
  旅館房間的隔音確實不太好,持續都可以聽見附近馬路的車聲與人聲。
 
  李少鋒拿起放在床邊矮桌的礦泉水,一邊喝著一邊環顧房間。
 
  只見秦樓月盤腿坐在旁邊床鋪,單手將鋼刀持在胸前,纏繞在刀刃的海藍色真氣散了又聚、聚了又散。
 
  最近偶爾在第三練武場見到樓月學姊的時候,她也都是在練習「返氣」變化啊。李少鋒暗忖。
 
  自從在『神眠村』從夏羽口中得到提示之後,秦樓月將研究與管理工房的空閒時間全部用來練習此項變化,目前已經能夠和張定緯進行白刃戰的練習。
 
  話雖如此,在戰鬥中使用返氣變化需要高度集中精神,即使氣息本身有所剩餘,精神狀態也會瀕臨極限,頭痛欲裂,以結果而言,能夠戰鬥的時間其實和以前差不多,不過根據夏羽的說法,徹底熟練之後可以來到收發如心、隨意自在的程度,處於氣息幾乎不會枯竭的永動境界。
 
  李少鋒在聽到曾經愕然問過「那樣要怎麼贏」,得到「要嘛使用超攻擊力的招式一擊打到重傷或昏迷;要嘛跟著打持久戰。畢竟氣息不會枯竭依然有可能會輸」的回答。
 
  李少鋒搖頭甩去羽兒雙手插腰講解的鮮明畫面,轉動視線。
 
  只見正在替修鍊中秦李兩人護法的楊千帆將椅子拉到玄關前面凜然坐著,單手擺放在大腿外側以便隨時可以抽出黑紋短刀,另一手捧著書名是《我們深愛的2/3的她》的小說,垂眼閱讀。
 
  注意到視線,楊千帆蹙眉望來,環顧房間一圈確認沒有異狀之後才動著嘴型說著「專心」,繼續閱讀小說。
 
  「──千帆,即使妳信守諾言沒辦法教導少鋒心法,也請不要鬧彆扭。」秦樓月突然插話,散出掌心海藍色真氣,露出微笑。
 
  「我、我才沒有。」楊千帆怔然說。
 
  「方才聽少鋒的呼吸就知道他沒有辦法集中心思,氣息的溢散方式也很紊亂。這種情況強行練氣下去很容易出事的。」秦樓月說。
 
  「那是專心就能夠解決的事情。」楊千帆橫了一眼說。
 
  「對不起,我會努力不再胡思亂想。」李少鋒苦笑著說。
 
  「練氣最忌心有旁騖與焦煩躁進,而且一整個晚上完全沒有動靜也說不太過去,你們兩位就到附近的便利商店走走吧。順便幫我買個布丁,麻煩了。」秦樓月笑著說。
 
  「……我知道了。少鋒,走吧。」楊千帆拿起鴨舌帽戴上,逕自走向房門。
 
  李少鋒急忙抓起放在床角的薄外套披上,跟著楊千帆穿過走廊,搭乘電梯返回一樓大廳,在踏出自動門的瞬間感受到懸殊溫度差,頓時有種眼前煥然一新的感覺。
 
  街道熙攘,透過高樓大廈的縫隙可以看見台北車站的橘橙色屋頂。
 
  楊千帆不忘做足不在場證明地抬頭瞥了一眼旅館旁邊咖啡店的騎樓攝影機,這才壓低帽沿,走向位於街區轉角的便利商店,踏入自動門之後就筆直走向擺放著布丁的冷藏架,認真挑選。
 
  自家師父即使戴著鴨舌帽遮住大半容貌,依然吸引不少目光啊。李少鋒按照平常習慣站在旁邊護花,同時暗忖距離夏羽開始行動也接近一個小時了,如果情況順利,應該已經潛入冬花宮的根據地了。
 
  這個時候,楊千帆總算挑選好布丁,起身後卻走向擺放著泡麵的貨架。
 
  「咦?還要買東西嗎?傍晚買的東西幾乎都沒吃耶。」李少鋒疑惑地問。
 
  「你顯然尚未調整好心情,這麼快回去沒有意義,但是又不好到處亂走。我們去那邊吃點宵夜吧。」楊千帆說。
 
  李少鋒無法反駁地依照自家師父的指示拿著泡麵和布丁到櫃台結帳,買了塑膠袋裝好布丁之後再度端著兩碗裝好熱水的泡麵走到用餐區的雙人座位。
 
  等待泡麵的三分鐘,李少鋒突然想到在真正認識自家師父的那天,也是在晚上的外面吃著擔仔麵和魚丸湯,忍不住莞爾一笑。
 
  「……怎麼了嗎?一直盯著我瞧。」楊千帆皺眉問。
 
  「只是從來沒有想過師父會在夜晚的便利商店吃泡麵。即使是親眼看見的事實,依然覺得很不可思議。」李少鋒笑著說。
 
  「在工房偶爾也會吃吧。定緯哥回來的時候經常一次就煮一整袋當成消夜,加了不少青菜和火鍋料,讓大家分著吃。」楊千帆沒好氣地說。
 
  「氣氛不同啦。」李少鋒說。
 
  「而且我以前挺常吃的。師父提過全世界就台灣的泡麵最好吃,因此每次要搭機離開台灣的前一晚,總會把超市架上有興趣和新推出的口味全部買一包,接著在旅館房間全部吃完,決定前三名的口味,隔天早上再去補貨。」楊千帆緬懷地說。
 
  那種大胃王的活動實際去做應該會吃得很撐很痛苦吧?不過自家師父看起來很幸福,這樣就好了。李少鋒沒有不識趣地吐槽,順著話題問:「維洛妮卡師父最喜歡什麼口味的?」
 
  「……好像是辣味牛肉吧。」楊千帆蹙眉說。
 
  「……好像?」李少鋒疑惑重複。
 
  「維洛妮卡師父總是說不管當時手邊有什麼食材,只要和台灣的泡麵一起煮就會非常好吃,其實不太在意口味,有辣就行了。」楊千帆補充說。
 
  那樣單純只是調味包很鹹而已吧,真的有誇獎到很好吃的意思嗎?李少鋒苦笑暗忖。
 
  楊千帆瞥了眼掛在牆面的吊鐘,一邊用端正優雅的姿勢開始吃起泡麵一邊隨口問:「剛才修練時候那麼心不在焉,很擔心她嗎?」
 
  「這、這個……確實是吧。羽兒總愛擺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不過即使擁有大量知識與情報,卻總會出現各種紕漏,該怎麼說比較好……計畫趕不上變化的感覺。」李少鋒低聲承認,同樣開始吃起稍嫌過早的宵夜。
 
  「這點就如同技能書。即使讀完了高階技能書得到大量知識,能否流暢且精準地運用依然是另外一回事。」楊千帆說。
 
  「這麼說起來,冬花宮的地盤有包含士林夜市嗎?」李少鋒問。
 
  「冬花宮的地盤邊界並不明確,他們對於這方面也沒有正式發過公告,甚至連隊伍貼紙都沒有貼幾張,因此大部分的台灣修練者都直接沿用以前芝蘭派的地盤邊界,將自強隧道以東的那座尾崙山周邊都當作是冬花宮的地盤,地盤內的主要標的物就是故宮博物院。」楊千帆詳盡地說。
 
  「把整座山都劃為地盤卻不管士林捷運站、士林夜市這些鬧區嗎?」李少鋒訝然說。
 
  「士林夜市的所在位置有些微妙,前後分別是劍潭捷運站與士林捷運站,一半位於殲滅軍的地盤,一半則是位於冬花宮的地盤,不過實際上由殲滅軍負責管轄。如果夏羽所言不虛,冬花宮真是信仰米・戈的教團隊伍,放棄鬧區將根據地設立在故宮博物院那附近的山區也在情理當中。」楊千帆說。
 
  「原來如此。」李少鋒點頭說。
 
  「那麼樓月學姊拜託過你的那件事情,有著落嗎?」楊千帆突然問。
 
  「請問是樓月學姊拜託我的哪件事情……如果是確認角色面板的資料,在參加『神眠村』的第一天就完成了,她的玩家名稱是『夏羽』沒錯,並沒有使用假名。」李少鋒說。
 
  「不是,剛剛她換裝看到鍊子才想到。裡面放著什麼?」楊千帆追問。
 
  「啊……抱歉,那件事情還沒有找到機會。羽兒幾乎不離身地帶著。」李少鋒歉然說,暗忖自己也不太想要做出這種刺探個人隱私的事情,因此也沒有特別積極。
 
  「日後應該會有其他機會。」楊千帆聳聳肩,結束話題。
 
  楊李兩人吃完泡麵,準備返回旅館房間。楊千帆剛踏出便利商店就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低頭檢查塑膠袋,蹙眉說:「那個店員沒有給湯匙。」
 
  「可能是剛才結帳忘記要了,我回去拿吧。」李少鋒說。
 
  「沒關係。」楊千帆說完就轉身踏入自動門。
 
  「那麼我在這邊等喔。」李少鋒移動到門邊的扭蛋機,倚靠著落地玻璃。
 
  逐漸進入深夜,台北車站周遭來來往往的行人數量卻反而越來越多。
 
  李少鋒久違地感受到身陷人群當中的煩躁感,忍不住反覆深呼吸。
 
  一想到韶涵可能就在某些人當中,視線就忍不住投往很有可能是她的身影,然而無論看了百次、千次、萬次,最終而言都是不同人,只是令內心反覆湧現沒有保護好妹妹的悔恨情緒,久而久之也就主動避開待在人群擁擠的場所了。
 
  李少鋒再度深呼吸平緩情緒,往後倚靠著落地玻璃,不禁想著眼前形形色色的人們裡面有多少人是武術家、魔法師與玩家,又有多少身為普通人卻曉得關於克蘇魯遊戲的事情。
 
  這個時候,一名身穿長板大衣的粗壯男子從李少鋒面前匆匆走過。
 
  李少鋒從舉手投足當中立刻認出他是修練者,下意識地要瞥向右手無名指確認,不過為了避免惹事急忙停止,儘管如此,很快就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疑惑瞥了第二眼的瞬間就愕然僵立當場。
 
  ──那人是董既明。
 
  蒼瓖城玉閣祭的襲擊事件當中,擔任教團聯合合亞洲區域的副隊長,然而他在漆黑神殿的戰鬥被夏逸舟以長劍刺穿胸口,理當已經死亡了。
 
 
 
 




創作回應

露米諾斯 Luminous
脫之前先喊一聲啦!李少鋒急忙轉動視線,瞪著牆角地毯。
缺少引號
2022-01-22 21:35:27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不過那句是內心OS,沒有喊出來XDD
2022-01-22 22:14:10
露米諾斯 Luminous
李少鋒曾經愕然問過「那樣要怎麼贏」,得到「要嘛使用超攻擊力的招式一擊打到重傷或昏迷;要嘛跟著打持久戰,看是誰的血先流光。畢竟氣息用不完不表示就不會輸」的粗暴簡單回答。

改成這樣似乎比較順暢(?):
李少鋒曾經愕然問過那樣要怎麼贏,得到的是「要嘛使用超高攻擊力的招式一擊打到重傷或昏迷、要嘛打持久戰比誰的血先流光,畢竟真氣用不完不表示就不會輸」這樣粗暴簡單回答。
2022-01-22 21:39:22
佐渡遼歌
感謝提議,我再斟酌看看怎麼修改!!
2022-01-22 22:14:26
露米諾斯 Luminous
如果是OS的話,還是需要引號,用「OOO想」之類的形式吧?.w.

然後我發現上面那個我少打一個「的」…
2022-01-22 22:22:21
佐渡遼歌
本作是第三人稱,不過視角一直放在少鋒身後,經常出現內心OS和主觀看法。
通常會加暗忖,不過畢竟吐槽講求簡潔XDDD
2022-01-22 22:33:53
佐渡遼歌
實際喊出來的話就間接證明自己有看到(?)
基於高中一年級男生的青春心態,這邊只在內心吐槽就君子風範地偏開視線,還請體諒XDDD
2022-01-22 22:35:23
秦思
自肥果然是一定要的
2022-01-23 09:45:28
佐渡遼歌
XDDDD
2022-01-23 10:09:16
你艾希我吶兒
已經深深印在腦海 今晚配菜讚
2022-01-24 23:25:39
佐渡遼歌
嗯......嗯嗯!?XD
2022-01-24 23:48:2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