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79.儀式

佐渡遼歌 | 2021-11-16 20:00:01 | 巴幣 1114 | 人氣 448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眨眼過後,李少鋒意識到自己正站在一個晦暗的房間當中。
 
  四周的鐵灰色牆面沒有任何窗戶,只有一扇沉重鐵門,房間中央擺放著兩張長型平台,鑲嵌在天花板角落的藍水晶發出淡淡光芒。房間本身並不狹窄,足以容納十多人,卻因為並非垂直的牆面與奇妙歪斜的天花板充滿某種異樣的壓迫感,甚至有些空氣稀薄,必須更加用力地呼吸。
 
  「第一次發動的時候昏了幾秒,第二次發動的時候昏了幾分鐘,這次是第三次發動,希望不要真的以此類推地昏上幾十分鐘……不過羽兒他們就在旁邊,應該會在情況不對勁之前想辦法把我弄醒,現在就努力收集情報吧!」李少鋒做好醒來之後會痛罵一頓的心理準備,端正神色,開始觀察四周。
 
  銀灰色牆壁都是金屬材質,打磨得光可鑑人,近看之下甚至可以看見頗為清晰的倒影,兩張長型平台也是相同材質。李少鋒伸手滑過表面,感受著類似不鏽鋼的硬滑觸感,暗自疑惑無論在村子裡面或那座廢墟都沒有見到類似材質與設計風格的物品。
 
  「所以說這裡究竟是……哪裡?一場遊戲裡面有三個迥然相異的場所未免也太誇張了……雖然考慮到那個廢墟的恐怖規模,不管裡面有什麼樣的房間也都覺得理所當然啦,但是這裡應該是村子才對吧。」李少鋒喃喃自語,半蹲在桌子旁邊探頭觀察。
 
  原本只是無法可施的隨意舉動,沒想到卻看見桌緣下方有好幾個圓盤突起與放置著鐵鍊、皮帶的內側凹槽。
 
  「拘束器嗎?所以是刑求的房間……不過那樣似乎太過整潔了。」李少鋒說完就聽見門外傳來腳步聲,急忙退到牆邊。
 
  緊接著,沉重鐵門緩緩敞開。
 
  兩名男子依序踏入房內。
 
  李少鋒下意識地屏氣凝神,確認情況如同前兩次、其他人都宛如當自己不存在才稍微鬆了一口氣,繼續觀察細節。
 
  兩名男子都穿著純白的服裝,無論衣袴、手套、棉襪皆是純白色,並且戴著某種類似整條布疋的長帽遮住頭髮,臉上則是戴著一張紙面具,全身包得密不透風,唯一的色彩只有用赭紅墨水繪製在紙面具的奇特紋路。
 
  ……诶?所以你們是哪位?李少鋒不禁愣住了。
 
  至今為止兩次發動這個能力的時候都看到了宇宙船的服務員、夏逸舟、夏羽這些認識的人,下意識地認為這次也會如此,然而如果全部都是不認識的人豈不是糗了嗎?連身分和人際關係都搞不清楚,得到的情報也會顯得莫名其妙。
 
  李少鋒暗叫糟糕,然而現在也沒有辦法中途停止,只好繼續旁觀。
 
  兩名男子在進到房內之後再度仔細檢查已經一塵不染的平台表面,各自負責一張,結束之後就束手移動到大門兩側垂首等待。
 
  片刻,一名身穿黑袍白袴、腰間繫著一柄黑漆太刀的男子大步進入房間,無視方才整理房間的兩名男子,逕自將手中溫柔抱著的白髮女子小心翼翼地放到其中一張平台上面。
 
  ──虎士郎?李少鋒一瞬間感到錯愕,片刻才意識到年齡與體格並不符合,那人應該是身為虎士郎父親的八劔謙司……話雖如此,那樣依然說不太過去,彷彿他在突然間年輕了十多歲。
 
  這一次看到的畫面似乎和前兩次有許多差異,該不會看到了十幾年前的畫面吧?李少鋒仔細觀察,訝然發現即使男子的神情溫柔,眼瞳當中卻閃爍著枯草色異芒,雙手肌肉也高高鼓起,顯然使了很大的勁力。
 
  那名身穿單薄行衣的白髮女子則是看起來正在強忍痛楚,雙手十指捏緊又鬆開,雙腳則是持續踢踏、擰扭,持續掙扎,額頭更是滲出豆大汗珠,若不是嘴中被綁著布疋毫無疑問會哀號出聲,此時卻只能夠發出「嚶嚶嗚嗚」的聲音。
 
  見狀,兩名白袍男子立即上前,從平台下方拉出帶有扣環的皮帶綁住白髮女子的四肢與腰際,深深陷入皮膚地扣到最緊。那名疑似八劔謙司的男子才停止壓制,憐惜地伸手撩開白髮女子被汗水浸溼的劉海。
 
  這個時候,李少鋒猛然意識到那名白髮女子竟然是玲瓏……即使有不少差異,然而那張臉孔毫無疑問就是玲瓏,不過隨即注意到原本應該有一顆小痣的左邊鎖骨卻白皙無瑕,原本篤定的想法再度動搖。
 
  不同人嗎?或是有血緣關係的家屬?但是相似到這種程度……不對,考慮到八劔謙司彷彿年輕了十多歲,眼前這名女子理當不是玲瓏。李少鋒感受著堆積在內心的疑惑越來越多,在那當中,某種不願意細想的醜惡預感也油然而生。
 
  這個時候,一位身穿白袍紅袴的女孩在一名男子的帶領之下進入房間。
 
  李少鋒循聲望去,再度感受到新的震驚。
 
  那名踏入房間的男子竟然就是藤原泰造村長。李少鋒看著那張同樣年輕許多的臉龐,總算確實理解到這是發生在十多年前的事情。
 
  藤原泰造穿著一身以村子基準而言相當華麗的服裝,白袍邊緣繡著金紋,儀容也打理過,剃去鬍渣並且將頭髮全部梳到腦後,神情嚴肅。在踏入房間就低聲吩咐:「躺到那裡。」
 
  李少鋒跟著轉動視線,看著那名年紀與靜子妹妹差不多的女孩在兩名男子的協助之下躺到另一個平台,很快就被皮帶鎖住四肢與身軀,動彈不得。她的容貌與謙司、虎太郎都有幾分神色,此時此刻露出害怕神色卻努力忍住。
 
  「本次的儀式由俺擔任見證人。」泰造嚴肅地說。
 
  「……是的。」謙司重新站起身子,站在兩著平台之間,凜然拔刀。
 
  刀刃出鞘的冷澈聲響在地下室迴盪,久久不散。
 
  八劔謙司凝視著玲瓏的雙眼泛起枯茶色異芒,真氣隨之暴漲,螺旋般持續纏繞在劍刃。
 
  「為何會在這裡!」泰造突然對著門暴喝。
 
  李少鋒循聲望去,只見仍舊是個男孩的虎士郎站在門旁。他身穿白袍綠袴,手上拿著一本書籍,似乎是在學習途中偷偷跟過來的樣子。
 
  「那、那個……你們要對柚葉做什麼?」虎士郎膽怯地問。
 
  「快點離開此處!」泰造再度喝道。
 
  虎士郎縮了縮脖子,卻依然站在門邊,沒有動作。
 
  這個時候,八劔謙司已經將纏刃凝聚到極限。枯草色真氣銳利凝聚在黑漆太刀的刀鋒。
 
  緊接著,手起刀落。
 
  穩穩劈落在金屬桌面的刀刃發出在房間持續徘徊的回音。
 
  「──诶?」李少鋒忍不住發出詫異的呼聲,用力摀住嘴巴。
 
  八劔謙司微側手腕,傾斜刀身之後將脖子以下的身體部分往外推,接著伸出左手平貼在腰際,發出柔勁將之推落平台。
 
  無頭屍體隨即翻倒在地板。
 
  啪咚的沉重聲響在房內迴蕩,頸子斷面汩汩噴湧出大量鮮血。
 
  這個時候,早已站在旁邊等待的兩名男子立即上前站在平台兩側,以崇敬肅穆的手法單手扶住腦側,立即將塗滿深青色黏稠藥膏的另一手摀在頭顱的切斷面。兩人默契十足地持續塗抹,不留一絲空隙地將藥膏塗滿斷面。
 
  在藥膏碰觸到骨肉瞬間,原本噴湧而出的血液立即止住。
 
  明明已經被斬首了,只剩下頭顱的玲瓏卻依然激烈轉動眼珠,塞著布疋的嘴角更是發出壓抑的淒厲悲鳴。
 
  八劔謙司連看都沒有看一眼,單膝跪在無頭屍體旁邊,緊緊牽住右手,十指相扣。神情極為哀傷。
 
  虎士郎露出嚇傻的神情站在門旁,注視眼前乖離常識、瘋狂可怖的景象;被綁在平台的柚葉連轉頭都無法,自然不曉得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然而刀刃砍在平台、屍體抽搐、血液流出等等微弱聲響持續不斷地在房內迴蕩。
 
  「哥、哥哥。」柚葉忍不住喊,開始掙扎。
 
  咦?等等,既然會喊虎士郎「哥哥」,表示那是他的妹妹,也就是八劔謙司的女兒……李少鋒遲來地意識到他們之間的關係,胸口突然像是被開了一個大洞似了,感受不到原本理當存在於那裡的事物。
 
  虎士郎如夢初醒地一震,急忙想要踏入房間。
 
  「不許進來!你膽敢玷汙這個神聖的儀式嗎!」泰造放聲大喊,雙眼閃現異芒,衣袖鼓起、氣息高漲,理當無形的真氣有如狂風席捲而出。
 
  虎士郎一瞬間露出膽怯神色,卻還是試圖進入房間,不過隨即被藤原泰造揮手打出的真氣浪潮擊中胸口,整個人往後跌回走廊,狠狠撞在牆面,遲遲無法起身。
 
  這個時候,兩名白衣男子已經做完所有程序,一人捧著後腦杓、一人扶著臉頰,沒有其他動作。只剩下頭顱的玲瓏髮絲全部撩到腦後,斷頸處塗滿深青色藥膏,雙眼迷茫、氣若游絲,卻是依然活著。
 
  「神主大人,請繼續儀式,不要壞了規矩。」泰造沉聲催促。
 
  「……當然。」八劔謙司在站起身子的同時也收斂一切情緒,面無表情地再度執起黑漆太刀,走到柚葉躺著的平台旁邊,將枯草色的真氣纏於刀刃。
 
  柚葉用眼角凝視著八劔謙司,彷彿察覺到不祥預感似的掙扎得更加激烈,然而在雙手雙腳和身體都被綁緊的情況下,根本動彈不得,只是讓行衣逐漸滑落。
 
  緊接著,李少鋒突然注意到她的左邊鎖骨有一顆小痣,不用看下去也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了,咬牙偏頭的時候卻正好和虎士郎對上視線……雖然知道他看不到自己,而是望著自己身後的柚葉,那個眼神卻像是看穿了內心。
 
  緊接著,李少鋒猛然意識到方才始終刻意忽略的事情。
 
  自己見過那個眼神。
 
  每當被惡夢驚醒的時候,聽著水龍頭流落洗手台的水聲時候,鏡子裡面總是會倒映出相同的眼神。
 
  怨恨著自己的無力,後悔著沒有保護好重要之人的眼神。
 
  就像在咒罵著自己當時沒有保護好韶涵一樣──
 
  那個瞬間,李少鋒忽然覺得至今為止幾乎沒有劇烈波動的精神狀態產生起伏,眨眼間就洶湧地徹底吞噬掉思緒。嚴重扭曲的世界隨之激烈搖晃,根本無法保持平衡,視野內充滿線條、斑點、疊影。
 
  李少鋒再也忍耐不住,彷彿要將手指挽入皮肉當中地掐緊腦袋,發出撕心裂肺的嘶吼……
 
 
 
 



創作回應

Silent
先猜這個儀式和維持魔法結界有關,玲瓏是維持結界的關鍵?
2021-11-16 20:52:00
露米諾斯 Luminous
我倒是沒想到樓上的想法…
以玲瓏的地位很有可能,然而那樣又很怪…玲瓏沒有真氣
會不會玲瓏是一個人造迴路,只是銘刻在人上…細思極恐
2021-11-16 23:02:08
你艾希我吶兒
只需要頭... 那就是結界封印在腦中囉
2021-11-17 00:53:48
Ddpaul
分頭行動⋯⋯掉頭就走⋯⋯
2021-11-17 14:07:25
weiting
接頭大王
2022-01-12 12:28:5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