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42 記憶

小光光 | 2021-10-16 16:54:44 | 巴幣 0 | 人氣 32

NEW
資料夾簡介

「這是...哪裡?」

彷彿回應著他的聲音一樣。

位於兩側的燭台開始一座座的點燃,照明此處。

「大家沒事....吧」

轉過身去,三人皆不見人影,只有自己在此。

當曉月在度轉回身,看向前方,一座獨立於兩側的燭台照映出了華貴的王座。

在它的椅把上放置著一個神祕的面具。

「雖然情況詭異,不過這假面造型真帥」

靠近座椅,曉月剛想伸手拿起假面端詳,手就彷彿被固定一樣,無法移動。

而在驚慌之際,他想起了師傅的教誨。

(若發現現況不對,鑑定有時候是能幫上忙的。)

啟動技能後,曉月看見自己的手被不詳的身影抓住。

極度邪魅的笑容,但又因他以魔力存在,身形飄渺不定,無法認清他的模樣。

「講話或放手,不然我就打碎這個潮到爆炸,我超想要的面具」

曉月的威脅絲毫沒用,反而是被緊握的部份被握的更加用力。

「沒辦法了...」

當曉月抓住面具開始施力時,面具中冒出一只虛影,面帶與手中面具一樣雄鹿圖樣的虛影。

「那麼就是——」

沒等曉月說完,帶著雄鹿面具的虛影便開口。

「擁有"王選"資格的候選人,是否願意承接面具中關於過去"王"的記憶?」

「沒頭沒尾的說些什麼阿?」

雖然曉月聽不懂,但是面具是關鍵,這點他還是能明白的。

「不知道你跟管理者葫蘆裡賣什麼藥,不過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當面具與臉貼合,曉月的眼前立刻出現絕妙的景色。

「如果不知道這是異世界,告訴我是虛擬實境我也會相信」

太過於真實;太過於完美,這讓人不由的懷疑起眼前景物的真實性。

「如果沒有血腥味的話」

伴隨眼前的廝殺,四處噴湧的鮮血與屍痕遍野的戰場,鐵鏽的腥味瀰漫空氣之中。

然而曉月卻像是觀測者一般,即便站在廝殺的將領旁,也沒有被人好奇,不被人注意。

而後下一刻一聲「納命來」的吶喊吸引了注意力,曉月的身體立刻做出反應將劍尖指向了襲來的人。

回過神來,曉月才注意到景色的瞬息萬變。

不知覺時,自己已經在他人的帳篷中。

而男人突然一句「請你不要殺我!」打斷了曉月的思緒。

「...不是你要我納命來嗎?現在這樣哀求,你也太會讓氣氛陷入尷尬了吧」

「不、不要這麼說嘛...不給自己一點氣勢,怎麼有辦法騙自己殺人呢」

看他一臉不屑的樣子,曉月完全不能理解,他在拽什麼意思的。

「好吧...先解釋一下現在是甚麼情況?」

放下手中的劍,曉月拖出他對面的椅子坐了下來。

「這裡是戰場阿,眼睛沒瞎我想都看的出來,不用我說吧?」

他那狂妄的口氣,曉月十分佩服。

頭一次看過俘虜講話比人還大聲的,為了獎勵他曉月毫不猶豫的踹了他數下,順帶幫他整理了頭髮。

「幹嘛阿!踹我還碰我的髮型!」

「你才是幹嘛,你知道現在你是俘虜嗎?還不給我好好跪坐解釋這場戰爭是為了什麼」

「可以盤腿嗎?我腳不習慣正坐」

看到這麼不服管教的人,曉月直接往他的肚子踢下去。

「吵死了!隨便你!趕快像個正常人回答問題!」

這麼白目的人整個突出一個新奇。

「喔、喔...我知道了」

在他的介紹下,曉月知道了這場戰鬥是因為納克達與阿娜蒂亞王國的聯姻失敗。

納克達的王很喜愛阿娜蒂亞王國第二王女,儘管有傳聞說第二王女被人詛咒,她的心愛之人都會死於非命,可是納克達的王並不害怕於此。

據說納克達的王是在某次參與王國的宴會中,看見被灑落的月光所壟罩的第二王女,而那個瞬間她所展露出來的神色讓納克達的王體會到了一見鍾情。

往後甚至為了更近一步的接觸,納克達的王時常的與阿娜蒂亞王國有所交流,兩國甚至為此成了十分友好的聯盟。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王發現了阿娜蒂亞王國的野心。

內部已經在不知不覺間被其滲透,第二王女也在因緣巧合之下成為了吞併納克達的祭品。

「那這王也是厲害,能夠在內部被滲透下還與對方開戰,也不怕被裡應外合幹掉」

「真的!這點我就處理得滿久的,儘管一開始就有提防,但是滲透的方式錯綜複雜,為了整合出戰力與之一戰,我整整忙活了34天」

「我想這並不是值得炫耀的事情,尤其我可能是你的敵人」

「我想能在這種戰爭邊線出現,還不知道我是王的傢伙,怎麼想也不可能是敵人」

「那麼不自我介紹一下嗎?」

曉月的提醒讓他下意識的「喔!」一聲。

「也不是什麼大名,稱呼我為迪戈就有」

「那麼迪戈我想請問...」

還沒說完話,曉月眼前的景色消逝了。

一切都如同被時間消磨一樣,化做塵埃回歸於世界中,只留下純白的空間與眼前的門扉。

「唉...現在是搞哪一齣」

撓撓頭的他也只能開門。

----分隔線---

我有更新,雖然我差點忘記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