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48

小光光 | 2021-11-17 17:30:05 | 巴幣 0 | 人氣 23

NEW
資料夾簡介

來到第11層,四周不再如同第一層那樣的明亮,環境被樹林包裹的密不透風,只有微少的光線能夠讓人稍微辨別方向。

同時危險性也是級數增長的,明明魔物與第一層的樹精、毒花等等的植物類型魔物相差無幾,卻因為缺乏光線的原因,行動緩慢成為了優勢。

好幾次的不注意,都要等到警覺神經意識到危機或是被人出手相助才勉強躲過重傷的情況。

「環境影響是很大的,不要單純靠五感去認知,這裡的魔物體內都有流動的魔力」

老人的提醒讓曉月點點頭,明白了感受魔力的重要性。

「難怪看你們兩個行動的自由自在」

被曉月拍了肩膀,文茵與鹿迪才回過頭看他。

「這不是很自然嗎?不然親愛的你之前都在訓練什麼?」

「...戰鬥能力」

雖然曉月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不過鹿迪也明白他的訓練傾向如此極端的原因。

從過往戰鬥表現與行為模式來看,需要強化的是戰鬥能力。

「嘛...不要氣餒,至少兔姬也不太會魔力」

「他不一樣!」

被文茵拿來跟一個被攻擊也無傷大雅的兔子比較,曉月無法接受的大聲斥責。

「老闆你什麼意思?我也是個柔弱的女孩子耶」

「我不認為柔弱是被魔物攻擊能一臉平淡的把它活生生擰斷,還能毫髮無傷的」

「這是偏見!我也是很受傷的!」

「哪裡?」

竟然能睜眼說瞎話,那曉月就想看看她還能唬爛什麼。

「心理!被人形容陽剛我心理很痛」

此時此刻,曉月腦中正在天人交戰。

是要愚蠢的更進一步踏進她設下的陷阱,還是要忍辱負重就此忽視。

還沒得出一個結果,一對兔耳朵從眼前晃過,停下了他的思考。

「喂!等等阿!」

跟著兔姬的步伐,他已經是最後一個還待在第五層的人了。

接下來的數層,幾個都是有驚無險的累積經驗,一步一步向下邁進。

來到14層,吃力的感覺才慢慢浮現。

嚴峻的氣候、數量倍增的怪物,大家都開始顯示或多或少的疲態。

「你們還行?這回我們兩人的目標是18層,你們要是不行不用勉強」

聽到瀨辰的建議,曉月搖了搖頭。

「這是難得的機會,我...再一層看看好了,要是其他人不行,我會帶她們先回去的」

儘管是難得可以低風險看看自己極限的機會,但是仔細想想,眼前有更重要的兩人,不是可以任性的時候。

「量力而為」

瀨辰只是多提醒他一句,轉過身又開始繼續前進。

而在第14層一半的進度,文茵已經雙膝跪地。

「曉..月...」

「我們就到這邊了」

跟瀨辰說一句,曉月拿出攜帶式傳送陣,準備與大家一起回去城鎮。

「那麼我們今天也到這裡好了」

「怎麼這麼突然?」

「省錢」

「...好吧」

他的話曉月也是無法反駁,畢竟一個攜帶式傳送陣大概要價6~8金幣。

回到城鎮瀨辰便請他們先休息,改些時日在一起行動。

而在曉月等人離開,一旁的奈妮開口問到:

「這樣放他們走嗎?明明是符合資格的人選」

「不著急,有的是機會」

另一頭的曉月也在回到旅店後與鹿迪獨處時問到:

「該跟我說說那兩人是什麼身份了」

「呃...你、你在說什麼呢,我聽不懂」

「裝可愛也沒用」

被曉月告知無效,鹿迪只能把頂在雙頰的指尖放了下來。

「在你開口之前,我先說一句,不要說謊」

「我才不會說謊...」

在鹿迪自信地說完話之前,曉月的食指已經輕輕的抵住她的雙唇。

「發言要謹慎,不管是你還是文茵都不能隨便對我說謊」

皮笑肉不笑的他此刻散發著無與倫比的氣勢,鹿迪只能吞嚥一口氣點點頭。

「好~這樣就對了」

而在鹿迪接受的樣子,他又變回平常的他,拍拍鹿迪的頭。

「那兩人是星輿圖的人,給出來的名子只是化名」

「恩哼!還有嗎?」

「外界對他們的稱呼是老者與墮天使」

「墮天使,聽起來真氣派」

「如果只是氣派那就好了」

「有什麼問題嗎?」

「他們可是敵人阿,為什麼你還能一派輕鬆」

鹿迪原先哀愁的臉龐變得愁眉苦臉。

「你要多向文茵看齊,多相信我一點」

「你根本不明白!親愛的你現在不過是自信心高漲,對方可是連我都沒把握的對象!」

明白鹿迪的急躁以及擔心的問題,不過危機正是自己需要的。

「我會去評估的,所以我需要鹿迪你幫我做一件事」

「不要!我才不理你!」

當鹿迪撇過頭去,曉月仍舊繼續描述。

而在聽見他的請求,鹿迪毫無辦法,只能答應下來。

「你就不怕我跟她一樣鬧脾氣嗎」

鹿迪的一句話讓他笑了出來。

「我相信你會理解的,為了活下去。至於文茵嘛...鬧脾氣一定會的,所以現在是鹿迪你的領先」

曉月自信的笑容在此刻顯得是如此的欠揍。

看著他的臉,鹿迪一語不發的靠近,直接來上一巴掌,響徹雲霄的那種。

而在曉月糊塗的摸著自己腫痛的臉,鹿迪已經拉住他的手臂,鑽進臂彎內。

「我才...才不想要這種領先,我也要很任性!我不要親愛的眼中都是她」

在她宣洩情緒之際,曉月只是默默的聽著,等著她心情平復。

不知過了多久,鹿迪心情恢復平常,回到一如往常的她。唯一不同的是,此時的她仍舊依偎在曉月的懷中。

「對了...關於老者與墮天使還有一件事我還沒說,聽說他們在找尋眼睛」

「眼睛?什麼意思?」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們尋找"眼睛"有很長一段時間了」

得到重要的情報,曉月戳戳鹿迪的臉頰。

「幹嘛?」

「該起來了」

「還不夠」

不給他掙扎的空間,鹿迪緊緊抓住他。

「好吧...」

敵不過她這樣撒嬌,曉月只能撓撓臉,苦笑的隨他高興。

不過此刻的他還沒察覺,腳麻的事實,等到鹿迪滿足的爬起來,曉月已經像是年邁的老人一般,動彈不得。

「拉...拉一把...」

「喔」

握住伸出來的手用力一拉,下一刻曉月跌個狗吃屎。

「你是不是故意的...」

「沒有沒有,只是手滑」

揮動雙手否認,曉月卻是更加氣憤。

「那我有個意見,不要在否定!快來拉我!」

勉強爬起身後,曉月只能扶著牆敲打自己的腰。

掙扎一番後,身體才勉強回歸正常。

「大概3天」

「蛤?突然之間」

曉月沒頭沒尾的講話,鹿迪是滿臉問號。

「從今天開始3天,告訴其他兩人不要找我,等到再次進入地下城我會出現的」

「我才不要當傳達人」

「這是事前體驗嘛~不然到時候你要怎麼讓文茵跟你先走呢」

「親愛的...你知道你這副掌握全局的嘴臉很討厭嗎!」

鹿迪慢慢的靠近,舉起那碩小卻又巨大的巴掌,曉月頓時怕的閉上眼睛舉起手來。

「明明就可以很帥,偏偏要這樣!」

不滿的鹿迪伸出手來,奮力的揉捏他的臉。

「親愛的,我不知道過去的你是如何。不過現在的你很失敗,不管是在對待我還是文茵,你太過於自己為事了」

被她如此的批評,曉月這才知道,自己的處理方式不恰當。

「抱歉了,讓你們不舒服」

「怕你太笨!記得要自己去跟她說,不要只顧著看著前進的方向」

「嗯!我會的,謝謝你了」

輕輕吻了鹿迪額頭一下,曉月便打開門,前去文茵的房門。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