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20.故宮博物院

佐渡遼歌 | 2022-01-29 20:00:01 | 巴幣 206 | 人氣 446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兩名顯然是習武之人的男女並肩踏入咖啡店,筆直走到董既明那桌。
 
  「外面穿著大衣,不過裡面是冬花宮的隊服。」楊千帆靠在耳畔低聲說。
 
  「是的,我在『詭譎叫聲』時見過。」李少鋒立刻說。
 
  只見那對頗有年紀的男女先是雙雙躬身,即使董既明擺出入坐的手勢依然相當恭敬地站在桌邊,神色嚴肅地開口交談。附近的客人分別是一對上班族情侶、三名附近學校的國中生以及一名大叔,各自聊天滑手機,沒有任何人向董既明三人投以視線。
 
  「附近太吵了,加強聽覺也聽不清楚,所以才會挑這裡見面嗎……少鋒,讀唇語!」楊千帆立刻說。
 
  「在讀了,目前都是日常性的客套對話……久仰大名,彼此彼此,在過來的路途是否有遇到什麼麻煩,沒有機會到士林夜市一遊真是遺憾。不好意思,我一次只能夠看一個人,可能有所遺漏,卻是都沒有提到習武練氣、克蘇魯遊戲之類的內容。」李少鋒凝神注視著那三人,斷斷續續地說。
 
  「沒關係,能讀多少算多少。」楊千帆說。
 
  話雖如此,董既明三人的交談很快就結束,離開咖啡店,朝向故宮博物院的方向離開。
 
  李少鋒正要動身追上卻被楊千帆挽住手臂,愕然轉頭問:「不追上去嗎?」
 
  「冬花宮派人親自迎接教團聯合的亞洲區域副隊長,他們的身分與修為想必不會太低,一路上也會和哨點互相聯絡,現在尾隨過去的風險過高,如果暴露就得不償失了。既然知道他們會去冬花宮,我們在這裡等一段時間再潛進去。」楊千帆沉聲說。
 
  自家師父的語調平靜,不過其實很想立刻追上去吧。李少鋒待在捷運站旁邊的階梯台階,片刻就看見兩名修為不俗的女子從對面巷弄現身,左顧右盼,顯然正在確定董既明沒有被人尾隨,交頭接耳了好一會兒才並肩往故宮方向離去。
 
  好險!要是剛剛倉促追上去就被黃雀在後了!李少鋒暗叫僥倖,卻難掩擔憂地問:「師父知道該怎麼潛入敵方隊伍的根據地嗎?應該不只有斂氣那麼簡單吧?」
 
  「剛剛講得那麼堅決,彷彿我追著董既明離開台灣也會毫不遲疑地跟過來,現在稍微冷靜下來,有點感到後悔了?」楊千帆淡然勾起嘴角,打趣反問。
 
  「只是牽扯到很多事情,如果師父知道什麼技巧或注意事項,請趁現在先告訴我啦。」李少鋒無奈地說。
 
  「只要冬花宮的總部不像殲滅軍那樣位於地底,潛進去就不成問題。我以前修為低淺的時候,只能夠想辦法緊緊跟著其他玩家到達破關地點,或是躲在黑市偷聽其他玩家聊天,盡可能收集或許會派上用場的各種情報,在這方面頗有心得。」楊千帆說。
 
  李少鋒知道楊千帆在遇到維洛妮卡師父之前都是自己一個人攻略克蘇魯遊戲,在沒有任何夥伴與可靠協助的情況下獨自闖蕩,卻沒有仔細想過對於國小、國中年紀的女生而言,那是多麼困難的事情,當下不禁怔住,找不到合適的回應話語。
 
  楊千帆像是聊著微不足道的話題迅速帶過,繼續說:「只是我的技巧僅止於此,無法更進一步。」
 
  「請問更進一步是什麼意思?」李少鋒問。
 
  「沒有像夏羽那樣的技巧。」楊千帆補充說。
 
  「……請問為什麼突然提到羽兒?技巧又是什麼?」李少鋒不解追問。
 
  「就是易容偽裝、開鎖解密、強行記憶、反追蹤與暗殺等等,那些技巧大多需要專門技能書的知識輔佐,夏羽卻沒有使用技能書,單純倚靠學習與經驗就掌握了,再加上那個修為與武藝,說不定從懂事的時候就接受銀鑰各種嚴苛訓練了。」楊千帆說。
 
  「為什麼師父會知道這些事情?」李少鋒問。
 
  「前幾天逼問出來的。」楊千帆聳肩說。
 
  「逼問是……呃,沒其他意思,不過可以麻煩師父簡單說明嗎?」李少鋒一楞,遲疑地問。
 
  「她在每月定期會議提出的盜藥計畫實在太過粗糙,隔天晚上,我和燕子學姊就去她的房間當面問清楚了。」楊千帆說。
 
  「不好意思,這樣有點太簡了,希望說得更詳細一些。」李少鋒苦笑著說。
 
  「別擔心,沒有發生你擔憂的衝突或爭執,那是一場相當冷靜的談話,夏羽甚至早就猜到我們會這麼做似的準備好了證明。」楊千帆微微咬牙說。
 
  「什麼證明?」李少鋒問。
 
  「她把應該放在十二樓儲藏室的一式冷型長劍和一式冷型長刀都偷到自己房間了。雖然還是被敷衍掉不少細節,卻也證明了自己有盜藥的實力,我和燕子學姊也不好多說什麼。」楊千帆無奈地說。
 
  「要進去十二樓需要兩位成員以上的指紋、虹膜和密碼認證耶,裡面其他房間也有各自的生物認證系統,而且長刀長劍可不能夠偷藏在袖口懷中,她是怎麼偷的?」李少鋒愕然問。
 
   「不曉得,而且夏羽的生物資料尚未登錄到工房的系統裡面……先不管她是怎麼偷的,幸好我們這次並沒有要盜藥,只要能夠製造出與董既明談話的機會即可。」楊千帆乾脆地說。
 
  那樣的執行難度並不比盜藥低吧。李少鋒沒有將這句話說出口,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過去冬花宮的根據地吧。」楊千帆毅然說。
 
 
 
 
 
 
  李少鋒先退回劍潭捷運站附近,散出一波範圍以公里計數的感知真氣,鎖定住附近最多真氣源聚集的場所……也就是冬花宮根據地的相對位置,隨即和楊千帆斂氣移動,用著不引人注目的速迂迴前進。
 
  隨著越接近故宮博物院,冬花宮的哨點也逐漸增加。
 
  不只有路旁明顯張望警戒、佩帶裝有武器袋子的明哨,也有藏在周遭老舊公寓陽台或頂樓的暗哨,幸好放哨成員的修為普遍不高,而且附近算是熱鬧,車潮川流不息,營業中的商店門口都有客人,街道更有不少深夜慢跑、活動的民眾可以作為掩護。楊李兩人假裝成普通人,順利通過。
 
  李少鋒暗忖要不是有自家師父,自己大概早在好幾個哨點前就被發現了,深切理解到潛入其他隊伍的根據地也是一門學問。
 
  楊李兩人依序經過泰北中學、雙溪公園、東吳大學、中影文化城與通往自強隧道的交叉路口,再度前進將近八百公尺,在穿過故宮博物院大門的時候遇到了第一道難關。
 
  只見有兩對年輕男女分別站在馬路兩側,親暱依偎、打情罵俏,實際上卻是一人暗中記錄著上下山的汽車車牌與乘坐人數,一人使用手機進行通報;另外還有四人坐在不遠處便利商店的門口台階,圍成一圈,腳邊放著三個吉他盒。
 
  八人表現出分屬三個不同團體的模樣,服裝與打扮各異,然而很明顯都是冬花宮的門人。其中,單手扶著吉他盒的一名短髮女子舉手投足都散發出銳利殺氣,無疑是八人的領導者。
 
  李少鋒遠遠注意到的瞬間就閃進路旁騎樓,對於自己在不知不覺間也可以隱約看出誰強誰弱感到意外的驚喜。
 
  「不太對勁,就算很靠近根據地,那個放哨的人數也太多了。」楊千帆同樣悄步閃到李少鋒身旁,低頭思索著說。
 
  「難道羽兒盜藥失手了?」李少鋒忍不住問。
 
  「那樣不會有空閒慢慢紀錄每一輛車的車牌,看起來比較像在防備外人進入根據地,應該與董既明有關吧。教團聯合的大人物微服私訪,這項情報要是流出去,冬花宮就算不是教團隊伍也不用在台灣立足了。」楊千帆說。
 
  「真虧董既明敢那樣光明正大地從台北車站過去士林,途中還先悠哉地喝杯咖啡……」李少鋒說。
 
  「沒有多少人實際見過他的模樣和真氣顏色,而且教團聯合的販售情報當中沒有任何相片,連肖像畫也沒有。」楊千帆說。
 
  「這樣正常嗎?」李少鋒問。
 
  「所有教團聯合的高層人物就算知道名字,卻都缺了相片和肖像畫,肯定有問題,不過現在先不管那個。附近應該還有其他暗哨,可惜從這邊難以確認位置……保險起見別再散出感知真氣了。」楊千帆低聲提醒。
 
  李少鋒頷首表示理解,不解地自言自語:「再過去看起來就是山路,為什麼有這麼多人車通行?」
 
  「繼續往上是衛理女中和一些住宅,道路一側是山壁一側是外雙溪,中段有些釣蝦場和景觀咖啡店,更上面則是幾個社區和登山步道入口處,再更過去就會進入陽明山國家公園的範圍了。」楊千帆不假思索地說。
 
  「師父連這個都調查過了?」李少鋒訝然問。
 
  「如果你被夏羽騙去盜藥,我就得去協助。冬花宮肯定會猜到盜藥者會往殲滅軍的地盤逃,因此其他方位也順便調查過了。」楊千帆淡然說。
 
  自家師父真的在各方面都疏而不漏耶,真希望羽兒那個每次事前講得天花亂墜卻都會在途中出某種紕漏的可以多學學。李少鋒暗自腹誹,卻也忍不住擔心此時理當待在冬花宮根據地的夏羽安危。
 
  如果楊千帆方才的猜測有誤,董既明的來訪與夏羽沒有關聯,想必會成為今晚盜藥行動的最大變數。
 
  「那條山道幾乎沒有岔路,即使有人車掩護也很容易暴露,硬闖潛入都不太行……少鋒,你怎麼看?」楊千帆偏頭問。
 
  「咦?」李少鋒想到會在這種時候被徵詢意見,愣了愣才說:「根據地不會在故宮博物院附近嗎?可能是我的偏見,不過克蘇魯遊戲的玩家都挺喜歡歷史名勝、交通要衝一類的建築物吧?今天早上也提到過殲滅軍在興建台北車站的時候偷偷在底下建了自己的環狀捷運線吧。」
 
  「人類的歷史發展與克蘇魯遊戲息息相關,在某些戰亂區域,克蘇魯遊戲的隊伍比起更迭不斷的政權更有影響力,不少城市在建設、重建之初就暗中做了規劃,然而故宮博物院在興建時並不屬於冬花宮的地盤,那也是保存著不少寶物的場所,冬花宮應該會秉持互不干涉的主張,讓殲滅軍派遣成員駐守那邊。」楊千帆說。
 
  「……寶物應該不是指翠玉白菜、毛公鼎那些吧?」李少鋒問。
 
  「聽師父說過,故宮博物院的地下室有一間頂級寶物庫,存放台灣政府持有的大量克蘇魯遊戲相關的道具、文書與素材,其中甚至有Az系列武器,整體價值絕對不遜於上面樓層展示的書畫瓷器。」楊千帆輕描淡寫地說。
 
  這種類似網路陰謀論的機密情報就這樣隨口講出來好嗎?還是說,這個其實是台灣修練者人盡皆知的消息?李少鋒忍不住問:「真的嗎?」
 
  「是呀,師父說的。」楊千帆說。
 
  自家師父對維洛妮卡師父抱持極大信任也不是第一天知道的事情了。李少鋒沒有追究,確認性地問:「所以師父覺得真正的入口在山路那邊嗎?」
 
  「機率很高,山區不管做什麼事情都相較方便。」楊千帆說。
 
  「所以還是得想辦法闖過那批人嗎……看起來還是有不少騎自行車和慢跑的普通人,我們假裝成慢跑的情侶,用正常速度跑上去如何?」李少鋒提議地說。
 
  「穿著穿著牛仔褲和高中制服慢跑?」楊千帆微微拉起自己的裙襬。
 
  「抱歉,提了個蠢方案。」李少鋒歉然說。
 
  「不用在意,踴躍提案總比不發一語更好。」楊千帆原本看似要像方才那樣寵溺揉著頭髮,卻在最後一刻縮回,停在半空中彎了彎手指才端正神色地說:「我們從博物院後面繞過去吧,既然殲滅軍和冬花宮互不侵犯,邊界肯定會有漏洞。走吧。」
 
  「是的。」李少鋒暗忖自從剛才在士林捷運站的那次對話之後,自家師父的神情態度又有微妙改變,不過現在沒有時間好好整理思考,點點頭就跟上那頭長髮搖曳的背影。
 
 
 
 


創作回應

weiting
以後可能要添購隨身攜帶的針孔錄影器跟偽裝用的手套衣裝
2022-01-30 10:10:44
佐渡遼歌
專業!!XDDD
2022-01-30 11:50:44
龍牙
左度大大新年快樂喔!
2022-01-30 12:31:25
佐渡遼歌
感謝龍牙大的祝福,新年快樂!!
2022-01-30 12:47:53
你艾希我吶兒
新年快樂
2022-01-31 04:26:38
佐渡遼歌
新年快樂!!
2022-01-31 09:56:13
你艾希我吶兒
怪怪的師傅也很可愛呢(揉
2022-01-31 04:27:05
佐渡遼歌
是的呢,天然的部分XDDD
2022-01-31 09:56:22
U0_Ghost
作者大大新年快樂!終於追到最新一篇了!(歡呼)
2022-01-31 07:56:42
佐渡遼歌
新年快樂!!感謝追了百萬多字!!
\0w0/
2022-01-31 09:56:5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