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九十七章 好事成雙(4)

草士 | 2021-12-03 19:00:02 | 巴幣 2 | 人氣 49


第三百九十七章 好事成雙(4)

陸、張二人一聞這話,目光緊緊凝視漆紅木盒,他們不曉得黃敏話中真偽,可一想到盒中竟放有花毒,不禁打了寒顫,臉色蒼白叫道:「不好,袁小兄弟(小友),快退!」

旁觀群豪見陸、張二人反應,知是不假。只見一個個粗獷大漢像是回想起甚麼,均是嚇得魂飛魄散,方寸大亂,身子隱隱發顫起來。眾人不分萬花幫、紅纓幫二大幫派,當初均是遭萬紅夫人所騙,受過「花毒」攻體的摧殘,因此知曉花毒是何等厲害。只不過群豪行走江湖多年,多少有身為武者的自負,想不到卻讓一名女子的花言巧語耍得團團轉,更受花毒之囚,終生不得離開群英樓,實是羞愧難言,是以平時無人願意想起這件事情,此時一聽「花毒」就在眼前盒中,那段封存記憶深處的回憶,堪堪浮現腦海。

有人忍之不住,顫聲道:「那……那真是……花、花毒?」

有人回答道:「依黃家二少和夫人的關係,確實大有可能。」

一旁有名年輕武者怒道:「有甚麼好怕的,你們如此退讓,還是男人不成?」

又有人嗤之以鼻道:「瞧你這話說的,不如由你身先士卒,替咱們試試那盒中是否真有花毒?」

那年輕武者罵聲戛然而止,道:「我……」

有人接著冷嘲熱諷道:「嘿嘿,你說我們不是男人,你卻又如何,一張嘴巴再厲害,見了花毒,還不是沒點屁用。」

又有人道:「諸位,你們快瞧瞧,這不是方才說二少壞話的小夥子?」

有人反應過來,罵道:「他媽的,原來是你,說起來這事全是由你而起,你若自知有愧,還不快向黃家二少磕頭謝罪。」

那年輕武者怎麼也沒想到,萬花幫分明出手在先,眾人卻視而不見,紛紛要他低頭認罪,當下氣急道:「你們……你們……」

黃敏、黃恒冷冷瞧著那年輕武者,耳中聽得群豪之言,只覺整個群英樓像是自己掌中之物,任誰也不敢造次,乖乖服從於己,心中大為得意,傲然之色見於臉孔。

就在這時,一旁有人笑嘻嘻罵道:「龜爺爺的,一群漢子跟在萬花幫屁股後面乞討,足以惹人笑話,怎麼,現在連自兒都想成了臭花兒臭娘們?」卻是雙手叉腰的袁昊。

群豪聞得這話,先是一愣,直到恍悟過來,不禁臉色脹紅,無數雙目光相繼射到袁昊身上。

袁昊佇著直挺挺,就算沐浴在一片冰冷目光中,其中不乏有殺意、有不滿、有冷漠、有嗤笑,他兀自不以為然,哈哈笑道:「我可有說錯?」

一名萬花幫武者站出來,冷然道:「袁昊!你莫要再賣弄口舌,在這群英樓,咱們所有人說是黑,就是白也得是黑,說是對,就算是錯也依然是對。」群豪聞言,不少人紛紛大聲嚷好。

袁昊嘿然笑一聲,看著那萬花幫武者,一步踏出,滑溜欺近那萬花幫武者。那萬花幫武者大吃一驚,全然沒料到袁昊的舉動。萬花幫上下都曉得袁昊嘴巴功夫無人能敵,可若說起武功,袁昊不過就是一個小娃兒,武功境界之低,犯不著防範。誰知道袁昊這一步踏來,來得又快又急,根本不像執者三脈的速度,萬花幫武者當下要反應過來,已然慢矣。

只見袁昊左手拿著竹筷,直指萬花幫武者眼睹刺去,萬花幫武者只得勉強仰腦避開,豈料袁昊手中竹筷乃是虛刺,刺到了中途,便戛然而止。袁昊竹筷再刺到對方左眼。萬花幫武者側過臉避去。袁昊眼中忽迸出精光,沒多猶豫,右腳順勢甩出,直中萬花幫武者胯下。萬花幫武者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雙腿一軟,跪倒在地。

袁昊「哎喲」一聲,心道:「這人武功和我不分上下,怪不得如此容易就中招。」嘴上窩道:「這位大哥,我知道你不願以大欺小,可是何必放水呢?你只消站著讓我打個幾拳,刺個幾劍,我自然會知難而退。唉,偏生你動來動去,讓人看得眼花撩亂,我右武功太低,拿捏不準力道,這才釀禍,見諒,見諒。」

他這話刻意說得大聲,在場眾武者耳力甚好,聽得這話,臉上一會黑一會白,想道:「倘若換做其他娃兒武者,站著不動讓人打,自然不是問題,可是讓你袁昊來打,那是有幾條命都嫌不夠。」

一旁黃敏、黃恒見到袁昊主動攻上前,起初還覺好笑,料他必定出糗,誰知情狀大大出乎他們預料之外,二人驚駭不已,看向袁昊的目光微微有變。

黃恒瞧著那倒地的萬花幫武者,心中不覺一冷,想道:「這人我記得是執者五脈境界,袁昊不出五招就打倒此人,莫非他在隱藏實力?」可轉念又想:「一個執者三脈的娃娃,焉能有甚麼實力好隱藏?」

袁昊腳踩那萬花幫武者,一臉鄙夷掃視四周群豪,不停搖頭嘆氣,嘴中嘖嘖不停,惹得眾豪一陣勃然大怒,叫罵聲不止。

有大漢罵道:「臭小子,你想怎地樣?」

又有漢子道:「別跟他廢話,上前揍他便是。」

一旁青年答道:「你蠢啊,沒看見陸、張二人?你要是出手,就等著挨人刀子。」

只聽袁昊道:「不過是區區花毒,你們這群大男人有何好懼?」

眾豪聞言,譁然一陣,半是怒罵半是笑話,有名老翁似乎忍不下去,朗聲道:「袁昊,那是你還沒見過那『花毒』厲害,那花毒能攻入咱們武者的經脈臟腑,任你武功再高也無用,在花毒面前,人人都如文弱書生,手無縛雞之力。」說到後來,話聲隱隱顫著。

袁昊哼了一聲,道:「那還不是怕啦?」他眼珠子一轉,道:「我老實和你們說,當初我讓那婆娘抓來,她就想引我吸入花毒,可發現花毒對我沒用,只好作罷。嘿嘿,真想讓你們瞧瞧她那模樣。」

那老翁愣了一愣,半信半疑道:「你……吸入過花毒?」

袁昊笑嘻嘻道:「不錯,但花毒對我沒用。」說話間,發覺周遭盡是不相信的目光,他笑道:「你們不信,那好,臭胖子,你趕緊把花毒放了出來,好讓這些人大開眼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