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彼岸的曼珠沙華

萬丈韜 | 2024-04-03 13:49:26 | 巴幣 14 | 人氣 107

停更短篇小說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彼岸的曼珠沙華

「杜大夫,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謝您...」

「林夫人,您不需要這樣,這是我的職責」

身著青色布衣的男子攙扶起跪在雪中熱淚盈眶的婦人,在她身後的少年少女也不斷的鞠躬向他道謝。

他剛剛完成一場難度極高的手術,即便身心俱疲,他的臉上仍強裝鎮定,這就是他的日常,盡其所能的從死神手中將垂死之人奪回,而這並非只是字面上的意思。

「喂,閻蘿醬,這次的訂單我也會晚點交喔」一襲黑衣的少女輕輕倚靠在窗邊叼著煙草,操弄著看起來十分奇怪的小石板,離奇的是眼前的病患家屬完全看不到她的存在。

杜大夫小時候就看得見她了,起初他只是認為對方只是穿著奇特的女性罷了,但隨著時間增長,永遠不變的美麗容顏激起他的好奇,可當他雙親過世時,那拿著墨色紙傘,舞著曼妙舞姿帶走他們靈魂的身影,他一輩子都忘不了。

在告別了他們後,杜大夫雙手插回衣袖走出了竹房,黑衣少女則直接穿透過了牆壁,自顧自跟在他的身旁。

「那種程度的傷你居然能保住他的性命,你的醫術又刷新了我的三觀了」

「不,我為了救他只能做出取捨將他的雙臂截肢,雖然我已經不收他們醫療費了,但他是家裡的經濟支柱,他們的後半生該如何生活,那樣子真的算救活了他嗎?」

少女瞥了一眼咬牙切齒的男子,稍稍嘆了一口氣。

「救人就救人,不是能救活就好嗎?」

「我說過吧,我曾經遇過一個無視後果只要有錢就必定幫你延命的醫者,有妃子為了控制朝廷,委託他把將死的皇帝強行續命,整日臥床不起,一句話也說不了,僅僅只是苟活而已,他的下場就是被想要那名皇帝死的刺客暗殺,他雖然給予了生,但他對其他的事視若無睹,我認為真正的治療不止於生理層面」

「官場的遊戲我不懂,人間的複雜我不解,我只知道生與死的簡單二分,但我也明白一點,你很努力」

男子坐回了竹椅,手中的熱茶一口未飲,只是默默的看著不遠處的兩座石碑。

「為了被忽視的家庭一心投入工作自我贖罪,把病人幻視成家人,以此為動力才有辦法支撐自己活下去,你也病了」

「人生就是不斷的選擇,只是身為醫者要考慮的就更多了,如果當初只有我一個人的話會不會輕鬆更多呢...」

「白痴」

不等他把話說完,少女把口中的煙草塞進他的口中,像是在阻止他說下去一樣,但東西只是逕直的穿了過去。

「我雖然不懂那麼多,但我知道醫者不能自醫,就跟我不可能帶走我自己的靈魂一樣,你也需要有人來拯救,這就是『人』一字的意義,並非一人兩足站立,而是兩筆畫互相支撐,不准給我自暴自棄」

少女的臉距離他只有幾寸不到,換做是一般人或許早已因對方的美貌心亂如麻,但他此刻卻異常的平靜。

他一直以來都搞不懂,收魂的人為何會纏上救人的人,不過這條注定孤獨的路上,有個人能陪確實不錯。

只是這壺滾燙的茶水何時會滿溢呢?

*

冬去春來,不知過了幾個四季,又拯救了不知道多少貧苦人家,杜大夫衣服上的補丁多了幾塊,雖然他早已兩鬢斑白,但其實他正值而立之年,是生活上的窮苦使他的面容看起來飽經風霜,他卻對此心滿意足。

然而他也非神醫,不過是一介凡人,總有從他指縫中流逝的生命,認真工作只為照料生活不便的雙親的少年,似乎是長時間的體力消耗與精神疲勞,即便在杜大夫三個月的治療下,他的身體仍舊支撐不住倒下了,各種草藥、針灸、膏藥、中藥材,渾身解數都用上了卻仍不見起色,不出七日,少年的脈搏不再跳動。

「不必再努力了,他走了」少女輕輕搭上杜大夫不停揮動扇子煎藥的肩,手依舊穿了過去。

「我知道」

簡單的一句話到底包含了多少無法說出口的千言萬語,少女看著杜大夫的側臉,他眼眶中的兩行熱淚早已止不住的流淌,落入不知能給誰的藥中。

整個室內只剩外頭的滴落雨聲與劈裡啪啦的燒柴聲伴其左右。

死亡如雨終會落下,生命如柴終會燃盡。

生死如此,醫者存在的意義又為何?他沒有問出口。

少女見他的反應轉過了身,手中憑空出現一柄紙傘,走出了門外,漫步在滂沱大雨之中,紙傘為她開闢了一個專屬於她的空間。

「人的誕生毫無意義,死也同理,一切終歸虛無,為什麼我從來不告訴你那些病人何時會死,因為我不希望你認為你做的一切都是徒勞,不過即便我誠實告知了,你會選擇什麼都不做嗎?」

她的身邊激起一陣陣陰風,將地上枯黃的落葉盡數捲起,雨滴彷彿靜止了一般停留在了空中,她踮起腳尖,舞著唯美的步伐,將雨滴撥散去一旁。

「不可能,因為這就是『人』,勇於反抗命運的高貴種族,哪怕有人告訴你命數已定也是,抱歉啊閻蘿,訂單又要遲繳了」

在這之中,一道被枯葉包裹住逐漸現形的身影,在風靜止的瞬間也隨之顯現。

那是本該死去的少年,不過杜大夫很清楚,現在在這裡的不過是他的靈魂。

「我...死了嗎?」

「嗯,我是黑無常,你的陽壽已盡,不過這位大夫倒是強行幫你延了整整3個月」

他望向了過去,杜大夫只是撇過了頭,在心中不斷斥責自己的無能為力,彷彿自己才是惡的一方。

「你不必自責,不如說我才要向你道謝,沒有你的話或許我也撐不了這麼久」

杜大夫沒有回話,少年看出了對方的心思,靠了上前。

「倘若世間有神,你便是那隻身行走於濟世之道的無冕之神,而這是我唯一能替你做的事情」

他抱了上去,但沒有形體的魂魄徑直穿了過去,可他沒有放手,兩人皆無觸及的實感,但他們的心此刻似乎連接到了一起。

「黑無常小姐,我可以不要臉的再麻煩你一件事嗎?」

「說吧」

「我想見我雙親最後一面,哪怕我得墜入陰曹地府也...」

「我啊,工作時有個潔癖,絕對不收有遺憾的魂魄,一刻鐘,這是我力所能及的極限,陽間就算了,但陰間的事務我的上司可是很看重的,再亂搞祂真的會生氣的呢」她打斷了了少年的話,從口袋中遞出一柱香,隨著她打了個響指,線香隨之點燃,少年心領神會,接了過去,身形逐漸消弭在煙霧之中。

「如何,會覺得你做的一切不過是徒勞嗎?」

他站起了身,門外雨滴解除了固定繼續落下,他從窗外伸出了手,感受雨滴落在手中的溫度。

陰雨綿綿,但很暖和。

*

五年後的某一天,杜大夫在調配膏藥時突然倒了下去,手中的藥罐摔得粉碎,醒來後只感覺的到身體不受自己控制,嘴角旁不斷流出的液體沒有溫度,紅色佔據了視野的一半,他知道自己快死了。

他沒有怨懟生死無常,只是感慨自己做的還不夠多。

少女蹲在他的面前,紙傘遮住了她的半張臉,她一言不發。

「我...是一個好大夫嗎...」

「不...」

少女輕輕的撫摸他的臉頰,即便穿了過去,她仍是一副柔情萬丈的眼神。

「他們都說你是最棒的」

少女身邊飛舞起無數彩蝶,隨著紙傘揮動的軌跡,漸漸幻化成人形。

她的身後是無數曾被他拯救過的亡魂,大家同時鞠躬作揖致謝,為這位懸壺濟世的醫者獻上至高的敬意。

他無私無欲的濟世之光照亮了這本就缺少希望的人間。

她伸出了手,只是這次不一樣,杜大夫終於能感受到她的溫暖。

人生無常,常無生人,生死有命,命有死生。

倘若終點早已被決定了,那麼不妨試著想想你要用何種方式奔跑,過程或許跌宕,但就是這些曲折成就了我們,不斷跌倒,不斷站起,我們需要懼怕的不是不知哪天才會到來的「末日」,而是自我放棄希望的「明日」。

或許會有人能成為下一個杜大夫,將他的希望傳遞下去,一代又一代,在未來的某天,人們或許不用再為病痛哭泣,再為離別擔憂,黑白無常都會失業,但沒有人會因此傷心,因為這正是充滿希望人人嚮往的「明日」。

彼岸的曼珠沙華今夜綻放的特別絢爛,黑衣少女輕輕摘下兩朵,一朵做為髮簪別在自己頭上,另一朵放在眼前男子的衣襟內。

靜靜地,看他踏過橋的彼岸。

創作回應

WJ偉爵
我曾說過我有空會來看ㄉ,我履約了,我很高興我有履約,是一篇很棒的故事。
2024-04-14 09:54:25
萬丈韜
這篇算是靈機一動吧 最一開始的主題是為了破除虛無主義 我這篇給出的方法是「傳承」與「我命由我不由天」

雖然結局與虛無主義的終點一樣 但我想藉由代表死亡的彼岸反向帶出肉身已死精神不滅的希望
2024-04-14 21:01:0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