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九十八章 好事成雙(5)

草士 | 2021-12-04 19:00:02 | 巴幣 0 | 人氣 159


第三百九十八章 好事成雙(5)

黃敏最恨有人嘲笑自己體態,從未有人似袁昊這般當面譏諷,他怒極而笑,臉露不信之色,道:「胡說八道,夫人的花毒乃是天下奇毒,哪怕是當世絕頂高手,碰上夫人的花毒,也得乖乖臣服,況且你這宵小之輩?」他話說到此,瞟向那老翁,道:「你說,是不是?」

那老翁臉上流露一絲懼色,彎下腰,腦袋幾乎垂得快碰膝,道:「大……大人所言極是。」

袁昊見此,臉露怪色,道:「死胖子,你不信那就罷啦,讓你放花毒就放花毒,說這麼多幹甚麼,你們黃家爺孫三人橫行霸道,這些年殺得人還會少?」

黃敏臉上不動聲色,心底確實為難已極,他本說出「花毒」之名,就是想鎮住袁昊的威風,好叫他不敢再放肆,豈料他一副根本不怕花毒的模樣,還恨不得自己放出花毒,試試真偽。他恨恨忖道:「這廝胸有成足,難不成他真不怕花毒?不,這不可能,夫人的花毒,連文天義都不是對手,何況區區執者境三脈武者。」

一旁都爭先嘿嘿壞笑,道:「是啊,既然那花毒這般厲害,夫人何不讓道盟五霸掌門人通通中了此毒,如此一來,她群英樓再也不必位處偏遠之地,大可入主中原,稱霸中原武林。」

黃敏瞳孔一縮,目光射到都爭先身上,不知想些甚麼,道:「敢問這位兄臺尊姓大名?」

都爭先搖搖頭,道:「你不會想知道的。」

黃恒上前一步,冷臉更加嚴峻,道:「大膽!敏哥讓你說,你說就是,廢甚麼話。」

都爭先臉露無奈之色,道:「好罷,是你們要我說的啊,我姓黃,名傻蛋,黃家傻蛋,說的就是我。」說到後來,卻是嘴角一勾,哈哈大笑。

黃恒愣了一會兒,耳中聽得稀稀落落的低笑聲,回眸探去,碰巧驚見黃敏沉臉怒色,而那低笑聲卻是自四面八方傳來。他這才明白過來,都爭先佯稱自己姓黃,和他兄弟二人同姓,又言自己叫「傻蛋」,大有指桑罵槐之意,暗諷他黃家都是「傻蛋」。當下冷臉同樣閃過怒意,心想袁昊膽大妄為,見誰不對頭便罵誰,連萬花幫和萬紅夫人也照罵不誤,整個群英樓多已知曉此事,但眼前這人來歷不明,竟然學著袁昊對黃家出言不遜,實是可惡至極。

黃恒瞪著都爭先,喝道:「你找死!」說著,就要提氣衝上前。

 
一旁黃敏當即喝止,道:「恒弟!」

黃恒回頭過來,不解道:「敏哥……」

黃敏搖了搖頭,示意讓黃恒退了回來,低聲道:「你太心急了,以我執者十脈境界,看不清此人武功,此人必然是少沖境武者。」

黃恒一聽都爭先是「少沖境武者」,眼睹微微瞪大,仔細探量過去,果真見不透對方境界,又瞧到都爭先臉上流露惋惜之色,手上消去一抹似有若無的道氣,他背脊不禁淌下冷汗,隱隱覺得後怕,心想原來眼前此人是在引誘自己出手,以好燉出殺招,要自己性命。

都爭先心道:「這黃敏倒有幾分眼力,不過要處理這黃恒,卻要輕鬆得多。」他先是哈哈一笑,突然咳嗽二聲,引來群豪和袁昊的目光,他和袁昊四目相交,話也未說,心有靈犀一點通,朗聲道:「數日之前,萬花幫宵小在此滋事欺人,累得陳老多年來的心血毀於一旦,文幫主和陳老相識多年,痛心已極,雖知我幫中弟兄出手相助,一心為好,仍是收力不住,親自提筆致歉,而你們萬花幫呢?莫非是好了傷疤忘了疼,居然還敢在陳老的酒館滋事。」

眾豪聽聞這話,見都爭先話語情真意挈,先是曉之大義,後說明文天義私下之舉,雖有過失,但紅纓幫一心行俠仗義,終究瑕不掩瑜,而文天義不求回報,更肯誠心認錯,無疑是俠者之舉。眾人大為欽佩,不少人忍不住低聲叫好,轉念之間,想到這回又是萬花幫惹事在前,欺負良弱,射向黃家二少的目光,登時冷漠不少。

眼看都爭先僅一句話的功夫,就讓群豪倒戈指責,黃恒感受著周遭冷淡目光,為之大怒,指著那名年輕武者,道:「胡說甚麼,分明是這人出言無狀,我兄弟倆是為萬花幫聲譽,有錯之有?」

都爭先壞笑道:「江湖上的流言蜚語沒有數萬亦有數千,有人說你壞話,你便要不辭辛勞,四處奔波尋人麻煩?」

黃恒登時啞口無言,道:「我……你……」耳聽嘲笑聲愈來愈響,當下臉上更紅。

袁昊在旁瞧著都爭先一言一舉,見他短短幾句話,就辯得黃恒無地自容,大感景仰,想道:「姓都的這嘴巴,果真是伶牙俐齒,當真……當真……唉,跟他一比,我這嘴算是個屁。」

都爭先目光一轉,盯著黃敏手中的漆紅木盒,賊嘻嘻一笑,語氣無禮起來,道:「黃胖子,你手中是真有花毒也罷,假有花毒也好,無論如何,你也絕不敢使用。」

黃敏眼睹瞇成一線,冷然道:「兄臺未免太高看自己,你們紅纓幫的死活,與我萬花幫何關。」

都爭先點點頭道:「你們確實漠不關心,但你們特意來到此地,想必是來找陳老,既有求於人,且又有前車之鑑,你萬花幫焉敢再滋事。只要你們誠心誠意,陳老為了群英樓的平和,哪裡有不出力相助的道理?」話畢,他心中暗暗又想:「但你們一來欺辱他人,二來還和姓袁的大打出手,如今說甚麼也餘事無補。」

忽然間,只聽一道蒼老聲音道:「這位少俠所言甚是,倘若真是為了群英樓,老夫自當出一份力。」眾人循聲望去,見一名頭髮半白的老者自人群中緩緩行出,臉上皺紋堆著笑容,正是老陳。

黃敏見到老陳,彷彿忘卻所有怒火,臉上露喜,當即行了一禮,他對這群英樓二大幫派之外的第三勢力,不敢輕易得罪,道:「黃敏見過陳老。」

老陳擺擺手,臉上一改笑容,不見喜也不見憂,淡淡道:「黃家人來尋老夫,不知是為何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