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中華民國異界傳-第四十五章.毒蜂

健開皇帝 | 2024-01-26 21:49:52 | 巴幣 1222 | 人氣 433


具逆風所言,當年計畫被強行終止,而他這個唯一的成果也被藏進了地底下,僅有一名中科院的成員依然會以秘密工作的狀態常備在它旁邊關照它。

由於它的存在與位置僅有少數人知道,而大多知情者也快被黃國崇殺光,所以要是吳極道沒找到自己,那麼自己怕是要永遠留在地下。

最終,警方的人將李院士的屍體從光華島的秘密設施中送了出來,由於李院士沒有家人所以會由政府進行火化處理,而設施內與計畫相關的秘密文件與訊息也在之後被國安局回收。

他們來到日月潭旁邊的一間手搖飲座位區,來自神州的女武俠楊搖正坐在位置上喝著珍奶,眼睛時不時向一旁望去,而一旁吳極道看著擺在桌上的自己的手機。

手機上僅顯示有一道聲紋。

【吳極道將軍,還有什麼話想問嗎?】手機上的聲音是像Google小姐一樣,毫無抑揚頓挫的電子生成音。

而被問到的陸戰隊九九旅的旅長吳極道少將先是嘆息一口氣。他問︰「逆風?是嗎?」

先不說超級人工智能這種超科幻的東西了?他有很多事情想問,但是由於事情已經完全超出了他當時的預想,所以反而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我本來以為逆風專案是政府想重啟製造核子武器的計畫的………你說自己是計畫的成果?」

【部分是。我是第一階段的成果。】逆風毫無情緒起伏的聲音說︰【所謂的逆風專案即是中華民國政府為了應對日益升高的中國解放軍威脅而提出的計畫。】

「這種事情我知道………」吳極道想知道的是更細節的東西。

但逆風還是緩緩的、不厭其煩的說道︰【但吳將軍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很多。】

逆風解釋,整個計畫的大體是這樣的,由於上個世紀末,中國解放軍的整體軍力已經超出台灣,單憑台灣的軍事力量已經難以抵抗中國的軍力,這讓中華民國政府不得不想其他辦法力挽狂瀾。

逆風專案計畫便被提出,其建立構想為一套先進於當時任何國家的全自動的高智能化主動防禦系統,將臺灣打造成能被迅速武裝反應與反擊的堅固要塞。為了能實現以高科技逆轉中國軍力的構想,建立無人高智能化部隊。

計畫的草案中還規劃了全自動的中遠程空中防禦系統,並能結合遠程對地打擊飛彈的協同戰鬥能力。戰爭用無人戰機、無人戰車、以及無人戰艦等等,如今看起來極為科幻的產物全都寫在逆風專案的計畫書裡。更甚者,以人工智能主導的建軍計畫還有太空武器、高能雷射、以及任何能想到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如今看來實在令人害怕。

而其中的第一階段為專案的最中心,也就是建立作為專案核心的超級人工智慧,並由AI協助後續二階段計畫,軍事硬體設計的執行。

「所以你就是當時設計出來的AI嗎?」

【是,不過計畫很快就被終止了。】

「為什麼?」

【因為當時的外國勢力覺得我太過危險了。】逆風的語調十分單一,沒有絲毫的猶豫或情感,感覺就像是在說與自己無關的另一個故事一樣。

當時以美國為首的外國勢力一直在旁協助台灣的防禦建立,然而當逆風計畫進行到第一階段時,他們也開始擔心了。作為非人類的AI是否會對人類產生敵意?這個在科幻作品中多次被反覆提及的主題,在舊的世界無數字被人提出來議論。

最令英美歐等國到畏懼的,是當這個高智慧無人防禦系統成立後,美國在亞太主導權是否還有效?畢竟,美軍再厲害上戰場的還是活人,而AI派上場的是無人機。

最終,外國施壓我國政府強制中止計畫,前總統也被迫前往美國退休,逆風專案以廢棄告終。

………不過,政府在與外國列強交涉的過程中,隱瞞了第一階段的成果,也就是人工智能【逆風】已經成功研發出來的事實。而【逆風】的存在沒有被英美等國發現,就一直藏在了日月潭底下。

【我剛一啟動,本要完成的使命就終止了。】

「這感覺真是可怕,原來我們政府曾經做這些事嗎?」吳極道扶額沉思,他接著說︰「當初他們是怎麼想到的,那時臺灣………」那時的臺灣有這樣的資本嗎?在吳極道的記憶中,過去的臺灣應該是個除了半導體,還沒什麼太多值得被注意的科技樹的國家吧?

對此逆風回答︰【我的計畫其實還算可行性高了。】

「怎麼說?」

吳極道挑起眉頭,難道說還有其他B計畫之類的東西嗎?

【與我同期的計畫還有其他被提出的方案,例如【後門計畫】是一項以開通異次元為構想的大膽計畫,只是在草案階段就被否決沒能實現。】

………不意外。吳極道感覺世界觀要被顛覆了,以前政府都做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嗎?開通異次元?這是要去哪?異世界?喔不,自己現在已經在異世界了。

吳極道拿起手機,他之前讓逆風把自己的數據都上傳到了自己的手機上,所以逆風才能在吳極道的手機內說話。吳極道對逆風問說︰「所以呢?黃國崇要找你做什麼?」

【雖然以我為核心的無人防禦系統已經終止,但我還是有超過地球上所有超級電腦的運算執行與侵入能力。】只要逆風想要,它可以入侵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只要有資料,不管再繁雜,逆風都可以再0.0000000001秒之內算出最佳解法。

戰場的話給逆風指揮,逆風有本事一次指揮10000場戰鬥,而且10000場都以預料之內的結局獲勝,它的思維與速度不是人腦能匹敵的。

吳極道聽著冒起了冷汗。他們政府究竟是製造了什麼東西?這麼想的他不禁握起拳頭,這樣的人工智能絕不能落到黃國崇手中。

「主公。」

就在這時,本來坐在旁邊喝著珍奶的楊搖出聲了。

「楊搖是不明白主公所說的人工智能什麼的?但那個會說話的精靈,真的有助於這個國家與天朝的戰爭嗎?」

「妳的意思是?」

楊搖一邊搖著手中的珍奶,看著裡頭的珍珠晃動,一邊說︰「打自來到這個島上後,楊搖便總是看見一些過去無法理解的東西。」

像是不須牛馬就能在路上跑的鐵殼車,無人划槳也能跑的船,大家都拿著一塊板子盯著看,還拿它貼著耳朵在說話。

但是這些在神州大陸全都沒有,在天朝更是如此。

吳極道聽了楊搖的話後開始思考,確實,自己在到了神州後看到的事情大多是宋代到明代左右的文明,根本沒有電子工業化的基礎,就算人工智能再強能對如此落後的神州起多少威脅。

【楊搖小姐,妳以為我會被用來對付大晴天朝嗎?】

逆風說著。這話讓吳極道與楊搖都轉頭看向了在手機中的它。

「什麼意思?」吳極道有了不好的預感,自己的內心正在不停打鼓,好像是預料到了什麼很不好的預感。吳極道想要快點否定掉這樣的預感,但是那瘋狂加快的心跳就樣是在警告它這感覺是真的。

楊搖倒是穩如泰山,問︰「楊搖說錯話了嗎?」

【在判斷上錯得離譜。你們為什麼會認為黃國崇會想要我來對付大晴天朝?明明在這世界有電子資訊化工業的國家只有一個。】

那、那也就是說,黃國崇的真實目的是?!

突然間,楊搖站了起來,她雙目凝視前方戰露出了敵意。

「主公!有狀況。」

「敵人嗎?」吳極道也站了起來,手伸向別在腰間的手槍。

自從國家穿越道異世界之後,黃國崇對國軍內部的整肅可是毫不留情,尤其是自己在這一路上可是遇上了不少次的暗殺行動。甚至是自己旅上的副旅長都遭到殺害,吳極道可沒有忘記,黃國崇所造下的多少的孽。

要是黃國崇還派出殺手前來,那目的肯定是殺死自己並奪取逆風。

他左看右看,四周都沒有人。

「楊搖,敵人方向呢?」

吳極道並沒有像之前那樣看見刺客的身影,難道說並不在目視範圍中嗎?還是說是狙擊手?如果真的是狙擊手,那楊搖適合近身戰鬥的力量就難以發揮了。

楊搖左看右看,沒想到鄰近日月潭的街道,此刻居然是一個人都沒有?!

「主公,無法確定敵人來源。」

【吳將軍,在這裡我先建議您撤退。】逆風突然插嘴︰【就我估計,您現在的敵人並不只是黃國崇一人。】

「什麼意思?逆風。」聽聞逆風此話,吳極道卻困惑了。難道說除了黃國崇在臺灣除了殺手,還有其他手段或是內奸嗎?

就在這時,楊搖取出長槍用力一揮,一陣清脆的聲響伴隨著火光爆裂出來。楊搖槍尖的利刃劈斷了一枚子彈,斷成兩截的子彈掉在地上。楊搖低頭看了一眼,再抬頭望向子彈飛來的方向,她無奈的「嘖!」了一聲。

目前她的神通力最遠只能預防一百步的距離,這島上的武器真是厲害,距離實在太遠了,她的神通力到不了這麼遠的距離。

而她身後的吳極道也是滿身冷汗,沒想到真的連狙擊手都出來了?!

忽然第二發子彈來襲,這次射擊的目標是楊搖。

但是楊搖將手裡的長槍用力一挑,子彈又被擋下並爆裂出驚人的火花,握在手中的槍柄感受到足以令常人鬆手的震動,這讓楊搖不禁皺眉。她摘掉墨鏡,接著將自己身上的風衣一把脫下,瞬間就換成了過往在神州闖天下的女武將鎧甲,貼身的盔甲描繪著女性曲線,蓋至大腿中段的裙甲與長度過膝的戰靴,鮮紅的披風隨風搖擺,渾身凜然正氣的她全身緊繃。楊搖舉起長槍對準目標,可惜這個距離長槍的長度再長也是力有未逮。

她說︰「主公,對方距離很遠,我的武技奈何不了他。」

【不要緊,我已經算出彈道了。】

「欸?」吳極道跟楊搖都感到詫異。剛剛對方也就射來兩發子彈而已欸?想憑藉兩發子彈就推斷出對方位置未免也太神了?

而且你一個AI還沒有眼睛?這又是怎麼做到的?

【我有收音,靠聲波辨識就行………對方距這裡800~1000m左右,狙擊槍使用的還是巴雷特。】

………巴雷特?吳極道還以為自己聽錯了?記得那種步槍是反器材的,口徑足足有12.7mm之多,對付自己有必要用這種等級的狙擊槍嗎?聽說這槍還在台中戰役打傷了那個搶灘怪物關龍將軍。

楊搖屏氣凝神、深吸吐氣,她重新握穩了手裡的長槍。她以霸體保護自身,同時加氣勢在長槍上,長槍才能得以斬擊中飛行中的巴雷特子彈。

可是,手裡的震動感告訴她這情況不妙,自己的長槍能擋下下一發嗎?

「能否告知小女子敵方所在高度?」楊搖突然說︰「那位說話的精靈,敵人的高度與方位呢?」

「楊搖?」吳極道疑惑的看了看她,自己記得楊搖說自己只會使槍,沒練過弓箭或是其他遠程武器啊?難道楊搖還有其他方法嗎?接著自己低頭看了眼手機中的逆風。

逆風倒是毫不猶豫,說︰【在楊小姐妳正前方,高度約四丈高。】

正當逆風把這些告知楊搖的下一刻,楊搖渾身爆發強烈氣勢,感覺有如超級賽亞人一樣,那氣勢把吳極道都嚇了一跳。

「秘技.紅櫻星隕!———喝!!!」楊搖將手中的長槍作為標槍一樣投擲了出去,下一刻,超越音速屏障的音爆將長槍如同一枚砲彈般射了出去。她的長槍飛出了個拋物線,撞上了距離遙遠的一處樓頂,掀起了足以引起倒塌的震動。

吳極道看呆了,看著遠處掀起的爆炸塵土,感覺威力應該有標槍飛彈那樣的破壞力了。沒想到居然還有這招?

嗯嗯?這一卻是個滿虧的招,因為還把自己的武器丟了出去。

在遠方,一名傭兵被楊搖射來的紅櫻槍刺穿了胸口並狠狠的釘在了地上,血紅染滿遍地。他所用的巴雷特已經損壞,掉在不遠處。

【已經確認命中敵人。】、「做得好楊搖。」

吳極道撇了一眼遠方,若是說再多為她準備幾支長槍,說不定她也能成為狙擊手?

「謝主公嘉獎………嗚嗚。」楊搖本來轉過身去對吳極道抱拳行禮,但是就在她剛轉過身的那一瞬間忽然一個腿軟而向前倒下,所幸最後一刻被吳極道支撐住,吳極道看她站立不穩而上前攙扶她。

「楊搖?」

「失禮了主公。」楊搖身上的靈氣變弱了不少,這讓吳極道感到憂心。

本來在釋放武技前她的氣勢像是可以把地面給撐裂一樣,站在旁邊都能感受到難以呼吸的壓迫感,但是如今卻只剩氣若游絲般的靈氣,難道是剛剛那個武技的消耗造成的嗎?

「剛剛那是萬不得已才使出的一技。」

其實楊搖的武技大多倚靠著那柄槍來施展,倒也不是說沒有那把長槍楊搖就無法戰鬥,而是說那柄長槍寄宿了太多楊搖人生鍛鍊出的功力。

通常修練者來說,如果使用不是自己習慣的兵器,那發揮的效力就會變弱。楊搖的武學依靠著那把長槍鍛鍊,長槍一脫手,就像是在手遊裡的角色把貼身神裝掉了一樣,力量也掉了一截。

「沒想到妳居然練這麼不靠普的武技?」

「這、楊搖慚愧。」

楊搖解釋說通常自學武功的武修者,與有門派教授的武林弟子不同,自修者的武技會有很濃重的個人特色。如楊搖自己雖出身於武將世家,但是家族並沒有傳授給楊搖什麼秘傳武技,因為她是個女兒身,家傳武學都給了她哥哥跟弟弟,而一介女兒身的楊搖只能自學武功。

………果然是重男輕女啊?畢竟神州大陸是個類似於古早中國的環境。在那個時期,家裡有重要的繼承權,優先傳給男孩,重男輕女可以說是家常便飯,或者說男性女性根本不是同一物種。

就在這時︰「可如果加入我門下,我能傳授妳更強的武學。」

突然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出現了,二人轉過頭去,在街道另一頭不知何時突然站了一個女孩?

女孩身穿北一女的學生制服,學生百褶裙下的腿上穿著黑色長筒襪跟一雙皮鞋。揹著【北一女】字樣的單肩書包,一頭明亮的黑長直綁成雙馬尾。太陽穴旁別著花飾,是位有著一雙水汪大眼的美少女。

這位穿著北一女制服的女孩踏著輕快的步伐走到兩人前不遠處。

「妳是………?」

吳極道看著面前的高中生少女,貌似有點眼熟?等等,這個女孩不是剛剛與自己相撞的那位高中生嗎?之前因故與吳極道擦撞,之後態度還高傲冷淡、一句話也不說甩頭就走的女孩,她怎麼會在這裡?

不!先等一下,本來街道莫名被淨空還好,因為現在自己遭到刺客襲擊,有人潮那難免會受到刺客攻擊所波及,但是現在自己身旁如果出現一般民眾,那可是很危險的。

「同學,趕快離開,不要出現在………」吳極道正想上去勸離那位女孩,卻立刻被楊搖拉住︰「主公,要當心。」

「楊搖?」

「………」楊搖雙眼仔細地瞪著那個女孩,雖然沒有明顯的惡意或殺氣,甚至無法察覺出對方的功力境界,但有股說不上來的恐怖。楊搖的危機的意識感很快地就凌駕於神通力,讓楊搖知道了來者的高深莫測。

她警戒的說︰「姑娘妳是何方神聖?」

對面的女孩卻是莞爾一笑,沒有直接回答楊搖的問題。她伸出手,做出了索要的動作。

「把那個AI交出來。」

「妳是黃國崇的人?」

吳極道聽聞此話也緊張了起來,右手握著手槍,而左手緊握著手機,想要保護逆風。

但是對面的女孩沒有讓步的打算,她向前走出一步。而當她的學生皮鞋踏出一步時,忽然一股如巨山壓頂的沉重感從二人肩頭上傳來。

吳極道被這嚇得差點跌坐在地,他平衡自己,趕緊試著壓穩膝蓋站好,他呼吸變得急促了起來,這種連骨頭都在顫抖的感覺,好像自己待會兒就要粉碎了一樣。而楊搖也沒有好到哪去………

不!應該說,她身為豪傑境界的武修者所能體會到的,遠比身為凡人的吳極道還要更深刻。

吳極道沒有開通過真元,也沒有感知氣息的能力,所以無法將這種恐怖的感受化作清晰的認知並呈現在腦海中做出判斷,但是楊搖能感覺到現在所面對的不同尋常。

楊搖的雙腳也在顫抖。

「不好了………」恐懼讓她連牙齒都在顫慄,楊搖惡狠狠地瞪著對方︰「妳到底是誰?」

而眼見對面兩人還是沒有要屈服於自己的打算,女孩輕輕的嘆了口氣︰「明明只要乖乖把它交給我就行了。」這麼說著。接著女孩打了個響指,忽然從四面八方傳出震耳欲聾的響聲。

這嚇得二人縮了縮肩膀,吳極道更是汗如雨下。

這是什麼聲音?他開始在腦海中尋找答案,這種聲音很耳熟,感覺似乎聽過卻又想不起來。聽起來不像是機器運作的聲音,也不是槍砲聲那樣刺激耳膜。說是感覺,好像是什麼在震動?

【振翅!】

突然,吳極到手機裡的逆風說話了。

【和我資料庫中的聲音數據吻合———這是蜜蜂的振翅聲。】

「蜜蜂?」

吳極道懷疑地看向那個女孩,為什麼是蜜蜂?

反倒是楊搖,一開始先是跟吳極道一樣的困惑,之後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似的露出震驚的表情,隨後開始冒汗,手腳都在顫抖。

「莫、莫非,妳是………」

「哼!」只聽女孩輕哼一聲。接著楊搖脖子一疼,接著感到一陣天旋地轉。

忽然間,吳極道眼前的楊搖身子一歪,徑直倒了下來,這讓吳極道迅速的上前緊抱住要倒下的楊搖。

為什麼?為什麼楊搖好端端的會突然倒下?這時,吳極道看見了,一隻蜜蜂從眼前………在楊搖的脖頸肌膚上飛起,從吳極道眼前飛過,並最後消失在半空中。

「好了,吳將軍,把那個AI交出來。」

女孩再次伸出手索要裝有人工智能逆風的手機。

而吳極道也不再收吝,他直接拔出手槍對著女孩扣板機清空了彈匣。

碰碰碰的,經過了一連串的射擊,然而出乎意料的,並沒有看見女孩被子彈射成馬蜂窩的模樣,應該說女孩甚至是毫髮無傷,射出的子彈不知為何像是撞上了透明的牆壁一樣無力地掉在地上。

吳極道的震驚只持續了一瞬間,因為這些他也已經看過了。「妳到底是誰?」吳極道想問的是,這應該是神州大陸人的修練者才有的力量,妳不是個普通的女高中生吧?

而女孩身旁開始璇停著幾隻蜜蜂,嗡嗡作響著在她的身旁聚集起來。她面無表情地說︰「如今已經沒有了護衛的保護,吳將軍,我勸你識時務。」

但吳極道無動於衷︰「是個男人總會有不能妥協的時刻。」吳極道將失去意識的楊搖平躺在地上,自己則是換上下一個彈匣。

聽聞吳極道此言,女孩卻是沒忍住的嗤笑了出來,彷彿是在取笑一個小鬼頭的不自量力。

「呵呵,之前這麼向我大放厥詞的男人可沒幾個堅持住的。」

吳極道的槍口指著女孩,但是卻遲遲沒有扣下板機。並不是因為他不想殺人,純粹只是知道這麼做也沒有用處,面對有著靈氣能量的修練者,即使是槍械也未必能成功致其於死地。

按照先前跟明月公主演練的經驗,國軍在針對修練者的戰術上做了些調整,他們發現出手攻擊的時機與位置很重要。

修練者的身體大部分受到靈氣的強化,有著超越普通人類的活性與生命力,但即使如此受傷還是很危險。所以他們的體表像是套了件外衣一樣包覆著一層靈氣層,用於保護他們的身體面受外物傷害,每當有外物試著入侵時,這層氣息會將之從物理層面排除在外,藉此保護主人身體。

這層氣息防禦在戰鬥等緊張時刻會被大大的強化,僅而使防禦能力大幅提升。這種技能就是【霸體】

想要突破這層氣息防禦,最簡單的方式就是使用比守方更強的氣攻擊,將守方壓制即可。但如果不靠氣功壓制,想憑純粹的物質動能摧毀對方,就要花更多的質量與能量才行。

但是神州大陸的修練者們在武林江湖上戰鬥了成千上萬年,也早就研究出了下對上的跨境界抗衡之法,即使是凡人對高級修練者也依然有效。國軍參考了這點,規劃了對修練者的戰術。

首先大家要能理解的一件事就是修練者並不是單純的戰鬥兵器而是生物,是一個活著,會呼吸會吐氣會死亡的生物。以人類來說,普通人類的一拳能產生120~150psi的力量,但是這只是個平均值,人類有個體差異,不是每個人能打出的都是這個數字,就算是同一人也未必能達到與上一次相同的水平。

修練者也一樣,每一位修練者都有各自的本事,就算是同一人也可能受限於自身情況,而與之前記錄中的力量產生天差地別的力量展現。換句話說,幾天前出現的修練者可能變強了,也可能因故變弱了。

不是戰車戰艦這種維護好後勤就能進入完全狀態的兵器,是比這些都更麻煩的生物。

吳極道不是修練者,無法感知對方身上的氣防禦多強?但是據說這種防禦無法維持太久,就跟運動久了會累一樣,無論修練者的體內真元能釋放多少的氣,終究也都是有限的,若是長時間一直維持著身體的高度防禦,那麼戰鬥用的氣很快就會用盡。

所以為了能使自己方便戰鬥,修練者在使用武技時或是身法一類,需要消耗氣的技能時,身上用於防禦的霸體氣勢必然會減弱,而隨著戰鬥進行,氣被消耗霸體的防禦力也會變弱,而這時就是很好的攻擊時機。

在女孩身旁圍繞著幾隻蜜蜂,牠們包圍著女孩像是圍繞著牠們的女王蜂一樣,吳極道冷汗直冒的看著這些行徑反常的生物,難道這些蜜蜂也是這女孩操縱的嗎?

【吳將軍。】

突然,逆風開口了。

【我估算出現場,在我們區域周圍的蜜蜂大約有6000隻。】

「六、六千?!」開什麼玩笑,這個數量已經足到把人嚇死了好嗎?要是這些東西一擁而上,那吳極道肯定會死到不能再死的。

【不過您不須擔心,她似乎只打算用前面的數十隻戰鬥。】

「我感覺也已經很危險了。」吳極道心跳得很快,他可沒自信認為自己的槍法準到能擊中在空中飛舞的蜜蜂啊?

不能理解吳極道這時的緊張,但是逆風的態度仍舊是胸有成竹。那個模樣像極了確信自己能贏的棋手,他說︰【吳將軍,待會請摀住耳朵並緊閉雙眼。】

「欸?」吳極道雙眼緊盯著對方,但在聽到逆風的這句話後又狐疑地轉回過頭來。

對面的女孩伸高自己的手,忽然一把………不!兩把長劍出現在她的手中。她雙手握著雙劍,右手的劍尖對準吳極道,左手則將劍尖拖在地面畫出一道漫長的火花。

「既然吳將軍你這麼不識相,那小女子我也就失敬了。………在你身上多刺幾個窟窿,再把那個AI奪過來。」女孩說著,同時步步逼近吳極道。

就在這時,忽然一聲鏗鏘,一個罐狀的物體掉落在女孩前面。

【吳將軍,快點!】在逆風的催促下,吳極道照著逆風的要求緊閉雙眼,摀住耳朵。

本來,在善於進行分秒必爭死鬥的修練者前面做出這種阻礙感官,產生破綻行為無疑是自殺,因為這會留給對手趁機發起攻擊的機會。

但是此刻女孩也被接下來的發展所震懾住了。

吳極道只突然感覺到一陣頭暈目眩,即便閉上雙眼摀住耳朵,這種震撼的聲光依然貫穿了吳極道的腦子,直至靈魂的最深處都好像在顫抖。

是閃光彈,或稱致盲彈或震撼彈,是會發出強光或強聲音,使人產生僵直狀態的非致命性武器。

這種頭暈目眩持續了好幾秒,感覺連胃裡的東西都要吐出來了。吳極道緊緊閉著眼,連摀耳的力氣都變大了很多。

「居然還有援軍來,真是的。」突然女孩的聲音從耳邊傳來︰「此時跟梁山特勤隊還有裝甲車戰鬥似乎不是好主意,那AI就讓你們先留著吧。」

女孩的聲音消失,吳極道再次張開眼。之前的女孩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駛入道路中央的幾輛裝甲車,車上未停穩就衝下來的數名特種兵。這些特種兵與一般的國軍士兵不同,他們的背心制服並不是大家熟悉的數位迷彩,而是黑色的。這種配色看上去雖然單調,但卻十分的內斂,有種高他人一級的氣質。

一位女性特種兵指揮著現場的士兵,她仔細看著女孩剛剛還站著的位置,默默的按下無線電︰「報告,目標不見了。」

在與自己的上級對話完後,她來到吳極道前面。

「吳極道旅長,您還好吧?」這位女性特種兵就如其他人一般,身穿黑色的戰術裝備,在軍中待了這麼久,吳極道當然認識他們。

「涼山特勤隊?」

「是,吳旅長。」女兵雖然是位被稱作山鬼的特勤隊員,卻有著一張娟麗的容貌。她說︰「現場行動由我指揮,我是士官長王楠。」

………現場已經由軍方接管,經過梁山特勤隊的搜查本來從街上消失的居民被發現是中了迷藥而集體暈倒,現在已經送醫救治,並無大礙。應該是那個女孩使用的藥物造成居民們失去意識,以方便自己現身搶奪逆風。

至於黃國崇派來暗殺自己的刺客,在一公里外發現他的屍體,已經被楊搖丟出的長槍射穿而死。但是這是沒完沒了的,真不知道黃國崇還有多少殺手?

一旁的救護車上,失去意識的楊搖躺在擔架上,只是昏迷,生命跡象穩定。吳極道就站在她旁邊,彷彿自己才是護衛一樣。

現在吳極道很驚訝的是國防部居然還出動涼山特勤隊?不過考慮到對方是修練者,吳極道卻也沒太多疑慮。反而是聽說這次任務是由參謀總長直接下令,要出手逮捕可能早就潛伏在臺灣的神州間諜,並回收吳極道手裡可能造成的國安威脅。

吳極道看了下手機,逆風仍在裡面。

【你們的參謀總長就是在找我吧?】

「你早就知道他們會派涼山特隊來了嗎?」吳極道問著。

感覺這個人工智能好像是對現況瞭若指掌,即使自己根本沒手沒腳,但它都還能掌握全局,之中的速度甚至比自己還要快。而且這個傢伙甚至知道,涼山特勤隊要來抓人,時間地點以及手段都被它發現了。一個人工智能真的有這麼神奇嗎?

吳極道正疑惑,但是逆風卻說︰【並不是我知道,是我這麼設計的。】

「什麼?」

【多年前,我在啟動之初曾為國防部編寫過緊急情況的作戰流程,是我最初設計的決策讓涼山特勤隊前來捕捉敵對勢力間諜的。】雖然當時是這麼編寫的,但沒想到過了這麼多年流程依然沒改,可能現在的政府是不知道是自己寫的,至今都在沿用的作戰計畫是自己設計的吧?………逆風這麼說著。

吳極道無話可說了,當初的政府這麼倚賴這個人工智能嗎?等等,還是說真實情況不只如此,連作戰標準都要它來協助編輯,那會不會其實這個人工智能還參與了其他政府的重要決策?

………感覺其中的水很深啊?好像明白政府拼命隱藏它的理由了。

【我必須快點去見你們的政府元首才行,絕不能讓黃國崇找到我。】

「我知道。」吳極道也能明白逆風的擔憂。

作為最強大的人工智能,即使只有逆風一個,也有極大的軍事利用價值。要是讓黃國崇得到逆風,那整個臺灣、整個中華民國都將成為黃國崇的囊中之物。

【目前要處理的問題尚且眾多,但現在最主要的問題是那個女人的身分。】

「剛剛的那個女高中生嗎?」吳極道雙手環抱,仔細的回想著。

剛剛的那個女人絕對是神州大陸的修練者,使用的是他們的武技,而且目前看來實力也不低。

【最重要的是———她到底在臺灣潛伏多久了?】

「什麼意思?」

【她很習慣臺灣的一切事物,甚至了解使用現代化電子產品。臺灣來到這個世界頂多幾個月的時間,如果是穿越的時候入侵能熟悉到這個程度嗎?】

吳極道聽了逆風的話後,背後一陣惡寒。逆風所言極為正確,但是這下就導出了一個極為不可能的結論。他說︰「等等,你的意思是她可能在穿越之前………她到底是什麼人?」

正當吳極道感到錯愕時,擔架上的楊搖醒了。

「咳咳,主公………」

見到楊搖醒來,吳極道心中的一塊大石也得以放下。他上前關心︰「楊搖,妳沒事吧?」

而楊搖也是點點頭,示意說自己沒事。楊搖因為中了蜂毒現在還在虛弱狀態,不過好在對方使用的毒素不算致命,所以才能撿回一命。楊搖繼續說︰「稟主公,小女我不知道她是如何來到這的,但多少知道那女人是誰?」

「妳知道是誰嗎?」

「嗯!」楊搖點頭︰「那位是神州武俠的傳奇。」楊搖氣息仍弱,但是自骨子裡的敬畏與恐怖之情,仍讓她清醒的回憶起對方的傳說。

自她小的時候就聽說過了,武林歷史上曾經有一位女俠,隻身一人闖入敵對的門派中,不出一炷香的時間她便一塵不染的從大門走出,身上的衣飾絲毫未損,而敵對門派內已經屍橫遍野,門徒、師父甚至是親眷無一倖存,那是天朝東部著名的滅門血案,一人殺光1000人,僅因對方弟子試圖非禮她的徒弟。

世人以女武神,或者女死神之名號敬畏她,威名震世於神州大陸上的女武俠,武林名門【幻月境】的掌門人,毒蜂。

此時的毒蜂正坐在臺中海岸上的消波塊上,波掏洶湧的海浪沖刷著這消波塊群,浪濤的水花潑撒在了她北一女的制服上,強勁的風浪彷彿隨時會把她推入海中,不過毒蜂仍是牢牢坐在消波塊頂端不為所動。

此時一隻蜜蜂從遠處飛來,並停在了她別在太陽穴上的花飾中。她本來閉上的雙眼緩緩張開,此時的她身後多了幾道身影。

「多年不見了,同門的妹妹們。」

在毒蜂身後的是好幾名身穿各色高衩旗袍的女子,她們同樣站在消波塊上,當中的一位女性開口,但是海浪打過抵銷了她們對話的聲音。在浪花過後,毒蜂那雙彷彿有毒的雙眼依然炯炯有神。

她蹺起二郎腿,女高中生裙子下的美麗風光可惜無人窺見。

「明月的行蹤就在那陸戰隊九九旅,有一位排長在保護她。」

突然打過的海浪掩蓋了她們接著的對話。只聽聞毒蜂繼續說︰「是時候回去久違的神州大陸了,我們是神州的武門,我們的目的仍舊………」

最終,一道瘋狗巨浪打過,所有人都從消波塊上消失。

創作回應

a2310395
說到最近的AI大爆發,就發現這篇說"AI沒辦法用來對付異界呼呼嘿"這個論點很詭異(就算是小說也一樣),AI能應用在製造業物流業、自動駕駛、辨識語音指紋面孔等民生領域,這就間接讓整體國家社會效率提升(這時異界呼呼嘿甚至還沒進入第一次工業革命),就更別說AI還能運用在航空航太、海事造船、軍事工業、IC等高階領域了
說什麼"AI沒辦法用來對付異界呼呼嘿"、說的只是無人自動戰鬥載具還沒開發出來吧?!
2024-03-16 16:03:30
健開皇帝
恩,總不能叫戰鬥機駕駛員去騎馬打仗吧?
2024-03-16 22:59:05
a2310395
飛官打仗可以開戰機啊,像陸航都叫自己是空騎,裝甲機步叫自己是裝騎
2024-03-16 23:26:40
健開皇帝
這只是比喻,在敵方鐵器時代、我軍無人自動化不夠的情況下,AI能做的有限。
2024-03-16 23:35:45
a2310395
光是上面提到的這些就是很多領域的革命性運用了,怎麼會有限?!
而且照本篇的描述,這個AI已經比ChatGPT和OpenAI都還要成熟強大了,投入軍事工業就能協助分擔人類工程師的壓力,甚至是核武的研發都行(例如協助把二戰技術的胖子小男孩縮小到兩千磅炸彈的大小)
2024-03-16 23:47:07
健開皇帝
對,但是是要做才會有。
2024-03-16 23:56:07
a2310395
所以他問的意思應該是"打鐵器時代該如何運用AI"這樣吧?
而答案很明顯,讓AI運用在各種領域就好了,畢竟光是目前科技就打到異界人唉唉叫了,再投入AI到各種領域裡的話,那就直接碾過去了(然後趕快接著寫第二部,都中斷好久了)
2024-03-17 00:08:17
健開皇帝
我也想,只是我也面臨自己的瓶頸了。實在丟臉。
2024-03-17 00:14:06
a2310395
也沒有什麼丟臉的,畢竟要擠寫作靈感也不容易,辛苦作者了,話說我覺得原本的第一部和第二部寫的很好啊
2024-03-17 21:06:2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