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298)

戴斯蒙 | 2022-01-17 16:02:52 | 巴幣 3364 | 人氣 291


  「上阿施提芬,將這些樹人通通擊潰!」天罪一臉開心的樣子說著,看到她這麼開心的樣子便讓我想起了她出發前曾經說過的話。

  就算是血流成河的旅程,但只要覺得開心,那也是一趟令人順心的旅行。也許現在就是這樣吧?對於有這麼多樹人我是感覺挺開心的,這些傢伙在我眼裡就是錢,而我現在正好缺錢呢......

  將手上魔素劍能力完全啟動,然後便殺進了樹人群之中。

  樹人的手便是分叉的枝枒,雖然第一眼看上去會覺得像是棍棒之類的武器,但實際接觸了之後才知道卻有如鋒利的刀刃一樣。沒有穿著衣服的樹人枝枒十分的柔軟,魔素劍可以輕易的斬下牠們的肢體,但是那些身穿著鎧甲的肢體卻十分堅固,就算被強化了鋒利的劍砍中也只能造成一點點傷痕。

  但更加棘手的卻不是這些,而是牠們的數量。

  這些樹人的數量未免也太多了吧!?

  才剛開始戰鬥,我就已經斬殺了好幾頭樹人,但我身上也多了好幾處傷口,原本我是打算直接衝進去樹人裡面亂殺一通的,但是感覺似乎不可以這麼做,應該要避免被包圍才對。

  「沒錯沒錯,要是被包圍的話,你恐怕會被一瞬間就被捅成篩子,瞬間就會被殺。」

  天罪在一旁說著,她就站在我不遠處看著,完全沒有樹人靠近她,似乎每個魔物都把她當成是空氣一樣。

  「別注意我這裡啊!專心對付你眼前的敵人!你看!腹部被刺穿了吧!」

  痛痛痛痛!真的該專心!一個不小心就中招了!但我也反手殺了那個刺穿我的樹人,話說回來,我的身體是不是真的比起以前強很多啊?這些樹人,根據經驗我能感覺的到,就算是沒穿衣服的樹人也比半獸人還要強大。至於那些還有穿裝備的,那就更不用說了,那是遠比半獸人還要強大的存在,總感覺跟理想鄉的那些戰士們有得一拚。

  不,比起難纏程度理想鄉的戰士還遠遠不及吧?理想鄉的人還可以以傷換傷換掉,但這些樹人完全不行,手中的武器不夠高級,只能造成一點點外表上的傷害,砍都砍不進去根本就談不上以傷換傷......

  看來得要使用侵蝕武器了,這邊也沒有其他人,用了也不怕被人看到。

  抓準機會拉開了與樹人間的距離,收起了手中的武器,一個想法招換出了那把侵蝕劍。

  「來吧!第二回合開始!」

  於是我拿著那把侵蝕劍就殺了進去,有了這把武器的幫助,殺這些樹人就輕鬆很多了,就連穿著鎧甲的傢伙都能輕鬆的腰斬,這讓我徹底地體會到了有一把好的武器這件事情有多麼的重要。

  「咦?被砍過之後竟然沒有留下侵蝕的痕跡嗎?我還以為被砍過之後會整隻被侵蝕呢?」天罪現在在離我很近的距離觀察著魔物被侵蝕劍砍過的樣子。

  要直接讓侵蝕劍去侵蝕魔物當然是可以的,那是一個念頭之間的事情,不過那樣一來的話,魔晶就沒有了,所以為了讓魔晶保留下來,所以這些功能必須取消。

  「原來如此.....」天罪一邊收取著魔晶一邊說著,看著她手中提著的袋子越來越大包,我感覺距離自己蓋房子這條路也越來越近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的身體已經感覺到非常疲憊了,雖然殺了很多樹人魔物,但這些魔物依舊像蟑螂一樣源源不絕得不斷出現,彷彿沒有盡頭一樣,這些魔物到底是從哪裡出現的阿......

  差不多該自捅恢復體力了。

  「這些樹人,大概都是原本這個城市的居民吧?」

  「原本這裡的居民?」正當我開始自捅時,天罪突然這麼說著。

  「恩,這裡建築物的規格都很適合這些魔物的身形,所以這個地方大概是牠們建造的吧?建築物的年齡大概有四百多年的,這些魔物的年紀最老的也差不多......接著再根據一些跡象來判斷,一直到一百年前左右這些魔物裡面還有能正常行動的個體吧?」

  「正常行動的個體?」我將劍從身體中拔出來,感受中再度充滿了身體中的體力。

  「意思就是還保有自我意識的個體,你難道感覺不出來這些傢伙都沒有自我嗎?」

  這些樹人都沒有自我嗎?

  我看了繼續朝著我衝過來的樹人,再想了想剛剛對付的那些,似乎真的是這樣沒錯。

  這些傢伙似乎真的沒有自我的樣子。

  但就算是魔物好了,也都會有自我意識,也都會懂得思考,只是比較笨而已,像這種感覺完全沒有自我的魔物我還是第一次遇到。

  「另外這些沒有穿衣服也就是你感覺比較弱的這些樹人,大概原先是這座城市的一般居民吧!而那些穿著鎧甲比較強的那些,應該是保護這個城市的士兵吧!」

  「難怪實力差這麼多。」我一邊抵擋樹人們的攻擊一邊說著,這樣兩邊的實力會差那麼多就能理解了,但明明是同一個種族,會因為是士兵還是平民身體的防禦力就差那麼多嗎?

  「這當然是有可能的,這點其實在人類的上也能有所發現,只是沒有魔物明顯,久經鍛鍊的人皮膚上會長一層厚繭,那就是比一般人強悍的防禦力的證明。不過那也只是高一點點而已,會影響最大的主要原因還是在魔素上面,魔素上提供的強化才是最顯著的,就如同現在的你一樣,明明被鋒利如刀的樹枝摸到,但只是劃傷了皮膚而已,明明就會被開膛破肚的,但只有被劃傷皮膚,你覺得是因為什麼呢?」

  ......對阿!這些魔物的樹枝這麼鋒利,為什麼我就跟那些士兵一樣,被碰到之後卻只留下白白的刮痕......

  「我也.....變得像魔物一樣了嗎?」

  「目前來說還沒有,但漸漸地你會站在這顆星球生物的頂端吧?不過你現在的程度,頂多也就英雄團的英雄中間左右而已,他們在魔素充足的情況下,擁有的防禦力大概就你這樣。」

  「......難怪他們這麼強。」

  「不,老實說他們比你更強,因為他們沒有像你一樣有能夠支撐不斷防禦攻擊的魔素,只能依照判斷在身體建構出需要防禦的地方。要做出這份判斷需要很多的戰鬥經驗,所以他們比你來的要強大許多。」

  「所以我也要像他們一樣嗎?」

  只強化需要強化的部位?這到底要怎麼才能辦到......

  「你不需要這麼做,你有充足的魔素可以同時強化全身,所以不用這麼做。」

  接著天罪似乎對彎腰撿魔晶感到不耐煩了,接著一揮手地上的魔晶就全進了袋子。

  「魔晶到這邊就綽綽有餘了,好了施提芬,停下攻擊吧!接下來是開大招的時間了。」

  「什麼開大招的時間?」

  「使用侵蝕來侵蝕這些魔物來看看能夠增強你多少能力吧!」

  「我明白了。」

  手中的侵蝕劍消失,一動念頭,侵蝕便以我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出。當接觸到那些樹人後,牠們便向陷入泥沼一樣開始難以動彈,但是跟吞食人類不同,侵蝕爬上魔物的速度非常的緩慢,雖然也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吞食就是了。

  「恩,具有魔素的物體可以抵抗侵蝕,這在意料之中,但這速度比我預料中的還要慢,大概是施提芬實力的關係吧?那麼你身體有感覺到什麼異狀嗎?」

  「沒有,我什麼都沒有感覺到,甚至覺得有點空洞?咦?這是什感覺?怎麼會有一種什麼都沒有的感覺?」

  「大概是因為牠們沒有了自我吧?你吞食不是會感覺到牠們當下的心情嗎?可能因為沒有自我,所以什麼也沒有吧?」

  「啊?原來是這樣阿?」

  就在這時候,原本如潮水般蜂擁而來的魔物突然之間都退開了,退的速度十分之快,不只是我就連天罪都沒預料到這件事情。

  「欸?怎麼會這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突然之間全跑了啊?」

  「不知道,是因為侵蝕的關係嗎?一般來說侵蝕出現魔物也會逃跑沒錯.....咦?天罪?是不是有什麼東西朝著我們過來?」

  遠遠的就能看到,有一個蠻高大的物體朝著我們緩緩的走來,剛剛離開的那些魔物正在那個東西的旁邊。

  我跟天罪站在原地慢慢地等著牠過來,等到牠靠近的時後才發現牠並沒有多高,高的只是牠背在身後的裝飾而已,這是一個看上去就十分老邁的樹人,年紀我不知道幾歲了,但一眼看過去就跟人類那種七、八十歲的老爺爺差不多。

  牠緩緩的走到我們面前,然後在侵蝕的邊緣跪了下去。

  從牠的身上發出了不知名的聲音,一開始我完全聽不懂牠在講些什麼,但是我體內的侵蝕幫我翻譯了。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