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六百三十六章 自己的東西自己找

草士 | 2024-03-02 20:00:24 | 巴幣 0 | 人氣 433


第六百三十六章 自己的東西自己找

承著旁人視線,袁昊走入灰石大殿右側的「書扉」,剛走沒幾步,雙腳擅自佇在原地──徹底被眼前情狀驚呆了住。他忽有怪色,不知想到甚麼,嘴裡呢喃幾句,又用力甩了甩腦袋。

只見書扉寶庫藏書量十分驚人,做工精良的巨大書架沿著入口一路往深處而去,沒入黑暗的走廊書影成堆,依稀可見書形,但無從得知這個寶庫具體有多深多大。走廊靠牆的地上,積累著更甚竹令謙閨房的「書山」,書山一座接著一座,均有足足五、六個人身高。

新鮮空氣不停灌入書扉寶庫,微風中挾出一抹淡淡氣味,那氣味像是悶了許久的古樸老物,稱不上好聞,卻頗令人心曠神怡,正是書畫本身自有的書香之氣。

仔細一瞧,浩大書海不僅有中原江湖的功法、心法、書畫,亦有寫著梵文字的藏書,羅列在相同書架,蒐羅種類之廣,儼如達到「四海之內藏書皆存」的誇張地步。

袁昊感慨一嘆,他從未見過此等規模的大型書庫,靈瑤宮究竟耗時了多少年月,經過多少代人的努力,又對書畫之物抱有多麼深厚的執念,孜孜不倦,方能積累如斯洪量藏書量?

想到這點,就讓曾經為了躲開習武而博覽群書的他油然濃烈敬佩之情。

『不愧是靈瑤宮……不,應該說,這才是靈瑤宮的真面目?只要是為了四藝,無數弟子甘願付出性命和光陰,執念的碩果……就在此地。她們這些女子對四藝的熱切和瘋狂,就是身為瀛海島民的我,也是甘拜下風,自愧不如。唉,若兩域人民都像靈瑤宮弟子,又怎會孳生戰禍紛爭?判官和瀛海島民也能安心放任一切自生自滅啦。』

妄想總歸是妄想,絕不可能成真,兩域兀自關係緊張,二大道隨時可能大打出手,底下的武律道盟、西域聖教衝突加劇,判官與瀛海島民的職責刻不容緩。

袁昊吁一口氣,拋開只能存在夢中的可笑願景,扳起臉孔,暗忖:

『當務之急,是找出判官畫卷,但這裡藏書沒有上萬,也有數千,我該從何找起?笑老頭……唉,他人不在此,不大可能知道其中一卷畫就在靈瑤宮的寶庫。』

唯一能仰賴的笑老翁,自然甚麼也沒說,袁昊只記得他曾說過「其中一卷畫應該不遠矣」。

倘若能如獲准自由進出竹令謙畫坊、閨房那般,倒還能日以繼夜慢慢尋覓,耗費數個月,總有找到判官畫卷的一日。可靈瑤宮主顯然難以答允,就算她在自己徒兒的軟磨硬泡下,以及袁昊再三下跪懇求,或許會勉為其難同意此事,但開放門派寶庫這等至關大事,怎地可能瞞過靈瑤宮的其他人?

屆時,向來與袁昊不對頭的劉、雪二家甚至不必出面反對,靈瑤宮所有弟子便會群起撻伐袁昊。

就在他陷入苦惱之時。

「咦,師弟,你怎麼還在這裡?」一道困惑女聲傳來。

靈瑤書瓊與竹令謙、一名鎮守於此的女長老信步走入書扉,見袁昊呆呆站著不動,紛紛投以納悶的眼神。

書瓊沒漏看袁昊臉上一瞬閃過的驚訝之色,笑著解釋道:「不說大姐、二姐,畢竟是書畫,由咱們指引最為妥當。」

袁昊想了想,明明有工於書、畫的書瓊與畫瓊在,應該也不會有人特意讓琴瓊、棋瓊來操持書畫的「書扉」,這與在關公面前耍大刀,魯班門前弄大斧是同樣道理。

「不說咱們的事,師弟怎麼樣,嚇到了吧?」書瓊端莊笑問,揚起彷彿工匠精工雕琢的下顎,語氣透出一絲驕傲。

袁昊「喔」了一聲,不由瞄了竹令謙一眼,這個舉動引來對方回眸凝望,他移回目光,道:

「要說吃驚確實吃驚,但這沒什麼,自我拜入靈瑤宮,畫宮那些雜活兒都是我在幹。」

「咦,袁師弟,我不是……」

書瓊那句「我不是那個意思」沒能說完,她原本想問「靈瑤宮的藏書量是不是很嚇人?」,不料袁昊卻會錯了意。

書瓊、那名女長老有感自己聽到某個不為人知的大秘密,詫異的目光閃爍異光,不停在袁昊、竹令謙之間來回瞧著。

竹令謙淡然笑了笑,趁書瓊二人不注意,眸裡綻出精芒,悄悄伸手捏了袁昊屁股肉,施力擰轉。

徹底誤解書瓊意思的袁昊,當即痛得哀嚎大叫,引來書瓊二人不解目光,他強笑辯稱沒事。

書瓊道:「對了師弟,你有找到中意的『書』?」

她刻意在那「書」字頓了一拍,傳達好奇之意,想知道不需要功法與心法的袁昊,究竟到底想找甚麼書。

袁昊苦著臉,搖搖頭。

書瓊點頭道:「這樣啊,那好,四妹!咱們也來幫他……」

「──不可以,三姐。」

唐突打斷話聲的竹令謙,以略為嚴肅的口吻,安撫微微蹙起眉以示不滿的書瓊,道:

「三姐,這是他獨力贏得的『犒賞』。」

「四妹,師弟他不是故意的,妳就原諒他吧。」

「我沒有生氣。這是應當他自己找尋的東西,我們萬萬不可擅自曲解、影響他。他的東西,由他自己來找。」

袁昊倒抽一口冷氣,肺部吸入書庫獨有的空氣,胸臆隱隱發燙,內心受到極大衝擊。

在旁人聽來,竹令謙這話似乎是鬧脾氣刻意刁難袁昊,是以不讓旁人出手幫他,然而,在袁昊聽來,這番話卻是別具深意。

──那是判官的東西吧?是你的東西,不要想著一步登天,靠自己的力量去找。

沒有說出口的話,彷彿透過竹令謙的慧黠眸子傳達過來。

袁昊低頭尋思起來:

『令謙姑娘說得對,袁昊啊袁昊,這是你(判官)的責任,不是別人,是你。歷代判官前輩們的遺物,就該由判官接受,你怎能妄圖依靠旁人來找前輩們的遺物?』

倘若為了方便而讓人幫忙,反而玷汙歷代判官的覺悟。

當袁昊重新抬起腦袋時,並沒有隱藏他心中慚愧之情,道:

「畫瓊師姐的話,著實令我茅塞頓開!二位師姐,多謝妳們好意,不過還請讓我自己來找。自己的東西,就該自己來找。」






這是「俠的故事」,望諸位朋友滿意!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