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畫槌錄》第三百九十五章 好事成雙(2)

草士 | 2021-12-01 19:00:05 | 巴幣 2 | 人氣 90


第三百九十五章 好事成雙(2)

正當三名萬花幫武者待要出手,不知何處忽然傳來「嘿嘿」的一聲冷笑,接著碰、碰、碰連三聲悶響,就在眾人驚愕目光之下,三人不及出聲,便彎曲身子,騰飛而出,所過之處,無數桌凳被撞得東倒西歪。三人足足飛離了五呎左右,這才失了勁頭,紛紛落地。

霎時之間,四周譁然一片,震撼在場所有酒客,他們怎地也沒有想到,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有人膽敢對萬花幫的人出手。

黃敏、黃恒二人見此,明白是有人找上門來,頭也不回齊喝:「何方小賊,知不知我們是誰?我萬花幫的弟兄,豈能容許如此糟蹋?」

只聽一道清脆聲音道:「是你龜爺爺我!」說著,哈哈笑出聲來。

另一道聲音道:「君子先動口才動手,你怎地壞習慣改不了,非就先動手不可?」聲音聽來有些無奈。

那清脆聲音愣了一會,低聲不知說了甚麼,又道:「是你出手又不是我出手,幹甚麼怪到我頭上?」

黃敏、黃恒隱隱覺得那清脆聲音格外耳熟,似乎在哪聽過,轉頭望去,這不回頭還好,一回頭見到來人,二人面容大變,目中深處登時燃起熊熊怒火,瞪著前面來人。

黃敏臉上雖保持笑色,笑得卻異常冷冽刺人,話音中帶著淡淡殺機,道:「原來是你。」

那清脆聲音道:「不錯,是我。」聲音中透著一抹驕傲。

一旁黃恒目光向旁轉去,凝在其中二人身上,冷峻目光同樣帶著殺意,喝道:「陸象鋒,張大狂,你們紅纓幫簡直欺人太甚,怎麼,殺了我萬花幫大長老,就以為我萬花幫好欺負,想騎到咱們頭上?」

來人正是袁昊、都爭先、陸象鋒、張大狂四人。原來他們早早就發現黃家兄弟二人,躲到一旁偷偷探聽,是以想知道黃家兄弟來此目的,見他們欲對無辜武者出手,袁昊不管三人反對,率先衝了出頭,三人無奈之下,也只得跟隨在後,紛紛現身。

張大狂罵道:「放屁!黃少新那是自食惡果,咱們才不學你們那套,倚貴欺賤,恃勢凌人,算個屁的英雄好漢。」不少飲酒看戲的酒客,聽聞此話,醺醉的眼神為之一亮,連連拍桌讚好,顯是說到心坎深處。

黃敏聞周遭聲息,大為惱火,目光掃向那些叫好的武者,那叫好聲息才漸低漸緩。

袁昊眼珠子轉動,趁機道:「張四哥,你瞧,你才剛說了人家,他們又犯老毛病。自己做得好事,還容不得人家閒話幾句?」

黃恒冷哼了一聲,心中更怒,右手輕輕舉起,哪知道下個瞬間,竟是蹬地欺前,唐突出手,道氣灌輸五指,大掌趨前,罩住袁昊腦袋瓜,一股無形壓力直壓在袁昊肩上。倘若袁昊仍是執者三脈境界,依這一掌掌上灌輸的勁力,足能一擊要了袁昊性命。可如今袁昊已達執者境五脈,瀛海島民萃取的又是天地最純正的道氣,尋常執者六脈的武者,哪裡會是執者五脈的島民對手?

只見袁昊避也不避,挺起胸膛,臉上掛著神祕笑容,靜靜等著黃恒大掌落下。一旁陸象鋒、張大狂見此,臉色均變,就要上前搭救,卻讓都爭先以目光制止,這才恍然過來,沒有出手。

黃恒這一掌出手,意在嚇嚇袁昊,多少還以顏色,心知有張大狂等人在旁,以自己境界,絕無可能傷到袁昊半根寒毛,哪知張大狂等人卻未出手制止,他又疑又怒,以為讓人小看,念頭一轉,催動執者境六脈全部力勁,掌招呼呼,當真使出全力擊到袁昊腦門。

袁昊心中銘記都爭先、文天義之言,無意獻出底牌,當下只不退反進,側身向旁踏出,似滑非滑,躲過掌招,溜到黃恒右脅身側,手上拿著不知何來的竹筷,略施道氣,點到黃恒右乳下方。黃恒見掌招撲了個空,大為吃驚,見袁昊竹筷刺來,右手趕忙收勢內縮,以肘打到竹筷。袁昊乾脆鬆開手,向後退開,竹筷直落到地,黃恒這一回肘又是撲了個空。

黃恒接連落了二次空,臉上脹得發紅,有些掛不住臉,道:「你……」

袁昊笑嘻嘻道:「我甚麼?」心中砰砰跳得甚快。以往面對江湖各路武者,他向來只有似個過街老鼠般,東奔西躲的份兒,如今有了和人正面交鋒的實力,僅僅幾個來回,未分勝負,卻已讓他樂得開懷。

眼看黃恒出手未得便宜,黃敏、同樣吃驚不小,他曉得袁昊執者三脈的實力,因此更覺古怪,照理來說,相差二個境界差,袁昊絕不會是黃恒的敵手。

張大狂、陸象鋒偷偷向都爭先瞟眼而去,見他嘴角微微勾起,輕輕點頭,心中一寬,自也一派輕鬆,只是臉上佯裝嚴肅,有意要騙過黃家兄弟二人。

只聽黃恒怒道:「臭小子,看招!」說著,雙手齊抓,一高一低,似是深恐袁昊又溜了走,是以有所防備。

袁昊眼珠子一轉,心想:「你分明恨我已極,要出手便出手,何必提醒於我?啊,是了,他和我一個娃娃鬥武,已有以大欺小嫌疑,如今群豪都在觀望,他是不敢再占我便宜。」想到這點,心中更樂,朗聲道:「黃兄,其實你不必如此,你我年紀相當,何必作賤自己,處處禮讓我?」

黃恒一愣,忖道:「這廝打甚麼壞主意?」萬花幫上上下下吃了好幾次袁昊的虧,對他理解稍深,知他嘴巴功夫要比手上厲害遠勝百倍,哪裡敢疏忽輕敵?

袁昊臉上流露感傷痛色,邊退邊道:「哎喲!你幹甚麼如此,你幹甚麼這般?我、我……我我我,我袁昊武功是低,卻非小人也,你是不是瞧我不起?唉,我是知道的,我都知道,你偷襲我,是看我武功低好欺負,現在不敢出真正實力,卻是看不起我。」

黃恒眉宇深鎖,眼角餘光瞥到黃敏臉色忽然變得凝重,又見紅纓幫三人均在偷笑,這才察覺四周射來的目光極為鄙夷和不善。袁昊這一番話,令他不僅是落了以大欺小的嫌疑,連帶還碩造出一種自恃傲然的自大形象。黃恒反應過來,早已晚矣,當下氣得臉紅脖子粗,怒道:「袁昊,你!」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