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75.闖鳥居

佐渡遼歌 | 2021-11-12 20:00:01 | 巴幣 2194 | 人氣 404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十多分鐘後,眾人大多恢復體力與氣息,卻依然沒有討論出最佳策略。
 
  李少鋒抱持著姑且一試的念頭提議「乾脆直接使用輕身變化、踩著溫迪戈的頭或肩膀飛掠過去」,不過很快就遭受強力否決──夏羽表示「溫迪戈的高矮不一,腐爛與受傷的程度也都不同,持續移動的情況下很難踩穩,只要一次失敗就會直接落到群體當中,風險過高」,譚光韜也苦笑著說「那樣就必須和隊友拉開距離,若是有意外不好協助」。
 
  李少鋒在被反對完才意識到自己的提議依然受到「踏塵」變化的影響頗深,下意識地想起夏羽先前在雪原領先探路的時候,若是意外踩空就直接凝聚出氣息高度密集的實體粒子作為踏腳處,自然如履平地,儘管如此,依照自己的經驗,以往在佈滿石頭、樹根的崎嶇山地飛掠就很難走了,踩在溫迪戈群體頭上前進的想法確實有實行性的困難。
 
  最終而言只有正面突破一途。
 
  夏羽在李少鋒的眼神催促之下癟著嘴說出對於魔法結界的推測,只要有辦法闖到那邊就能夠順利穿過看不見的牆壁。譚家師徒對此露出半信半疑的神情,秦樓月卻是鬆了一口氣。
 
  其後,眾人依照秦樓月的指示列出隊形。
 
  秦樓月、夏羽擔任前鋒,李少鋒、譚光韜居中支援,譚君堯殿後。三組之間各自保持約五公尺的距離,準備正面突破。
 
  「──那麼就衝吧。」
 
  秦樓月的鋼刀纏繞起海藍色真氣,倏然劈落。
 
  以此作為信號,眾人同時提氣飛掠。
 
  秦樓月身先士卒地領先衝鋒,沒有保留體力與氣息,將草屯秦家以快打快的刀法要旨發揮得淋漓盡致,勢如破竹地在溫迪戈的群體當中殺出一條血路。
 
  落雨刀法是草屯秦家的獨門刀法,聲名遠播、揚名海外,而且並非只傳給少數弟子的獨門武術,可以說是入門不久就開始練的基礎功,然而必須配合刀訣與內功心法,循序修練才能夠施展出真正威力。
 
  正因為如此,梁世明、張定緯、林誠都會使落雨刀法。李少鋒拿的武器屬於長刀一類,平時在練武場切磋練習的時候也會留心他們的姿勢與招式,卻從未見過秦樓月動真格施展的落雨刀法,此時此刻在近距離親眼見識,不免感到一番震撼。
 
  秦樓月的鋼刀比梁世明更快、比張定緯更狠、比林誠更精確。
 
  起刀、落刀的頓挫相當明顯,偏偏完全看不到劈砍的瞬間,原本高高舉起的鋼刀一晃眼就穩穩將刀尖指向地面了。細看之下更是驚人,秦樓月並非像楊千帆、燕子那樣利用扭腰轉身、步伐繞圓的方法令招式之間互相連貫,每一刀的間隔相當明顯,宛如用蠻力在硬砍,卻是快到難以置信的程度。
 
  一把平凡無奇的鋼刀翻出無數海藍殘影,有如切豆腐似的輕易切碎溫迪戈,並且第一刀都相當精準地先用剛勁將頭部砍成兩截,刀刀致命、毫無遺漏。
 
  刀刃劈斷溫迪戈骨頭的聲響綿密錯落,如同驟雨雨聲呼應著刀法之名。
 
  見狀,夏羽很快就轉為支援,退了一步站到李少鋒身旁,協同譚光韜幫忙處理掉那些被切碎的溫迪戈,各自使用柔勁將之推遠、壓低、後扔,盡可能地製造出更多活動空間。
 
  夏羽退到中間也代表李少鋒被迫待到隊伍正中央的最安全位置,幾乎無法出手。雖然想要跟著退到後衛幫忙,不過見硝霜鞭的攻擊範圍徹底籠罩大後方,貿然過去只怕礙手礙腳,又被夏羽抽空瞪了好幾眼,無奈放棄。
 
  眾人前進的速度並不快,不過相當順利地持續推進。
 
  途中,李少鋒注意到有一些配戴武器、裝扮看似武人的溫迪戈,或是腰間配著劍鞘、或是手上持著各式武器,然而並沒有使用武術的跡象,連武器都沒有拿,如同周遭其他的溫迪戈蹣跚走動。
 
  話雖如此,李少鋒在推進數十公尺後就親身體會到夏羽所說的艱難之處,沒有餘力左顧右盼了──隨著越靠近鳥居,溫迪戈之間地密集程度也越高。原本每隻之間還有數步距離,很快就變成一步、半步,最後幾乎緊緊貼擠在一起。
 
  即使砍掉一隻溫迪戈的頭顱,無頭屍體依然不會倒地,而是被兩側溫迪戈持續擠壓,偶爾也會出現雙手持續往前空抓的例子,再加上無法預測溫迪戈何時會將目標從鳥居轉成自己,更顯棘手。如果是面對面的廝殺還可以從各種徵兆預判對方動作,偏偏現在是單方面地從後方劈砍,一旦對方突然側身、轉身,刀刃難免砍歪。
 
  秦樓月原本刀刀正中要害的攻勢也開始出現失誤,或是砍中頸側、或是砍中肩膀,必須纏繞更多氣息才能夠將鋼刀強行揮到底,呼吸逐漸變得急促,汗水淋漓。
 
  總算是立即回歸前鋒的夏羽分擔掉半邊壓力,勉強繼續往前推進。
 
  李少鋒隨之面臨龐大壓力,根本沒有辦法處理兩位前鋒殺死的溫迪戈屍體,光是不要讓左側溫迪戈們壓過來就費盡全力了。由於缺乏細膩技巧,只好大量散出護體真氣在不被咬傷、抓傷的前提之下將靠過來的溫迪戈全數強硬撞開。
 
  在靠近到距離鳥居約三十公尺的位置,溫迪戈們的密集程度來到最高峰。
 
  眾人幾乎與溫迪戈們摩肩接踵,完全無法施展武術或變化,單純靠著護體真氣才不至於受到皮肉傷。秦樓月先天氣息總量稀少的缺點也展露出來,快要連護體真氣都不夠用,必須緊緊倚靠著夏羽,譚家師徒的情況也不太樂觀。
 
  話雖如此,眾人如此堂而皇之的大量氣息卻沒有吸引到任何一隻溫迪戈的注意。他們全都不顧一切試圖闖過鳥居,偏偏擠到最前線就會被看不見的透明牆壁擋住,無法越雷池一步,因此很快就被從後方持續往前推擠的龐大壓力擠成無數碎塊。
 
  無數斷肢、肉塊、器官以及被踩踏得殘缺不全的溫迪戈彼此堆積,在鳥居的赭紅色大門入口處堆積成一座持續流出深色體液、各種器官與黏稠肉渣的小山,並且被持續從後方湧上的溫迪戈們踩踏在腳底,持續發出「噗唧、噗唧」的聲響,畫面恐怖駭人。
 
  李少鋒忍不住握緊刀柄,站穩腳步抵抗著從四面八方傳來的壓力,暗忖眼前這畫面毫無疑問是自己至今為止見過最為影響精神層面的恐怖情況,幸好除了些許反胃感之外沒有其他症狀。
 
  「這個高度就算有助跑也跳不過去啊……」秦樓月喃喃自語。
 
  「所以只能爬上去還是從旁邊繞過去嗎?」李少鋒問。
 
  「繞過去?是呀……沒錯,鳥居旁邊應該也可以通過,不然爬著兩根支柱再從上面的笠木跳過去也行,沒有必要正面去衝那座肉山。夏羽,妳怎麼看?」秦樓月被李少鋒的詢問點醒,偏頭徵詢意見。
 
  夏羽提過第一線的溫迪戈把同伴踩在腳底的預想,卻也顯然沒料到會是如此慘烈的情況,怔然凝視眼前慘況,漏聽了這個詢問。
 
  短短幾個吐息,殿後的譚君堯已經趕上,在看清楚那座屍塊肉山的瞬間愕然止步,眉頭深鎖地露出一個強忍住反胃的神情,原本垂落雪地的硝霜鞭則是突然有如活物似的激烈扭動。
 
  「君堯!運氣保持住理智!」譚光韜沉聲低喝,立刻轉身衝上前,運氣一腳重重踩住硝霜鞭鞭梢,同時橫揮軟鞭一口氣將數隻接近譚君堯的溫迪戈直接掃掉腦袋。
 
  譚君堯卻彷若未聞,即使譚光韜已經擋在自己面前遮住那座肉山,依然眉頭深鎖地持續直視前方。
 
  「如果精神狀態陷入低落、危險就直接打昏帶走,現在沒時間慢慢調整恢復!」夏羽猛然回神,喊完就退回李少鋒身旁,右手銀針連續插入兩隻溫迪戈的額頭,接著將淡金真氣聚集到左掌將屍體用力推出,多少製造出喘息空間。
 
  秦樓月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卻也壓抑住精神波動,當機立斷地喊:「目標改為左側鳥居支柱!先衝過去再決定要走哪邊!」
 
  「是的。」李少鋒正準備仗著自己氣息總量龐大的優勢幫忙開路,不料邁步之際卻突然察覺後方氣息高漲,轉頭就看見譚光韜將自己的軟鞭一抽一甩,在譚君堯身上繞了好幾圈連同兩隻手臂緊緊捆住,接著使用快捷手法,強硬扳開他的手指奪走硝霜鞭。
 
  這個時候起內鬨?不對,難道是譚君堯被那座噁心肉山弄到精神狀態陷入低落了?李少鋒暗叫不妙。
 
  現場情況極為險峻,如果還要帶著一個人行動等同於少掉兩個戰力,順利衝過鳥居的機率更是大幅降低。
 
  「學長,一旦我判斷情況危險就會帶著你和樓月學姊離開。到時候不要抵抗。」夏羽閃身到李少鋒身旁,嚴肅地低聲說。
 
  這樣不就是要拋棄譚家師徒嗎?李少鋒知道夏羽肯定會毫不遲疑地這樣做,內心某處也不禁認為與其大家一起送死,還是保住自己人的命比較重要,然而尚未回答就聽見譚光韜的大喝。
 
  「秦隊長,請幫忙開道!距離鳥居越近越好!我會製造出缺口!」譚光韜將右手真氣大量注入硝霜鞭當中,令緊密排列的灰藍色鱗片漾出異樣光澤。
 
  「少鋒,你負責帶君堯兄走。夏羽,妳負責右邊。」秦樓月果斷吩咐。
 
  「……是的。」夏羽慢了半秒才嘆息聽命,不過卻是先往後飛掠,再度閃身回來的時候已經單手抓著被軟鞭捆得結結實實的譚君堯,用力扯了幾下確定綑得夠緊之後才將他塞到李少鋒懷中,右手執起銀針上前幫忙開路,左手卻依然空著,準備好隨時可以抓人。
 
  李少鋒雖然有過幾次被當成貨物扛著跑的經驗,主動扛人還是第一次,不曉得該抓哪邊才對,幸好譚君堯始終眉頭深鎖像是在強忍什麼似的,繃緊身子沒有亂動,試了幾次也順利將他背在身後。
 
  秦樓月挺起鋼刀轉守為攻,眨眼間又推進了數公尺,不過海藍氣息一蕩,差點摔倒。
 
  「請樓月學姊不要勉強了。」夏羽急忙伸手攙扶,接替開道任務。
 
  秦樓月悔恨地咬牙,卻也不得不退至夏羽身後。
 
  譚光韜保持殿後位置,持續將真氣注入硝霜鞭當中。鱗片與鱗片之間的淡綠色物質脹大鼓起,連繫的銀色金屬絲線更是彷彿要崩斷似的。
 
  夏羽的攻勢異常凌厲,銀針的針尖銳不可擋,很快就開出一道缺口。
 
  數個吐息之後,李少鋒等人已經來到鳥居不遠處,距離前方魔法結界以外空無一人的雪原只有十多公尺,偏偏那座肉山擋在鳥居正中央,再也無法前進。此刻腳下已經見不到純白積雪,而是深色黏稠的體液肉塊與無數腳印。
 
  李少鋒原本以為繼續被推著前進,遲早會抵達最前線,到時候只要夏羽猜測無誤就會可以順利通過鳥居,近看之下才注意到肉山的表面有如活物般持續蠕動,乃是那些被踩得支離破碎卻尚未死絕的溫迪戈正在掙扎,不管碰到什麼就緊抓著不放。不少溫迪戈都被拽得跌倒、摔撲,其後被其他溫迪戈踩得支離破碎,成為肉山的一部份。
 
  李少鋒又是一陣戰慄,然而戰慄過後卻擔心起譚君堯會不會在二度刺激之下直接吐在自己背上,暗自苦笑自己的「受到啟發之人」意外實用,不管多麼可怖駭人的畫面都撐得過去。
 
  「──請各位退開!」譚光韜突然一聲爆喝,向前甩出硝霜鞭。
 
  只見蓄滿大量真氣的硝霜鞭由上而下掃出一道殘影砸向肉山,摧枯拉朽地轟出一個大洞。
 
  雖然聽過外星武器的最大優勢就是武器本身就可以容納氣息,沒想到居然還有這種用法!在內部大量積蓄真氣之後甩到遠處壓縮炸裂……話說那樣根本就是真氣炸彈吧!李少鋒愕然看著數公尺高的肉山被打出一個大窟窿,高度半減,原本正在攀爬、踩踏的溫迪戈們紛紛被轟得往後滾落,各種嚴重影響精神狀態的殘肢屍塊更是漫天飛散。
 
  「嗚啊,雖然是一個好辦法沒錯啦……」夏羽抱怨到一半就皺起小臉,伸手舉在上方姑且遮住有如雨落的大量肉屑、肉塊。
 
  李少鋒直接放棄去想究竟是什麼東西落到身上,再次揹妥身後的譚君堯,準備衝鋒。
 
  儘管譚光韜積蓄功力的一鞭威力無濤,令肉山降至可以提氣飛掠跳至頂端的高度,然而兩側很快就開始朝向中央窟窿傾倒塌陷,眼看數秒內就會填補回去,而且並未解決只要踩上去就可能被緊緊拽住的問題,即使跳得上去也不保證跳得過去。
 
  李少鋒望著又開始激烈蠕動的肉山,隨即注意到原本位於後方的溫迪戈們被大量炸開的氣息吸引,更加瘋狂地湧上前,不由自主地被推得往前進。
 
  「如果有一面大盾可以墊著就好了……」秦樓月咬牙自語。
 
  「樓月學姊!蒼瓖城廳堂那招!」夏羽喊完就閃電前衝,隨手扯掉一隻溫迪戈的破爛衣物往前扔去,踩著那塊布精準跳到窟窿凹陷處。
 
  秦樓月知道夏羽只是拿那塊布當成幌子,實際是踩在真氣凝聚的粒子上面踏塵前進,當下凝聚起僅存真氣向前彈衝,跳到夏羽的正上方之後踩了一下她的肩膀借力跳起,順利穿過鳥居,落至安全的另一側。
 
  魔法結界的阻攔對象如同夏羽預測只限於溫迪戈是好事,然而自己還沒認真練過輕身變化啊!尤其現在還背著一個人,要是用力過猛豈不是會直接將夏羽踩到那陀肉山裡面?李少鋒暗自心驚歸心驚,也知道刻不容緩,全速飛掠後高高跳起,卻還是因為錯估兩人的體重令落點有些偏了。
 
  「學長不要動!」夏羽立即進行微調,側身閃到李少鋒的正下方,抓住他的腳踝就轉身往後甩去。
 
  李少鋒頓時變成頭下腳上的姿勢,甚至差點將揹著的譚君堯摔下去,不過已經站在鳥居另一側的秦樓月搶先跳起,雙手散出海藍真氣使用柔勁托住兩人。雖然最後狼狽摔倒在雪地,至少沒有大礙。
 
  「感謝。」李少鋒攙扶住大口喘息的秦樓月,轉頭卻看見譚光韜因為剛才的大招氣息消耗甚鉅,額頭滲出豆大汗珠,站在原地動也不動。
 
  夏羽冷淡瞥了一眼,完全沒有要折返救援的意圖,轉身就要穿過鳥居。
 
  「鞭子甩過來!」李少鋒急忙大喊。
 
  譚光韜立即會意,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將硝霜鞭收回再甩出。
 
  鞭梢正好甩到夏羽的所站位置。
 
  夏羽原本已經側身要離開,聽見大喊的瞬間身子一滯,別有深意地瞟了李少鋒一眼才用力抓住鞭梢,雙腳踩在重新凝聚出來的真氣粒子上面,連同整條硝霜鞭直接將譚光韜整個人往自己拉來,速度快得不像拉著一名成年人。
 
  眨眼過後就見譚光韜被拉過鳥居,狼狽摔在雪地。
 
  這個時候,溫迪戈們已經重新爬上肉山,窟窿也被填補到窄不容人的程度。
 
  夏羽在鬆開鞭梢之後游刃有餘地伸手撩了撩馬尾,這才輕踢了一下,翩然穿過鳥居,穩穩落地。
 
  眾人總算全員順利闖過鳥居。
 



創作回應

Ddpaul
我是覺得瞭望塔因為夏羽正在逐漸膨脹,總有一天會炸開
2021-11-12 22:54:54
佐渡遼歌

掌握了大量關鍵情報自然有好有壞
這邊就看工房長的樓月學姊是否能夠掌握好平衡以及其他成員的應對了.....
2021-11-12 23:11:38
秦思
『秦樓月的鋼刀比梁世明更快、比張定緯更狠、比林誠更精確。』
畢竟未曾描寫過三人的刀法,這裡似乎變得有些模糊
2021-11-13 02:44:54
秦思
小小建議而已,不要有壓力。
2021-11-13 02:44:56
佐渡遼歌
樓月學姊比老師、林誠還要強是當然的
這邊則是順便帶出她其實也不會比定緯哥差的意思
定緯哥則是有斷斷續續提過其實很強XD

不過還是感謝建議,我思考看看有沒有比較好的描述方式!!
2021-11-13 10:47:00
Ddpaul
不過話說從難度來看夏羽還真的能過應付。
2021-11-13 11:20:22
佐渡遼歌
實力是有的,畢竟是塵閃
不過現在還是不曉得破關條件......
2021-11-13 12:37:39
你艾希我吶兒
哇..喔.. 巨大嘎裡棒炸開 好可怕
2021-11-14 01:12:42
佐渡遼歌
是呀,壯觀(?)的畫面
2021-11-14 01:35:0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