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中華民國異界傳-第十一章.旅途

健開皇帝 | 2021-09-17 21:12:00 | 巴幣 368 | 人氣 357

連載中中華民國異界傳
資料夾簡介
【台灣.異界戰爭】重製版

一桶水迎面潑來,本來失去意識的孫立剛瞬間清醒了。感覺到少許的水侵入了鼻腔,他摀著臉掙扎擤鼻咳嗽著。

―――怎麼又是水?真是受夠了,立剛最近老是被水潑醒。

「終於醒來了嗎?」一個聲音說著。

立剛無辜的抬起臉,在他前面站著一個少女。

少女與立剛的年紀相仿,一頭棕色頭髮綁著包頭巾。她穿著一身鮮明的紅衣,在腰間配置著兩把刀。………搞什麼?她怎麼穿得一副武俠女角的模樣?

不過立剛看到少女提著水桶,看樣子剛剛的水是她潑的。

「怎麼回事?妳是誰啊?」立剛覺得莫名其妙,但是少女反倒不以為然。

「你對救命恩人就這麼態度?」

「救命恩人?」

聽到少女的說法立剛狐疑了起來。

―――啊!對了,自己被人抓走了。被從臺灣抓到了一個做大晴天朝的地方,然後這裡應該是異世界。晚上的時候車隊被狼妖襲擊,自己搶了把劍就逃跑,然後摔下陡坡昏倒了。

立剛趕緊查看了一下自己身上是否有其他傷勢,那樣的陡坡摔出個骨折甚至是丟了命都不奇怪。

但是,奇怪的是立剛身上沒有其他傷。

「你昨晚掉下來後被我找到了,雖然與我無關,但還是一時興起救了你。」少女說著:「不過費了我一點仙藥就是了。」

在立剛身旁是昨晚從那個姓蕭的傢伙身上偷來的紅色劍,此刻像是隻被馴服的小狗般靜靜地躺在立剛的身旁。

立剛摸了全身一便,確定自己沒事後鬆了口氣。

「謝謝,我是孫立剛。」

「不必道謝,我要走了,希望你能順利離開。」少女說完,她便像是不感興趣的轉身離去。

立剛伸出手,說:「等等!」

少女停下腳步,轉過頭看相立剛。

孫立剛上前問道:「妳叫什麼名字?」

「香。」少女說道:「單名,香。」

這時一針風吹拂而過帶起了森林的落葉,同時立剛好像看見了少女脖子上的物件,那是一個像是項圈一樣,套在頸部的金箍。

查覺到立剛的視線,少女立即遮住頸部。

「妳………」

立剛還想說什麼,可這時少女卻轉過身去,只留下一句:「後會無期。」接著一溜菸奔馳,消失在了孫立剛的視線中。

跑過去想追上前,但是卻已經看不見少女的蹤影。

「不是吧?這腳程是怎麼回事?」

立剛驚嘆,雖然森林確實有障礙物會遮蔽視野,但是少女確實是轉瞬之間消失在立剛眼前的。這速度不會是比獵豹還快吧?

………香,是嗎?連姓氏都沒有,這個世界還真奇怪。

為了能快點適應現在的情況,立剛絞盡腦汁把以前從網路小說中段落給回想出來,試著判斷出此刻最好的行動。現在的自己簡直像是日本異世界小說主角一樣,突然被丟到陌生的異界。

―――正常來說,應該是去城鎮找冒險者公會註冊吧?不過首要還是要先找出離開這裡的方法。

看著一片茫茫森林,感覺裡頭應該會有什麼怪物跑出來不是嗎?在小說故事裡都這麼演的。如果遇上了怪物卻不會應付,那自己大概也完了。

「剛剛如果有跟上她的話就不用這麼煩了。」立剛一邊抱怨一邊轉過身,從地上撿起了紅色的劍。

「話說,那姓蕭的說這是嗜血劍。」

說起靈劍,那是代表這把劍有什麼特別的力量嗎?

昨晚逃離狼妖的時候它道是幫了我很多,可是如今這把劍不只紅色的顏色黯淡很多,也不像是昨晚一樣可以發出奇怪的力量。

「有人在嗎?哈嘍!」晃了晃劍,但是一點回應都沒有。

於是立剛只能放棄,把它像是一般的劍一樣的帶著走。鼓起勇氣,靠著自己的雙腿走進看起來危險重重的異世界森林。

在高中上課時,學校教官有教過在野外求生時的必備知識。只可惜立剛到了現在一個也記不起來,早知道就花時間多聽一下課了。

周邊是與原本世界中模樣、顏色差別頗大的樹木,腳下盡是自己完全沒又印象的植物,在樹林間不時地閃過幾個不明動物的身影。

或許只是異世界的力量太獨特了,但這種被大自然的力量徹底征服的感覺令從小生活在都市的立剛感到迥異。

就在立剛穿過一路上的雜草樹木時,立剛發現了,途經的樹上有標記。

「這是,指標嗎?」他看著以利器刻出來的路標。

………是誰做的?疑問在他腦中就浮現出了那個名叫香的少女。

「不會吧?」應該是自己想太多了,他光是救自己一命就是天大的恩情了,還一路幫助自己做標記穿過樹林的話那人也太好了。

順著標記,一路上不能說輕鬆,但也還算順利。

不過就在立剛跨過一塊倒下的橫木時,他看到了不遠處的地面上倒著一個不知什麼生物的遺骸。

之所以是不知什麼生物,是因為立剛能確定在他本來的世界不會有這種東西。那是一個褐色的巨大人形怪物,面目猙獰恐怖、尖牙利爪。

「這是什麼妖怪嗎?」

立剛對妖魔鬼怪不熟啊。他小心翼翼地靠近,發現那個怪物的腹部到腰部被華麗的切開一個大口,內部的東西流了出來。血與內臟的氣味令人難以忍受,應該說是很噁心。

「我的天啊。」立剛摀著口鼻,感覺不這麼做自己就要吐了。

不過這時,被立剛握在另一隻手的嗜血劍卻忽然開始震動起來。感受著手中那比手機鈴聲還強一些的震動,立剛知道這把劍對什麼起反應了。

「怎麼回事?」他狐疑的看了一下劍,之後看像怪物屍體。嗜血劍………他恍然大悟。說:「這樣啊………」

立剛將嗜血劍刺向已經死去的怪物,紅色的劍刃穿刺進了怪物的屍體中。

接著,這把劍像是昨晚接觸到自己的血時一樣發出光輝,能感受到怪物屍體中的血液應再向這把劍匯集過來,被吸進這把劍之中。

即便只是手持劍柄的孫立剛能感受到這把劍對於血液的強大吸力。

立剛吞了一下口水,抱持著或許能試一試的想法,稍微把刺進去的劍身拉出來一點。就在這個時候………

【不、不要………】―――有聲音?立剛左顧右盼。

可是他查看周圍後,沒有其他人在啊?這是怎麼回事?這裡沒有其他人在,難道說是幻聽?自己被抓到異界後總算是發瘋了是嗎?

【我還要,再多一點………】―――這時候的立剛才發現,聲音並非是從耳朵的聽覺進入腦子的,而是直接在自己的腦海中出現。

是一個非常稚嫩,卻模糊不清的人聲。

………是心電感應嗎?

這時,立剛可以感受到手中的劍,它吸血的速度更快了。

「難道………」

這時,立剛的腦子裡突然出現了一個聽起來荒謬,但卻不難想像的可能。

「………是,你嗎?」立剛所言的你,正是他手中這把吸血的劍。

嗜血劍吸完了怪物的血,似乎是完全抽乾了,整個怪物的屍體在一陣微風吹拂過後化成了灰燼,立剛不敢置信。

―――這劍有意識,難道是一把妖劍?不會趁我睡覺時來砍我吸血吧?

【我還,要更多、更多………】

於此同時,這把劍開始發出令人膽寒的壓迫感,與昨晚的力量不同,這一次可能是吸食了更多的血,變得更加強大。

被這強大氣息壓迫的立剛,心臟不禁糾結了一下,對手中的劍感到了敬畏。

「你能說話嗎?」

【我還要更多………】劍的聲音說。

「更多?血嗎?」立剛左右查看,這裡已經沒有其他東西了。立剛說道:「你、你稍等吧。」

看看一路上有沒有野生的弱小怪物吧,如果有缺補刀的就更好了,只希望這過程裡,劍不會忍耐不了把自己給砍了。

繼續上路,立剛比之前更加的小心。如果森林裡還有其他怪物,那麼自己絕對是當中最弱小的。

開玩笑,自己可不會小說中的劍技或是武俠的武技啊,若是遇到剛剛那個怪物的無傷版,可能是只能逃跑了吧?………不!就算逃跑,也可能被抓住。

畢竟自己就是個人類,怎麼可能跑贏怪物呢?

突然這個時候,立剛查覺到地面在震動。

―――地震?好像也不對………總之,立剛識相地躲了起來。

接著,一個比剛剛還大隻的怪物拔山倒樹的出現在的立剛的視野中,它順手摧毀阻擋它行徑的路樹,粗暴地拔下該樹的樹果與樹葉就往自己的嘴裡塞,吃不飽甚至連樹幹也啃下去,吃相極其粗魯。

它一口血盆大嘴的利齒,它雄厚的氣息從鼻腔與齒縫中噴出。它吃完樹木後,突然一個小動物從它密前奔馳而過。那個怪物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把抓住那個小動物,接著想也不想的直接扔進嘴裡。

看著小動物被扔進像碎紙機一樣可怕的嘴裡便成肉醬,立剛臉色蒼白。

雖然知道,這就是自然界的弱肉強食,但是不免還是讓人感到害怕。

查覺到此刻的自己從社會人類的身份脫離出來,變成自然界中的一部分,只是當中一個渺小、微不足道的生物。

殘酷的生存挑戰,看著那樣的怪物,自己是否將成為接下來被淘汰的那個生物呢?

這時吃完小動物的怪物轉過頭,面向另一個方向。好在它轉頭的地方不是面相立剛,而是另一個自然界的挑戰者。是另一頭怪物來了,從特徵看他們應該是同類。不過看他們互相吼叫,應該是競爭者。

新來的那頭塊頭較大,它張牙舞爪的咆哮著。

而本來的那個傢伙似乎是受不了被挑姓,於是他率先發動攻擊,一爪子朝對方臉上乎過去。不過,它立刻就為自己的莽撞付出了代價。

它的攻擊被閃開,反而被塊頭更大的對手抓住了,接著以利爪刺穿了它的胸膛。

伴隨著悲鳴,那怪物的鮮血如同噴泉般噴湧而出。

「啊啊………」

孫立剛目瞪口呆的看完這一切。此時,手中的嗜血劍又不安分了,它猛力的震動著,像是個吵著要糖吃的孩子。

【還要、還要………】―――發出的聲響大的像是怕怪物看不到似的。

「等一下,現在別被發現!」孫立剛急著要手中的靈劍安分,結果赫然發現那隻贏過競爭者的怪物,此時已經在盯著立剛看了。

放下剛剛贏得的戰利品,怪物轉過身走向立剛。

「啊啊啊、啊啊。」立剛慢慢後退,像是要死亡的恐懼蔓延上心頭。而手中這把該死的劍卻不顧主人死活,只是急著要找到血供它吸食。

眼前的這頭怪物比剛剛看到的屍體還大上一圈,用像是找到零食般的目光看著立剛並且步步進逼。踏步向前距離立剛不過幾公尺,那腳踏下來時一腳踩斷了有一個人腰粗的樹幹。

立剛嚇得滿臉發青,死死的緊握著劍。

但在這時………

【我要、我還要!】

突然,這把劍像是自己控制了立剛的身體一樣,逼迫立剛與它一同向前應戰。

「不不!等等不要啊!啊啊啊!!!」身不由己的立剛不禁發出丟臉的叫聲。

嗜血劍的軌跡及其迅速,像是流星一樣領著立剛迅速的衝刺過去。怪物發咆哮,被劍控制的立剛以鱉腳的三流姿勢跳起來,一劍刺往怪物的眼睛。

怪物試圖伸手阻擋,但是嗜血劍的劍刃在攻擊的瞬間………好像變長了?

總之,深紅的劍刃刺穿了怪物的手掌,並沒入了怪物的左眼球中。

「吼吼吼!!!」怪物悲鳴。但是,這怪物的血卻在噴出空中飛濺的那一瞬間被吸往了立剛手中的嗜血劍,嗜血劍上匯集了如沸騰血液一樣的紅色靈氣。

立剛雙手握著這把劍,看著它、又看著受傷的怪物,顯得不知所措。

【揮出去!】―――突然,嗜血劍的聲音這樣說道:【相信我,用力揮出去!】

揮出去?是只用力向怪物揮嗎?立剛搞不明白,但是眼見那怪物就要緩過神來,轉身面向立剛再次撲來時,立剛也只能照做了。

「喝啊啊!」立剛用盡全力,以袈裟斬的樣子向怪物揮劍。

劍上的紅色靈氣在揮劍的那一瞬間脹大,變成了一片無比銳利的深紅鐵片,劍氣將怪物的皮膚與骨骼斬開,一口氣斷成了兩半。

感覺到劍上的重量消失了,立剛睜開眼,不可思議地看著死去的怪物,以及手上這把神奇的劍。

「哇啊!」立剛目瞪口呆。怎麼回事?居然向動漫演的一樣,輕易的將怪物殺死了?難道說,自己已經變成了屠魔高手?

不過,立即有人回應了他的疑惑。

【什麼哇啊?我可是救了你啊。】

「抱歉………欸?」立剛查覺到不對勁。

―――剛剛,確實是劍在說話。

立剛抬起了手中的嗜血劍,劍上的色澤比稍早時更加的明亮了,看起來也更加的活力許多。立剛問道:「你,是活的?」

【當然!】劍中的聲音說:【吸食到足夠的血量,我總算能取回意識了。】

「所以,你真的能說話?」

【這不是廢話嗎?】劍裡的聲音略顯不滿的說道:【劍中有靈,是為劍靈。我當然是能說話的了!】

立剛平復一下心情,最近遇到太多奇怪的事了。明明我只是去和同學烤肉而已,怎麼就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一下穿越異界、被抓到沒的地方、還和一個古怪會說話的劍在一起。

【這位老兄,你就是我新的主人吧?】

「主人?」立剛莫名其妙。

說起來,這把劍好像是從那個姓蕭的傢伙手裡偷來的。立剛說道:「我從某個叫蕭什麼的傢伙手中把你偷來,你的主人應該是他。」

【蕭什麼?………嗯嗯,可是我最早吸收的是老兄你的血啊!】

「我的血?」立剛困惑。

―――啊!對了,那天晚上,自己用沾著血的手觸碰了這把劍。然後,這把劍就像是醒來了一樣跟隨著自己。

「所以,是那個時候?」

【哪個時候怎樣都好。】劍的聲音說著:【你已經和我締結契約了,我們可要好好相處,要給我更多的血喔!】劍的聲音語調變的輕快,感覺像是成功擺了人家一道要炫耀似的,輕快到令人十分不爽。

「喂!憑什麼啊?」立剛說道。

惱羞成怒的他將手中的劍反手刺進地面,讓它就這麼倒插在地上。之後拍拍手、甩頭打算就這麼頭也不回的走人。

【欸欸!不要啊!別把我丟在這裡啊!】查覺到立剛的意圖,劍開始求情,不過立剛還是理都不理它。

「我為什麼要特地供血給你這破銅爛鐵喝?我自找麻煩?」立剛說著。說實在的,自己已經被困在這個遠離家鄉,不知道是什麼的鬼地方,現在還多了一個看起來就不正經的破劍。

這樣的挑戰沒有點自虐傾向可做不來,而立剛可不是會擅自找麻煩的人。現在對立剛最重要的事情是快點離開這片詭異的森林,然後找到能夠回到臺灣的方法。

沒錯,他才沒時間浪費在一個說瘋話的劍上。

【可是,你沒有我能跑哪去?】

「………」立剛止步。

回過頭,那把劍仍倒插在地面上。

【這座魔魅林到處都是凶狠的妖魔,光是剛剛的地魅就讓你嚇尿褲子了。】

「誰嚇尿褲子了?!」立剛聽了不滿,沒尿褲子,他才沒這麼沒用!

【差不多了,反正你是毫無修為的凡人,怎麼能走出魔魅林呢?】

「你什麼意思?」立剛猜出了這話的意思。

確實,這座森林不管怎麼看都很危險,不只是剛剛的怪物,就是更低級的野生動物對上了,他都未必能全身而退。

所以說,嗜血劍說道:【有我,我幫你開闢通路。我來幫你走出這裡。】

……………

夜晚,立剛七手八腳總算弄出了個像樣的營火,他躲在一顆巨樹的根部底下,聽劍說在森林中的那些妖魔到了晚上就會更活躍。

「這樣就行了嗎?」

【不過你可真慢,營火都弄不好。】

「怎樣?我以前可沒有野外求生的經驗。」面對嗜血劍的抱怨,立剛也滿腹委屈。

拜託,這裡可沒有個像樣的異世界求生指南,再說了,就算是立剛所在的原來世界他也沒有在野外生火的經驗。和野外烤肉的等級不同,沒有木炭、沒有火種,連個打火機都沒有。

立剛拿起了一塊顏色鮮豔的紅石頭,剛剛就是靠這石頭敲出火的。

【這個是火燐石,你可記好了,以後要靠這石頭生火。………真是,你真的是人類嗎?居然什麼都要靠我一把劍來教。】

「………」立剛沉默,他將嗜血劍的劍身移動到火堆上。

【燒、燒啊!別把我放在火堆上,好燒啊!啊啊啊!】劍發出了悲鳴。

這把劍也真是夠了,一張嘴就損自己的主人個沒完。還是說其實這是自己的幻覺?因為太過孤單想了一把劍能說話的幻覺,很多故事有這樣的情節。

如果是,那這幻覺還真聒噪。

立剛將劍從火堆上移開,趁嗜血劍松口氣時說:「你說要教我戰鬥,怎麼做?」

【唉!首先如今的你是不行的,因為你的真元沒有靈性。】

「什麼意思?」

【聽好了,修練的基礎是要從真元開始的,如果沒有修練、開通真元的天賦,那一切都是空談。】

「那我到底該怎麼做?」立剛問道。

最好不要搞了半天結果自己什麼都不行喔!如果真是這樣,那自己絕對會再被怪物吃掉前,把這把破劍丟到誰也找不到的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去。

【總之,你先將我平放在你盤腿的膝上。】

立剛盤腿坐下,照著嗜血劍所言而做。嗜血劍接著說:【閉上雙眼放空腦海,要心無旁騖。】

照著劍所言,立剛閉上眼。

心思沉靜於一片黑暗中,關閉視覺,且夜晚的森林靜的連根針落地都能聽見,周圍僅剩下火堆燃燒的聲音。

立剛坐著許久,卻感覺什麼都沒發生。當他覺得自己是不是被劍呼嚨了,正想大發雷霆,這時卻聽見了小溪的流水聲。

………嗯?怎麼會有水聲?

難道是附近有條小溪的聲音傳過來了?可是,雖然自己在森林中,但照這個位置來說,現在的自己應該與水或溪流還有一段距離。

立剛才想睜開眼睛一探究竟,突然一雙手捧起了立剛的臉。

【這樣,你就看得到我了吧?】

「欸?」立剛睜開眼,印入眼簾的是一位身穿紅色連身裙的女孩子。看起來大約十歲以下,也許八、九歲左右,黑髮綁著長度及腳踝的長辮子。

女孩就站在立剛前面,而立剛左顧右盼,這裡不是他的營火前,手中的劍也不知去向。

此時的他身處在一個比夜空還漆黑的環境中,這是一座小島,身旁有一棵顏色深如血的櫻花樹,而不遠處有延伸向遠方的木橋。圍繞在島與橋下的事有如血般深紅,潺潺的流水。

總之眼前的事物,沒有一個是立剛想得明白的。

立剛詢問女孩:「妳是誰?」

【你不是剛剛都還和我在一起?】女孩可愛的嘟嘴。

―――什麼啊?這小孩………

等一下,這個聲音羅剛沒記錯,就是那把嗜血劍的聲音。

立剛驚嘆:「妳是那把破劍?」

【什麼破劍啊?!人家可是大名鼎鼎、神威八方的靈劍.嗜血欸!】女孩暴跳如雷,她從沒想到過,她堂堂神州著名的靈劍嗜血劍,居然有人會如此這般無理的羞辱自己。

女孩舉起手,突然紅色的河水從池邊飛出,到了她的手上變成了一把深紅色的劍。不是別的,正是立剛一直拿著的嗜血劍。

女孩持劍指著立剛,那鋒利的劍尖對著立剛的臉,只是如此便能感受到那刺骨的寒意。她說道:【現在這裡我做主,給我聽好了,我要傳授你一點東西。不然你死了,我也沒法離開魔魅林。】

「魔魅林?好炫炮的名字。」

【連魔魅林都沒聽過,你是哪來的土包子啊?】女孩以一副看著沒常識笨蛋的樣子看著立剛。不過………誰知道啊?立剛對這個世界又不熟。

不過聽這看起來就陰風陣陣、危險十足的名字,可見這絕對不是個什麼觀光勝地。

立剛冒著冷汗,看著周圍空間問說:「那、這裡又是哪裡?」

【這裡是我的神識空間。………與需要修練達成的凡人不同,我自誕生起就能開啟神識空間。在這裡我能現出人形,比較方便教你。】女孩將劍靠在肩膀上,接著從紅色的河水中再招喚一把劍交給立剛。說:【有我幫你,只一個晚上就行了。】

立剛握著女孩給的劍,不過他這時才想到。

「………對了,妳叫什麼名字?」

【名字?就叫嗜血啊!】女孩回答得十分不以為然,她的名字自她被打造出來時就有鑄劍師為她命名了。

―――怎麼有女孩子會取這種名字?這聽起來也太邪門了,不怕以後嫁不出去嗎?………喔!不,人家只是一把劍………

「太爛了,我想想。」立剛思索著。

小女孩、紅色衣服,一副就女鬼的模樣嗎?那麼………

「以後就叫妳小倩!」

………雖然這樣命名也沒有比較好。



視角移動,在神州大陸的北端。

―――我們來到了天下太平大聖國。

當人們一路跨過了寬廣平原後見到有一座巨大的江河,其江面之廣大甚至會讓人誤會是一片內陸海。這條大江是為青天大江,江上之中雲霧瀰漫、視線幽幽。穿過層層雲霧一座石山豎立於大江上游,高聳超過白雲上端,呈現至高景色。

石山的山壁因為長年的風蝕呈現無可攀爬的垂直,就像是在大地上豎立無數座高樓大廈一樣,大自然神奇的鬼斧神工實在令人瞠目結舌。

唯一可以從抵地面上通達山頂的路,是一條經人開闢、環繞著石山行走的石階梯。

外人從外搭船度過江水,抵達石山山腳下的小聚落。這裡是大聖國的國門,穿過村子口設置的聖門及試鏡入大聖國境中。

大聖國岩階一路向上攀,路途艱辛,但一路岩階會經過各個大大小小的村莊城鎮。整座石山內住滿了大聖國的居民,他們在石山的各處建立村莊聚落,甚至是城鎮與都會。

對大聖國而言,住址的階梯數越往上的居民,地位越是高尚。人們可以透過努力工作或者是為大聖國而戰取得殊榮,提升自己居住的高度。

而攀爬越到上層,建築風格越是華麗高尚。

可見在石山頂上建築著充滿古中華風格的建物,感覺有點類似廟堂又或是神殿,大量的建築散布在石山的分支與峭壁邊上,許多的小飛船如行車般在山壁間行駛,居民的居住起居都在這座巨大石山上的建築、房庭中。

這裡正是天下太平大聖國的國都.天庭峰。

因緯度、高度、自然環境的諸多因素,天庭峰的外圍有強烈的氣候團,自然的因素成為了這座聖地與世隔絕的絕佳屏障,也是大聖國立國安穩的根基。

經過了厚實的雲層,乘坐大聖國飛船的中華民國代表團總算到達了大聖國。他們先是被這宏偉的景象所折服,看著充滿不可思議的大聖國城市,不禁感嘆異世界真是太神奇了。

在飛行船起降場,外交官迅速整理好剛剛目瞪口呆的癡態,待會不僅要害對方的重要官員會面,還可能晉見他們所謂的聖王陛下。

聖王。這是天下太平大聖國統治君主的名號,也就是國王的意思,但聖王一名是初代聖王取名的。雖然不懂糾結於這樣的文字有何意義,但異世界真的有很多不可思議的要素是過往世界無法理解的

外交官下了飛船,這時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之前來訪過臺灣的金戎軍門以及他的貼身護衛.蓉小姐。

「啊!金軍門。」

「哈哈!閣下歡迎,長途跋涉勞師遠征肯定累了吧?」金融軍門行武人的抱拳禮,外交官見狀也只能入境隨俗行文人拱手禮。

「畢竟是來到這個世界後,第一次的出訪外國。」

無論是精神還是肉體上的疲憊都要暫時拋之腦後,外交官一點都不希望自己看漏了這不同世界的風景人文,無論對自己還是國家都一樣。

這座巨大的石山寬闊度完全不亞於平地,甚至上來完全不覺得自己在山上,可見大聖國花費多巨大的心力在開墾這座山。

外交官拿著攝影鏡頭記錄著在大聖國看到的一切,金戎為外交官安排了客棧,可能類似於現代旅館的設施。

看著中華風的客棧,桌上擺著瓷器茶几,茶杯沒有握把,樣式拿起來一看還是特別古老的,不禁地認為自己是不是在古代。

透過窗外,外交官看見了在不遠處的廣場有一群年紀不大的孩子,大概小學生那樣子。但是他們不是在玩同齡會玩的籃球、排球、躲避球,而是在………練武?

外交官仔細的看,確實。他們穿著像是武道服的適合比武的衣著,正氣力十足的揮拳發出大喝聲。

「這是在做什麼?」外交官有點訝異,這麼小就開始練習武術嗎?

「這是大聖國的修行,每個家庭的孩子都要。」金戎坐在客桌旁,讓一旁的蓉為他倒茶,金戎端起茶來說:「天下太平大聖國是從習武學法的宗門起家的,聖王陛下的祖上也曾是武林中人,要求百姓習武強身、精進修為。」

「這意思是,連孩子也是?」

「是!連孩子也是。閣下請看,像蓉就是在大聖國自小習武的修練者。」

說著,一旁的蓉低下頭來。

她是出身自大聖國下方山城區的孩子,父母費盡家財,甚至差點賣了弟弟,就為了把她送進名師的門下學習。她身上確實背負著全家的生計,只要她成功成為了高等級的修練者,那家人便可上到高區生活,逆轉人生的苦海。

結果上看,她是成功了。打敗了同期的同僚、成為了【豪傑級】修練者,被金戎軍門選上成為護衛,走上人生仕途。她帶著家人上到了更高的區域,但是對她而言,更可怕的挑戰卻還在後面。

而外交官感到不可思議,說道:「那、每個人都是修練者?」

「不………」這次是蓉說道:「修練要看天賦。平均,十個人中只有一個人能成為修練者。」

在她那期,因為沒有足夠天賦而被逐出師門的比比皆是。為了能在激烈的生存競爭中取勝,她比任何人都更抓死自己的那一絲天賦,日夜修練。

在她身旁滿是倒下的同期屍骸,為了不讓自己變成他們,只能讓自己的實力永遠能被師父看在眼中。

外交官看著窗外,在老師的指引下,孩子們開始實戰對打。

看他們那奮力的模樣,那是不能被淘汰的執念驅使的嗎?

「教育,還真是不等人啊。」他不禁想起自己在讀書時的拼命,就為了能考上好的大學。看來不管是哪個世界,父母似乎都把未來的期望都交給了孩子們。

「在大聖國,要就出生在山頂區,要不就透過修煉、戰功提升地位。」金戎軍門說著。

金戎十分的幸運,他是大聖國梁柱大臣.金家的子弟。出生在山頂區,那裡是大聖國的大人物們的居住所,各家的庭院都各個是氣派奢華,且從距離上看與聖王陛下居住的宮殿相距也不遠。

因為有家門的保護,即便他只是個平凡無奇的下位【修真級】修練者。但也無傷大雅,只要他的家族不倒,那他就能大聖國立足。

「請問。」外交官問道:「我何時能見到貴國聖王陛下?」

「聖王陛下今日繁忙,還請閣下稍等時日。」金戎說著,接著他便站起身。抱拳說道:「這裡閣下就請自便,金戎不做打擾先行告辭。」

說完,金戎轉過身與蓉正要邁出步伐走出客棧房門,這時外交官開口。

「金戎軍門。」

被這麼一叫後,金軍門不禁停愣一會兒,之後他重新換上謙和的笑容回過頭去,只看見臺灣來的外交官背對著他。

金戎軍門很耐心,問:「還有什麼事嗎?」

外交官說:「我想說,我們原來的世界有一句話,時間可是不等人的。」

―――意思是,不要想拖延時間,這對雙方都沒好處是嗎?

大聖國希望這一次的交流主導權能掌握在自己手中,讓自己評斷這個異界來的國度是否有結交利用的價值。但顯然這麼想的不只是他們,臺灣政府也打著相似的算盤。

如果兩國聯手,能成功對付大晴天朝自然是好,但是也要顧慮到長遠以後。畢竟往後的交流可能是無限期的,任何可能都要考慮進去。

外交是一種力量,怎麼用都會有其效果。臺灣政府也知道大聖國有自己的打算,所以這一次的接觸目的是在未來能有利爭取於外交的主導權。

金戎軍門說道:「我會銘記於心的。」說完,他便與蓉一同出了客棧的門。

……………

在天庭峰宮殿中,一位身穿白衣的俊美青年盤坐在面向青天白雲的大窗前。

日光透過窗門溫和的撒落在青年面上,輕輕微風拂過,烏黑的長長黑髮隨著微風飄散,在他膝前是一桌棋盤,黑子與白子散佈之中。青年閉著眼右手提起一枚黑子,他正要下手時卻突然收回。

黑子放於手掌中,掌心輕輕闔上。

「陛下是否心煩意亂?」這時,青年身旁出現了一個沙啞老者的聲音。

青年睜開眼,視線直直向前方,對著身後的老者說道:「寡人這盤棋怎樣都下不好………」

「陛下心思紊亂、瞻前顧後,這棋………自然不好。」

青年看了眼手中的黑子,視線變的凝重起來。

自棋盤上,黑白棋子之間勝負明顯,白勝於黑。對青年而言,身處白子的他自然是勝者,可作為對手黑子的也是他,他也是敗者。

但對他而言,這場勝利勝之不武,因這棋局是他心所意,而非對手所意。

「國師,寡人這棋琢磨了數百遍,卻唯獨琢磨不出對手的心思。」

「陛下,人最大的敵人無非是自己。若是過於執著解透對手的心思,自己的心也會跟著紊亂。」

「………」青年將掌中的黑子丟回棋盒中。他站起身轉過來,看著坐在板凳上的白鬚老者。

老人已年邁,面上深深皺紋之下是年久的歲月痕跡,白色的眉毛蓋住了以瞎的雙眼,下巴留著一搓長及胸懷的白鬚。

青年語氣略帶懊惱,說:「寡人乃堂堂聖王,大聖國至高無上之國君,連對手的心思都猜不透………實在羞愧。」

「呵呵,陛下不必如此煩惱。」老人笑了,他說:「人心是最無法猜透的,就算是老夫也想不出,人的這顆腦袋瓜子下一刻會想出什麼來?」

聽完老者的話後,白衣青年稍微冷靜下來了。他抬起手,看著下棋的那指尖,而自己的對手………也是正在博弈的那方,棋盤的對面。

「………關於近日來,那渡緣飛升之島國,國師有何看法?」

果然還是為了這件事嗎?老者知道,因為那座異界之國的來訪,對整個森羅萬象世界即將造成風暴般的影響,一想到這裡,青年便越是感到焦慮。

陳霍,大晴天朝的守門大將,曾經無數次在戰場上重挫我聖軍之力,是我國面對天朝戰爭時的一大陰霾。而關龍,巔峰的【大聖級】修練者,光憑天朝的【第一戰士】的威名足以令我軍將士聞之喪膽。

在大聖國的國策上,盡量避免與大晴天朝的這兩位衝突已經是最優先級。

但是如今,曾讓大聖國無比忌憚的兩個眼中釘居然魂斷異鄉,消失在了過去未曾聽聞過的一個國家手中。

而白衣青年作為大聖國之聖王,認為有必要與之接觸。可是,若對方對大聖國也來者不善,把怒火也轉移到大聖國身上的話………

………青年無法想像那種未來會造成多麼慘烈的結局。

老者拄著拐杖站起來,面對青年說:「一顆石子扔入水中會掀起漣漪,可漣漪會平息,而那石子終究是要沉底去的。」

「國師這意思是?」

「陛下,今日那國是來者,可他不會永遠是來者。」

不管今日到這世界上來的是多麼令人畏懼的神靈妖獸,終究是會為了平穩自身而溶入這個世界。那麼,此刻就該伸出手,將那國拉至身旁。

―――畢竟,在無冤無仇的情況下,示好對方總比得罪對方好。

青年沉默一會兒,看著窗外。

他說道:「那、寡人現在就該去見那國使者嗎?」

老者的聲音依舊沉穩,不疾不徐緩緩說道:「陛下應該心意已決。」

白衣青年深沉的吸了氣,之後嘆息。

………果然,一國之君不好做啊!


作者:稍微分享一下我本人的現況吧!在今年六七月的時候我已經大學畢業了,為了未來的生活我開始投入找工作的事情中,在那種情況下我仍然能夠偶爾上網,打打小說內容。但是最重要的還是找到工作,能為自己討一口飯吃。

而如今我已經找到工作了,可是目前尚在適應新生活,主要而言,每日工作後的疲憊是我最先需要克服的,一回家只不過吃飯洗澡後上個網路,不一會兒便倒頭就睡,自然也壓縮了能打字寫小說的時間。
不過,我想這只是暫時的,等新生活逐漸穩定更新應該也會恢復。但短時間來看我要暫停很多部小說的進度了,包含異界戰爭第二部以及戰火狂想曲都要暫停,不過沒問題,我的小說電腦裡都有存檔,隨時都能重新開始。

最後,謝謝大家長時間的包容。

創作回應

呆呆
頭三個月會很累。(過來人的經驗)
2021-09-17 21:58:17
健開皇帝
謝謝關心
2021-09-17 22:52:44
小哥一枚金幣
之後國軍會進攻大晴吧
2021-09-17 22:44:37
健開皇帝
預計是這樣
2021-09-17 22:53:03
突然灣球
剛出社會時的一段時間確實比較難熬,畢竟很多東西都和學生時代不一樣了。(過來人的經驗)
2021-09-18 08:21:49
健開皇帝
謝謝
2021-09-18 10:41:11
Dreamer
拜訪大聖王嗎,讓我想到馬戛爾尼使團
2021-09-18 09:32:31
Dreamer
立剛蘿莉後宮+1

我大立剛ㄌㄌ後宮王要再現了嗎?
2021-09-18 09:52:24
健開皇帝
嗯嗯?其實我這部分有更改了一下。
2021-09-18 10:41:5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