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45 纏綿的夜晚、SK兔

小光光 | 2021-10-25 17:30:01 | 巴幣 0 | 人氣 42

NEW
資料夾簡介

進入黑暗的空間中,熟悉的畫面再度出現於曉月的眼前。

兩側逐漸照亮四周的燭台,似曾相似的環境,以及遠方座椅上的面具。

「看來這裡就是最後一層了」

在大家仰望四周的時候,曉月如此說到。

「嗯?你怎麼知道?」

文茵的疑問,他只是一句「秘密」輕描淡寫的帶過。

當他走向面具,帶著雄鹿面具的她出現在了王座上頭。

「擁有"王選"資格的候選人,是否願意承接面具中關於過去"王"的記憶?」

再次複誦同樣的台詞,她那險些露餡的氣音,讓曉月只能笑著在此回應她。

「那是自然,不為他人,只為我重視的一切!」

摟住文茵與鹿迪,曉月再次向第三十四柱魔神:芙法,展現決心。

「吾名芙法,位列七十二柱魔神中第三十四柱,汝等決心我會以見證人的身份注視一切」

卸下面具後,露出高傲微笑的芙法將面具丟擲給曉月。

「面具將作為魔神的信物注視你們的故事」

接下面具,曉月便深深的向芙法一鞠躬。

「歹戲好拖棚」

在文茵小聲的在曉月耳旁細語,他那帥氣的身姿立刻顯得格外掉漆。

「那麼我們回去吧」

當大家跟著文茵的步伐,啟程返回。

站在隊伍最後面的兔姬,拍了拍曉月的肩膀並笑著說:

「多災多難呢」

「不用你特意提醒我」

一想到晚點還要跟文茵解釋自己在搞哪一齣,曉月就對自己再度下降的男子氣概感嘆。

回到探索者公會,這回曉月戴上芙法的面具,鹿迪沒有在嫌醜了。

雖然她還是偏好曉月的容貌。

而在處理了各式各樣的事情後,很快的就到曉月坦承的時候。

「該跟我說說了吧,關於七十二柱魔神還有那個潛藏於面具的女性」

「嗯?阿?」

看了看文茵比的方向,他才後知後覺明白到。

「原來你看的到阿,小妹妹」

被人發現,她也不在躲藏顯形於此。

「你是打著什麼目的靠近曉月的?」

「這問題就不對了,你該問問你的愛人才對,畢竟是他邀請我的」

「是這樣嗎?」

文茵已經氣到嘟起嘴來,曉月是連解釋的機會都沒有就直接挨罵。

「請你考慮我的感受!當初自說自話介入的人是你,現在除了我之外,還多了這麼多情人!」

「呃...我並沒...」

「不要插嘴!我還沒說完。你知道你身旁越來越多可愛的女孩子我壓力很大嗎!鹿迪、兔姬、芙法,下一個又會是誰!要是...要是哪天我對你來說不在那麼重要,你是不是就會像其他人一樣拋棄我,只要想到這我很害怕!拜託了...不要在更多了!」

看她恐懼、徬徨,不知所措的宣洩一切,本來曉月還想說什麼,不過全部都停住了。

而在她累了之後,曉月一邊替她擦拭眼淚一邊開口。

「或許現在的我還不能證明你是第一位,但是我是不會拋下你的」

「真的...嗎?」

「當然了,我會負起我的責任,文茵要做的只有把握住這回的機會,享受自己的人生」

「我可不會輸的!」

聽到兩人的談話,鹿迪闖了進來。

「我不打算永遠處在第二位」

「嗯!我也不會輕易讓出第一的位置」

在看到三人故事中融洽的第一頁,一旁的芙法露出了笑容。

「那麼今天就讓親愛的來兌現承諾」

話音剛落,鹿迪便將文茵的衣服掀了起來。當渾圓飽滿的雙峰被盡收眼底,尖銳的叫聲立刻響起。

「呃阿阿!!你..你幹什麼」

雙手遮掩著自己的胸膛,文茵惡狠狠的看向鹿迪。

「我已經把機會先讓給你了,要是排斥就我先」

解開衣領的釦子,鹿迪慢慢靠向曉月。

「我才...我!我先才對!」

將人趕出門,文茵才發覺現場令人害羞的氣氛。

「我...呃..讓、讓我先心理準備一下」

文茵慌亂的樣子反而讓曉月笑了出聲。

「嗚...不要笑我,真的很緊張」

「文茵只要做好自己就好,不用強迫自己什麼」

說完剛想打開門,文茵拉住他的手。

「那你不要走,陪我!抱我...」

就像鹿迪說的那樣,這是屬於自己的機會,要自己現在放手文茵做不到。

「真的嗎?」

轉過身來站在她的眼前,曉月的手扶起他的側臉。

「不...不要讓我說第二次...很害羞...」

當他羞紅著臉眼睛朝向下看,曉月已經將人一把丟到床上去。

當曉月一步一步地靠近,躺在床上的文茵感覺到前所未有的緊張。

高大的身體佔據自己的眼前,與他那厚實的手相比,自己纖細的手只能被他緊緊握住,文茵期待又害怕地閉上雙眼等待下一秒會發生的事情。

「深呼吸,我們先聊聊天」

「嗯...」

被人看出自己的緊張,文茵感到很丟臉,更讓人丟臉的是自己還要被體諒。

而後的聊天,曉月也是很尷尬。

一開始靠著自嘲與提問還能夠讓文茵慢慢舒緩,不過後面的對談就越來越糟糕了。

沒什麼好朋友讓他對於深入的閒聊顯得不得心應手。

不過也是他愚笨的樣子,讓文茵感到了放鬆。

「果然這樣子不適合你,還是威風凜凜的樣子比較像你」

「我還以為我有成功營造平宜近人的樣子,看來失敗了」

看來露出無可奈何的樣子,文茵趕忙安慰他。

「不會不會!平時的曉月就讓我很親近了,不過剛剛那樣笨笨的樣子,有些意外」

「是嗎?看來你很喜歡我不為人知的一面」

「當然!這是只有我知道的曉月」

在文茵已經適應後,曉月便將芙法請出門。裸身的兩人開始享受獨佔雙方的一夜。

隔日一早清醒時,曉月感覺到渾身上下都很重,身體跟不上意識。

「廁所...好重」

看了看躺在右手的文茵,想伸出左手戳戳她睡臉的時候,左手卻傳來一陣蠕動的觸感。

「怎麼人會在這裡?」

鹿迪抓著自己的手當抱枕在用,怪不得一動也不動。

在他思索的同時,身體機能有話要說。

「...醒醒喔,兩位」

「嗯...?」

「太好了,文...茵」

當她睡眼惺忪的起身揉眼,曉月還以為看到了希望,沒想到她既然倒頭又睡。

「這種時候就要使用最後手段!」

靈活的轉動指尖,鹿迪下一秒就感到了清醒。

「阿嘎嘎!你他媽的捏屁喔,白癡是不是」

搓著大腿內側,鹿迪一邊抱怨一邊檢查。

而曉月才不理她,直接走向廁所。

「好吵...」

文茵拉起被子,裹的更舒適,這讓鹿迪沒辦法接受。

「憑什麼就你還這麼爽的在睡」

掀開棉被,鹿迪拉起她的臉頰,讓她感受一下來自曉月的"平等的愛"。

「別...捏..惹」

被弄著嘴歪臉斜的,文茵心裡苦卻說不得,只能雙手捧住臉頰。

「喔!文茵也醒了,那麼你們要跟我去向管理者交差嗎?」

「好」x2

「那麼你們先去盥洗一下,我去看看兔姬畫好了沒」

該玩的也給她玩了,該體驗的做了,要是她還一副頹廢的樣子,曉月有自信會掐死她。

而在曉月開門的同時,經典的一幕出現了。

「砰」的一聲,門直接往臉上撞過來。

接連後退幾步,曉月還以為鼻子要沒了。

「你這該死的...」

「老闆!你要的設計」

「這不是很棒嗎,一天之內就可以搞定」

原本還想胖揍她一頓,但是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了。

「那是自然!只要我想,這都是分分鐘解決的事情」

聽她這麼有自信,對於設計的成果曉月也是滿懷期待。

不過正所謂期待越高,失望越大。

根本就是抄襲的外包裝設計,這樣的東西她能如此理直氣壯,曉月也只能佩服。

「讓我問一下,這個品牌你是不是大算取Sk兔?」

「你說呢~取名是老闆要做的事情」

「行吧...這次就算你偷吃步成功,下次麻煩用自己的創意,微創也可以」

收起化妝品的品牌設計圖,放兔姬自由行後,三人就來到管理者的大廳等候。

---分隔線---

補償,然後沒有%%的內文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