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日,天中下著雨

MIT | 2022-01-09 23:26:54 | 巴幣 2 | 人氣 58

小說 雜項
資料夾簡介
放置各種短篇類型

那日,天中下著雨
我,討厭雨天。
雨帶來悲傷,雨帶來離別,雨帶來痛苦,雨帶來後悔。
答答答答,窗外不斷發出這種令人煩悶的敲打聲。
烏黑的雲層將天空壟罩,讓大地變為一副死氣沉沉,毫無生機的模樣。
「哎…」
真是討厭啊…看著窗外的景色,心中這麼想著,口中不自覺地發出了嘆息聲。
外頭的雨就不能早點停下來嗎?腦中想著這種事情,即便老師在前面講課講得口沫橫飛,對於心思早已漂至他處的我來說也等於是耳邊風。
自己心裡也明白,現在離放學也就只剩幾分鐘了,就算雨停的再怎麼快,也不可能剛下便馬上停下來,更何況是外頭這種大雨。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好的,今天的課就講到這裡,自由下課。」
昭示著放學的鐘聲響起,老師像是宣示般的這麼說後便離開了教室,剩下的便是熙熙攘攘的收拾著東西的學生們。
大半的學生在放學後的五分鐘內便已離開了教室,口中交談著放學後有什麼打算,似是想要揮灑青春的汗水,不過這也與我無關就是了。
我慢條斯理地整理著背包中的東西,並從背包中拿出了隨身攜帶的折疊傘。
「你竟然有帶雨傘啊,明明早上的天氣那麼好?」
「只是習慣了而已,你沒帶傘嗎?」
坐在我鄰座的同學和我這麼攀談了起來,今天她離開的時間意外的晚,真是稀奇。
「是啊,畢竟早上天氣這麼好,誰知道下午雨會下這麼大啊~」
她這麼說著同時坐到了桌子上,雙腳在桌腳間的縫隙不斷來回擺動,烏黑的秀髮隨著雙腳的晃動不斷來回搖擺,說話的語氣聽起來倒是意外的輕鬆。
「那你打算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就只能等雨小點後趕快跑回家啦!」
「我記得你家離學校用走的有點距離吧?那這樣吧,我這裡有一次性的雨衣,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就給你用吧。」
我打開背包,從中掏出了一個用透明塑膠袋裝著的鮮黃色雨衣,並將其遞給了她。
「欸?可以嗎?」
「如果不行我就不會這麼和你說了。」
我把手稍微抖了一下,示意她趕快把雨衣拿去,她苦笑了幾聲後便伸手把雨衣給拿走。
「哈哈,謝啦,幫大忙了,我之後會拿來還你的。」
「不必了,就只是個一次性的雨衣而已。」
我揹起了放在一旁的背包,把雨傘拿在手上後往教室的門口走了過去。
「掰啦!」
「嗯,再見。」
她充滿精神的向我道別,我也微笑著和她道了聲再見,但不知為何總覺得她的眼神中有些落寞…是錯覺吧?
離開了教學樓,看著外頭那下著大雨的陰沉天氣,口中不自覺地又嘆了一口氣。
沿著人行道行走,這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街道,每天都走著這裡上下學,但與平日不同的是我有意地讓自己行走的位置更偏向裡側,因為要避免車子開過後被地上積水給濺得全身濕透的窘境。
因為天中正下著雨,所以街道上並沒有什麼人,取而代之的是一旁的行車比平時要來的多了不只一星半點,連平時不怎麼塞車的路段都被擠的寸步難行。
稍微走了幾分鐘,我注意到了路邊站著一個小男孩,右手舉著一把黑色的雨傘,左手抓著一把折疊起來的小傘。
那個男孩佇立在原地一動也不動,感覺是在等著什麼人。
不過到底是在等誰我也沒興趣知道,我和他素味相識,並沒有任何的理由去干涉他的事情。
突然間,一陣大風吹來,男孩握住黑傘的手不小心鬆開了,黑傘隨著風被吹了起來,而男孩也放開了小傘,追向黑傘飛去的方向。
我被男孩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了一跳,望向他跑去的方向,那是一條雙向道,而中間正有無數車輛來來往往。
我在心中暗叫不妙,而男孩此時已經追著黑傘到了馬路上。
我丟下手中的雨傘,全力奔向男孩所在的地方,側背著的背包也隨著手臂的擺動落了下來。
一臺小型的白色轎車看見男孩突然衝了出來,也隨即用力地踩下煞車,但仍是來不及,雨天打滑的路面讓汽車無法立刻把速度降下。
來不及嗎?我緊咬著牙關,心中不自覺地產生了這種悲觀的想法。
就在這時,我腦中閃過了一段往事,一段讓我討厭起雨天的往事。
在大約五年前,我和弟弟慕蓮一起出門買東西。
那日也是和現在一樣的陰雨天,我一手舉著傘,一手拿著爸媽吩咐我們要去買的東西,慕蓮手上也拿著一袋袋子,口中含著一顆小糖果,頭上戴著他習慣戴著的帽子。
『大哥,還要多久到家?』
『快到了啦,再走一下就好了。』
『但你五分鐘之前也是這麼說的。』
『真的啦,快到了啦。』
他像是不能接受似的嘟起了嘴巴,口中嘟噥著什麼,但我聽不清楚。
走著走著,突然一陣大風吹來,我被風吹得睜不開眼睛,只是依稀聽到慕蓮他發出了驚叫聲,我心裡漸漸地產生了一個不好的預感。
『嗯?』
我把頭轉向了身旁,但卻發現慕蓮不在我的身邊,接著便是一聲刺耳的急煞聲,以及一聲沉悶的撞擊聲。
我看向撞擊聲的方向,一個熟悉的身影正飄在半空中,但並沒有持續多久便重重的摔向地面。
『慕蓮!!!』
我如同慘叫般叫喚他的名子,同時往他的身邊飛奔而去,手邊的傘以及袋子也都被我丟在了地上。
我蹲到了他的身邊,用一手扶著他的背,對著肇事車主放聲大叫了起來。
『快點叫救護車啊!!快啊!!』
車主先是被我的叫聲嚇到愣了神,接著馬上拿起口袋中的電話,焦急地和電話的另一頭說明情況。
『大…哥…』
『我在這!大哥我在這!』
我心急如焚的這麼回答他,看著他這副悽慘的樣貌,淚水不斷從眼眶中流出,和一旁的大雨混雜在了一起。
『好痛…喔…』
『沒事的!救護車很快就會來的!堅持住!』
我知道他現在這副模樣在救護車來之前很可能就一命嗚呼了,但我還是這麼和他說,又似是在和自己說一樣。
他現在身體外傷清晰可見,無數裸露的皮下組織讓外表看得格外滲人,但這也比不過那從手臂中竄出的血色白骨。
斷裂後穿出的骨骼染著鮮血,無數的血液沿著骨頭傾流而出,在地上形成了一個由血液和雨水組成的滲人積水攤。
外傷都這樣了更別說是內傷,講實話他現在還醒著簡直就是個奇蹟,但這也不可能維持多久,這我自己也清楚啊…
『我…要…死了…嗎…?』
『不會的!你不會死的!』
我大聲的叫喊著,眼中的淚水也隨著叫喊噴湧而出,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我甚至無法清楚的看見他的臉龐。
『大……』
『慕蓮?慕蓮!!!!』
他閉上了眼瞼,原本還勉強撐著的頭也隨之垂下,他身上的體溫不斷流逝,逐漸變得和周圍的雨水一般冰冷。
『你不要死啊!你要我做什麼都答應你!遊戲都讓你玩,零食都讓你吃,你的作業我已可以幫你寫!只要你不要死就好!所以你醒醒啊!』
我身體止不住地顫抖,好冷,我從未感覺有這麼冷過,令人恐懼的惡寒從心中竄起,無法形成語言的奇怪叫聲從口中傾洩而出。
『痾痾痾啊啊啊!!!』
在這之後我的眼中就只剩下了慕蓮那逐漸冰冷的身體,至於之後的事情都沒什麼印象了,在我下一個有記憶的地方已經是在醫院裡,慕蓮做著手術的時候了。
『……慕蓮他會死嗎?』
我坐在手術房外的椅子上,雙眼無神的問著坐在一旁的媽媽。
『…不會的,要相信他啊。』
媽媽沉默了一會後說出了鼓勵的話語,但她的聲音和眼神卻也已經暴露的希望不大的事實。
『都是我…都是我害的…都怪我沒有顧好他…』
我這麼說著,眼淚不自覺地又從眼中流出來。
『不是的,這不是你的錯。』
媽媽抱著我,輕聲地安慰著我,但此時這種溫柔安慰的話語反而令我更加難受,心裡不斷地被罪惡感給扭絞著。
經過了數小時,醫生從手術房裡走了出來,我們隨即圍了上去,想要知道結果如何。
『慕蓮他怎麼樣了!?』
『…我很抱歉,我們已經盡力了。』
聽到後我什麼都說不出來,之後的內容也全都聽不見,眼淚並沒有流出來,感覺心裡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壞掉了一樣。
在這之後回到家中後我徹夜未眠,身體明明疲倦萬分精神卻異常清醒。
心裡不斷被罪惡感所侵襲,如果我有顧好他的話,如果我有注意到他的話,心裡不斷後悔當初的不注意,後悔當初沒有保護好他的自己。
在這之後渾渾噩噩的過了好幾天,腦中什麼都沒辦法思考,也什麼都記不下來,只是如同行屍走肉般的行動。
就這麼直到慕蓮他葬禮當天,冰冷的棺材擺在我的眼晴,我才回過神來,才接受了他已經死了的事實。
葬禮當天,天空中正下著大雨,那是如同他出車禍時一般的大雨。
『真是的…怎麼連葬禮都在下雨啊…你和雨天有什麼仇嗎?慕蓮…』
在這之後我便很討厭下雨天,同時我也很害怕,害怕雨又從我這裡奪走什麼人。
在最初的那一年只要是雨天我都足不出戶,我在房中的被窩裡,窗簾也會拉起來,把耳朵堵住,連雨滴下來的聲音都不想聽到。
每當聽到語滴下的聲音時總是會不自覺地回想起當時車禍的景象,身體止不住地發抖,悔意在腦海中奔騰,感覺精神都快到了崩潰的邊緣。
直到一年後才漸漸地能夠接受下雨天,但也僅僅是可以接受,我還是很討厭這種天氣。
因為,這是奪走我最疼愛的弟弟的天氣啊…
而現在,我的眼前有位和我弟弟年紀相仿的男孩,致命的汽車正從他的眼前疾駛而來,而我正向他跑去,我有能力改變這一切。
「給我趕上啊!」
體內的腎上腺素在我意志的激發下爆發了出來,身體感覺前所未有的輕盈,心臟的跳動也比以往任何的時刻都要有力。
我奮力地向前撲過去,將男孩抱在懷裡,接著狠狠地摔在了地面上,摔落對我的身體造成劇烈的衝擊,感覺內臟都在絞痛,表皮也因為摩擦被磨掉了好大一塊,正滴答的滴著鮮血。
「哈哈…你…你沒事吧?」
我喘著粗氣的問著懷中的男孩,他像是驚魂未定似的愣著神,接著呆呆地問向我。
「我、我沒事,但大哥哥你受傷了,很痛吧?」
「我沒事,只是些小傷而已。」
雖然很痛但並不嚴重,等一下塗個藥很快就會好了。
「但大哥哥你在哭欸?果然很痛吧?對不起…」
我摸了摸我的臉頰,一股溫熱的液體從我手邊流過,我這是在哭嗎?
「不,大哥哥我沒事,我沒有哭,沒事的。」
我輕柔的撫了撫男孩的頭,並出言要他放心。
「沒事吧!?需不需要幫你們叫救護車!?」
白色轎車的車主從車上跑了過來,語氣慌張的關心我們的狀況。
「不必了,我們沒有受傷,不用麻煩了。」
「是、是嗎?但你身上的傷…」
「只是些小傷而已,很快就會好的。」
「好吧…這是我的名片,如果有需要的話就打電話給我。」
他把名片遞給了我,接著便回到了車上,繼續前往他原本所要去的地方。
我站起身子把男孩抱在懷裡,接著走回了原本的街道上後把他放了下來。
「弟弟,你以後要小心一點,不要像這次一樣亂跑知道嗎?如果出意外的話一切都來不及了。」
「嗚嗯…我知道了…」
我語重心長地這麼和他說,而他也沒有頂嘴的乖乖站著聽我訓話,話說她父母是誰啊?怎麼會留一個小孩子一個人在街上?
「欸?天晨?你怎麼會在這裡?」
「啊!姐姐!」
一名穿著黃色一次性雨衣的女性走了過來,而男孩在看到了後叫了一聲姐姐便開心地跑過去抱住了她,她也很寵溺的摸了摸他的頭,而就是在這時我注意到了她的長相。
「是你啊?林紀伊?」
「李慕榕你怎麼會在這?話說你身上的傷勢怎麼回事?怎麼全身都是傷口?」
「啊…這…就出了點小事。」
我隻隻嗚嗚的這麼說著,總不好直接說是她弟剛剛差點出車禍了吧。
「我剛剛差點被車撞到,是大哥哥救了我。」
「啊!你沒受傷吧?」
「嗯!」
男孩充滿精神的回答了她,看來他們家的人講話都很有精神啊。
「那就好…不對,李慕榕,你家離這裡很遠嗎?如果很遠的話要不然先來我家坐坐,也能先處理一下你的傷口。」
她這麼說後抓起了我的手,像是要把傷口看穿似的仔細端詳了起來。
「不用了,我家離這裡並沒有多遠,只要再走一下就能到了。」
我把手抽了回來後淡淡的這麼說道,雖然說有很多人會對這個能進女同學家裡的機會感到興奮,但我並不是那種人,所以我拒絕了她。
「是嗎,謝謝你救了我弟,我之後再請你吃東西。」
「嗯,那我先走了。」
「再見。」
我並沒有回話,只是撿起了一旁的雨傘和書包後揮了揮手,接著便往回家的路走了過去。
在走了數分鐘的路後我回到了家裡,把濕透了的雨傘和鞋子都放在一旁後便進到了屋內。
「我回來了。」
「你回來啦,今天怎麼這麼晚…你怎麼受傷了!?」
媽媽從廚房走了出來後注意到了我身上的傷口,接著便小跑過來後抓住我的手一頓細看。
「出了點小意外而已,沒事,只是些小傷。」
我輕輕地笑著後把手抽了回來,但媽媽卻把眉頭皺了起來,看起來很不高興。
「真是的,都不愛護自己的身體,趕快去洗熱水澡,洗完後過來找我,媽給你擦個藥。」
「哦,那我先去洗了,不過藥我自己會擦。」
說完後我便往浴室的方向走去,身後傳來了『真是的,長大了就不黏人了,連藥都不讓媽幫忙擦』的抱怨聲,不過我並沒有回應。
我簡單的在浴室裡衝了身熱水澡,並將傷口都用水沖了一遍,雖然心裡有所準備,不過該痛的還是會痛。
我出了浴室後回到了房間內,在用精油消毒候用便拿起藥膏輕輕地塗抹在了傷口上,接著用紗布把比較大片的傷口給貼了起來,這樣應該就行了。
我離開了房間,往樓上的一個房間走去。
走進房間,打開了燈後我點了一根香,接著走到貢桌前拜了三下,便把香插入了放在桌上的小香爐中。
我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喝了口放在一旁的水後,緩緩地說出了今天所發生的事。
「慕蓮,你聽哥說,今天哥啊……」
我每天都會來這裡和慕蓮說話,說說今天都發生了什麼,因為我不希望他感覺寂寞,即便這麼做可能根本就沒有意義,即便這麼做也只是在自我安慰而已。
果然,我還是很討厭雨天啊,但可能,不再那麼害怕了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