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中華民國異界傳-第十二章.天帝門

健開皇帝 | 2021-09-23 21:40:20 | 巴幣 1352 | 人氣 377

連載中中華民國異界傳
資料夾簡介
【台灣.異界戰爭】重製版

魔魅林已經到了早晨,昨晚的營火已經熄滅,此刻剩下一地的黑炭。孫立剛站在森林之中閉著眼睛不發一語,他右手握持著嗜血劍,靜靜地等待著。

這時,從一旁的樹叢中竄出了一個物體。立剛睜開眼,移動中的物體在此刻立剛的眼中有如慢動作一樣被視線清晰地捕捉到了,他操弄起手中嗜血劍,深紅的劍刃在下一刻立刻刺穿了飛撲而出的物體。

―――是一隻野兔型的小妖魔。

嗜血劍的劍身發紅,吸收掉了該妖魔的血液,立剛頗為無奈地看著變成木乃伊乾化的妖魔屍體,說:「能不能別老是這樣?是要我吃肉乾嗎?」

【蠢材,在旅途中肉乾可是最好的乾糧呢!】棲身於嗜血劍中的劍靈小倩說道:【你以前都不知道嗎?】

「我才沒興趣知道那種事情啊!」立剛說道。

以前可沒想到過自己要在異界的怪物森林裡求生,可沒學過類似的知識。

說起來,以前國中的歷史老師好像有說過。古代沒有冰箱,肉類食物容易變質變壞,所以若不使用鹽巴醃漬的話就難以保存。所以,以前出兵打仗能補充重要蛋白質的就是肉乾一類的食物。不過立剛對歷史不感興趣,所以也沒多想。

「話說,我這個樣子真的行嗎?」立剛問。

他看了看自己的雙手、身體。

看上去和以前的的變化不大,就是十分普通的人類。不過今早一張開眼的瞬間,感覺像是沉睡了好久一般,起身時便是渾身甩不掉的倦怠感。

立剛握了握左手,與過去不同,現在的立剛身體內有一股過去感受不到的能量在流淌。那是一股溫暖的感覺,像是穿了一件極為溫暖的外衣在身上,閉上雙眼,這股感覺尤為明顯。

【這就是【修真級】的修練者,你已經進入修練者體系中了。】

「關於修練者,我昨晚已經聽妳說過了。但這應該是最低階級吧?」

【當然,不然你以為你是一步登天的那種萬年一遇的修練奇才嗎?】

小倩說道:【不過你不用擔心,就算你還只是初出茅廬的【修真級】新手,有我的協助,只要不是遇上【魔將】以上等級的妖魔,我保證你能平安走出魔魅林。】

「怎麼感覺妳一說出這種話就會有BOSS級的妖怪出現呢?」立剛感覺到旗子已經立起來了。

通常說,如果這是動漫中的話,有這樣的情況主角就一定會十分倒楣的遇上笨來不可能遇上的魔王級別的人物或怪物。雖然這是劇情需要,但立剛感覺要是這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那他絕對笑不出來。

「妳一整個晚上只教會我一個突刺劍技,這就算作為防身也不太夠吧?」

【此言非也,已經很夠了。這可是靈劍嗜血的深紅劍法之一欸!】

小倩所說的深紅劍法之一,正是立剛剛剛擊殺兔型妖魔的一擊。同時昨日用來反擊那個叫做地魅的大妖怪,也是使用這一擊刺瞎牠的眼。

【深紅劍法之一.擊,這是這劍技的名字。………且突刺這是劍術之基本,作為一個劍客,你若不會突刺也別出來江湖武林混了。】

不只如此,小倩還說到在森羅萬象界的古代,以使劍為主的武技最初也都是以刺擊作為骨幹發展的。刺擊是個起點,之後延伸出斬擊、劈擊………一路向之後延伸,最後就形成了巨大的獨門劍技之樹。

而立剛也在以前的世界聽說過,劍最早發源自於古代的匕首,是以刺作為主要攻擊手段的。銅器時代發展了50cm左右的短劍,是直到鐵器時代來臨,冶鐵的技術突破才發展出長度適合的劍。

立剛看著手中的嗜血劍,算上劍柄,全長大於90cm以上。以剛剛的刺擊來說,小倩指導的刺技能力是能夠讓突刺距離增加且攻擊速度加快。

在外人來看,就會像是劍刃突然變長了一樣。

【所謂兵器,正是一寸長一寸強。………你想想,對手正與你廝殺,而雙方都是持劍,若是劍術水準不相上下,你還有一招能比對方更遠攻擊對手的劍技,那可就是決勝負的關鍵了。】

「好吧。」立剛也沒什麼想抱怨的了。這些他都還不懂,目前也只能聽小倩的了。

他開始處理兔型妖魔的乾屍,雖然以前沒有製作乾糧的經驗,但好在小倩知道作法,趕緊把需要補充的營養當成早餐吃下肚,立剛就要動身出發了。

將昨天地魅的屍體獸皮弄成簡易的劍鞘腰帶,以便裝下嗜血劍。立剛的衣服是中秋節與朋友烤肉時穿的帽T與牛仔褲還有布鞋,勉強還算能活動。

不過在這森林中還是不能夠輕忽大意,一路上小倩也是這麼告誡自己,因為任何情況都有可能發生,若是遇上實力差距過大的敵手,自己還是可能會曝屍在這森林荒野的某處。

整裝出發的立剛在樹林中急速奔走,此時他似乎能夠明白昨天那個叫做香的少女是怎麼一溜煙消失的了。

立剛從出發到現在已經奔馳了半個小時多,奔跑時速應該是五十公里左右且還未到全速,更驚人的是他仍臉不紅氣不喘。這是因為【修真級】的體質與凡人有異,此刻的立剛與昨日的他已經不能相比。

若是那個叫做香的少女也是所謂的修練者,那他輕易地就甩掉昨日的自己也確實情有可原。

一路上充滿了標記。沒錯,應該是那個少女留給自己的。

【哎呀,人這麼好,還幫咱們指路。】

小倩的聲音充滿了揶揄。立剛則回說:「人家只是好心,妳怎麼可以這麼說人家?」

【好心?哼!】小倩似乎有些不削,說道:【我在誕生後遊歷了數百年,經手無數主人。所謂人心人情可是看得透徹,單單是好心人才當不上修練者呢。】

「喂!妳這樣說也太極端了吧?」

【不信的話那咱們走著瞧。】小倩的語調充滿了篤定。

這時的立剛還想反駁,但是眼前的樹林之中忽然閃出一道光亮。立剛瞇起眼睛,這光線不像是陽光反射,而是光線成功穿越遮擋物之後透出的光亮。

「這是?」

【是外面!小子,快出去,我們到魔魅林外了。】小倩的聲音格外輕快高揚。

立剛拔足起跑,迅速「唰!」的一下就穿越了森林。

沒錯!他已經跑出剛剛那個顏色迥異的怪異森林了,現在迎面吹來的是十分溫柔清涼的微風,在立剛的眼前不再是他無法理解的神奇異相,而是一片草原。

立剛站在森林邊界,遙望著遠遠的草原彼方。

「我們出來了?」

【嗯!辛苦你啦!到了這之後,高位階的妖魔就不會追來了。】

「真的嗎?為什麼?」

【妖魔的種類繁多,但一般的妖魔智商也只有野獸水準。而等級愈高的妖魔們會隨著每次的蛻變進化而發展出更多的能力與智力,也會開始理性思考對自己有利的生存策略。】小倩說著。

當生物從生存本能中脫穎而出,學會更高處的境界之後,他的周便生活也會跟著改變。其中最為明顯的改變就是智慧與理性,他們會判定甚麼樣的生存策略適合自己,自己又應該要做什麼樣的調整,也會制定自己的規定或原則以利於往後的生存。

在神州大陸,許多的宗門會讓自己的子弟入林狩獵妖魔證明自身。有的妖魔自認實力不足會躲藏起來,但也有的會反其道而行,挑準營養豐富的修練者反過來狩獵他們。

這個世界會讓生物互相運作,而作為其中一份子的我們自身也要認清,自己是在其中的哪個部分。

【對他們而言,魔魅林能是住家、戰場,也能是最佳的庇護所或是藏身處。通常,高位階的妖魔不常直接出現在人們前面。】

「還真是………」立剛不禁搖頭,說:「連怪物都這麼多小心思。」

【這個世界可容不得過於單純的事物,都是遲早會被毀滅的。】

不管哪個世界都是一樣的嗎?其實人類都是多面向的,就算是聖人也會有不為人知的一面。只要存活於世界上,那自然是不可能什麼都始終如一。

【好了,別說那個了,前方那裡有人呢!我們去看看吧。】

「那裡?」立剛瞇起眼睛凝視。

就在草原的稍遠之處,那裡有一行人群,他們走在一條潦草開闢的道路上,似乎是在向著什麼地方前進。

「他們是這裡的居民嗎?」

【嗯嗯,從他們的行裝上看是旅行一段時間了,看他們的樣子不像是流民。】

古代的時候,因為各種原因政府官僚的力量沒辦法徹底下放至民間,有些因為天災人禍而失去住所的人就會變成類似流浪漢的流民。

在盛世的時候,人們還可以憑藉努力逆轉頹局。但是當世道衰敗,流民就會爆炸性的增多,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甚至會爆發大規模叛亂。

―――可是,既不是定居的住民,也不是流浪漢,那又是怎麼回事?

「那、他們是什麼?」立剛起步,向著那群人的方向前進。

這群人,大多是年輕的男男女女,衣著整齊相貌正常,確實不像是流民。他們形成一長串的大隊伍,整齊地跟著前頭的人前進。

立剛趁機混入隊伍中。

「不好意思,請問一下。………喂!」立剛才剛想抓個人問,但那個傢伙卻冷淡的頭也不回逕直離去。

「我只是想知道你們這行人要去哪?」

「少來煩我!」那人不耐煩的喝斥。

吃了閉門羹的立剛又找了幾個人,但是會回復他的人真的不多,剩下的也就是要他「別來煩自己。」的抱怨。

試了好幾次,但也都沒有人回應。

「怎麼搞的?這群傢伙………」立剛百思不得其解,異界人都這麼冷淡的嗎?

這時,立剛的背後有隻手拍了他的肩膀。立剛回過頭去,是一位年紀與立剛相去不遠的男子,他一身漢服外穿一件無袖外袍,腰上是一把長劍。

青年說道:「這位兄弟,你也是來參與入門試煉的吧?」

「入門試煉?你是誰啊?」

「我?」青年笑了,他抱拳說道:「在下高岩,來自玖州府城。請問閣下是?」

被對方這麼反問,立剛立即開始有樣學樣,如同對方一樣的抱拳回答道:「我是孫立剛,來自臺灣高雄市。」

………怪了,我為什麼要學他,又為什麼還要自報家鄉,我不是應該躲起來嗎?―――立剛這麼想著。

「臺灣?沒聽過這地方。」高岩皺起眉頭,對這陌生的地名感到困惑。………當然了,之前不存在於你們的世界上。

【小子,我搞懂了。】這時,嗜血劍裡的小倩出聲了。

順便一提,小倩對立剛說話的方式類似於心電感應,是直接將心思傳遞進立剛的腦海的,並不需要透過現實物理原理的發聲渠道將聲音傳進耳朵,所以小倩和立剛說話不會有第三者聽見。

【這群人是要去參與宗門的入門試煉的。】

「宗門?試煉?」

【總之我們先跟著走吧!同行人數這麼多,肯定是個大宗派。】

聽小倩說的煞有其事,是什麼很厲害的組織嗎?立剛回想起以前玩的武俠手遊,有一群人會去參加、並一起修練習武的組織好像就是宗門。

也就是說,這群人就是在前往那個宗門的路上嗎?

高岩說道:「孫兄,大家都是同道人,要不咱們一起走吧。」

「………算了,也行。」立剛抓了抓腦袋答應道。

反正現在的立剛也不知道能去哪裡,連個方向都沒有。如果能到那個什麼宗門那裡,取得更多資訊,說不定能給立剛找到回去臺灣的方法。

於是,立剛就加入了大隊伍,與他們一同往目的地前進。

這趟旅途看來還滿長的,光是立剛記得的日夜就交替了幾次。途中也有和剛才的立剛一樣,中途加入隊伍的人。每個人看起來都是衣冠楚楚,裝備齊全,看這樣子大家都是心甘情願同行的。

一天的夜晚,之前在魔魅林的點點螢光在夜裡顯得十分美麗。大隊伍在途中紮營,人們生火取暖,有的人則拿出旅途乾糧來吃。

不過這裡的人整體上看起來都是各自為政,營區沒有明顯的人群合作。人們有些會交換水或糧食,但更多的人是抱著武器彼此戒備。

好多傢伙手裡緊抓著劍,一副殺氣騰騰模樣的彼此互瞪著。

不過也難免,如果是參與試煉者的話,那麼大家都是競爭者。他們難免會想,在到目的地之前能多處理掉一個對手吧?

立剛坐在營火前,靠著之前小倩教的火燐石升起了火。

不同於冷情自私的他人,熱情的高岩倒是從腰包拿出了餅來分大家,甚至還分了立剛一份。立剛看了看這塊餅,是麵粉皮做的嗎?聞一聞並沒什麼味道。

高岩在立剛身旁坐下,他問道:「孫兄,我看你這身靈壓,應該是【修真級】的水平吧?」

「是啊!怎樣?」

「呵呵,很少人在加入宗門前就自我領悟了,很驚訝。」高岩說著。

【哼哼!當然是因為小子有我這樣厲害的靈劍嗜血和他為伍啊!】劍中的小倩自傲道。

雖然聽著很不爽,但是這是事實。若不是小倩的指導,自己可能還走不出那做魔魅林,而是半途被什麼怪物吃了也不一定呢!

立剛看著高岩,問道:「那你呢?」

「我?我也是為了能成就境界才來的。」

高岩拿起一塊小石子,接著小石子居然在他掌中浮起來了。就像是失去了地心引力一樣,在高岩的掌中受到高岩雙手的操弄。

「怎麼樣?這是我自學的法術。」

「還有這樣的?」

「嗯!我是個【修真級】武法雙修者,雖然目前也只會這樣………」他臉上略為露出尷尬之色,石子慢慢的沉回他的掌心。

高岩另一隻手豎起食指與中指,指向堆放於一旁的木材,接著那其中一根木材就自動飛入了營火堆中。

―――雖然說得這麼謙遜,但這不是很實用嗎?

立剛看著頭上那陌生的紅藍雙月,不禁想著自己什麼時候才能真正回家?自己的父母、哥哥,他們又怎樣了?還有同學,可能還要去他們的靈堂上香………一想到這裡,立剛就心情沉重。

為了轉移心情,他問道:「稍微問一下,這趟還有多久會到?」

「嗯?聽領頭人說,應該是明日正午。」

………明日?是嗎?立剛深深嘆了口氣。雖然是個好消息,不過麻煩還是不少。

之前沒想到的問題是,押送立剛他們的那車隊覆滅了。為了這件事,想必官府一類的機構肯定會來調查,自己恐怕是還要躲避追殺。

看樣子,自己在回家之前要經過的難關還不少。

立剛看著火堆的面色凝重起來。而高岩看著這樣的立剛,不禁拍了拍立剛的肩膀。

「孫兄,什麼事讓你如此低落?」

「沒什麼,反正你不會懂的。」立剛沒打算隊高岩說出自己的心事,先不說這傢伙值不值得信任。而且,自己最近的悲慘遭遇這個老好人怎麼可能會明白?

「是啊!我是不瞭解。」高岩也沒想強辯,只是說:「畢竟人都有難言之隱,若非人生世道如此悲戚,又有誰會出家投入武林?」

「………你………」

立剛面轉向高岩想問些什麼,不過卻見高岩轉身躺了下來。他一派輕鬆的說:「孫兄,你行行好幫我守夜,我先睡會兒再叫我。」

這個傢伙………該說是太老好人,還是太天真呢?就不怕身旁的人就這麼趁自己睡覺,把自己身上的東西給摸走了?

不過看看四周,大家似乎都還在彼此戒備,應該沒心思理會這裡。

趁這個時候,立剛端起嗜血劍,平置於盤腿的膝蓋上。立剛雙眼閉上沉靜心思,進入嗜血劍的空間。

在嗜血劍構築而出的神識空間中,自己站在木橋之上,橋下的紅色和水潺潺流過,小倩坐在圍欄上左右前後晃著雙腿。她說

【小子,你可真是交到好朋友了啊!】

而立剛搖了搖頭,抗議一般的說了。

「我說過了,我叫孫立剛。」

【反正對我而言是小鬼。】

「妳這破劍!我是妳的主人吧?至少也要一點尊重啊!」

【契約名義上主人,當我真正承認你時才會真正尊重你。而且誰是破劍啊?不准那樣叫我!】

「破劍!廢鐵!羅莉老太婆!」

【你再說一次!!!】小倩被惹毛般,雙眼著火地跳到立剛前面,一雙小拳頭猛烈地敲打在立剛胸前。

雖然他敲得很用力,不過立剛倒不是很痛………是因為自己變強了?還是因為這裡不是現實世界?算了,不管是哪個都好。

眼見拿立剛沒輒,小倩氣呼呼的嘟著嘴,繞過立剛往橋的另一邊走去。

【反正你今天來還不是要找我修練的?】

「告訴我,我接著該怎麼辦?」

【哼!算了………】小倩還是果斷地把剛剛的事忘在一旁,畢竟立剛在怎麼說還是契約上的主人,劍靈的使命正是要服從契約主人。

【小子聽好了,昨晚教你刺是個開始,但你還尚未學精。】

「也就是說我還要練?」

真的假的?之前看動漫的各個主角,練完基本功後的此刻難道不是已經開始修練其他更強的大絕招或是奧義、必殺技了嗎?

想想之前在網路上看到的小說,那裡的主角都還滿輕鬆的啊!怎麼輪到自己就有問題?

【要記住,在江湖上行走的俠客,武藝若是樣樣不精那就算涉略廣也是難以長久。】

「為什麼?」

【還為什麼?你想想,當你學會了更多劍技,不就需要花更多時間平均學習了嗎?】

―――啊!是這樣啊!立剛好像聽懂了。當一個人學會一種技能,他就需要花時間在鍛鍊該技能。

若是以網路遊戲來說明的話就是一個角色使用的技能很多,但技能點數就只有這麼一點點,若點數平分後的技能升級還不到位,那就會嚴重影響該角色的戰鬥力。

小倩說過,以前的嗜血劍主人開發出無數的劍技,立剛學會的刺只是其一。如今所有的劍技都被小倩記在心中,往後只要有必要,小倩就隨時能指導立剛學習新劍技,此刻不必急於這一時。

「也就是說,我的突刺還要再練一段時間是嗎?」

【嗯!等你精通了之後,我就再教你下一階段的劍技。】說著,小倩伸出手,從紅色河水中招喚兩把嗜血劍,其中一把丟給立剛。

小倩持劍對陣立剛,她說道:【就算只能用一招劍技,嫻熟的高手用的好也能戰勝強敵。】

立剛謹慎的雙手握劍。但他才剛拿穩劍時,一道神速般的紅色光影飛到立剛眼前,立剛趕緊舉劍防禦,架開剛剛的突刺。

小倩的突刺一擊差點讓立剛腦袋開花。

【不錯嘛!已經能反應到我的攻擊了。】

「但我還是會被嚇死的………」立剛還是驚魂未定。

其實,之所以修練時選擇在嗜血劍的神識空間中,是因為在這裡即使被攻擊重傷了,只要肉身沒事就絕不會死,所以這裡可是為立剛磨練劍技的妙處。

立剛穩下顫抖的手,平和呼吸。

劍術的武技上刺擊十分簡單,是真正體現快、狠、準,三位一體的攻擊。立剛的意識專注於劍上,體內的靈氣為了回應立剛的意志而轉動,驅使起立剛手腕與腰身的肌肉,為了發揮力量。

立剛的劍尖以超高速突刺向小倩,但小倩仍是遊刃有餘的持劍挑開立剛的攻擊。

【這樣子不錯!】小倩嘴角勾勒出微笑。

―――看來,這傢伙還滿有水平的。

……………

早上,立剛身旁的高岩打了哈欠。

「孫兄,昨晚沒事吧?」

「沒事,好的很。」

立剛當然不能告訴他,他昨晚也沒守夜,而是跑去和劍靈修煉了。在立剛的腰帶劍套上放置著紅色的嗜血劍,如今安分地待在立剛的腰帶劍套中。

大隊伍似乎即將到達目的地,立剛他們已經穿過草原,眼前出現一副光禿禿的砂石地形,現在隊伍正行走於峽谷峭壁旁的岩道上。

這座峽谷的一眼看下去似乎深不見底,徐徐強風吹過,烈風中夾雜著幾隻大怪鳥,幾隻怪鳥飛撲而來似乎想帶走隊伍中的人。

有的人拼命反抗,揮劍攻擊大怪鳥,而旁人有的會出手相救、有的冷眼旁觀,畢竟沒必要冒險去救競爭對手。

反倒是立剛身旁的高岩,當有人被怪鳥抓了之後,這傢伙義不容辭地衝上前救人,即便事後對方一句道謝也沒有甚至怪他多管閒事,高岩也是全盤接受。

而有的傢伙就沒這麼好運了,隊伍中有的人是直接被怪鳥帶走的。

據高岩說,這是一種叫做【禍天】的鳥類妖魔,居住於高山峽谷,會將獵物帶回巢穴中供自己的子女分食。

所以被抓走的,大概都凶多吉少。

立剛的眼睛與耳朵注意著四面八方,就怕突然間怪鳥飛來將立剛抓起飛到高空上。他將手按著嗜血劍的劍柄,現在的立剛有信心,能夠在0.5秒內拔出劍並施展刺擊,擊穿怪鳥的頭顱。

不過,還沒等到立剛有所展示,大隊伍就停了下來。

立剛抬起頭,眼前的一面山壁上鑲嵌著一雙大石門,這雙石門高約二、三十公尺,石門之上刻印著立剛看不懂的象形文字符號。

「我們到目的地了。」高岩說著。

「這裡到底是哪裡啊?」立剛還是不明白,這所謂的宗門到底是什麼東西?

不過很快就有突發情況來解釋立剛的疑惑了,突然,石門上的浮雕與文字發光了,隨後地面開始震動,石門上堆積的砂石灰塵開始抖落,雙石門左右打開了。

石門之後是一個深深的隧道,左右每隔數公尺就設立一個照明石座。從隧道裡頭走出了一個提著燈籠的少女………等一下?她好像有點眼熟………

該不會,這個女孩是………?!

立剛吃驚地瞪大了眼,因為眼前出現的女孩不是別人,正是那位在魔魅林中救了自己一命的少女。

那位自稱香的少女提著燈籠站在隨道內,她還沒有看見立剛,只是平淡的對著人們說道:「恭候各位大駕光臨,請各位跟我來。」說完,她便轉身走去。

站在門外的人們也紛紛謹慎地跟了上去,即便帶著未知的緊張,但大家也都是一路撐過遠行來到這裡的,沒有理由就這麼打道回府。

高岩正想跨步前行,卻發現立剛還杵在原地。

「孫兄,你怎麼了?」

「我………沒事。」立剛搖了搖頭。

對啊!就算是她又怎樣?可能在森林中的相遇只是個巧合吧。

【哼!你看吧。】這時,劍中的小倩說話了。

她說道:【我就知道那種小丫頭絕對別有用意,救回小子你肯定只是希望你也來參加試煉。】

立剛伸手按住了嗜血劍的劍柄,說:「別亂說,若真是這樣的話她應該也會把我一起帶出森林去啊!」

【嗚嗚,肯定是因為她覺得你是個拖油瓶,所以放棄了吧。】

………這麼說好像也對,當時的自己就是個凡人,若是多帶一個普通人拖油瓶在身旁,即使是高手也會覺得礙手礙腳。

【因為這樣,她選擇只救你一命,之後留下記號引導你遇上趕赴宗門試煉的隊伍。】

比起自己帶著一個傷患冒險,不如現場救他一命,之後刻意留下路標記號引導之,引領著他走出森林。順利的話就能遇上試煉隊伍,如果不幸丟了或身亡了………那也和自己無關了。

「妳這樣說也太牽強了………」立剛的聲音弱了很多。不知為什麼,可能是因為巧合過多,現在就連自己也沒自信說絕對不是這樣子。

「孫兄?」高岩看著立剛。

這個時候身旁的人已經走光了,就剩下他們兩個還站在門外,石門尚還為他們敞開,但不知何時會就此關閉。

「我沒事,我們走吧。」立剛搖了搖頭,也跟著一起進了大門。

因為他們倆個是最後一個進門的了,當立剛與高岩踏入門內的時候石門又開始自動的關上了。這兩扇門看起來沒有動力系統,難道是使用魔法開關的嗎?

算了,這種事不重要,立剛重新確認了自己的目標。

目前的自己就先偽裝成弟子進到宗門內尋求一個一席之地,躲避晴兵眼線並趁機蒐集目前所需的情報。查找這個世界的情況,以及能回到臺灣的辦法。

這座隧道很明顯是人造的,成拱型的洞穴壁上舖設了石磚,除了大家的踏步聲外顯得格外安靜。隧道深遠,但是因為每隔幾公尺就設立一座燈火石座,雖然還是比路燈暗,但是立剛仍是勉強能看見隧道的情況。

一直走了十幾分鐘後,眾人的眼前開始亮起一道曙光,就像自己離開森林前一刻時的那樣,我們到達出口了。

因為在隧道中走了許久,霎那間不易適應陽光,立剛伸手遮擋光線。

「哇啊!」首先是高岩發出了驚呼。

隨後立剛適應光線後,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住了。

眼前的一片寬廣大地呈現一片草綠,與之前旅途上穿過的草原不同,完全是不通等級的寬大,天上的太陽在正午中心,照射著寬闊草原上的一切人事物。遠處一點似乎有人居住的村莊,幾縷煙炊慢慢升空。

最重要的是,在整個草原的中心豎立著一個巨大的建築。那種風格的建築,立剛感覺有點熟悉。

與其說是古代的中式建築,倒不如說像是寺廟。在臺灣到處可以見到的,十分美麗莊嚴的寺廟或廟堂,不過現場這個的大小超過前者百倍。

即便立剛距離他尚有很遠一段距離,但也已經能感受到那廟堂的巨大。

在他們的腳下是一座長及遠方的大型石橋,石橋高度幾十公尺,且似乎是直通至那座類似大寺廟的建築。

「各位。」這時,引領大家的香說話了,她說:「歡迎來到天帝門!」

―――天帝門?這是這個宗門的名字嗎?雖然聽起來很威猛,但立剛還是不知道這是什麼。

立剛轉頭問高岩:「這個天帝門,很厲害嗎?」

「當然了!孫兄你不知道?」聽見立剛這話,高岩一副不可思議的的樣子。

當然不知道,我來這個世界的時間又不長。………立剛心想。

「天帝門可是在玖州一帶最大的宗門欸!它的勢力可是深及神州大陸的各處。」

「真的嗎?」立剛猶豫了,自己是不是闖進了什麼狼窩虎窩之類的?本來只是想安全的躲一陣子掩人耳目,結果沒想到躲到這麼大的組織來了。

聽高岩說,神州大陸上的政局是依照宗門勢力的多寡來區別的。

現在的神州之下大部份的宗門選擇投靠大晴天朝,因為過往盛世時代的大晴天朝可以提供不少宗門好處,比如資金、土地還有人力資源這些相當重要的事物。

而就如現代企業一樣,宗門也會因為種種原因區分出大小。

小型宗門的弟子人數大約是在一百人以下,平均會駐紮於小鄉村成為當地主事者,又或者是在城市中佔據著一條街或一小塊區域,與其他宗門你爭我鬥。

中型的宗門弟子數量約是數百個人左右,通常這種宗門就已經是各方豪強,或者是王朝想拉攏的對象了,往往武林間的戰爭都是由中型宗門以上的宗門挑起。

而大型宗門的弟子人數往往都有超過數千人以上,這樣的存在無疑會成為王朝維持統治權的中流砥柱。比如大晴天朝,它之所以是天朝,正是因為它底下掌握著好幾個大型宗門為它支撐。

天帝門發源於玖州,但在其他州也有勢力分布。權勢巨大,手裡掌握大量金濟與資源,甚至是玖州總督都不能輕忽。

高岩的說法,天帝門的弟子數量甚至是高達九千人的規模。

「九千人………都在這裡嗎?」立剛看了一下整個平原大地。這裡的寬廣程度甚至能塞下幾百萬人住吧?這片地全都屬於這個天地門嗎?

「這裡是天地門的宗地,即便沒能成功入門,我門也十分歡迎各位定居於此。」香一邊走上石橋一邊說著。

宗地,就是指宗門的領地。一般的宗門很少會有自己的領地,但是當宗門逐步變大,聲望越高時就可以介入土地權,持有自己的宗地。

宗地與一般的外面世界不同,這裡不受到官府的管理,也不受法律約束,居住於此的居民亦不必向官府繳稅。而是宗門會定期向居民收取居住的租金,只要宗門許可,任何人都能居住於此。

「我或許很適合躲在這裡。」立剛嘴角不禁揚起微笑。

………不受官府管轄?那真是太好了,自己正需要一個能躲藏的地方呢!而且這裡還有修練的高手保護,說不定真的可以瞞天過海,再找時機逃出生天。

不過住在這裡需要繳費,自己身無分文,手上只有一把嗜血劍。雖然把劍賣給天帝門換取居住權好像是個好主意,不過立剛不敢打賭在這裡丟失小倩的損失多大,目前還不必要出此下策。

所以立剛的目的還是一樣,加入天帝門,躲藏於其中。

「差不多了。」香丟棄手中的燈籠,平淡的轉過身對著餐與入門試煉的大家說道:「請各位跟上我,否則會被淘汰。」

「什麼?」人群中有人發出了這種疑問。

不過香誰也沒等,她轉身以極快的速度在石橋上向宗地中心的寺廟建築衝刺出去。這次立剛看清楚了香衝刺出去的那瞬間,原來當時沒看見是因為她的起跑加速度非常快的原因啊!

不一會兒,香的身影就要消失在橋的彼端,一直到這時眾人才回過神來,為了不被試煉淘汰,著急的向前奔去。

石橋的路面不算窄,但是一大群人在上面跑確實太過壅擠,立剛就看見好幾個人因為推擠而摔下橋底。

大家都不想被宗門試煉淘汰,甚至不惜使出陰招………推別人下去。

「啊啊!」被推下去的人發出淒鳴。而推人下去的傢伙頭也不回,又把另一個人絆倒,任憑他被後方奔跑的人們踩踏。

而更惡劣的大有人在,有的傢伙為了消滅競爭者向其他同行人拔劍相向,只見他長劍一揮,輕易地砍死了周圍的兩人。

「臭小子,你這是幹什麼?!」

「少囉嗦,弱肉強食!」

其他人也跟著開始拔出自己的武器,他們開始在這橋面上打了起來。剛才說過了,石橋的橋面雖不窄,但也沒寬到足以當幾十人大亂鬥的戰場。

更嚴重的是,中部的戰鬥阻擋了後面的人繼續前進,如果要跟上前方他們就要穿過戰場,而穿過戰場就免不了戰鬥,加入戰局後又拖累到跑在後面的人………一個惡性循環。

看大家樂於互相傷害,高岩率先衝出阻止大家。

「請各位先冷靜,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

「你他奶奶的是算老幾?別攔著老子。」其中一個傢伙拔刀向高岩砍過去,但是高岩輕易的閃了開來。

眼見沒得逞,對方再揮個幾擊,但高岩也是輕易地避開了每一擊。

不過在高岩身後還有敵人,幾個傢伙手持武器想趁機偷襲高岩。高岩機警地向他們推出一掌,他們幾人突然被一股看不見的力量震退了。

而剛剛率先攻擊的傢伙還鍥而不捨,面對破綻大開的高岩舉起手中的刀。

這時立剛插手了。

―――深紅劍法之一.擊。

用小倩教導立剛的劍技,那超快速的突刺精準擊中了對方握著的刀柄,立剛的一擊精準的打掉了對方的武器。

「多謝孫兄相助。」

「你到底在幹什麼?」立剛握著嗜血劍,與高岩背對背倚靠。各對峙一群敵手,他抱怨道:「這不是害我們變成颱風眼了嗎?」

―――說真的,沒想到自己會一時糊塗跟這個天真爛好人一起逞英雄。這下他有麻煩,自己也跟著他一起遭殃了。

「我只是希望不必如此血腥………」高岩委屈的說。

接著,高岩以雙手結起法印,他身上的靈氣自體內爆發而出。指尖上的靈氣形成束繩,他食指一揮束繩向四面八方散開,纏繞上了周圍的敵人身上。

周圍的傢伙們被靈氣法術形成的束繩纏住,短時間內沒轍了。

「趁現在快走!」

高岩看起來氣色差了些,是因為剛剛的法術嗎?

掙脫開了暴亂的人群,剩下來還在橋面上跑的人只剩下原來的一成。立剛和高岩也在那少數一成裡面,他們努力的用盡力量在橋上奔馳著。

高岩說:「那個女孩已經跑了很遠,我們落後的多了。」

已經看不見香的背影了,就算自己已經是【修真級】的境界,但是此刻的立剛仍是有種力有所不及的無力感。

「真希望我們不會就這麼被刷掉。」

―――別開玩笑了,要是在這裡GG的話自己又能怎樣呢?流浪嗎?………只能希望有一起穿越過來的老天爺保佑他成功了。

創作回應

☭斗大的字☭
我看成「天安門」了怎麼辦?
2021-09-23 21:47:57
健開皇帝
下次看仔細點啊!
2021-09-23 21:48:48
小哥一枚金幣
新版高岩變修先者,記得原版只是普通人
2021-09-23 23:13:20
健開皇帝
是啊!
2021-09-24 19:42:31
黑橫
新觀眾報告,剛剛看完原版和新版的,個人覺得新版很多人物新增和增加并修改人物設定和劇情讓整個故事線變得非常豐富,戰鬥細節中也感覺更加平衡了…雖然很多還是一邊倒w,只是不知道一些原版設定會不會存在,例如:SPF,最後祝賀作者日常生活上能順利,也祝賀作者能有更多觀眾粉絲和靈感~ (^▽^) /
2021-09-25 17:14:33
健開皇帝
好的,謝謝。
2021-09-26 20:00:2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