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夜蝶詛咒-50

小光光 | 2021-11-24 17:30:01 | 巴幣 0 | 人氣 33

NEW
資料夾簡介

空無一人的王座、高雅別緻的裝潢以及腳上那冗長的紅地毯,儘管沒有任何的指示,但是曉月感覺到自己必須向前。

當他隨著地毯向前,周圍的火把隨著步伐漸漸的從通紅的火焰變成暗藍色的青炎。

來到王座的正下方,剛想抬頭踏上階梯,一輪清晰可見的人影出現在王位上。

「幻影?」

還未能確定身影的虛實,取而代之的是一名穿著全身盔甲的黑鎧騎士從一旁的陰影處走向王位旁。

「看來是決定能否成為王的試煉」

芙法的發言讓曉月問到:

「喔!看來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囉?」

「不知道,我只知道有好幾位擁有"王"這個稱號的人,皆是跨越這個試煉,而跨越試煉最簡單聽說是打倒騎士」

「這個世界還真的...王不是唯一啊」

曉月的反應讓她笑了一聲。

「你不知道的可多了」

曉月只是無所謂的抖了抖肩,隨即就向著騎士與王座邁進。

而在他踏上階梯第一步,黒鎧騎士便揮舞手中的巨劍,威風凌凌的站在王座的前方,如同俯瞰蟲子一般盯著下方。

「真是狂妄啊!」

禁不住笑出聲的曉月,此時更想看看了。

究竟是何德何能的王,他底下的騎士竟能有如此能耐。

隨著曉月一步步的邁進,兩者之間不正確的視線高度來到一步之遙時,騎士開始揮動佇立於身前的巨劍。

「真是放肆,失去王的騎士只能是烏合之眾嗎!」

僅僅一句話,曉月就讓騎士暫停了揮動巨劍的手臂。

「嘖!只有一瞬間嗎」

沒能依靠資質令其俯首稱臣,曉月只能拿出匕首與其一戰。當兩人武器產生碰撞,曉月立刻被壓倒,直接在樓梯上接連退後回到原點。

而騎士沒有進一步的追擊,只是在驅趕入侵者一樣。

「該說進步了嗎...」

一次的交鋒後,騎士展現出與看待螻蟻不同的氛圍,認真以待現在的情況。

「虧你還能淡淡評斷,這可是名為王之路的試煉呢」

在苦惱的時候,還要被人調侃,曉月只能感嘆的抱怨給芙法聽。

「沒辦法啊,畢竟"王"究竟該如何定義,我沒有一個答案。如果試煉只是打倒騎士那就好了」

一經交談,曉月頓時茅塞頓開。

雖然沒有實際的證據,但是王的試煉到底代表了什麼,已經有所眉目了。

滿懷自信,曉月再度走向了騎士。

而這一回,戰況更加凶險,曉月光是走到攻擊範圍之內,巨劍就已經攻來。

而曉月卻沒有多餘的動作,只是將匕首放置在巨劍前行的路上,絲毫不費吹灰之力就抵禦攻擊,同一時間也藉由動作的僵直拉近距離。

隨後曉月一個浮誇的揮拳吸引注意力,而騎士躲避的動作導致身體向後傾斜正如曉月所期待。

一個膝擊兩人之間來到正確的視線高度,曉月也是毫不吝嗇的將敵人壓在地上磨擦。

僅僅一擊重拳,勝負立刻高下立判,而曉月起身便坐上了王位。

「新的王是這樣的人嗎」

「原來是被操控的騎士,我還以為是自己未能展現出符合王的條件」

當聲音從身後傳出,曉月沒有回頭,而是像個王,等待聲音主人的現身。

「他可是貨真價實,擁有騎士靈魂附著的鎧甲,說是操控可真是無禮」

當聲音的主人露出真身,意外年幼的少女身姿驚艷了曉月。

「確實是無禮了,沒想到我預想中狂妄的王竟是如此亭亭玉立的少女。不...我失禮了,年幼的王」

「年幼嗎...看起來確實如此」

看著少女晃動裙擺轉身,曉月問到:

「那麼曾經的王,請你回答我,王之路究竟是什麼」

「不知道~」

意料之外的答案讓他又重複了一次。

「請你回答!王之路代表了什麼」

「嗯哼!我•不•知•道」

在她語調強烈的說出,曉月只能頭痛的伸手右手揉捏太陽穴。

「每個人成為王的路皆不相同,你想要從我這邊得到答案,看來你離王還很遠呢」

「我他媽一點也沒有很想成為王好嗎!對我來說"王"只是「喔!好吧,勉為其難」的事情」

在曉月嘴碎抱怨的發洩情緒,芙法與"王"的少女細語幾句,立刻讓她明白眼前男人的不滿。

「好啦~雖然我不能理解你對王座的不滿,但是王之路中有許多關於夜蝶詛咒的痕跡,或許你能從中找到你想要的」

聽到關鍵字,剛剛還在發瘋的曉月立刻變了樣。

「好!那我會繼續走在這條路上的,現在你可以送我出去了」

「...情緒轉換真快」

雖然曉月的態度讓人不爽,不過這種行為也是大部分的王所具備的人格特質之一。

「那麼助你前景順利」

打響指尖,曉月的身影便開始漸漸消失。

而回到金碧輝煌的門前之後,眼前的大門逐漸變成石質。

不過曉月沒有那閒工夫注意這事情,滿腦子都是在回想著模糊不清的言詞。

「什麼意思,第17位的王?」

不明所以,"王"的少女最後呢喃的話。

「看來還是只能先往前啊...」

面對沒有答案的王之路,曉月只能先將其拋諸腦後,看向眼前不知何時變化的大門。

撫摸牆上的鏽蝕,曉月隨即便將門打開。

「看來這裡才是真正的"地下城"」

從高處眺望,底下那形似羅馬鬥獸場的正中央盤踞著諸多貌似綠鬣蜥的巨大物種。

而曉月扶著牆面沿著不同於羅馬鬥獸場的圓環型的坡道,緩慢的來到怪物身前。

不知是腳步聲還是氣息,剛剛到達怪物就爬起身,睜開眼,像是在威嚇入侵者。

「原來這是你的名子啊,階層魔物:獵變蜥」

呢喃的同時,曉月也拔出長劍準備與他戰鬥。

不過在此之前,曉月已經四面受敵。同伴的小蜥蜴已經在不知覺間將四周環繞起來,而在注意力轉移的剎那,曉月丟失了階層魔物的蹤影。

「不見了?什麼跟什麼!」

未能搞清楚狀況,眾多的蜥蜴已經發動攻擊。

思考慢半拍下又遭遇攻擊,曉月只能嘖舌的抬起長劍,舞動身姿將蜥蜴一一斬殺。

「原來你藏在那裡啊,該死的臭蜥蜴」

平舉長劍,曉月將劍尖朝向空無一物的。

「以為不吭聲我就不知道嗎?」

擺動身體砍殺包圍過來的蜥蜴,曉月拿出刺針攻擊剛剛那塊空地。

而在攻擊命中之際,地面的塵土泛起微微漣漪。

「臭蜥蜴,休想逃!」

儘管在運動狀態下獵變蜥的魔力仍舊難以察覺,但是曉月感觸敏銳,再加上盯著它行動,獵變蜥的行動自然一覽無遺。

隨著鋒利的刀身帶著大量的魔力劃出一道刀光,軌跡上的蜥蜴一分為二。

「我聽過蜥蜴斷尾求生,不過被一分為二還沒死,這真是頭一遭」

沒有第二句話,鋒利的刀光再次襲去。

然而這回敵人的動作卻出乎預料。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