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49

小光光 | 2021-11-20 17:30:00 | 巴幣 0 | 人氣 39

NEW
資料夾簡介

進到裏頭,曉月劈頭便是道歉。

「怎、怎麼了嗎..?」

突然之間,文茵也是不知所措。

「就是我的行為好像讓你們不太舒服,為此我想跟你們道歉」

聽到他這傻呼呼的發言,文茵也「呼呼」的笑出聲,拍了拍他的腦袋。

「我接受你的道歉。只要慢慢來就好,就好像我也沒辦法一次告訴你,我所知道關於夜蝶詛咒的事情」

「文茵只要做自己就好,不管是誰都不用特意做出改變,我更喜歡現況」

「我也是,曉月你慢慢來就好了,不用一次到位」

道歉完後,他離開了文茵的房間開始為了活下去做事前準備。

而在幾日的準備後,眾人再度一同進入地下城。

這一回曉月提意放慢行進速度,讓大家能夠更好的習慣環境的溫度避免像上次一樣。

雖然多了露宿的問題,不過放慢步調仍然帶來了許多從容的底氣,同時也保證了士氣的高昂。

來到停下的14層,曉月趕緊拿出沾濕的毛巾包在文茵與鹿迪頭上。

「黏黏的...」

看文茵不太接受,曉月照樣替她整個包起來。

「避免妳再次中暑,不要抱怨了」

「好啦...不過我像鹿迪那樣就好」

「你好就好,不要勉強就對了」

卸下把自己包成村姑的毛巾,文茵像鹿迪那樣披在肩上。

「老闆我也要」

「拿去」

丟去一條毛巾,兔姬又再度伸出手來。

「幹嘛?」

看著那隻不明所以的手,曉月問到。

「在一條,我有兩隻耳朵所以需要兩條」

「...你問題真多」

拿出本該是給自己擦汗的毛巾,他只能默默看著兔姬把自己兩隻耳朵包成熱狗。

雖然曉月自己比較難受,不過在濕毛巾的加成下,來到17層後他們三人都還沒問題。

而在關心三人的時候,曉月也有注意到老者與墮天使的異常。

越靠近18層他們躁動的感覺就越加明顯,然而一到17層那種浮躁卻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異樣的冷靜,一種刻意放慢速度在原地踏步的感覺,不過這些都不對曉月造成影響。

當眾人來到17層的尾聲,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扇巨大的門扉擋住去路,不同於之前前往下一層的洞穴型入口。

而在開門之前,曉月跑到了兔姬的身旁,收回了她耳朵上的其中一條毛巾。

同時兔姬也跟曉月拿了一張傳送陣,要請文茵一起閃人了。

「诶诶!你要、要幹嘛?」

突然被拉住手,文茵整個人差點跌坐在地。

「當然是靈感來了,要請你一起開展繪本!」

在這種時刻突然說這些莫名其妙的話,文茵只感覺荒唐的像是有什麼計謀。

「我還以為已經作廢了」

「才沒有!我是靠靈感的,現在感覺來了要是不把握,怕是又要付諸流水了」

「真的嗎...?」

「真的!」

對於兔姬的話,她抱持著狐疑的態度,不過那份正氣浩然的自信又讓這段話顯得難以辨別。

「既然畫師本人都這麼說了,我們要尊重她,還是文茵你不想做繪本了?」

在她躊躇不定的時候,曉月過來參上一腳。

「當然...想了!」

「那就趕快去,有老手帶著沒那麼容易有意外」

「不行!比起讓你增加危險,繪本根本不值得一提!」

雖然放在平時,這一定是令人感動的溫柔,不過現在這只是擾人的固執。

「平時很相信我的文茵跑去哪了?怎麼今天不太一樣?」

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曉月笑著盯著她。

「那是..是因為我怕你把我放在最優先,不顧自己」

在她害羞的時候,一旁的鹿迪補上最後一擊。

「比起不在親愛的身旁,你在才是更危險的」

「鹿迪你什麼意思!別看我這樣,我還是有能力與你平起平坐的」

「那你不就沒什麼好擔心了,有我保護親愛的還需要擔心他出什麼問題嗎」

「那是你不知道!儘管曉月看起來總是精心計算,毫無破綻但是他偶爾還是會在細節上出問題的」

鹿迪不知道她在自豪什麼,自豪的說一些理所當然的話。

「那麼你可以先走了,這才是相信親愛的所做的決定」

話一說完,傳送陣的光芒亮起,文茵與兔姬就這麼回到城鎮,最後只留下文茵一句:「你一定要照顧好曉月喔!」。

而曉月與鹿迪只是默默的跟著他們來到18層。

原本兩人還以為在前行的過程中,他們會對剛剛的鬧劇起疑或是發問,但是他們卻是一言不發,只是默默的在找著什麼。

而在他們停下腳步之際,一句「找到了」傳入曉月與鹿迪耳中。

「找到了什麼?」

搭話的同時,曉月也看向了他們的目光所指之處。

「石門?」

不遠處的石門與周遭顯得鶴立雞群,都不用說就能知道裏頭肯定藏有什麼秘密。

「這有什麼嗎?」

當曉月走向門時,他們兩人已經先行一步到達門前。

而在他們倆人後抵達,曉月先是好奇的踏出一步觀望被他們打開的門內。

「恩~好像有點深呢」

直直往下看,是一個斜度超過50度的陡坡。

下一秒轉過身來,曉月在聽到一句「掰掰~」後,一雙纖細的手就將他推向深淵,情急之下他只能囑咐鹿迪一句保護自己。

隨後在一陣鏗鏗鏘鏘的跌落聲結束,底層的曉月只是喊了句「痛死了」就像沒事人一樣站了起來。

「希望鹿迪沒事」

環顧四周的同時,曉月也呢喃到。

而在呢喃的同時,四周立刻燈火通明。

全之書與芙法也現形於此。

「好喔...現在是什麼情況」

無法把控情況,曉月只能沿著唯一的道路向前行。

每前行一步,兩側牆上的火把就像是指引著自己一樣,現行一步照亮未知的前方。

而火把最後指引的目的地是一扇金碧輝煌的大門。

「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沒有退路的現在,他也只能口頭抱怨。

當大門被緩緩的推開,上方的晶柱照亮空間。

「王的朝拜殿...?」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