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44

小光光 | 2021-10-25 12:30:01 | 巴幣 0 | 人氣 28

NEW
資料夾簡介

拉住伸出來的手,芙法的身影回歸面具,下一刻曉月的視線內出現鹿迪的半張臉。

「冰冰涼涼的...」

同時頭皮涼涼的感覺讓他伸手去摸。

滑滑的感覺還讓他不自覺的多摸兩下。

「親愛的!你終於醒了」

「嗯...我醒了,不要抱這麼大力」

被鹿迪用力抱緊,曉月只能拍拍她的手。

「不放不放!你嚇死我了」

擔心、緊張的鹿迪抱的更緊了。

而曉月拍打的速度更加急促。

每拍一次,鹿迪就抱的更緊,而希望她鬆手,曉月又會在拍打她的手,一來一往就陷入了循環。

(他媽的...要死了)

鹿迪絲毫不克制,曉月只能動用最後的手段。

下一秒鹿迪「阿!」的聲音響徹雲霄。

「捏屁啊!」

「這話是我要說的!你想殺了我阿」

「還不是你害的!突然之間倒下去,我很擔心!」

看她一副要哭的樣子,曉月才注意到。

「不要哭」

「我才、才不會....對啦!我想哭!」

鹿迪瞬間情緒潰堤,眼淚開始止不住。

「我的錯,不要哭」

在他摸摸鹿迪的頭,希望能讓她的心情平復時,鹿迪嘴裡喊著「混帳」並哭著抱住曉月。

(不要留鼻涕...拜託)

最怕別人留著淚抱上來,但是此刻喊停又很煞風景。

曉月只能祈禱,不要等等鼻水留在肩膀上。

而鹿迪在宣洩感情的時候,文茵也清醒過來。

看到眼前的情況,文茵感到不開心,是因為輸給她還是曉月的表情,文茵自己也不清楚。

只有氣餒、生氣的心情湧上心頭,但又無能為力。

深吸一口氣,她只能走到兔姬旁邊,坐著等他們。

「文茵,你還好嗎?」

兔姬看出她在嫉妒,而且顯得無所適從。

「我不知道...還是第一次這樣」

「嗯...不開心就要發洩出來,就像我給老闆製造麻煩這樣」

看兔姬樂天的樣子,文茵臉上的苦澀多出了一點笑意。

「我可能做不到,我不想再給他更多的麻煩與困擾了」

「嘿...我知道的老闆才沒有這麼懦弱」

前世的兔姬曾經拜讀過,關於初王;關於曉月的人物傳記。

裡頭的經歷無比豐富,其人生歷練絕不是感情糾結所帶來的麻煩與困擾能動搖的。

雖然書中有提到,初王很討厭不必要的麻煩。

「你是他的女伴,有任何的不滿、不快,要是他不能作為聆聽者,那他這人也是滿失敗的」

兔姬闡述自己觀點的時候,天外飛來橫禍。

一團紙屑不偏不倚的爆頭,痛的兔姬想問候別人全家大小。

當她看到老闆做出「打開紙團」的動作,兔姬直接還以顏色。

「蹦」的一聲,曉月感覺到從額頭中心開始,一股醍醐灌頂,如同知曉天空廣闊的感覺。

盯著上空,曉月這回用拋的,將紙團丟給兔姬。

而在看過內容後,她很意外曉月這種扮黑臉的方式。

雖然有點過分,不過本人都這麼期待,兔姬也只能回應他的想法,畢竟他是老闆。

雖然兔姬只是在期待等等發生的事情。

「老闆他很喜歡說一句話,叫做"危機就是轉機",你現在不開心他們兩個抱這麼緊,但是這是你一個機會」

「我...我明白了,我會試試的」

走到曉月的身旁,文茵靜靜的蹲在旁邊拉住他的衣角。

而看到她這樣的鹿迪,臉上多了一絲的開心,至少自己不在只是居於後位,追逐她的人。

「只有現在...我認可你」

鹿迪拉起文茵的手,將三人抱在一起。

「終於正常了」

看她終於露出笑顏,曉月拿起手帕將那眼角落下的眼淚擦拭掉。

「閉嘴!還不是你害的」

憤怒的鹿迪還不忘向文茵抱怨,眼前這個男人幹了什麼好事。

聽了她的話,文茵只是淡淡的一句:

「曉月你該道歉了」

他完全不知道該開心還是難過,雖然達成了讓兩人解開心結的問題,但是他們的團結方式不是曉月樂見的。

「我...呃...對不起...」

低下頭後,他獨自呢喃到:「往後的日子可辛苦了」。

不過在看著他們眉開眼笑,心中卻又有種輕描淡寫的感覺。

「可以不要這樣對待單身兔嗎?」

擠過來的兔姬露出十分嫌棄的表情,唾棄他們曬恩愛。

「說的是,這裡還沒有攻略完,打起幹勁了」

拉起文茵與鹿迪,眾人來到了門前,再度打開尚未敞開的門。

---分隔線---

昨天沒更新因為我快死了,我昨天躺在床上差不多有8+6小時。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