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九十四章 好事成雙(1)

草士 | 2021-11-30 19:00:02 | 巴幣 2 | 人氣 59


第三百九十四章 好事成雙(1)

自那日張大狂教訓丁凡、程懷二人,以驚人蠻勁毀了老陳的酒洞,驚動二大幫派的高層,二派長老深怕此事惹惱老陳,他們混跡群英樓已久,均曉得老陳乍看不問世事,實則培養一股不小勢力,如今萬花、紅瓔二幫的關係日漸緊張,說甚麼也不得再多得罪一人,於是紛紛派人和老陳賠個不是。老陳本就不願搭理二派紛爭,心知此事是萬花幫率先搞鬼,紅纓幫在後,當下自也沒有客氣,向二幫派要了不少人充當人力,一批人馬處理坍塌的窯洞,另一批人馬又搬酒缸,又搬桌椅,接著在外搭了一處簡便灶爐,供廚子燒水煮飯,眾人合力忙了大半日,總算又能開張營業。

群英樓就僅這一處飲酒之地,江湖群豪又多是愛酒成性之徒,當時張大狂毀了窯洞,惹得不少群豪義憤填膺,對紅纓幫上下很不待見。

只見酒旌高升,洞旁十來張大桌,已是人滿為患,店小二來回奔波,累得汗流浹背,顯是熱鬧非凡。有二名漢子坐在靠左首那張大桌,桌前擺滿酒水肉食,談話之際,二人腦袋靠得甚近,說沒幾句,哈哈朗笑不停。

其中一名中年漢子道:「這回萬花幫吃了大虧,短時間應該不敢輕舉妄動。」

另一年輕武者啜著酒,冷笑道:「得了吧,萬花幫為了一個小娃兒的命,甚麼無恥招數都使了盡,還有甚麼是他們不敢做的?」

中年漢子愣了一愣,道:「難不成萬花幫還想動手?」

年輕武者點頭道:「不是難不成,而是定然如此!」

中年漢子道:「這話怎麼說?」

年輕武者將酒水一飲而盡,重新勘滿,道:「你和人比武,若是輸給對方,你可怎地辦?」

中年漢子想了想,臉有古怪道:「既然輸了,那便認輸,勝敗乃兵家常事,往後贏回來得了,有甚麼好怎地辦?」

年輕武者嘿嘿一笑,道:「不錯,在這群英樓,勝敗乃是無關緊要的小事,但倘若……你是輸給一個武功遠不如你的小娃娃,你又如何?」

那中年漢子恍然過來,眼中有些不可置信,道:「兄弟,你這話莫非是說……」

年輕武者道:「混帳,不是老子說的,事實如斯,焉是我能胡說八道的?萬花幫此次大敗而歸,很大原因就是敗在袁昊那娃娃身上。」他最後這話聲音不小,語帶揶揄,正好能讓附近的飲酒漢子聽入耳中。

中年漢子臉上微變,見年輕武者滿臉通紅,目光微微迷醺,低聲道:「兄弟,你喝醉啦,這酒別喝了,咱們走罷。」

年輕武者大笑甩開中年漢子伸來的手,笑罵道:「瞧你那副模樣,這兒是陳老的酒館,誰敢鬧事?上一回萬花幫在此鬧事,他們還敢不成?」說著,哈哈嘲笑起來。

只聽年輕武者的笑聲傳遍四周,引來其他桌前的群豪凝目張望,但見有的臉露冷笑,有的怒目而視,有的讚賞而笑,有的不以為然,反應各有不同。自然有不少紅纓幫、萬花幫武者在此,只是他們可不敢在老陳的酒館鬧事,因此只以目光示意。不過說也怪哉,當這些人目光凝到一處,彷彿是嚇著一般,譚虎色變,紛紛垂頭,原本七嘴八舌的聲音漸低漸沉,最後細不可聞。

那年輕武者眼看面前友人臉露懼色,正覺愣愣不解,其時,背後傳來一道冰冷聲音,道:「我萬花幫的事,還輪不到外人說三道四。」

年輕武者回頭看去,這不看還好,一看過去,就見五道冷峻如霜的目光正瞪視自己,其中為首二人的面容,一瘦一胖,一冷面一露笑。他雙眼登時瞪得老大,撲通一聲,竟是坐倒在地,整個人幾乎要暈去,顫聲道:「黃……黃……黃家二位大人……」

眼前這二人正是黃敏、黃恒。

黃敏挪動龐大身子,雙手負後,緩慢來到年輕武者面前,笑咪咪道:「這位朋友,你說我萬花幫敗給了紅纓幫,是不是?」

年輕武者心慌撩亂,結巴道:「我……我……大人,我……」他怎地也沒有想到,黃家二少會出現在此。

黃恒面無神色,冷冷盯著年輕武者,道:「他還說了,萬花幫是敗給袁昊。」

黃敏「喔」了一聲,聲音拉得又長又緩,眼睹微微瞇細,睥睨著年輕武者,似笑非笑道:「可真有這回事?」

年輕武者左右張望,察覺四周有不少武者正自暗笑,知這些人均在看自己笑話,根本無意搭救自己,回頭一瞥,自己那友人居然也不知所蹤,他心一冷,牙一咬,起身便道:「不錯!老子是說了,那又如何?你們萬花幫多年來自恃身份,胡作非為,殺害不知多少義士,你們既視江湖規矩為無物,這回敗得難看,難不成還不許人笑話?」

黃恒冷哼一聲,其他三名萬花幫武者循聲而起,紛紛手按著兵刃,齊喝道:「大膽狂徒!」、「二位大人,屬下願為二位大人拿下此人。」、「二位大人,還是由在下來罷。」

黃敏伸手制止三人,三人立時安靜下來,三雙眼睹靜靜凝望黃敏,宛若就等他一聲令下,便會衝上前斬殺年輕武者。只見黃敏臉上笑容不改,道:「好漢子!」接著看到三人,道:「你們啊,這事情有何好爭的?」

三人你看我,我看你,明悟過來,齊聲道:「遵命!」

黃敏轉過身子,接著又道:「記著,咱們是來請陳老,不是來壞事的。」

三人又道:「是!」話一落,三人便自三個方向撲往年輕武者。

只見年輕武者就欲反抗,摸到桌上劍刃,卻摸了個空,這才驚覺自己那友人連自己的劍刃也一併帶了離開,心中暗罵不已,當下只得赤手空拳對付三名萬花幫武者。

周遭武者更無一人出手相助年輕武者,反而都在替萬花幫三人助威,黃家兄弟既是在此,誰還敢輕易說要出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