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47 幽綠森林之棺

小光光 | 2021-11-08 17:30:01 | 巴幣 0 | 人氣 25

NEW
資料夾簡介

回到公會的大廳,曉月找上櫃台買了一堆東西後,跑到探索者公會開始搭訕。

不過這種亂槍打鳥的方式跟促銷推廣差不多,基本沒什麼成功的。

不過曉月很幸運,唯一一次的成功,便找到攻略幽綠森林之棺相當經驗,且願意分享的隊伍。

不過這個隊伍有些特別,由一位年邁的老人與一名矇住雙眼的少女組成。

「能向兩位請教前往幽綠森林之棺需要準備什麼嗎?隊伍大概是3~4人」

「飲用水需要準備2倍甚至以上,其他的就不用特別準備了」

「那麼關於地下城的魔物...可以稍微透漏一些嗎?」

「爬蟲類為多數,其他就沒什麼的」

「這樣啊...」

為他的解說道謝,曉月打算明天就出發,而他剛想老人就發出邀請。

「你想要探索幽綠森林之棺,我們後天剛好要下去,要是你沒問題,要不要我們組隊一起前往」

「我跟我的隊友可是探索者新手,沒問題嗎?」

「互相幫助而已,而且很多新人都沒辦法正確衡量隊伍水平,容易出現傷亡」

老人的言外之意就是不想看到新人去送死,作為經驗者提供一些幫助也好留下人情。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基本上是沒什麼損失,更何況拒絕這份提議也沒有好處。

而後回去見到文茵與鹿迪,曉月也將自己的決定告訴她們。

不過他這種不尊重的行為,鹿迪立刻進行批評。

只不過批評的是他的不加思索。

「親愛的,你是不是白癡?隨隨便便就答應別人,你有沒有考慮過自己的身份?就算你認為自己沒什麼好了,你知道文茵是夜蝶詛咒,要是暴露身份就不是那時候在校園那麼好處理了」

鹿迪說的他都知道,背後風險也沒有想像中巨大,他才會答應。

「我知道我知道,背後的風險沒有那麼大,還在可...」

「才不是沒那麼大!你知道為什麼夜蝶組織跟星輿圖沒有行動嗎,那是因為兩方都沒有找到理由!由你自己破局––啊!算了....反正是你的考驗我沒資格插手」

鹿迪放棄了,這種為自己在危險環境中增添危險的舉動,看是沒有看懂。

「如果會造成負擔,我可以留家看守」

「那可不行,不管是文茵還是鹿迪,我希望我們之間可以有美好的回憶」

聽到曉月的話,有人不服氣了。

「老闆,那我呢?」

「員工,會破壞我私生活的員工」

「你怎麼能說這種話呢!文茵小姐的繪本你不想要了嗎!」

不偏不倚的踩上曉月的雷點。

不過建立在開玩笑的口吻,曉月也順她的意。

「那你想要怎樣?」

「我也要去!」

兔姬的提議讓他靈光一閃,找到可以彌補自己失誤的方式。

「行!不過這回你就當文茵的護花使者,工作也要有一定進展」

「好~小事一樁」

「只要你不被懶癌纏身,我都幫你想好後續了」

被老闆偷酸自己會犯懶從而拖延,兔姬好氣卻又無法反對。因為他知道這個老闆只能靠行動證明自己,跟他鬥嘴不過是自討苦吃。

「你就好好期待!我的工作速度!」

「我會的」

確定了冒險的隊伍,到了隔日眾人來到冒險者公會的門口與對方會合。

「讓我為你們介紹,他們是即將帶領我們初次探索的...呃...」

老人看出曉月的尷尬,立刻替他接話。

「我是瀨辰她叫奈妮,那麼三位怎麼稱呼呢?」

「請叫我文茵」

「我是兔姬~!」

「兔姬?本名呢?」

看到老人跟曉月一樣的反應,她只能補充自己是最可愛的台灣VT一事,而他並沒有接受,只是清官難斷
家務事不想管罷了。

而輪到鹿迪,不知為何她臉上露出不太滿意的表情。

「怎麼了嗎?」

要不是曉月出聲關心,她可能還不發一語的呆站著。

「恩?阿...對方是A級探索者,我沒想到親愛的你會找到這麼知名的人」

「阿哈哈,湊巧湊巧」

在他尬笑的時候,鹿迪已經向兩人介紹了自己。

在兩隊準備完全後,身為經驗者的兩人給曉月等人體驗了一回,從傳送陣出發的高級體驗。

踏入傳送陣後一眨眼的工夫,四周的景色變換成高聳樹木林立的高挑世界。

如此驚人的景色完美吻合『幽綠森林之棺』的美名。

如同置身於樹海之中,從上方眺望四周,這廣闊的空間目及之處皆是翠綠盎然的林木。

而這茂密的林木形成的樹海連綿不絕,就算四周有許多的探索者隊伍,但是在此只有幽幽的風聲,劍戟的金屬聲、戰鬥的呼喊聲,沒有一個傳入耳中,環境靜密的嚇人。

「老闆你不認為幽綠森林之棺這個名子取得很棒嗎?」

看向兔姬手指的方向,曉月感到佩服。

「如果那就是棺木的話,那麼"幽綠森林之棺"這名字取得真的好」

遠處兩棵高聳於樹海之上的枯樹相互交纏,兩者樹枝的形狀如同棺木一樣,詮釋了地下城的命名。

見識了這麼驚人了場景,四人一語不發的呆站著不動,感嘆自然的力量。

要不是瀨辰呼聲叫到,可能別人走遠他們還不知道要動。

「喔喔!來了」

當曉月拉起文茵的手,鹿迪與兔姬也一個接一個的抓住前面那人的手,幾人接二連三的如同旗幟一般隨風飄動。

來到第一層的深入,除了第二層的入口外還有一個類似守衛的人站在一旁樹洞前面。

「我們還要經過這個傳送陣,直接從第11層開始」

「恩...?直接從第11層開始正確嗎?」

對於老人的唐突,曉月不由的問了一句。

「你對於自己的評斷真是差勁阿,要不是傳送陣只能到達第11層,我都想直接從15層開始了」

談吐之間,老人已經繳好費用,只等其他人上來。

「...好吧,看起來我必須重新審視自己」

撓撓頭,曉月就跟著站了上去。

----分隔線----

總覺得現在再寫的部分好拖戲,可是要回去改又會影響好多

附註:這是補星期天的,我睡死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