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72.魔導的深淵

佐渡遼歌 | 2021-11-09 20:00:01 | 巴幣 1110 | 人氣 416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一夜天明。
 
  秦樓月對於「返氣」變化的練習進展相當順利。
 
  飄浮在掌心上方的海藍色真氣球體無風自轉,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逐漸縮小,然而很快就會變回原本尺寸,緩緩地依序往前後左右飄動,同時周而復始地重複變小又復原的循環。
 
  李少鋒咬著貼身腰包裡面的最後一條巧克力棒,站在門邊旁觀,細看可以發現秦樓月並非散出新的氣息補充,而是將即將散失的微弱氣息重新聚集回掌心,變成原本的真氣球體。
 
  即使重複數十次,真氣球體的體積依然沒有出現太大的變化,表示幾乎沒有氣息散失。
 
  「──樓月學姊是天才吧。明明是初次聽到的變化,練習一個晚上就能夠運用了。」李少鋒感佩地說,暗忖自己最初開始練氣的時候也是以「讓散到體外的真氣依照思緒移動」為目標,深切知道光是操控飄浮在掌心上面的真氣球體往東南西北四個大方向移動有多麼困難,像是方才那樣在溢散途中再度掌控更是需要高度的集中力與細膩的操控技巧。
 
  「過獎,我必須極為專心才能夠勉強返氣,一旦散失時間超過一秒或二十公分就無法操控了,目前遠遠達不到實戰程度。」秦樓月消極說完,難掩笑容地興奮補充:「不過只要持續練習……最快在半年之內,我就可以進行中、長期戰了,不用每次都採取速戰速決的策略,也不會再拖累其他人了!」
 
  自己還是第一次看到樓月學姊露出如此開心的表情。李少鋒一怔,凝視著眼前首次見到的燦爛笑容。
 
  長久以來付出無數心血卻得不到成果的事情突然有希望實現,自然會感到萬分欣喜。雖然基於工房長的立場不曾表現出來,樓月學姊應該也因為氣息總量極低的事情受到不少歧視、嘲弄。李少鋒一想到這點,不禁感同身受地為此感到開心。
 
  「失、失禮了。」秦樓月意識到自己的情緒太嗨了,略顯害羞地偏開視線,伸手揉了揉臉頰。
 
  「樓月學姊要吃點東西嗎?」李少鋒問。
 
  「我有吃過雜糧棒了。你應該是第一次餓著肚子這麼久的時間,千帆事前準備好的緊急糧食留著自己吃吧,昨日夏羽見到路上有一大群的溫迪戈,要闖過去想必是一場惡戰,而且返回村子的途中也不曉得還會遇到什麼突發狀況。」秦樓月說。
 
  「是的。」李少鋒說。
 
  「譚家兩人的情況如何了?」秦樓月提起正事地問。
 
  「我和羽兒在破曉前去看過,譚光韜教授依然處於半昏半醒的狀態,不過君堯兄持續輸氣調理,應該很快就會醒了,反而是克里夫的狀況頗為嚴重,好幾次都陷入昏迷,偏偏一旦沒有運氣又導致傷勢加重。羽兒留在那邊想辦法做應急處理……」李少鋒低聲說。
 
  「她有要求拋下他們嗎?」秦樓月乾脆地問。
 
  「目前……還沒有聽到她這樣講。」李少鋒說。
 
  「昨天那次姑且可以當成玩笑看待,不過如果光韜教授和克里夫的狀況沒有好轉,她遲早會認真那麼建議吧。真希望她有將我和定緯劃分在夥伴那邊。」秦樓月無奈嘆息。
 
  「羽兒確實有在……隱瞞一些事情,然而她承諾過會讓我們平安返回地球,那是認真的。我看得出來。」李少鋒說。
 
  「她的道歉確實有種真誠感,我還是第一次被人下跪。這麼說起來,她對於我和定緯的態度又有微妙差異,你知道原因嗎?」秦樓月若有所思地問。
 
  「有嗎?不好意思,我沒有注意到這點……會不是因為定緯哥經常質疑羽兒?」李少鋒問。
 
  「不是那方面的意思,而是從某些小動作可以看得出來她對我存有敬意,對你也是如此,偷偷窺探著我們的反應,然而對於工房的其他成員就沒有了。你是她奉命進行紀錄的對象,姑且可以理解,此外卻單獨對我表現出敬意就有點奇怪了……」秦樓月不解地說。
 
  「該不會昨天讓她臨時擔任隊長一職的事情奏效了?打心底佩服擔任隊長一職的樓月學姊?」李少鋒猜測地說。
 
  「在更之前的時候就有這種感覺了,隱隱約約的,我一直以為是錯覺,畢竟沒有理由──」秦樓月說到一半就突然將散體外的海藍色真氣護體纏刃,伸手推開李少鋒兩個箭步往前衝,攔在屋舍大門。
 
  「咦?」李少鋒順勢被推倒,同樣提氣護體,迅速轉身,隨即看見秦樓月站穩腳步,手中鋼刀劃出兩道藍光交叉急咬向站在門口的白袍身影。
 
  「──身處如此境地還有心思修練,真是認真呀。」身穿白袍的萊昂涅爾往後退了一步,間不容髮地避開刀尖,思索著說:「聽聞台灣有一支專使快刀的家族,難道就是你們隊伍嗎?」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秦樓月將鋼刀豎在胸前,凜然質問。
 
  「如果只有這種程度,應該沒辦法將名聲傳出那座小島,而且記得隊伍名也非『瞭望塔』。」萊昂涅爾不等待回答就自行否決。
 
  「……幾天沒見,說話的態度倒是變得相當直接了。」秦樓月俐落將鋼刀在手邊一揮,再度詢問:「為什麼會在這裡?」
 
  「不用那麼殺氣騰騰,若是老夫真要奪你們兩人的性命早下手了。方才閒聊的時候簡直毫無防備。」萊昂涅爾悠哉地倚靠著門,嘲弄地一笑。
 
  「雇用傭兵卻將他們當成棄子,做出無異於背叛的行為,你已經惹上西方最大的傭兵隊伍了,沒有將我們趕盡殺絕,即使順利返回地球也得過上一輩子的逃亡生活。」秦樓月將刀尖指向萊昂涅爾,冷然說。
 
  纏繞在全身的海藍色真氣凝斂至只剩下薄薄一層,沒有絲毫溢散。
 
  原來如此,所以樓月學姊才會一照面就立刻動手。李少鋒瞭然頷首,同時想到夏羽沒有在第一時間衝過來,大概此刻正躲在某處準備伺機偷襲,乾脆讓自身的血紅色護體真氣大肆翻騰,同時兼顧掩護與威嚇。
 
  「年紀輕輕,思緒倒是挺敏銳的,也沒有多餘同情心。腦袋比武術還要優秀的類型啊。」萊昂涅爾用眼角斜斜朝向李少鋒瞥了一眼,繼續轉向秦樓月說:「把情報說出來吧,這片雪原過去有什麼?」
 
  「那是與這場遊戲無關的情報。」秦樓月說。
 
  「所以你們確實到過雪原的另外一側了,很好,非常好。」萊昂涅爾突然勾起嘴角,難掩興奮地追問:「告訴老夫,那裡有什麼!」
 
  「……這個是你參加這場遊戲的目的嗎?」秦樓月警戒地問。
 
  「老夫有的是時間,你們卻沒有。祭典舉辦在即,如果真想回到地球就早點坦白吧,沒有必要挾著那些用不著的情報。」萊昂涅爾很快就壓下情緒波動,冷笑威脅。
 
  「原來如此,所以你打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認真破關。」秦樓月難掩訝異地說完,厲聲詢問:「這場『神眠村』的破關條件是什麼?」
 
  「老夫不曉得。反正建議等級Lv.50的遊戲不會太過難纏,無須在意。」萊昂涅爾攤手說。
 
  「這……那樣就去參加『伊斯之大圖書館』、『砂之古城』、『第35號哨堡』、『薄明角錐』或『雨鎮』這些遊戲啊!都是有大量破關情報且可以半永久性生活的遊戲場所,為什麼要挑這場『神眠村』!」秦樓月忍不住喊。
 
  「等、等等,樓月學姊,那是什麼意思?」李少鋒忍不住插話地問:「該不會他打算一直待在這場遊戲裡面不出去吧?」
 
  「聽起來就是這樣沒錯。」秦樓月沉聲說。
 
  「教團聯合的出現導致原本世界的規矩分崩離析、瀕臨壞滅,依照尋常方式已經無法有所進展了,那個地方已經待不下去了……也沒有待下去的必要。世界正在轉變,而且是史無前例的劇烈轉變,現在依然僅僅只是一個開端。無法適應的人們將會被淘汰,唯有持續挑戰、持續窺探、持續尋求之人才能夠抵達魔導的深淵。」萊昂涅爾淡然說。
 
   「只為了尋找一個適合研究魔法的場所,就刻意參加了這場連破關條件都不清楚的遊戲嗎?沒有過關的話很有可能會死啊。」李少鋒愕然說。
 
  「沒有根據一定會死。」萊昂涅爾搖頭說:「偶爾也會聽過有玩家在失蹤了幾年、幾十年之後突然回到地球,有不少魔法師認為根據遊戲的七大條件,只要不是『等待』這項條件,即使破關失敗也能夠持續生活在遊戲的場所。」
 
  「所以說了那個理論充滿破綻……」秦樓月無奈嘆息。
 
  簡直瘋了吧?李少鋒極力克制才不至於將這句話講出口。
 
  「老夫已經坦白了,兩位不會真要弄到動手才願意說出情報吧?此時不願負傷的理由,你們那邊可是更多。」萊昂涅爾問。
 
  「……雪原過去是一個被群山環繞的大型盆地,裡面有百萬之數的溫迪戈大群以及看似遠古城市的遺跡。」秦樓月乾脆地坦白。
 
  「看來這次總算賭對了。遼闊的場所、充足的糧食以及無數能夠作為實驗品的對象,簡直是最適合探究魔導深淵的場所啊!」萊昂涅爾說到後來忍不住笑了出來,難掩興奮神色。
 
  這次賭對了?難道在這之前還參加過其他場遊戲嗎?李少鋒忍不住說:「雖然我們沒有進去,不過看起來遺跡裡面什麼都沒有,別說蟲魚鳥獸了,連植物都無法生存……那是只有溫迪戈持續徘徊的死亡大地。」
 
  「即使經過這些年的時間,依然存在著如此強力的魔法結界,光是這點足夠了。那座遺跡本身即是窺探魔道深淵的媒介!那座遺跡本身正與魔道深淵互相連結啊!」萊昂涅爾越說越興奮,呼吸也變得急促。
 
  「那麼就請過去一探究竟吧。」秦樓月蹙眉說。
 
  萊昂涅爾卻沒有聽見這句話,繼續喃喃自語了好一會兒才好不容易緩住呼吸,稍微恢復理智地追問:「那裡有設置任何魔法結界嗎?」
 
  「沒有。」秦樓月搖頭說。
 
  「不可能沒有,畢竟……不過你們的年紀都太輕了,看法也不可信。」萊昂涅爾低聲嘀咕。
 
  「你有相關情報嗎?」秦樓月問。
 
  「有又如何?沒有又如何?老夫才不會做出那種餵驢子吃草莓的無畏舉動。」萊昂涅爾冷笑說。
 
  「鳥居一個分界線,也是一扇『門』的象徵,作為寫入魔法結構的骨幹支撐著結界的運轉,只要在村子內部觸發了特定條件就會通過鳥居被傳送至此,然而從遼闊雪原過去的無數鳥居都破損殘缺,所以才會說沒有魔法結界。」秦樓月一邊說一邊舉起左手,大幅催發氣息。
 
  下個瞬間,秦樓月的左手從五指指尖竄起海藍異芒,飛快劃出複雜且方正的紋路。異芒一閃而逝,最後在手腕處消散。
 
  「搞什麼,妳居然是魔法師嗎?明明內外都是走東方路子,這又是一個少見的修練方式……記得『總帥』楚久樘也出身台灣,那個小小島國難道總會出現一些奇奇怪怪的傢伙嗎?」萊昂涅爾訝然說。
 
  「正所謂禮尚往來,我們提供關於雪原廢墟的情報,能夠得到村子魔法結界的情報作為回報嗎?身為探求魔道深淵之人,應該會有獨自見解吧。」秦樓月再度說。
 
  「講了些關於魔法結界的淺薄推論也不代表妳們不是驢子,追根究柢,會中那種低級的魔法結界,今後別再自稱是魔法師了。連那點都無法看破,簡直丟人現眼。」萊昂涅爾突然不悅地罵。
 
  「……若不是將克里夫先生當成肉盾推出去,你在第一晚也會被傳送到雪原吧。」秦樓月反唇相譏地說。
 
  「怎麼可能,老夫就算瞎了雙眼也不會中招,尤其神主更是明顯走東方路子,那傢伙肯定連最基礎的魔法結構都無法解讀吧!」萊昂涅爾滿臉不屑地說。
 
  對此,秦樓月微微蹙眉,沒有回應。
 
  「我們已經坦白已知情報了,既然不願意告知魔法結界的細節,接下來就分道揚鑣吧。」李少鋒插話說。
 
  「別急著趕人,還有關於溫迪戈的情報呢。」萊昂涅爾說。
 
  「……您看起來正是一位醉心於研究的魔法師,處理那種連行走都有困難的低等外星生物只是舉手之勞,若在操作之前就得知答案也沒有意思吧。」秦樓月淡然說。
 
  「這個倒是充滿魔法師風格的答案。」萊昂涅爾凝視著秦樓月,突然發出一陣咔咔低笑,片刻才繼續說:「老夫此刻心情不錯,告訴你們些許提示也無妨。在第一晚,老夫沒有踏出門外就理解了那個拙劣騙術的真相,那個結界固然奧妙難解,本身卻相當單純。」
 
  語畢,萊昂涅爾立即轉身邁步。
 
  一身白袍很快就消失在純白雪景當中。
 
  直到萊昂涅爾徹底遠離,秦樓月才鬆了一口氣,眼瞳當中卻依然閃爍著海藍異芒,沒有放鬆戒備。李少鋒同樣保持警戒,暗自思考他在離開之前留下那個啞謎般的提示。
 
  「──那個老魔法師確實離開了。」夏羽從後方的屋頂缺口靈巧翻下來,順手將銀針插回皮套。
 
  「感謝妳沒有出手偷襲。」秦樓月說。
 
  「沒有辦法偷襲,在移動到屋頂的時候就被注意到了。真要下手應該也殺得死,然而我大概會負傷,既然他願意和平收場,我們這邊也沒必要將情況弄得更混亂。」夏羽輕描淡寫地說。
 
  李少鋒對於這段話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陣冷顫,因為知道如果真有殺人的理由,夏羽絕對會毫不猶豫地下手。以往只是基於印象做出的猜測,在得知殲滅軍的事件之後就讓猜測成為了確信。
 
  「我還是看不出來那位萊昂涅爾‧吉鐵司特的修為深淺,真虧妳能夠講得如此信誓旦旦。對外星生物的戰鬥與對人的戰鬥可是兩個看似相近、實則極遠的領域。」秦樓月說。
 
  「溫迪戈打起來其實和人類差不多啦。」夏羽笑著敷衍。
 
  「對於最後那句提示有什麼想法嗎?」秦樓月問。
 
  「我也一直這樣講呀,八劔謙司沒有辦法自由控制魔法結界,其中肯定有什麼蹊蹺。」夏羽聳肩說。
 
  「那個啞謎是那種意思嗎?」李少鋒難以接受地問。
 
  「魔法師講話都那樣啦,反覆無常,有時候一句話裡面就前後矛盾了。先不提那個了,樓月學姊,譚光韜已經醒來了,說是有話希望當面談論。」夏羽正色報告。
 
  「知道了,現在過去吧。」秦樓月說。
 
  「克里夫的情況呢?」李少鋒關心地問。
 
  「他在我過來之前就斷氣了。」夏羽淡然說。
 
  「……诶?」李少鋒頓時愣住了,思緒一時轉不過來,嘶啞地說:「但、但是,剛剛我去看的時候還好好的,雖然有點發燒,不過意識也算清晰,怎麼會這麼突然──」
 
  「也不算太過意外,那個傷勢以玩家的基準來看也是重傷,能夠自由行動應該是服用過某種藥物吧,勉強了大半天又沒有接受適當治療,不如說已經算是撐得很久了……」夏羽沒有說完,只是微微搖頭。
 
  「妳昨天提過的那個辦法呢?」李少鋒追問。
 
  「就只是多拖延一些時間而已。」夏羽停頓片刻,沉聲說:「他只是被溫迪戈咬到就重傷而死,另外那位雙頭鷲的成員雖然死於失血過多,誤闖陷阱的起因或許依然與溫迪戈有關。已經有兩個活生生的例子足以作為借鏡,希望學長不要輕敵,並且在行動之前深思過最糟糕的結果,努力保住自己的小命,我會非常感謝。」
 
  所以昨天應該見死不救嗎?還是說接下來的時候遇到溫迪戈能避就避,全部交給夏羽處理?那樣自己還有作為玩家持續參加遊戲的意義嗎?現實不可能總是安排實力相仿的對手讓自己練習啊。李少鋒接連浮現好幾個念頭,全部一閃而逝,最後依然又回到克里夫已經死亡的事情,無法順利思考下去。
 
  「走吧,我們去看看光韜教授要說什麼。」秦樓月單手撫著李少鋒的後背,半推著他離開屋舍。
 
 



創作回應

Ddpaul
誒不是,作者你怎麼特地幫樓月裝濾鏡,寫得人家萊昂涅爾很噁心,明明樓月自己也笑得像癡漢一樣
2021-11-09 20:57:05
佐渡遼歌

少鋒有對自家隊長的偏心和憧憬XDDD
這個就是少鋒視角的有效運用(?)
2021-11-09 21:08:29
緬因吉
這集也很飽!多謝招待!
2021-11-09 21:22:30
佐渡遼歌
這集也是破五千字
能夠看得愉快真是太好了!!
2021-11-09 21:40:26
Ddpaul
樓月練個半年就能長期戰,那少鋒練個半年豈不是可以龜派氣功
2021-11-09 22:49:36
佐渡遼歌

返氣變化需要高度細膩的氣息操控技巧
連夏羽都自認沒有法在實戰中使用了,咱們連基礎七變都還沒學完的少鋒學會這招大概遙遙無期XD

以前說明「感知」變化的時候提過這方面其實頗吃天賦以及自身的氣息特性
有些人特別擅長某些些變化,有些人怎麼練就是不太行
差不多就像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學會周伯通左右互搏術那樣的感覺XD
以後在學在使用越高階的變化就會逐漸出現差異
還請期待XD
2021-11-09 23:38:14
秦思
而且記得但是記得隊伍名也非『瞭望塔』。」
2021-11-10 05:30:43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立即修改!!
2021-11-10 10:22:49
你艾希我吶兒
學姊嬌羞 少鋒不要衝動
2021-11-10 11:38:45
佐渡遼歌

學姊名花有主了XDDD
少鋒冷靜XDD
2021-11-10 11:56:4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