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短篇】藍燈吞噬了朝陽(上)

飄出咖啡香的糯曼 | 2024-04-13 04:54:37 | 巴幣 0 | 人氣 59


  嗶──

  已經有幾天睡不好了?

  嗶──

  三天?還是五天?

  嗶──

  記不清楚了。

  嗶──

  吵死了。

  一直發出細微地嗶嗶聲。

  總感覺不對勁,明明之前心裡不會對它的叫聲產生反感,可能我真的太累了吧。

  新世代社會優化機器人,簡稱「小優」,呈現球狀飄浮在我們的肩上,它會檢測、紀錄並通知我們的「仁義禮智信」,將其即時數值化條列為我們的個人面板,並以虛擬顯示屏的形式列出。

  就在去年,打著跟上歐美國家,進一步打造友善社會的口號,政府公布了「個人面板公開法」,並先在幾所實驗高中裡施行,讓所有學生配備上小優,來驗證成效。

  「 仁慈 95、正義 97、禮儀 99、明智 96、信用 100,藍同學果然很厲害。」

  「老師您過獎了,是您教得優秀。」

  「不僅如此,三年內的成績都維持在學年前三,還考上台大,是有妳這個學生,做老師的我才榮幸。」

  「沒有啦,老師妳真愛開玩笑。」

  我的名字是藍玉霞,是家中唯一的小孩,被我爸媽視為掌上明珠疼愛,尤其是媽媽,名字當中的「霞」字改自「瑕」,因為她希望我能夠成為一個白玉無瑕的人。

  而如今的我,應該可以說是有達到她的期望,沒有愧對他們的養育。

  「下禮拜作為畢業生代表的演講,要加油喔。」

  「關於這件事……」

  「怎麼了嗎?」

  「因為上個月的事情,其實我有點猶豫。」

  「老師我知道,藍同學的媽媽嘛,很遺憾也很讓人悲痛。」

  「對、所以還有點……不知所措……」

  「上禮拜不是已經答應老師了嗎?這麼臨時,我很為難。」

  「是答應老師了,但心理上還是有點……」

  『信用 -1 』

  已經不知道多久沒聽過,小優喊出個人面板數值減少的聲音。

  但我現在不是很在意。

  「我也不是在強迫妳,但要再好好想想,這可是難得的機會。」

  「就是有在想,所以才來談的。」

  『禮儀 -1 』

  「當天媒體記者,甚至官員都會來,藍同學可是作為綜合數值最高的學生出席,要是妳媽媽還在也會為你高興的。」

  「是啊……」我微微地沉下頭,腦海中浮現出她的笑容。

  上個月在走之前,即使失去了那頭亮麗的秀髮,變得骨肉如柴仍笑著輕撫我的側臉的媽媽,至今在我記憶裡還是清晰可見。

  「妳是優秀的學生,所以可以懂老師的意思的吧。」

  「請再給我兩天,我再思考一下。」

  『信用 -1 』

  「維持良好的態度,別讓妳的個人面板再下降了,回去找爸爸談談,好嗎?」

  用力按壓著大拇指,讓些微的疼痛感暫時流入腦袋,使我能將不滿藏在了內心,並默默地回答:「好。」

  以前的我絲毫不知道,親人的離去,在最剛開始時是最輕鬆的。

  雖然會受到打擊而嚎啕大哭,為此悲痛萬分,但是也僅限於此,大哭幾天以後就會舒坦很多。

  不過在過一段時間後,正當以為自己已經不會再在意時,注意到飯桌上的那個座位永遠不會再坐著她,躺在沙發上看了一整天的劇卻沒有聽見一句責罵,屬於她的物品開始堆積起灰塵的時刻,那份如針般一次又一次的螫痛,才是最為沉重的。

  回憶成了刀子,削去著對生活的熱情,要持續到什麼時候才會結束呢?

  我好想知道……

  好想……好想……

  「嗚、嗚……呼──呵──嗚呵……嗚……媽媽……」

  趴在曾經她上班前會坐著化妝,睡前會坐在這裡卸妝,每天都會使用的梳妝台,我無法承受地哭了出來。

  一個人在空無一人的房間,整張臉被溫熱的淚水浸濕,長時間趴在雙臂之間,接不過來的喘息讓我難受不已,所以我不得不抬起了頭,面對在鏡子前難堪的面容,那與我此刻感到糟糕透頂的內心相同的模樣。

  「呼……呼……」

  我的呼吸聲變得顫抖而大聲。

  但或許正是因為開始呼吸到新鮮的空氣,我的情緒好轉了一些。

  不願再看到鏡子裡變得醜陋的我,我撇開了頭,看向了那張仍擺著兩顆枕頭的雙人床,想起了最愛媽媽的爸爸。

  從那天起就埋頭在工作中,喪假結束後成天都加班待在公司,說我還沒上大學,只剩他一個人要支撐全家的經濟,得更努力工作才行。

  不過和他說的話,鐵定能幫忙我拒絕老師吧,能理解我的感受,而不是只專注在那在全學年面前被表揚為最優秀學生的虛榮。

  正當我這麼想之時,傳來了家門被轉開的聲響。

  爸爸回來了?

  高興地站起身,梳妝台的椅子「嘎──」的一聲被我撞開,我快步跑到了門口,並大聲喊道:「爸!」

  眼前的一幕卻讓我目瞪口呆,呆愣在了原地。

  爸爸摟著一個年紀看上去小他一些的女性,但我卻不認識她。

  在聽到我喊他的剎那間,滿臉驚恐地喊道:「玉、玉霞妳怎麼在家,今天不是跟男友出去。」說完後,他馬上注意到我看著他那仍摟著女性腰部的手,快速抽回後又馬上為自己辯解:「啊不是──這、那個……她只是同事。」

  我的世界彷彿一瞬間再度崩塌了。

  看著眼前的畫面,憤怒感湧上了心頭。

  「加班都加到女人頭上去了。」

  『禮儀 -1 』

  吵死了。

  「不是妳想得那樣,她就是人很好而已,幫忙爸爸很多,還有幫忙安排處理妳媽媽的喪事。」

  「好到都能摟在一塊了是嗎?我有想知道這件事嗎?我才不在乎她人怎樣,但是不要貼在一個女人的旁邊,然後用你的嘴提到媽媽……」

  「不是的,我們只是同事,玉霞妳要相信我,我是真的很愛妳們和關心妳們。」

  哈……難以置信……

  真的是太誇張了。

  「關心到都忘記了我明天才要去和男友約會?爸你別開玩笑了!」

  『禮儀 -1 』

  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

  「我……」他似乎也知道百口莫辯,張了嘴卻說不出話,只是將背彎了下來,並擠出了一句含糊的「對不起」。

  我只能不斷地搖頭,試著去否定眼前所見。

  一想到剛才看到的那張雙人床在我不在之時可能發生的事情,我跨大步伐,從他們兩人之間穿過,離開了這已經骯髒不堪的家裡。


作者的話:
  這會是比較沉重的短篇,分為上中下三篇寫完,當作預計投稿作品寫完後,稍微練練手,維持寫作感覺的幾個短篇之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