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中華民國異界傳-第十四章.拜入門下

健開皇帝 | 2021-10-23 23:14:19 | 巴幣 2536 | 人氣 448

連載中中華民國異界傳
資料夾簡介
【台灣.異界戰爭】重製版

視角回到天帝門。

奔馳了好一段時間之後,立剛他們總算是跑到了終點,途中越過了好幾個人的屍體。這趟路程真是可怕,連同行人都可能要自己的命。

目前剩下的人只剩下幾十個,相比之前數百人的規模縮小了不少。立剛回頭看過去,那些人應該都敗在剛剛那座橋上了。

距離之前看到的那個類似寺廟的建築已經近在眼前,到了這裡才能清晰感受到該樓的巨大。不只是寺廟,甚至說是個城堡也不為過。石橋的終點直至一面高聳雄偉的牌坊,在那牌坊之後是一排寬廣的階梯。

牌坊上立著一面橫牌,上頭寫著【天帝宮】三個大字。在牌坊之下站著帶路進來的那位叫做香的少女,而在香的身旁站著一個身穿袍服,年齡看似中年、鬍鬚長及胸懷的男人。

男人一面嚴肅、十分威嚴的看著成功跑到牌坊前的人們,說道:「真不錯,各位少年俠士們,歡迎來到天帝宮。」說著,他雙手張開向是展示背後的巨大宮殿。

―――也就是說這裡是宗門的根據地嗎?可就算是如此,也早說一下啊!………突然就跑了,讓人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男人右手放在胸前,說道:「吳乃天帝門大導師兼掌門輔佐.田齊。」

「田齊?莫非就是那個赫赫有名【四界尊者】嗎?」高岩驚呼道,而其他人也是聞後一副吃驚的模樣。

不過從沒聽過這些的立剛當然一頭霧水,他在高岩耳邊悄悄問道:「這傢伙難道是什麼很厲害的人物嗎?」

「當然了,孫兄。四界尊者可是個活傳說,是少數成為【大聖級】境界的武法雙修者。………聽聞五十年前,他曾協助朝廷剿滅危害世界的邪煞魔王,是拯救天下的大功臣啊!」

看高岩神情亢奮地說著,但這些立剛當然是毫不知情啊!他在幾天前才從臺灣被綁來這個世界………等等!五十年前………立剛看了一下眼前這個男人,他看起來不過三十,最多四十歲。有這麼年長?

「他看起來沒這麼老?」

「孫兄,修練者能延緩老化,直至高上境界時都能返老還童。」高岩用一副【你怎麼會不知道?】的樣子說著。

當然,誰會知道這種事情啊?這個世界到處都充滿了讓人跌破眼鏡的設定,雖然立剛是想找機會回家,但是眼下還是要暫時能接受這世界的各種不合理才行。

四界尊者說:「方才,香兒已經帶各位走到這裡,此刻還要有試煉………」

「慢著!」

這時隊伍中爆發出一陣大吼打斷了四界尊者的話,見一個彪形大漢從隊伍中走了出來,他氣沖沖地向著香走去,口中罵道:「臭丫頭,妳剛剛什麼都不解釋就著跑了是啥個意思?老子的試煉到底是過了沒有?」接著,那個大漢伸手抓向香。

雖然這樣打斷人家很不禮貌,但是也不是不理解這位大漢的憤怒。不過原本預料站在牌坊下的那個四界尊者會出手制止那個壯漢,但意料之外的他卻是毫無動靜,似乎不打算出手。

―――且從事實來看,是不需要他動手………

香的反應迅速,朝著那個大漢肚子上打出一掌,發出一個像是打鼓一樣響亮的聲音。那個身高大概有200左右的的彪形大漢居然瞬間口吐白沫向後仰躺,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在場所有人吃驚地看著,包括立剛和身旁的高岩。

她居然能一掌就打趴那個壯漢。

那個大個子感覺上去可不弱,不靠武器且要一招打倒他。原來她這麼厲害嗎?………就算是現在的立剛,有了【修真級】的功力也未必能做到如此境地。

立剛心想,果然異世界的傢伙們無法以前一個世界的正常表準來判定啊!

四界尊者揮揮手,指揮讓下人們將大漢丟出去。他繼續說道:「當然,我天帝門試煉的標準很簡單。只要跨過香身後的這道牌防,試煉就過關了。」他指了指在香頭頂之上的這個巨大牌坊。

………意思是,只要過去就通過試煉了?

「是嗎?這不是很簡單嘛!」幾個人聽見這麼簡單的要求,眉開眼笑地大笑幾聲,接著向著那牌坊門走去。

其中高岩也是,不過高岩立刻就被立剛給攔住。

「怎麼了,孫兄?」

「事情才沒這麼簡單。」立剛用膝蓋想也知道這個套路是怎麼回事。

果不其然,剛剛走過去的幾個人迅速的被擋在那裡的香,一人一掌輕易地打飛了出去。

「什麼?」還有遲鈍的笨蛋沒想到會有這種事,發出了愚蠢的驚呼聲。而香就站在牌坊前,對著來參與宗門試煉的人們,她拔出了系在腰上的其中一把刀。

那是一把日本………不對!是唐刀,是外表和日本刀有幾分神似的唐代橫刀。

香握著刀面對著人數高於她不只數倍的敵人,依然自在地說著:「但是,你們得要有本事過我這關。」

那個四界尊者摸著鬍鬚微笑著向後退開,看起來像是要給試煉的門生一個空間。

我就知道是這種套路………立剛嘆了口氣,怎麼什麼都要來這回啊?而身旁的高岩也在剛剛已經嚇得三魂七魄飛走一半。

若是剛剛孫兄沒拉住他,那他也會是被打飛的那群人。

「這、這個傢伙!」幾個人拔出了身上的武器,他們朝著香一起攻過去。

立剛可以感受到這幾個人身上隱約的有一股靈氣,顯然也是修練者之列。面對這麼多人的圍攻,就算這個女孩再強應該也會感到棘手吧?………立剛本來是這麼想的,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香不但能應付且還表現的游刃有餘。

她輕易地閃開第一個人的劍,如鬼魅般迅速貼近該人的懷中,刀柄突出擊中那傢伙的腹部一擊KO他。另一個持劍的人朝她揮過去,但香卻不是以武器回擊,她把昏去的第一個人甩過去,牽制了第二個人。

她真正以刀劍相向的,是第三個持劍者。她的刀刃橫掃而過捲起旋風,舞起的風塵遮蔽了視野,不到片刻他手裡的劍已經被香揮刀打飛,一腳踢在那人面上,輕易地收拾了他。

本來看到這裡像是解決了,但是剛被牽制的第二個人甩開昏倒傢伙的身體,再次朝著香砍過來。

這回香也不再留情,以極短的時間擺出了架式。―――是武技!她身上淡淡紅櫻色的靈氣散出,匯集至刀刃之上。

敵人的距離已在範圍之內,她眼中的決意一閃而過,武技釋出。

―――是一記橫斬!對現在的立剛而言,頂多只能看出是一記橫斬,因為剛剛那速度實在超出想像。

伴隨著紅色如櫻花般散落的靈氣,這一擊斬斷了該人的劍,餘波輕易地將敵人吹飛至遠方,這一切都在0.5秒的時刻內完成。

【喔!真是有意思。】這時,立剛手上的嗜血劍中,劍靈小倩說道:【小子,那姑娘可不簡單。】

「我也看得出來!」立剛說著。

【不!你才沒看出來,你與那個小丫頭差的可遠了。】小倩說著。

這是想說她比我強很多嗎?好吧,立剛承認自己只是個菜鳥中的菜鳥,但有必要這樣強調嗎?

這時,旁邊的高岩吞了一下口水,略帶緊張地抓著立剛的手,他說:「孫兄,你可感覺到了?………那個紅衣姑娘可是【高位修真級】的好手。」

「什麼?什麼【高位修真級】的?那是什麼?」立剛沒聽過這種專有名詞,難道自己錯過了什麼重要的設定嗎?

小倩不禁在內心嘆息,看立剛毫無常識,於是她只能擔起解說一職。

【小子聽好,所謂的【高位】是指某位修練者的功力已達該境界的巔峰,但還未完全突破更高境界前的過渡狀態。】

在提升境界前,每個修練者都會遇到突破瓶頸。這也是為何【修真級】之上的高位階修練者人數如此之少的緣故,只有當中少數的佼佼者才能悟道,並提升境界。

在神州大陸絕大部分的修練者,一百個人中有九十個人都是【修真級】的境界,因為無法醒悟更高的境界而止步於【豪傑級】之前。

而這些大部分的人,都是這種【高位修真級】的境界。

「所以,那又怎樣?」立剛問道。

小倩說:【你還不懂嗎?在你眼前的,已經是大部分修練者中所能達到的最高境界了,像你這樣的新手有勝算嗎?】

就在這時,又有一個人被打飛、倒在了立剛他們前面。

在牌坊之下,香已經打退了無數的參加者,幾十個人沒有一個能跨過香的背後一腳,可見大多數人與她實力的差距是多麼的大。

香轉頭看過來,望向了最後兩個人,立剛和高岩。

當她看見立剛的瞬間,眼眸微微的睜大了。似乎是已經認出立剛是誰了,她說:「你成功出來了?」

「啊?嗯!」立剛遲疑了一會兒,點頭說道:「那個時候謝謝妳。」

立剛為了躲避追殺而奔逃,卻不甚摔落陡坡受了傷。若不是香那時在魔魅林的救助,說不定立剛早就曝屍荒野了。

高岩看了一下立剛和香二人,向立剛問道:「你們認識?」

立剛說:「她之前救過我一次。」

―――沒想到此刻就要與自己的救命恩人敵對了,說起來還真是諷刺。

香重新擺好了架式。

「但是,我不會手下留情的。」

她的刀上閃著淡淡紅櫻色的靈氣,直撲立剛他們而來的壓迫感令立剛他們不敢輕易動彈,頭上的冷汗慢慢從臉頰上滑落,立剛握劍的手不禁緊繃了起來。

小倩說道:【小子,你太緊繃了。這樣無法發揮實力的!】

話是這麼說,但是情況對立剛他們仍是十分的嚴峻。立剛能清楚地感覺到眼前少女與自己的實力差距是如此之大,立剛不覺得自己有勝算。

一旁的高岩將手按向自己腰上配置的長劍上………說起來,他之前說自己是什麼武法雙修者?意思是他除了法術也會劍術嗎?剛剛他使用法術牽制其他人的時候就顯得吃力了,應該是法力還不強。

如果多一個人幫他的話,立剛說不定有機會。

不過高岩握著劍的那隻手卻在顫抖,他的臉色也顯得蒼白、且冷汗直冒,似乎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一樣?

「你還行嗎?」立剛問道。

「我、我………」高岩結巴的說著,他的手最終還是從腰上的劍柄上放了開來。

高岩閉上眼,口唸咒法並拍了一下手,數張金黃色的符咒從他的袖子中飛出並懸浮於前方發出驚人的雷光。

【五雷咒令.壹型】―――那五張發出雷光的符咒自行排列成陣,感覺看起來就像是有什麼東西會從那驚人的陣中飛出來一樣。

站在階梯上觀戰的四界尊者挑起眉頭。

―――居然是五雷咒令?這對於修真級新手而言不是個容易學習的法術啊!

持咒令的高岩說道:「孫兄,我會助你一臂之力的。」

「好吧。」

雖然本來是希望你能陪我一起進攻的,但你能幫我實在太好了。

【我能幫你調整精度與威力,但戰鬥的反應主要還是要小子你來。】小倩也說。

之前小倩之所以能自主操控攻擊,是因為立剛那時還只是個凡人,沒有足夠強大的靈氣與她並提。可如今立剛已經是修練者,小倩也無法再像之前一樣強硬的利用立剛身體使用劍技。

【不過小子,你對上她仍是沒勝算的………】

「呵,謝謝妳喔。」還真是個鼓勵主人的好方法呢。

立剛走上前與香面對面。他持劍也擺起架式,就是小倩前幾天晚上一直在教自己的,深紅劍法架式。

「我會的。」對他而言可沒有失敗的餘地。

他要進入這天帝門之中,先偽裝成弟子躲避風頭一陣子,之後趁機找出能回到臺灣的方法。在這之前,怎麼能敗在這種地方?

立剛的劍上溢出靈氣。

【深紅劍法之一.擊】

穿越空氣極快的一招突刺朝著香刺去,但是香自然也看穿了這樣簡陋的一擊,只見她頭向側邊一偏就閃過了立剛的劍技。

反擊來的很快,香的腳步迅速地踏出果斷的步伐,她的刀也像是高速下的殘影一樣,揮動的軌跡清晰且緩慢的移動著。

立剛查覺到不妙,立即向後一跳想躲過攻擊,但是香的速度也明顯在自己之上,這速度可能連剛剛跑橋時都是在放水。

不妙了,刀刃比立剛後退的速度更快,這樣下去會像其他傢伙一樣被她一擊打敗的。這時,一條溫暖的靈氣束繩纏上了立剛的腰部,接著一股拉扯力迅速的將立剛給向後拉。

香的攻擊揮空了,立剛因此也逃過了一劫。

「呼!這………?」立剛回頭一看,原來是高岩以另一隻手操縱起了法術的束繩將立剛拉了回來。

同時,五雷咒令發起雷擊,強勢的雷電在法術的陣型旁炸開將香給逼退了。香的身上帶了點電,但無傷大雅。

「孫兄,你可還好?」高岩關心道。

「嗯!謝謝你,剛剛差點就完了。」還在魔魅林時有聽小倩說過,劍客之間的對決只在那一瞬間就能立判高下。而立剛只憑剛剛那一小段的交手就確認了,那個女孩的實力遠在自己之上,目前的自己是沒有贏她的勝算的。

這時立剛手中的嗜血劍.小倩說道:【小子,別灰心喪志。這次我幫你掌握距離,會讓你在她的攻擊範圍之外擊中她。】

「嗯!」立剛擦掉冷汗。

可不能放棄,即便這裡充滿了未知,就算再恐懼、再怎麼困難也要走下去,不然就回不了家了。立剛已經下定了決心,握緊了手中的劍。

香的表情平淡,但身上那個優雅卻強勁的靈氣仍不散去。她握著刀,欲向前朝立剛攻過去。

這個時候,忽然有一隻手伸出制止了她。

「可以,已經夠了。」―――是四界尊者,他就這麼突然從階梯上瞬移到了香的前面,阻擋在了立剛與香之間。

四界尊者望著立剛與高岩,而後兩者還在為這突如其來的變故驚愕不已。

「我讓你們通融了。」

「尊師,可是試煉………」香被制止後有些不知所措,因為對她而言,她的任務是阻擋試煉者闖過牌坊完成試煉。

四界尊者轉頭瞪了香一眼,厲聲道:「我說的話還不構明白嗎?」

被這麼一責,香的雙肩發出一顫,她立即低下頭來恭敬的下跪,抱歉道:「對不起師尊,是香兒無禮。」

「………」

四界尊者沒有回答,只是回過頭看著立剛與高岩,他們仍是一副錯愕不已的模樣。

立剛看著這個名號為四界尊者的男人。十分奇妙的,明明只是看著,卻不自覺的突然雙手雙腳都顫抖起來。

………怎麼回事?立剛感到不解,自己為什麼會在害怕?

在他的眼中,四界尊者不像是一般人類,反而像是什麼洪水猛獸一樣。這種感覺和之前去到魔魅林被自然景象的模樣壓垮時也有點不同,那個時候像是被自然包圍,自己則是被吞沒的一方。而現在,四界尊者像是一個巨人,而自己只是隻隨時都會被踩死的螻蟻。

立剛吞了一下口水,連交手都還沒有,立剛就判別出了這傢伙的深不可測。

四界尊者眼見立剛這般緊張,嚴肅的面堂露出微笑,說道:「不必這麼緊張。」說著他拍了拍立剛的肩膀。而光是他拍下肩膀的那股力勁,就讓立剛差點腿軟。

四界尊者說:「我親自見識過了,你們倆個有些特別,你們通過了。」

「真的嗎?!」高岩興奮地問。看他眼冒星星的樣子,好像是一副魯蛇考上臺大、清大的樣子,他一定興奮極了吧?

立剛以劍撐住身子,他才剛慢慢從腿軟中復原。

他看著四界尊者的背影,他怎麼也想不通四界尊者通融他們的理由是什麼?但是,眼下前進的困難已經消失了。這樣的機會可很難再找到,立剛自己也沒有理由不接受。

【小子,你還好嗎?】小倩問。

「好………不過,妳覺得那傢伙通融我的理由是什麼?」

【我也摸不清,但是小子你一定要防著那個傢伙。………通常會那樣無端施捨好處給別人的人,心底都是另有所圖。】

「不管哪個世界都一樣啊!」立剛將劍收回腰上。

看著高岩一臉幸福的通過牌坊,相比自己想這麼多,這個傢伙倒是毫無警覺,果然爛好人都是天真的蠢貨嗎?

立剛抬頭看了一眼【天帝宮】的牌坊做深呼吸,接著他跨出步伐,輕易地穿越而過。

―――今年度天帝門試煉合格者,兩位。

……………

爬完了高聳的階梯,立剛他們走上了那類似寺廟的天帝宮中。進入大門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座足以媲美足球場大的修練場,數百個弟子在那修練。

其中有不少人注意到立剛他們這邊,但也沒有太多在意。更令人不爽的是其中有些傢伙隨意的投來輕蔑的眼神,彷彿像是在嘲笑他們是菜鳥一樣。

「孫兄,快看啊!天帝門欸!我們進來了!前輩們都在看我們。」高岩彷彿好像沒受到影像,心情激動的說著。

「拜託!你沒看到那些機車表情的?他們都在笑我們欸!」立剛很無奈,這傢伙不僅是個天真的蠢濫好人,神經也太大條了吧?

而走在二人前面的香對著兩人說道:「請不要隨意喧嘩,再前面就是內殿了。」

「啊!抱歉。」

立剛吞了一下口水,這種感覺簡直就像是剛剛註冊到校的新生一樣。四周都是十分陌生的環境,自己與其簡直格格不入。握緊稍微顫抖的拳頭,他必須適應這裡的一切。

四界尊者帶著立剛他們穿過廣場走入主宮殿,宮殿的外壁上塗繪著各式個樣的人物與生物,像是俠客、法師與傳說神獸之類的。

在他們眼前是漆成朱紅色的大門,四界尊者伸出手看似是要將門推開,但沒想到,朱紅色的門上突然浮現了發光的咒文,隨後門便自己打開了。

「你們要注意,內殿是只有尊師階級的人才能輕易出入。」四界尊者說:「往後若有什麼事,就去找你們的前輩幫忙傳達。」

那座宮殿中,中央放著一尊雕像,在雕像後方的牆上掛著一幅畫,上頭畫著一個男人。而畫上的男人與雕像的樣子看起來,似乎正是同一人。

抬頭往上看,天井之上透漏下來的光罩要在那尊像上,顯得十分神聖。

四界尊者要立剛他們暫且等待,令手下去傳喚其他人士,似乎是要做準備迎接他們的入門。

立剛看著那座雕像,雕像的男人穿著圓領長袍,腰上帶著一把劍,顯然是一副俠客模樣。但最重要的不是他的外型,立剛屏氣凝神,他能感受得到一股不同於他人靈氣的神秘力量,那座雕像似乎有什麼秘密在其中。

這時,香遞給他一塊木製的牌子。

「這是?」

「這是本命牌,待會的拜門儀式會協助你將你自身的靈脈刻印進牌中。要收好,未來你成為弟子,在天帝門出入活動就會需要這個。」

立剛拿著端倪起來,是類似身分證明或是識別證之類的嗎?

香繼續說道:「本命牌會感應主人的活動,若是本命牌主人身亡,此牌便會損毀。天帝宮這裡亦會保留全弟子的備份,以便隨時追蹤全弟子行蹤。」

「等等,慢著!意思是只要有這個,你們隨時都能找到我?」

「是的,這也是為了安全。」香點頭道。

―――安全個頭!這根本是監視行蹤吧!弟子們的隱私權在哪裡啊?話說在這個世界有點類似古代,隱私權的主張不怎麼流行………

不過這都不是重點,要是天帝門隨時都能追蹤立剛的行蹤,那立剛不就永遠沒法隱密的逃出這裡了嗎?想回臺灣的計畫也十之八九要泡湯了。

立剛焦急了。他左思右想,有沒有什麼辦法能避免變成這樣的?

這時,從宮殿的左右側門中走進來了一大群人,他們身穿樣式統一的衣袍且男女有別,男為青色,女為朱紅(似香這樣)的區分。

他們的樣子看來都是這天帝門的前輩們,這些前輩都有一個令立剛他們矚目的地方。就是這些人的道行與境界,每一個都遠在現在的立剛之上。

這些人圍著雕像站了一圈,位置似乎是按資歷與備份排的,其中看起來更位高權重的還有位置坐。

中央的主座位是空著的,沒有人去坐那個位置,連四界尊者都沒有。

四界尊者站在雕像前,清喉嚨的咳了兩聲。說:「各位同門弟兄姊妹們,大家好。今日召集各未來不為其他,是我天帝門今又多收兩原弟子。」

說著,眾人的目光都放向了立剛與高岩。突然被萬眾矚目,這不由得讓立剛緊張起來,想想這種感覺,上一次應該是小學時上司令臺領成績進步獎的時候吧?

看見二人都被氣氛嚇愣了,香一把將二人給推出來。

「「哇啊!」」被推出來的二人狼狽地叫道。

四界尊者笑說:「小兄弟們,別緊張,出來給各位前輩介紹介紹。」

「晚、晚輩名為高岩,來自九州府城。」高岩緊張地答道。

「我、我是孫立剛………來自、來自………」而立剛除了緊張,還有點忌憚。

這下糟了,要不要說出自己的出身地呢?若是這裡有人看出立剛並非本國人,而且想抓他,立剛能逃掉嗎?

不!很大可能會被抓到,這裡的每個人實力都遠高立剛一大截。

「罷了罷了!天帝門不過問出身,若不想說也無訪。」剛好,四界尊者的這番話救了焦急如熱鍋螞蟻的立剛一回。

是運氣好嗎?不管如何,立剛都是鬆了口氣。

而四界尊者對現場說:「他們將成為我門的弟子!」

「那、那個………」

這個時候,高岩唯唯諾諾的說道:「冒昧請問,掌門主今日不會出席嗎?」說完,他看向中央空著的那個坐位。

看來,那個位置就是要給門主坐的。

而當高岩此話一出,全場陷入一片沉默。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有的人低頭不語,也有人開始竊竊私語。

高岩急忙說:「抱歉!晚輩多嘴了。」

「不會,剛好藉機解釋一番。」四界尊者說:「天帝門現任掌門目前人不在宮中。」

立剛回想,這個四界尊者最初似乎是自我介紹說過,自己身兼掌門輔佐。也就是說,真正的門主不在的此時,宗門是自己作主嗎?

………這個四界尊者,似乎真的來頭不小啊?

就在此時,一道鐘鳴聲響起,是外面的僕人正在敲鐘。

「拜門儀式!開始!」站在門外的小童僕做司儀發號施令,他們所謂的拜門儀式開始了。

香指示立剛與高岩必須跪下,二人也聽話的照做了。僕人從一旁抬著一卷體積巨大的竹簡,就在雕像的前面攤開,往裡面一看,裡頭盡是密密麻麻的人名。

站在雕像前的四界尊者抬起手,喃喃唸起了咒。從宮殿天井上照耀下來的光輝照射在雕像上,人像反射出了溫和的光芒。立剛跪下閉起眼睛,沒看清楚接著的事情。

但是他知道,這時雕像居然發光了。

不是被太陽光反射出光線,而是它自主的發起光輝,即便立剛閉著眼睛沒實際看,但那道光像是直射入靈魂般,立剛怎樣也無法將之撇除。

而這時立剛手中的本命牌像是產生共鳴般的發生感應,一股滾燙如烙鐵般的灼燒感從握著本命牌的手掌心中傳出。

很燙!但是立剛的手卻像是被什麼給定住了一樣放不開那牌。接著雕像上的光照射到了立剛與高岩二人,隨後光輝陡然消失,立剛他們也接著恢復身體上的自由。

「呃啊!怎麼回事?」立剛嚇得喘大氣,他查看了一下自己全身上下保證沒事,接著又看了一眼手中的本命牌。

原本空白的一片木牌,如今已經刻上了【孫立剛】的大名上去。立剛摸了摸自己的本命牌,發現突然多出來的名字部分居然是凸印?這是怎麼做到的?

「我們的名字上去了?!」在立剛旁邊的高岩看著自己的本命牌興奮的說著。

四界尊者看了眼那巨大的竹簡,一邊摸了摸長鬍鬚,一邊說道:「看,爾等的名諱已印上名簿。」

立剛看過去,那竹簡上確實在空白處多了兩個名字。

【孫立剛】

【高岩】

而立剛不會認錯,那名字的字體像是自己親自用手寫上去的一樣。那筆跡絕對是自己的,但是自己可沒有寫這名字啊?

四界尊者站到了二人前面,伸手拉起了高岩與立剛。

「從今以後,爾等兩位就是我天帝門弟子了。」他這麼說道。

這時,圍聚過來的一眾前輩們紛紛起身,像是要歡迎我們一樣,禮貌式的抱拳作揖。

「是!謝謝大師。」高岩已難掩興奮之情,高興地抱拳作揖。

「謝謝………」相反的,立剛卻只是平淡的回答。

對他而言,現在絕對是已經跳入了一個死胡同一樣的窘境。當初的如意算盤好像打錯了一點,在天地門內自己可能隨時受到行蹤掌控,到底應該怎麼辦呢?

當立剛還在苦思辦法時,四界尊者卻靠了過來,在立剛耳邊悄悄說道:「現在還不用著急。」

立剛聞之詫異地看了四界尊者,但卻只得到後者離去的背影。

「香兒,帶他們去找璃兒,在福陽殿找個房間給他們。」

「香兒領命!」說著,香就要立剛他們跟著她走。立剛在跟著香走的同時,亦不忘回頭看著四界尊者一眼。

四界尊者揮手指示,內殿朱紅的大門自動關上。在門縫關上前似乎還是要和其他大前輩們討論些什麼?但當大門緊閉後,就什麼聲音都聽不到了。

立剛看著內殿裡………那個四界尊者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

「孫立剛。」香呼叫了他:「怎麼了?跟我走。」

「………」

立剛仍是十分不解,但也只能先暫時如此了。

下階梯遠離了內殿,這座天帝宮的主建築是分成三棟的設計,走過了幾座長廊,途經許多的房間,香耐心的一一為我們介紹議事堂、卜算堂、情報堂、煉丹與煉器堂等一系列門內的機構設施。

從以上種種,立剛是真正的感受到了這組織的巨大。內心緊張地蹦蹦跳,感覺自己就像進了某間大企業上班一樣,而且還是偷溜進來的。

接著,香領著二人穿過連結兩棟的天橋,在門牌上寫著【福陽殿】三個大字。

「你們聽好,天帝宮主要有三個殿。福陽殿、喜陽殿與內殿,福陽殿是提供新弟子使用,你們以後起居都在福陽殿。」

香解釋道,福陽殿是給新手弟子使用的,只要是剛入門的都會住在福陽殿。喜陽殿則是給上位弟子和大弟子,還有助理指導師居住的,會住在那裏的都是些資深的大前輩。

至於內殿,那都是掌門、師傅的人物的住所,四界尊者也是住那。按照規定,那不是新手弟子能夠隨意進出的地方。

「那、師姐………」高岩正想開口,但香舉起手示意阻止了他。香說道:「不必叫我師姐,叫我香就行了。我沒資深你們多少,我也住在福陽殿,有事可以找我。」

「妳也住在這裡嗎?」立剛問。

沒想到,香明明這麼強,已經是什麼【高位修真級】的實力,甚至可以幫那四界尊者進行入門的是煉關卡,卻還是與其他新人一樣住在新手居住的這一棟。

「嗯!」

但香似乎不是很在意,只是點頭說道:「畢竟我是奴婢。」

………奴婢?是僕人或是奴隸的意思嗎?………嗯?難道她不是這天帝門的弟子?可是她剛剛明明叫那四界尊者師尊的?

立剛疑惑地看著香,而香也注意到了立剛的視線。她立即遮護住頸上的金色項圈,她說道:「天地門的福陽殿除了我,亦有其他奴婢,還請你們兩位見諒。」

「我不知………」

立剛還想說些什麼,但在這時,在福陽殿的大門下走出了一個身影。

「小香妹妹,他們就是新人嗎?」出現的是一個身穿紫羅蘭色的漢服女子,年紀看上去約二十多歲,黑眉大眼五官精緻的成年美女。明明在室內,她手中卻握著一把闔著的紙傘。

最重要的事情是………她真的好漂亮!當看到她時,立剛不禁望著她癡呆了起來。

至於高岩?還是別指望他了,他看得連魂都出竅了。

「是的,璃姐姐。二人分別名為孫立剛與高岩。」香說著。

璃姐姐莞爾一笑,望向立剛與高岩兩位看他看入迷的小夥子。但她沒有直接說穿二人面臨的尷尬,溫柔地說道:「姐姐我名叫璃玖,你們可以叫我璃姐姐就好。姐姐我呢,是負責福陽殿的管理人,也什麼問題都可以來問姐姐我喔!」

「………」可是二人看著她的美貌都看呆了,完全沒有反應。

「喂!回答啊!」香用鄙視的眼神,雙手環抱喝斥道。

「………啊、啊!」

這時立剛率先反應過來直點頭,高岩則是在之後才接著回應。璃姐姐溫柔的微笑回應,至於香則是不削的表示出一副【哼!男人。】的樣子。

不過這時立剛發現了,在璃姐姐的脖子上有和香一樣的金色項圈。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啊?立剛還是不解。

「你們的臥房往這!和姐姐來。」

立剛他們進入了福陽殿,就如香之前所說,許多與立剛他們類似的新人弟子都住在這,長廊上常常穿梭著無數的少年少女,看起來確實就是同門。

璃姐姐走到一處空房,推開門扉。裡頭是一個只有幾坪大的小房間,房裡頭有兩張床,還有一張書桌。書桌的正前方正是一扇可以打開的窗戶,戶外的風景一覽無遺。

璃姐姐說:「你們二人的房間就是這,十分抱歉,我門規定新人弟子就是要與同儕共居。」

意思就是我和這個老好人高岩要當室友和平相處就是了?立剛其實也不是很排斥,畢竟高岩也不是什麼壞人,和他共居其實威脅不大。

不過立剛看了一下這房間的格局,似乎是真的有點窄。而且只要有一人佔著書桌位置,另一人就只能躺床上了。

接著璃姐姐從床板之下拉出了一個箱子,說:「你們的個人物品可以放置在這裡,你們的門服也已經準備好了,若還不合身還請向姐姐反應。」

說著,在她身後走出幾個小女童,女童遞給了立剛與高岩所謂的門服。應該就是制服吧?樣式如立剛所料是青色,是和剛才一路走來的男弟子一樣的衣服。

「換好後就道福陽殿的大廳集合,晚餐時間就要到了。」香說完這句就離開了。而璃姐姐則是一笑,並溫雅的替二人關上了門。

看著手中的門服,立剛深深地吐出一口氣………事情進行得還算順利,不過事後要怎麼脫離天帝門反倒成為了問題。


作者:抱歉各位久等了,已經過了幾個禮拜,最近因為工作上面開始加班,真的快把自己累死了。………總之我會繼續努力,謝謝大家。

創作回應

黑橫
辛苦了~劇情跟原版差距越來越大了,越來越期待未來的劇情了~
2021-10-24 00:52:17
健開皇帝
謝謝
2021-10-24 08:59:18
golden
感覺這個平行時空很有趣
2021-10-24 00:59:22
健開皇帝
謝謝
2021-10-24 08:59:27
ZXC09755
更了!更了!更了!
2021-10-24 07:12:05
健開皇帝
嗯!抱歉,久等了。
2021-10-24 08:59:52
Dreamer
辛苦了,希望重製版以後能有第二部,感覺異世界要是少了劍與魔法就好像少的點什麼
2021-10-24 15:34:30
健開皇帝
我是希望能專注在神州大陸的故事上,因為我覺得劍與魔法世界已經很多了。
2021-10-24 18:40:27
露諾弭
你能在工作中保持連載 已經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 身體記得要顧 有空多休息多吃點營養食物
2021-10-24 20:10:00
健開皇帝
好的,謝謝支持。
2021-10-25 19:22:0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