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六百三十四章 寶庫

草士 | 2024-02-16 20:00:16 | 巴幣 0 | 人氣 381


第六百三十四章 寶庫

費盡苦心與二大家族鬥智鬥力,被迫捲入諸多麻煩,歷經一波三折,此刻,所盼之物終於近在眼前。

判官,判官槌之主。當今世上僅僅一人,不會再有第二人,只屬於袁昊的「同門前輩」,槌主們的遺志、記憶、力量,經畫者之手,成畫中之物,散落大地各處,流傳迄今。

理應取得之物,勢在必得之志。

懷抱著和瀛海島民相似的願景,從未有人要求「要這麼做」、「該這麼做」。但是,哪怕微不足道也罷,哪怕終將無果也好――

消弭鬥爭,使二大道不再作亂;消弭鬥爭,使萬民安居樂業;消弭鬥爭,使內心重歸平靜,使抱負得以伸張。

――倘若能親手辦到此等壯舉,世間該有多麼美好。

――倘若能親手辦到此等壯舉,也不枉人身而為人。

判官槌之主與瀛海島民,飄渺理想的根源,不過爾爾。

自認有責任承擔一切的袁昊,迫不及待步入主殿,放眼亂看。其時,一道凜冽冷風忽然吹拂而來,流通的空氣正面迎向袁昊。他正感納悶之時,靈瑤四瓊從身邊款步經過,走向靈瑤主殿左側長廊。

袁昊連忙跟上去,前方不遠是十九名外院弟子的隊伍,長廊走至盡頭,有扇足有五個人身高的寬大木門。木門緊閉,門邊兩側各有一名內院女弟子靜靜駐守,她們先是向靈瑤宮主行禮,接著微側身子,正身朝著後頭的四瓊又是一禮。

面對靈瑤宮地位最崇高的靈瑤宮主與四瓊,她們卻是一句話都不說,似乎也沒有開口的打算。

靈瑤宮主對二名女弟子的態度並無怪罪之意,點了點頭,道:

「辛苦了,本宮要帶這二十名弟子前往『寶庫』。」

二名女弟子聞言,躬身抱拳,兀自寡言,回過身推開緊閉的木門,木門緩緩敞開。

就見門後山壁環繞,高聳矗立的天然屏障遮天蔽日,一條隱路像在山壁之間撐開了縫隙,一線天光艱難地灑在路面,一會兒明,一會兒滅,比之脆弱無助的楊柳枝葉還令人不安。

包含袁昊的二十名弟子有所自覺地,排成直行隊伍,通過這條隱路,走得少時,壓迫力十足的山壁漸漸退去,隨著蜘網般細碎的流光照亮路面,整條隱路頓時豁然開朗起來。

窄小的隱路僅能供一人通行,袁昊與四瓊走到隊伍最後,見隊伍漸漸慢了下來,他微覺疑竇,不知隊伍前頭發生甚麼事,倒是一旁四瓊低聲嬌笑起來,瞧她們模樣,似乎明白了甚麼。

直到走出隱路,視野的世界再次迎來變化。

袁昊眼前一亮,見著眼前景狀,暗暗讚嘆一聲,但見繁複錯亂的山道依山而建,奇特的鏤空山壁不知是花費多少代人的心血結晶,殘雪粉飾險峻的山路,發出悉悉簌簌的聲響,一旁即是深不見底的深淵,時不時颳起令人膽寒的強風。

循著山道再走不久,一個隱於山巒暗處的灰石大殿很快映入眾人眼簾。

灰石大殿有兩扇相鄰而立的門扉,門扉上頭各自刻著甚麼字,奈何歷經無數年月,字的鑿跡已十分模糊,看不出上頭是甚麼字。灰石殿外安排十名長老駐守於此,戒備甚是森嚴。

以靈瑤宮長老而言,那十人乍看年紀算輕,約在三十來歲左右。

袁昊出於老習慣,稍微運轉道氣,探了一下那些長老的武功,這不探還好,一探之下大感驚愕,在場武功最低的長老亦有少沖後期境界,更有數名長老的境界全然探不出虛實。

也不知是發覺袁昊的視線,還是察覺有人以道氣探氣,四道如幽冷匕首般的犀利目光,同時射到袁昊臉上。

袁昊佯裝觀賞著壯麗景致,舉止自然,順勢移開目光,忖道:

『這裡八成就是靈瑤宮的「寶庫」,若非藏有貴重寶背,怎會安排如此多高手鎮守於此?』

一想到這裡便是藏有無數珍寶的地方,昔日與都爭先邊胡鬧度日,邊偷搶拐騙的回憶,逕自湧上腦海,心頭隱隱發燙。

「喂,江湖大盜袁偷兒。」耳旁突然傳來呢喃般的話音,卻是趁人不注意緊貼過來的竹令謙。看穿袁昊想法的她並沒有發怒,也不像有制止他的意圖,而是淡淡說道:「可別怪人家沒提醒在前,鎮守於此的長老,都是徹底與俗世斷絕往來的隱士。若沒有得到允許擅闖此地,就算是你,恐怕也只會白白丟掉小命。」

聽聞這話,袁昊眼珠子偷偷往那些長老的方向瞟去,見方才那四名長老仍直直盯著這邊,深邃目光似乎在考量著甚麼。他莫名打了個寒顫,急忙哈哈一笑,表示自己從未有過這種不可取的無禮想法。

竹令謙道:「沒有就好。」可她臉上惡作劇般的淡淡笑意,彷彿也在說「我才不信」。

琴瓊、書瓊知道「黑白無常」的真面目就是袁昊,儘管他立意良善,俠義心腸,主動替靈瑤宮懲兇除惡,秉持公道,但再怎麼說,他還是昔日的山寨頭兒之一,因此聽得竹令謙的話,二人暗暗焦急起來,深怕金銀財寶在前,這位「前山寨頭兒」會動起歪腦筋。

書瓊道:「黑……袁師弟,四妹說得很對,性命要緊,如果那些長老執意動手,我們四人想救人也難。」

袁昊想也不用想,當即聽出她言外之意:不要亂偷東西就不會有事。

「袁師弟,此地是本門禁地,靈瑤宮的『寶庫』,也有人稱這裡是『寶殿』,平時沒有宮主大人允許,絕不會開放給任何人進入。」

不等袁昊朝書瓊瞪眼過去,琴瓊笑盈盈解釋,她話音並不低,似乎也有意說給其餘十九名弟子聽。

靈瑤宮主主動走向那十名長老,十名長老齊是一禮,靈瑤宮主隨之回禮,雙方低聲談了起來。

不久,靈瑤宮主轉身而回,看著在場二十名弟子,開口道:

「相信諸位都明白,本門是天下女流的大派,四藝絕學僅有女性可以習得,男性就算進入內院,也無法學習四藝武功。但本門也無意冷落拜入門下的男性弟子――你們。故每次外院排行賽前二十名者,歷代宮主都會開放寶庫,讓男弟子自行挑選一件中意之物。」

眾弟子屏息凝神,傾聽著靈瑤宮主的話,內心已在摩拳擦掌,所有人都從各方管道打聽過這件事,因此並未感到驚訝。






這是「俠的故事」,望諸位朋友滿意!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