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78.神賜能力

佐渡遼歌 | 2021-11-15 20:00:07 | 巴幣 2118 | 人氣 436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為什麼要故意支開譚家師徒?」秦樓月率先提問。
 
  「有些事情還是只有自己人在場比較方便討論啦,他們師徒倆應該也有話想講吧,完全沒有反駁獵人小屋的事情,忙不迭地跑遠了。」夏羽聳肩說。
 
  「說得也是,祭典迫在眉睫,要找據點也是找一個可以窺探村子的隱密高處。」李少鋒說。
 
  「這次算妳有理吧。」秦樓月無奈嘆息。
 
  「兩個小時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需要現在過去休息片刻嗎?」夏羽歪頭詢問。
 
  「這是要去樹林散步的意思嗎?」李少鋒問。
 
  「不是啊,去獵人小屋。」夏羽理所當然地說:「一開始有交代我去在村子外面找一個臨時集合地點吧,那間獵人小屋意外地相當適合……距離不遠,從這裡大概飛掠十分鐘左右。」
 
  「即使無法作為臨時據點,依然可以作為分散時候的集合地點,過去看看吧。」秦樓月說。
 
  「瞭解。那麼保險起見,接下來不要提氣,單純用跑的過去喔。」夏羽說完就靈巧地邁開雙腿,向前奔跑。
 
  秦樓月和李少鋒對視一眼,隨後跟上。
 
  「另外,感謝方才樓月學姊的掩護,沒有事前套好口供是我的疏忽。日後有任何人問起我的修為武藝就沿用千帆學姊的情形……說是混雜各家流派的自學類型,加入瞭望塔之後開始修習秦家刀的武術心法。只要使用西方魔法的變化,看在武術家眼裡也難以發現破綻。」夏羽一邊飛掠一邊說。
 
  「不用客氣。」秦樓月沒好氣地說。
 
  「等到回去之後,我會列出幾個失傳的西方家族當成自己學過的家系魔法,以便日後回答。」夏羽說。
 
  「回去的事情先放到一旁,妳提到那些關於魔法結界的知識,大部分都是確定情報而非推測吧。」秦樓月說。
 
  「我是真的所知不多……既然提這點,我其實也想要趁機問清楚。那些知識並非什麼秘密,身為魔法師理當都該知道,而且樓月學姊是魔武雙修,研究資料也偏向西方情報、文獻,為什麼不曉得呢?」夏羽皺眉問。
 
  「這個問題真是一針見血。」秦樓月苦笑著說:「瞭望塔創立三年左右,參加的遊戲都在建議難度三十以下,四十、五十的參加次數不超過十場,而且要千帆、定緯兩人同時收到邀請才會參加。」
 
  「建議等級低的遊戲不會出現太過複雜的魔法結界,地球的技術力也無法製作超大型魔法結界,然而西方隊伍依然會在根據地架設魔法結界吧?蒼藍黎明的結社總部位於倫敦市中心卻只有成員有辦法進入,這件事情不是很有名嗎?」夏羽疑惑追問。
 
  「扣除黑虎、雙頭鷲和情報機關那種並非以攻略遊戲為主的跨國大型隊伍,大部分還是分得涇渭分明,武術家歸武術家,魔法師歸魔法師,彼此之間的交流幾乎為零。武術招式與體外變化還可以目視出端倪,像是魔法結界就……」秦樓月搖頭說。
 
  「那麼要是在遊戲當中遇到豈不糟糕?」夏羽繼續問。
 
  「玩家會知道粗淺知識與破解方式,卻不會像妳剛才那樣連基礎細節都一清二楚,而且講得很有系統性。」秦樓月無奈說。
 
  「原來如此,感謝樓月學姊的提醒,這點也有可能會成為破綻。今後只要有其他外人在場,我就不會主動開口提起任何情報,貫徹自己天真活潑迷途者學妹的角色。」夏羽正色保證。
 
  「我也不是這個意思,總覺得話題一直被妳給帶偏……」秦樓月無奈嘆息。
 
  「原來妳以那種角色自居嗎──」李少鋒尚未說完就看見前方樹林有一個明顯的人造建築,頓時放緩速度。
 
  獵人小屋如同不久前在雪原山脈見到的廢墟,同樣是石造建築。外觀久經風霜侵蝕,呈現極深的黑色,有一扇鐵門與兩扇幾乎透不進風雪的小窗,內部極為狹窄,單人床鋪就占掉一半空間,剩下半邊的牆面掛著幾把鏽跡斑斑、佈滿灰塵的工具,顯然許久未曾有村民使用。
 
  李少鋒朝屋內瞥了一眼,乾脆地說:「我在外面放哨吧。三個人都進去太窄了,感覺連轉身都有點困難。」
 
  「裡面好擠。」夏羽輕踢了一下外牆,靈巧跳到小屋屋頂,併攏雙腿坐下。
 
  「作為集合地點似乎太過顯眼了,不過積著雪的樹林本來就是一個很惡劣的環境,有一個明顯標的物也不壞。如果意外分散就到這邊吧,不用進去裡面,待在附近就行了。」秦樓月倚靠著外牆,決定說。
 
  「那麼請問下一步要怎麼走?」夏羽將雙腿在半空中前後踢著,低頭詢問。
 
  「不管要做什麼都離不開即將舉辦的秩歸祭,問題在於依然不曉得該參與還是阻擾……」秦樓月單手捧著臉頰,皺眉思索。
 
  「做了應該沒有轉圜餘地了,所以是賭命的二擇一嗎?」李少鋒不禁苦笑。
 
  「如果由一個人稍微出手試探,應該可以得到更多情報。依照過去幾天的情形判斷,包含神主、村長在內的所有住民都站在同一立場,只要有人出現不同的反應就可以從那邊下手,只是時間很吃緊了,需要盡快行動。」夏羽說。
 
  「這樣的話……還有其他辦法吧。」李少鋒迎著秦夏兩人的視線,沉聲說:「我那個可以看見過去的偽追憶變化。」
 
  「不行!」夏羽立刻跳回雪地,高聲阻止。
 
  「你沒有辦法操控自如吧。」秦樓月蹙眉說。
 
  「前兩次都有驚無險地得到相當關鍵的情報,我認為應該賭這個機率。至少比直接賭命二選一更好。」李少鋒說。
 
  「不行!」夏羽再度重複,態度極為堅持。
 
  「作為強烈阻止的理由,是否願意說明那個類似追憶的變化究竟是什麼?這段時間只要提到這個能力就會被妳各種含糊帶過。」李少鋒說。
 
  「是的呢,阻止也要有一個理由。」秦樓月偏頭說。
 
  夏羽咬住嘴唇,掙扎片刻才妥協地開口說:「好啦,那個變化是……或者說,那個『能力』是『受到啟發之人』之所以受到重視的主因,可以說是見到偉大存在依然維持住理智的衍生獎勵,也可以說是榮獲的理外恩賜。」
 
  「稱號本身並沒有任何意義不是嗎?」李少鋒皺眉問。
 
  「是的,稱號本身只是證明。破關一場遊戲之後就會得到一個稱號,修為突破至下一境界也會得到一個稱號,而且會依照東西方的修為方式不同會出現差異,在某些建議等級極高的遊戲當中也有稀少機會在破關過後同時獲得複數稱號,即使銀鑰也尚未徹底解析其中關鍵。」夏羽說。
 
  「但是妳又將那個能力和『受到啟發之人』綁在一起講?」李少鋒問。
 
  「兩者關係密切,但是希望不要倒果為因。學長先在那場夢境見到偉大存在,接著精神狀態受到影響獲得能力,最後沒有發瘋才得到作為證明的『受到啟發之人』稱號。三者的先後順序就是如此,不會改變。」夏羽依序說明。
 
  「嗯嗯……」李少鋒思考著說。
 
  「那個能力的效果卓越,遠遠超過世間的各種高深變化,甚至能夠達到接近真理與本源。」夏羽補充說。
 
  「即使是最為艱難高深的預見、追憶變化也只能夠看見短短數秒的情況,少鋒卻可以看到好幾個小時之前的事情,而且身歷其境,怎麼想都異於尋常,但是為何做完最初那場夢就會得到能力?」」秦樓月問。
 
  「在接觸偉大存在的瞬間,學長的精神方面有某處受到了影響,進而擴散至肉體方面。」夏羽乾脆地說。
 
  「即使是銀鑰的推論,這個說法也稍嫌勉強吧。」秦樓月皺眉說。
 
  「對啊,終究只是一場夢耶。」李少鋒說。
 
  「克蘇魯遊戲的所有玩家都有度過這一關。最初夢境利用可怖駭人的幻象壓迫精神層面,進而逼出原本存在於肉體深處的潛能,因此迷途者得以跳過好幾年的修練時間獲得真氣,只不過學長見到的幻象格局不同,除了抵得過普通武術家修練十多年的龐大氣息以外也多出了那項能力。」夏羽詳細解釋。
 
  如果只有自己特例還有疑惑不解,然而每一位玩家都有類似體驗就比較容易接受了。李少鋒暗自頷首。
 
  「問題在於強大的力量一定帶著某種副作用,尤其與偉大存在有所牽扯就更是如此。人們光是見到了『步行的死亡』伊塔庫亞就受到影響變成了溫迪戈,神智喪失、不畏疼痛,學長可是見到在偉大存在當中也是居冠的存在啊!在自身修為有辦法控制之前都不應該繼續動用那個能力!」夏羽講到後面情緒也逐漸激動,提高音量說。
 
  「……嗯?」秦樓月不禁皺眉。
 
  等等,怎麼感覺夏羽剛剛說溜嘴了,難道她知道自己在那場夢境裡面究竟見到了哪一尊偉大存在嗎?李少鋒暗自疑惑,卻也知道追問下去肯定沒有結果,轉而說:「聽起來妳也不曉得實際的副作用究竟是什麼吧。」
 
  「學長在發動那個能力的時候會呼吸斷絕、心跳停止,這樣難道不夠嚴重嗎!」夏羽一時氣結,不過在繼續罵下去之前就突然噤聲,猛然跳回雪地,轉頭凝視。
 
  李少鋒和秦樓月慢了半拍才跟著轉動視線,又過了好幾秒才注意到有一個人影正在高速飛掠靠近。那人身穿草屯秦家的披風、腰配鋼刀,正是張定緯。
 
  秦樓月露出一個發自內心的笑容,快步迎上前,喊了聲:「定緯。」
 
  「太好了,樓月,妳真的沒事。」張定緯同樣展露笑容,看似想要用力抱住秦樓月,不過還是在最後關頭忍住,在她面前猛然定止,伸手扶住肩膀。
 
  「什麼真的……所以我不是已經說過了。」夏羽嘟著嘴說。
 
  「抱歉了。」張定緯苦笑著道歉,隨即左顧右盼地問:「克蘇魯研究會的那兩位離開了嗎?」
 
  「被支開了,現在分開行動。」秦樓月簡單解釋。
 
  「等等,定緯哥,你是怎麼離開村子的?羽兒可以用踏塵從更遠的位置偷偷溜出來,然而正門附近會有村民把守,沒辦法走吧。」李少鋒突然問。
 
  「稍微製造了點混亂,把大門附近的居民都引開了。回去的時候可能會有點麻煩,不過到時候再講。」張定緯輕描淡寫地說。
 
  聞言,夏羽神色一凜,再度蹬牆跳到獵人小屋屋頂,站挺身子左顧右盼。
 
  「妳覺得我被跟蹤了嗎?」張定緯很快就意識到她的動作含意,皺眉問。
 
  「定緯學長是唯一留在村子的玩家,絕對會被監視。最有可能的人選是八劔虎士郎,然而如果是八劔謙司,大概甩不掉。」夏羽繼續張望,嚴肅地說。
 
  「我有特別注意這方面的事情,過來之前也有迂迴數次。」張定緯說。
 
  「問題在於定緯學長剛剛提氣奔來,附近只有獵人小屋這個明顯的標的物,偏偏我們又真的待在這邊。真要找也是先找這邊。」夏羽說。
 
  「這個──」張定緯一時語塞。
 
  「要轉移位置嗎?」秦樓月立刻問。
 
  「嗯……不管有沒有被跟蹤,既然對方沒有動作,我認為也先繼續靜觀其變比較好。只是必須假設『八劔謙司他們已經知道我們從雪原回來』的事情了,這是定緯學長匆匆離開村子的唯一理由。」夏羽說。
 
  「抱歉,我沒有考慮到這點。」張定緯一怔,歉然說。
 
  「這、這個……我剛才的語氣有點衝,不好意思。」夏羽同樣低頭說。
 
  「這樣不一定是壞事,雖然失去了偷襲的優勢,村民之後的行動或許會成為線索。」秦樓月說。
 
  趁著其他三人討論的時候,李少鋒再度思考起那個神賜能力的事情。畢竟主動說要發動,然而自己連要怎麼發動也不曉得,只能夠先想辦法從記憶當中的共通點摸索出竅門。
 
  至今為止的兩次追憶變化都是在自己「心懷疑惑、想要得知某件事情」的時候無預警地發動,然而當時在『詭譎叫聲』見過、想過那個人形石像好幾次都沒有出現異狀,應該需要一些事前情報。
 
  話又說回來,玉閣祭待在蒼瓖城扁食店的情況卻又有些差異,當時沒有人形石像一類的關鍵物品,看到的過往則是夏羽獨自潛入茶室向夏逸舟等人示警,對於當時希望「知道襲擊事件的經過」、「如何離城」、「哪裡有安全的場所」等等目標都不相符。
 
  歸類起來,第一次看到的景象以「物品」為中心,第二次看到的景象卻以「人」為中心,別說共通點了,反而是差異。
 
  「難不成只要懷有好奇心,不管人事物都可以看到嗎?那樣就讓我看看這場遊戲的關鍵啊……」李少鋒喃自語,接著突然覺得眼角閃過些許光點,即使用力眨眼也不會消散,甚至逐漸侵蝕視覺,很快就意識到這個正是神賜能力發動的徵兆。倘若夏羽所言非虛,只要收斂氣息就可以強制停止發動,然而一旦取消可不曉得下次能否再度發動了,心念電轉之下任憑能力繼續發動。
 
  下個瞬間,夏羽不知為何猛然轉頭,兩個箭步衝上前揪住李少鋒的衣領,眼對眼地凝視之後焦急地喊:「學長!立刻斂氣!」
 
  「現在依然不曉得這場遊戲的破關條件,這次就讓我賭一把吧。」李少鋒說完之後突然注意到那些光點其實是無數細小球體的集合體,像是氣泡又像是泡沫,快速分裂聚合,位於中心的光點則是持續釋放出耀眼光芒,在幾乎透明的表面虹膜流轉爍動,然而來不及細看,猛然炸出的強光頓時癱瘓視覺──
 
 




創作回應

Ddpaul
夏羽⋯夏⋯⋯欸!定緯哥!?怎麼是你!?
2021-11-16 11:14:48
佐渡遼歌
驚悚的三選一XDDD
2021-11-16 11:31:08
Ddpaul
不是,我現在有點害怕,夏羽會不會轉念一想,把少鋒當成和神接觸的媒介,結果少鋒醒來後發現被綁了起來,然後自己和夏羽都沒穿衣服,於是扭頭一看,樓月和定緯已經死了⋯⋯
2021-11-16 12:27:36
白貓臨停(鹹魚ver.)
什麼樘鋒、鋒帆都是邪教,以後我要站泡泡糖x李少鋒了
2021-12-03 06:15:55
佐渡遼歌
真是突破盲點的CP XDDD
2021-12-03 10:26:31
泡菜牛肉鍋
『這樣的話……還有其他法吧』這句缺漏字
2022-01-03 15:26:34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立即修改!!
2022-01-03 15:46:1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