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18.這份心情是一樣的

佐渡遼歌 | 2022-01-25 20:00:03 | 巴幣 206 | 人氣 454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李少鋒看著那張眼熟的側臉,來不及做出反應,那人就已經混入街道騎樓的擁擠人潮當中,即使放遠視線也找不到背影了。
 
  董既明已經死了。
 
  這是無庸置疑的事實,無論修為多麼高深,只要腦袋、心臟被破壞任何一處就死定了,這是身為人類無法違反的定律。儘管如此,李少鋒隨即想到教團聯合持有的十書,全身竄過有如蟲咬的寒顫。
 
   「──這麼說起來,據說《食屍教典儀》這本十書當中記載著復活死者的方法……真的假的,這個可不是瞬間轉移、魔法結界一類的範疇,死者復活的次元徹底不同吧……」李少鋒難以置信地自言自語。
 
  台北夜晚街道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在商家店舖閃爍的霓虹燈光當中,引擎聲、喇叭聲與無法確切分辨來源的聲響毫不止歇地從此起彼落。
 
  這個瞬間,李少鋒突然有種深陷克蘇魯遊戲的奇妙錯覺,對於現實的認知分界線產生晃動,變得曖昧模糊,不得不用力握拳,讓指甲刺入掌心的痛楚將意識拉回現實。
 
  「不對,直接跳到死而復生的想法太過武斷了,應該還有很多情形可以解釋這種情況才對,像是長得非常像的兄弟、同卵雙胞胎、有人刻意整形成他的模樣……就連使用生物科技技術製造出複製人也比復活死者更有可能。」李少鋒重重吐息,接著猛然想到什麼似的轉頭。
 
  隔著貼滿促銷海報的落地玻璃,可以看見楊千帆單手提著塑膠袋,排隊等待。
 
  如果自家師父見到董既明,甚至光是知道他還活著,絕對會不計任何代價也要探聽出關於雙親的情報,尤其上一次在最後關頭以失敗告終,想必這一次會更加不擇手段。
 
  不管是真人或假貨,想必都會追上去。
 
  這裡是殲滅軍的的地盤,明天就要舉辦隊長會議,現在追上去於事無補,如果修為抵達第八重芒斂境界的伊沃爾也在場就糟糕了,追根究柢甚至無法確定是不是董既明本人。李少鋒的腦中閃過無數應該隱瞞這件事情的念頭,不過都知道難以說服自家師父,回過神來已經大步跑入便利商店,強拉著楊千帆離開。
 
  「……少鋒,我還沒拿到湯匙?」楊千帆疑惑地說。
 
  「我剛才好像看到董既明了。」李少鋒單刀直入地坦白,接著才意識到自己的聲音相當沙啞。
 
  楊千帆的清麗表情沒有太大改變,微微蹙眉,彷彿無法立刻理解這句話的意思,站在人行道的邊緣片刻才手指一鬆。
 
  裝有布丁的塑膠袋頓時落到地面。
 
  「他往哪邊走了。」楊千帆沒有去管塑膠袋,用著異常平靜的態度詢問。
 
  「……那邊。」李少鋒伸手比出董既明離去的方向。
 
  楊千帆猛然扭頭,望向李少鋒的手指方向,眼瞳當中一瞬間閃現酒紅異芒,不過最後還是忍住追去的衝動,沉默了好幾秒才繼續以平靜的語調說:「少鋒,麻煩你回去房間告訴樓月學姊,如果我明天早上沒有回去,就當作是退出瞭望塔了。」
 
  這是什麼意思……不惜一切也要用武力逼問出想要知道的情報?還是要同意當時在漆黑神殿時候董既明幾乎是戲言的提議加入教團聯合?李少鋒一時之間心神紊亂,卻知道如果沒有好好把握機會,說不定今後都再也見不到自家師父了。
 
  李少鋒咬緊牙關,倉促思考著該說些什麼才好,不過看到楊千帆眼簾之下的堅毅神色就知道不管說什麼都無法阻止,當下斷然說:「我也要去。」
 
  「不行。」楊千帆立刻搖頭。
 
  「前幾天提過並不反對我去盜藥吧,此刻情況有異,卻也是能夠在現實累積經驗的機會。」李少鋒正嘗試要從不同角度說服,不過心念電轉,警戒地退了兩步說:「等等,如果想要趁機打昏我,很抱歉,那招不會奏效第二次。」
 
  「……看到你有所長進,身為師父感到很高興。」楊千帆忿忿收回暗中滑向大腿外側的左手,將黑紋短刀插回刀鞘。
 
  「要是我莫名其妙昏倒,醒來的第一件事情絕對是立刻去追師父。」李少鋒說。
 
  「不要做那種傻事。」楊千帆無可奈何地說。
 
  「董既明已經走遠了,這邊又是殲滅軍的地盤,聚集不曉得幾百幾千位身懷氣息的修練者,重新找到他的蹤跡需要持續散出感知真氣。我是目前唯一有法找到他的人,希望師父允許同行。」李少鋒繼續說。
 
  對此,楊千帆陷入沉默,沒有回答。
 
  「時間不多了。」李少鋒催促說。
 
  「……散出氣息吧。」楊千帆妥協地嘆息。
 
  「是的,謹遵師父吩咐。」李少鋒立即散出感知真氣。
 
  血紅色的真氣迅速向外擴散。
 
  位處殲滅軍的地盤內,到處都是零散的真氣源,光點如同整座城市的霓虹一樣持續閃滅,某些部分甚至重複交疊到難以清楚分辨出數量。
 
  剛才那樣自信滿滿地耍帥,現在可不能說找不到。李少鋒咬牙忍住暈眩感,集中心神又散出好幾次感知真氣,數十秒後總算順利找到董既明的墨綠色真氣源。
 
  「──有、有了,在那邊。」李少鋒喘息比出一個方向,回過神來才注意到身旁的楊千帆不知為何單手握拳打在一名男子的肚腹,而那人看似已經昏了,無力癱倒在地,訝然問:「怎麼了?」
 
  「剛好待在附近的玩家吧。戴著戒指。」楊千帆淡然說。
 
  「……這樣不會有問題嗎?」李少鋒問。
 
  「在殲滅軍的巡邏成員過來之前離開就不會有問題。」楊千帆說完就朝著所指方向邁出腳步。
 


  李少鋒每隔一段時間就散出感知真氣。
 
  曾經鎖定過董既明的真氣源之後,要再次找到就簡單許多,而且董既明的真氣源幾乎沒有內斂也沒有移動,保持近乎停滯的狀態。
 
  李少鋒對於台北街道並不熟悉,卻也知道正在往北前進,內心隨之湧現某種不祥預感,然而沒有深入思考,專注心神在感應追蹤上面。
 
  片刻,李楊兩人循著方位追到了士林捷運站。
 
  當李少鋒見到「士林捷運站」的招牌時,再也難掩一路上在心底翻騰的焦躁情緒,不得不止步。
 
  「在附近嗎?」楊千帆低聲問。
 
  「是的,很靠近了。」李少鋒說。
 
  楊千帆立即伸手挽住李少鋒,傍在身旁。
 
  要假裝成情侶嗎?李少鋒沒有多想,繼續往前走。
 
  由於大多數要前往士林夜市的遊客都在前一站的劍潭捷運站下車了,士林捷運站的遊客數量明顯減少,卻依然相當熱絡。一號出口的壽司店有數名客人排隊等著結帳,更前方沿著空中軌道的兩側店家也是人來人往,擁擠熱鬧。
 
  李少鋒和楊千帆從二號出口沿著捷運站建築與商家的小巷向前走去,來到一號出口之後繼續前進,穿過空中捷運軌道底下的商店街,隨即看見董既明坐在對面馬路的一間咖啡店。正好就在落地窗旁邊,神色輕鬆寫意的側臉一覽無遺。
 
  親眼確認了董既明的容貌與目前位置,楊千帆露出一個混雜如釋重負與迫不及待的神情,旋即捏緊手指,一副絕對不會放過這次機會的毅然模樣。
 
  「師父……」李少鋒不曉得該說些什麼才好,喊完就陷入沉默。
 
  楊千帆猛然回神,強拉住李少鋒轉身走回捷運站旁邊的商店街,低聲說:「前面那條馬路開始就進入冬花宮的地盤,接下來不要再散出感知真氣了。地盤邊界理當不會有太多成員戒備,引人過來盤查卻也是徒增麻煩。」
 
  「不是應該在邊界多配置點人手嗎?」李少鋒不解地問。
 
  「除非已經與某支隊伍陷入互相殲滅的局面,否則只要將情報傳回去即可。通常會兩人一組,互相支援……就是現在並肩坐在售票機旁邊台階、身穿綠色高中制服的那兩人。」楊千帆淡然說。
 
  聞言,李少鋒迅速瞥了一眼掌握住相對位置。
 
  「右邊那人假裝在低頭玩手機,左邊那人則是一邊持續聊天一邊左顧右盼,而且很明顯地堅持確認每一個踏出閘門的人的臉孔和右手無名指,簡直太過明目張膽了……不過這裡是冬花宮的地盤,倒也合理。」楊千帆說。
 
  「啊啊,所以剛剛靠近捷運站的時候,師父才會突然傍著我走。」李少鋒領悟地說。
 
  「你專注在追蹤真氣源,無暇顧及其他事情,不用介意。」楊千帆淡然說。
 
  「下次會注意。」李少鋒急忙將戴著晶藍戒指的右手放進口袋。
 
  「下次啊……少鋒,感謝你的協助,如果無法持續散出感知真氣肯定無法追到這裡,現在可以回去通知樓月學姊了。我們只是去一趟便利商店卻離開了這麼久,她肯定很擔心。」楊千帆淡然說。
 
  「我不會讓師父單獨行動。」李少鋒說。
 
  「如果當我是師父,那麼就聽話。」楊千帆說。
 
  「我的護體真氣很厚,也可以用著幾乎是浪費的方式大量迫出氣息全力飛掠,師父這段時間也一直在教導我關於防禦與保命的方式對吧?實戰累積的經驗才是真正的經驗,現在就是那個時機。」李少鋒說。
 
  「不是那個問題。」楊千帆搖頭說。
 
  「如果師父堅持要我離開,希望給出一個可以說服我的理由。」李少鋒說。
 
  「我獨自一人,在這個世界能夠稱為家人的人只有師父,即使出了什麼意外也無所謂,然而你不一樣,少鋒,你有著雙親、同學與瞭望塔的學長姊們,也有著尋找妹妹的目標,不應該涉入這件耗費時間又有可能喪命的事情。」楊千帆說。
 
  「……一樣的。」李少鋒低聲說。
 
  「什麼?」楊千帆蹙眉問。
 
  「師父也是我的家人,因此我們是一樣的。這份心情是一樣的。」李少鋒正色說。
 
  楊千帆突然怔住,蹙眉凝視著李少鋒,無法回應。
 
  李少鋒也沒有繼續開口,靜靜等待自家師父的答覆。
 
  人潮來來往往、絡繹不絕。兩人所站的位置正好位於路燈陰影處,再加上楊千帆微低著頭,李少鋒無法從垂落的髮絲之間看出她此刻的表情。
 
  「那麼如果你面臨必須在妹妹韶涵和我之間擇一的時候,也可以繼續堅持嗎──」楊千帆尚未說完就露出懊悔神色,單手摀住臉,咬牙說:「抱歉,我的心情亂了。不應該問出這種問題。」
 
  「這種事情沒有優先順序可言。」李少鋒立刻回答。
 
  「……什麼?」楊千帆抬眸問。
 
  「當時在蒼瓖城的東泉塔,我無法給師父一個明確回答,不過現在可以了。如果知道師父有困難,我會不顧一切地立刻過去;如果知道關於韶涵的線索,我也會做出相同的事情。師父和韶涵都是我的家人,兩件事情同等重要,無分順序優劣。」李少鋒沉聲說。
 
  「真是貪心。」楊千帆低聲說。
 
  「不如說,在知道董既明的行蹤之後,師父還願意花費這麼多時間說服我就相當感謝了。」李少鋒刻意不提差點被偷襲揍昏的部分,笑著補充。
 
  「那樣……太狡猾了,根本不能拒絕了不是嗎……」楊千帆低聲囁嚅。
 
  「話說師父居然至今為止都沒有將我當成家人嗎?這點真的頗傷人耶。」李少鋒刻意垮著肩膀說。
 
  「不、不是的!那個……你是我的弟子,那是很重要的存在,不、不過我在高中畢業之後就會繼續跟著師父遊歷世界,雖然聽到你願意跟著我們一起旅行的時候很開心、很感動,不過終究還有兩年多的時間,那份心情隨時都有可能改變,我也不能夠強求你過著那種到處旅行的生活──」楊千帆低聲說了好一會兒,猛然抬頭,認真無比地詢問:「少鋒,你真的會一直陪伴在我的身邊嗎?」
 
  「當然。」李少鋒正色保證。
 
  下個瞬間,楊千帆突然漾出一個發自內心的絕美笑容。
 
  李少鋒還是首次見到自家師父露出如此富有感情的神態,思緒頓時停滯,明明身處夜晚卻覺得四周變得明亮許多,尚未反應過來就被楊千帆伸手壓住腦袋,被揉得左搖右晃。
 
  楊千帆寵溺地揉了好一會兒,直到看見李少鋒傻住的表情才猛然回神,輕咳了一聲端正表情,卻還是難掩笑意地說:「其他的事情等到之後再說,現在專注監視董既明吧。」
 
 





創作回應

weiting
樓月學姐:「太小看我了,哪怕是十書的碎片我也立馬趕過去(抬頭挺胸)(重點誤XD)
2022-01-26 07:40:40
佐渡遼歌
一個人默默地留在旅館房間想說這師徒怎麼去個便利商店去這麼久XD
2022-01-26 09:58:55
weiting
既明:「殺了一個我還有成千上萬個我」得證:既明是工具人
2022-01-26 07:41:54
佐渡遼歌
嗯......嗯嗯!?XD
2022-01-26 09:59:05
Ddpaul
這何止是複製人,這分明就是平行宇宙!
2022-01-26 13:13:49
你艾希我吶兒
吃豬人:三代同堂
2022-01-26 13:38:03
秦思
不是監視嗎,怎麼在丟閃光彈啦
2022-01-27 12:35:0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