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中華民國異界傳-第四十六章.玖州大屠殺

健開皇帝 | 2024-03-24 15:29:05 | 巴幣 2418 | 人氣 783


視角來到神州大陸.玖州城

作戰軍的無人機在過去的多日內已經朝著城內投放了數以萬記的勸降單,內容上明確寫著只要投降,城市內的人民百姓不旦不會受到殘酷對待,還可以接受現代化水平的醫療,治癒那些受到登革熱所苦的患者,同時投降者可以得到食物配給與溫暖的居所。

這些對於過去長期受到官府暴力隔離的城內百姓而言無疑是絕佳的誘惑,雖然他們不明白所謂的現代醫療是什麼意思,但在聽到能免受疾病與飢寒所苦就足夠令人動心,玖州城內的百姓無不在商議如何出逃去向所謂的敵軍投降?當然了,這種商議出逃的行為會被官府沉重打擊,官兵們會直接闖入百姓的民宅中,二話不說押走所謂的妖言惑眾、或者說造謠者,在後來到隔天,眾人就會看到那些造謠者被絞死在刑架上,甚至很方便地留下了自白書承認自己的造謠罪刑,以及所謂的深刻體會到自己的錯誤等一類官宣式廢話。

在玖州總督的強力執法下,城內一片死寂,曾經天朝在東部的重鎮如今在疫情和敵襲的雙重壓力下變成一座死城。

可是即便如此,玖州總督也沒放棄生還的希望。他坐在自己的官府桌前,以毛筆沾了沾墨水,接著奮筆疾書的在紙上寫著。

朝廷那邊是指望不上了,武林盟這邊也毫無音訊,沒有援軍的話那玖州城是沒戲了。既然要輸,那至少也該把自己能佔到的便宜都佔個一遍。

總督在要給島夷軍的信上寫了許多讚美之詞,言詞中充滿了對臺灣異界軍事力量的驚喜,以及臺灣將領的英明指揮,簡而言之就是阿諛奉承,這在天朝的官場只能說是基本功,沒有討好上司的能力可不能在官場混。

但是讚美只是一個開場,總督擦了擦汗,與島夷正面作戰他沒底,因為先前的遭遇戰他的軍隊已經毀滅的差不多了,這座城看似牢固,但相信也很快就會被鐵殼車輾過,所以總督開始盤算起自己的籌碼。

就在這時,他的奴僕進來了。

「老爺。」

「幹什麼?!沒看到本官正在忙嗎?」

「請老爺息怒,丁三告軍門有找。」

總督罵了一下擅自闖進來的家奴,聽了丁三告來了之後又暗自咋舌。

丁三告,是駐守玖州的領兵武官,為二品軍門,是陳霍將軍的部下。這傢伙之前的兵馬與島夷交戰,結果賠了所有的機關兵不說,連重要的騎兵與武將也無一倖存。是個看似可靠、但實際上一點用也沒有的傢伙,不過也是這傢伙想出了靠人質換時間的辦法,所以或許還有點用。總督這麼想。

身穿一身鎧甲的丁三告進了門,先是拱手禮敬了總督一把。

「我丁某失禮了。」

「有話快說,我還要辦正事。」現在的總督不是很想搭理丁三告,而他所謂的正事就是寫信給臺灣軍方求饒。

有趣的是,他為了自己將來了榮華富貴而寫信向臺灣軍方求饒被自己視作明智之舉,但是民眾為了求生而試著逃出城市則被官府一巴掌打成了叛國的奸細。當中的雙重標準想必他自己也沒注意到,反而覺得一切合理?這可能也是天朝思想文化上的某種奇怪現象。

「總督可否聽我丁某一事相求?」

「唉!」

總督暗自嘆氣,都如今了還能有什麼事要求的?不就是要活命嗎?

「說說。」

「日前島夷的俘虜有部分安置在了玖州城的地牢,應該還在總督您的管轄下。」

「那還用說,這可是如今咱們能保命的關鍵呢。」

之前對臺灣島的襲擊讓晴軍抓來了一些臺灣來的戰俘,這些戰俘呢部分送去了大京城,部分則給一些轄下將軍賣去其他州了,其中也有部分被玖州總督留了下來。尤其是上次遭神劍衛的黨羽襲擊之後,總督就把部分的俘虜關在自己這了,也當是自己的一些籌碼。

如今島夷來襲,說不定這些俘虜能用上成為自己的求生的必要手段。

不過不方便的是這些俘虜真是脆弱,綁來才沒幾天就病的病、死的死,不就是讓他們睡在濕冷地牢裡,加少幾條被子而已,幾天少吃幾頓都喊餓,真是一點都受不了苦。真是,這些異世界的島夷都這麼沒用的嗎?

不管了,反正還剩下一些還活著的戰俘,也許島夷的將軍會賞臉些。

總督看向丁軍門。

「軍門問這事是何意?」

「請恕丁某無理,或許總督的主意行不通。」

「怎麼說?」

「島夷一來是要攻城的,無論交不交戰俘,玖州城都會被攻。」

「那又怎麼了?!干咱什麼事?!」

總督不禁咆哮起來,結果這下也把他的心裡話說了出來。

事實上在總督看來,玖州城並不重要,這只不過是他仕途上治理的一座城市,對他而言最重要的只有在任職的時間內盡可能的撈錢,等時間一過或者他貪汙夠了後找機會回朝廷中央任職,這裡的百姓什麼的他沒興趣管。

有人說,那你的家眷怎麼辦?他們不也在這座城裡嗎?呵呵,他的家眷老早就給他安排到更內地的州縣去了,在他手下的說書人宣傳玖州城的城池多安全、自家守軍多強悍以及島夷多無能的時候,他的家眷早被幾輛神秘馬車從後門載走了。

在這裡,統治者說的都是鬼話,誰會真的和平頭百姓同生死?

總督早就做好準備,只要他出城和島夷求饒,獻上戰俘以及往大京城的地圖。沒錯,出征打仗最重要的就是地圖,有了地圖就能節省翻山越嶺的時間,總督相信島夷也會接受的。

不過他大概不知道,臺灣有先進的地形勘探技術,地圖什麼的不是問題。反正他早已打算賣國求榮………嗯?你說叛國?哈哈,不好意思。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畢竟識時務者為俊傑嘛!活下來享受榮耀的才是贏家。

就在這時。

外頭忽然傳來巨大的轟雷聲響,總督被嚇得筆尖一顫,抬頭望向窗外。在玖州城的城牆上忽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開口,磚瓦土石在裂口處崩落。城牆上的守軍兵荒馬亂,尤其是軍中駐防的軍隊方士,由於長期戒備引起疲態疏忽了防範,守城結界沒能及時立起。

在數公里外,作戰軍的炮兵陣地已經開始正規砲擊。

他們拉開拖曳式榴彈砲T-65的炮門,將砲彈與火藥放入其中,之後拉動炮繩,又一砲彈落在城牆上,火光炸的士兵血肉橫飛。

在城內的百姓已經開始尖叫逃竄,而總督也慌不擇路的拿起寫的文情並茂的求饒書,無視丁三告軍門的存在奪門而出,他要快點去向島夷求情了。

丁三告冷冷地瞪著對方離去的背影,並鄙視的搖頭︰「蠢貨。」

「丁軍門!」

這時他的部下們趕到了丁三告身旁。

「已經按照軍門的吩咐,開城讓百姓逃亡了。」

「很好,咱們也要準備棄城了。」

「軍門,真的要棄城嗎?這可是玖州的第一府城啊!」

「你沒見到門外島夷的攻勢嗎?那玩意而是咱們能對付的?想活命就棄城。」

丁軍門說著就走出了總督府的大門。

玖州守軍放棄了抵抗,而是打開城池的大門任由百姓逃荒,眼見軍隊不抵抗攻擊,民眾紛分攜家帶眷的逃跑,玖州城民眾帶著家人與財產棄城逃亡了。

反之則是臺灣的對晴作戰軍這邊,偵查無人機已經看見城市內一片混亂,作戰軍的部隊也是嚴陣以待,看對面已經瀕臨崩潰,攻擊時刻已經接近。

金碧雪上尉與她的部隊站在最前線,她透過望遠鏡查看城市,忽然看見一人一馬從城池內奔了出來。

她讓部隊戒備,自己握好步槍。只見那人身穿像是以前的古代官服,手裡提著一面白旗,他大呼︰「饒命饒命,小的來投誠的。」

金碧雪的部隊截住了這個傢伙,這人正是玖州總督。只見他眉開眼笑的來到金碧雪的部隊前,五體投地的跪下。

「幾位軍爺,小的是玖州的總督,是要………啊啊!」

但他還沒說上幾句,金碧雪就用步槍槍托一擊敲昏了這傢伙。

「銬起來。」金碧雪讓部下把這傢伙抓起來,同時把玖州的情況迅速上報到了作戰軍的最高層,也就是指揮官黃國崇這邊。

黃國崇聽著部下的報告,一邊看著從玖州總督那收腳來的投降書。他發覺雖然神州大陸的文字千奇百怪,但好像有些可以用繁體字搞懂?這是怎麼回事?

在原來的舊世界,即使是中國的文字春秋戰國時代也有不同的種類,是在秦始皇征服六國後再逐步統一。如今的繁體字也是今過了幾千年演變,和最初的時候已有不同模樣。

看著書信中的文字,黃國崇只感到生理不識。

「開始攻擊。」他只對部下這麼說。

至於玖州總督的命運?並沒有相關記載也沒人有興趣,反正大概和之前抓到的他的家人一樣,被栓在作戰軍的汗馬車後面拖行吧?

作戰軍隨後開始了對九州城的正式攻城作戰,M109A2自走砲與拖曳式榴彈炮猛烈發動砲擊,當經歷了一小時的連環炮擊後,與巴頓戰車和裝甲車前進的心戰車一同播放的是裝甲兵進行曲。

【加速我們的飛輪前進!邁進邁進!邁進邁進!~】

擴音廣播大聲撥放著軍歌,領頭的巴頓戰車一口氣撞破了玖州城的大門,於後的裝甲車紛紛從門口駛入,剛遭到砲彈洗禮、驚魂未定的城內百姓更是嚇得魂飛魄散,他們這輩子從未見過這種怪物,被嚇得倉皇逃命。

從CM-21裝甲車上下來的作戰軍士兵開始進行地面掃蕩,檢查城中是否還有潛在威脅,他們擅自闖進民宅,若有不服指令的居民則直接開火送走,裝甲車上的機槍手也隨時注意可能從暗巷中出現的伏擊。

空中直升機盤旋著,他們注意著地面上的一舉一動,以方便隨時可以提供地面部隊需要的火力支援,陸航的AH-1W超級眼鏡蛇直升機擁有20mm口徑的機砲,只要有請求支援,這玩意兒隨時都把地上的東西給打成碎片。

當然了,注意力在地面並不代表他們忽視了防空,雖然作戰軍高層有人對於國造防空系統稍有微詞,不過在包圍玖州城的作戰軍陣地裡皆布置了陸劍二飛彈系統,靠著CS/MPQ-90蜂眼雷達能夠找到附近周遭60公里內的空中威脅物的性能,足夠打擊包含了飛行挺以及武裝機關鳥在內的目標。一旦蜂眼雷達能鎖定敵方目標,四連裝發射車上射程15公里的的陸劍二飛彈就可以射出接戰。

唯一麻煩的是,陸劍二系統最初設想的移動路線是靠著臺灣本島已經普遍發達的公路設施,而不是敵國的野外環境。當初為了接來布置這套系統,他們要花時間整理布置系統的路線,陸劍二系統的載具是來自舊世界MAN集團的四輪卡車,四輪代表其越野性能有限,要送到佈置這幾套系統也花了不少時間。

所以,黃國崇之所以願意聽立法院的要求先勸降,可能也是因為要爭取布置防空系統的原因。不管如何,在防空系統能有效運作的前提下,敵空中單位將很難介入戰況。

不過雖然說是戰況,但實際上只是壓倒性的推平城池而已,城內守軍早已放棄抵抗,士兵們丟盔棄甲、卸下他們的佩刀,而上層官員以及其家屬也早在前陣子搭上神秘馬車逃之夭夭。

城內剩下的,大概只剩下失去利用價值的小吏以及官府走狗了吧?事實上,這些人直到戰前一直還在鼓譟,宣傳自家天朝的強大或島夷的無能,提出各種空穴來風的指責或毫無依據的實力比較,洗腦愚民們無須擔心。

直到如今,作戰軍攻破城門摧毀了他們的美夢泡泡,他們瞬間失去了過往的囂張跋扈,變成了只能搖尾乞憐的喪家犬。這些當初興風作浪的傢伙們中有人想趁亂逃走,結果在半路被鄉親以及仗義的俠客堵到,抓起來就是一頓痛毆。

仔細想想,這些人應該曾是武林中人,應該都曾遊湖四海飽讀閱歷,如今會淪落到給統制廠做宣傳工具,可能是武林的衰落或腐敗滲入武林,不管如何,這些人實在可悲。

金碧雪的部隊進入了府城中,玖州府城相較於之前的海港縣城更為巨大,經由早期知名建築工匠規劃設計,有著發達的城市路線規劃與下水道水利設施,甚至連有些臺灣的城市都自愧不如。

比如,作戰軍的裝甲車駛過了一條運河而連結道路的石製拱橋,這種拱橋是由石磚的重量與數量作為物理結構上的加強物,是非常古老的工法。然而這種工法不知使用了什麼技術,足以令重達50幾噸的巴頓戰車通過卻絲毫未動搖。

城市排水系統比原先作戰軍預估的還要發達,排水渠在城內是隨處可見,但最誇張的是,作戰軍甚至發現了類似現今下水道的設施,高度2.5m寬4m的石制水道,在黑暗深處爬過幾隻小妖蟲與老鼠。

之前在臺灣時就有推測過,古代中國的城市相比同時期的中世紀歐洲本就有高度的規畫發展,但是由於眾所周知自古以來的資源制度問題,大城與小城甚至鄉村的差別無比巨大,這才導致了即使主要城市富麗豪華,但大部分窮人都是住在小城或村莊,只有上流人士才能在大城市的富貴發展。

比如宋代的首都汴京,出名的強幹弱枝,清明上河圖就交代了其首都市多麼的繁榮,至於其他地方?那不重要。如果他們有在意其他城市的實力,那還哪會給金寮溪西夏暴打一頓?

不說了,金碧雪的部隊已經鎮壓了當地僅剩下不多的反抗力量,無一例外全部處死,百姓逃亡的逃亡、沉默的沉默、等死的等死。

金碧雪帶著隊伍清理街道時,看見一位樣貌落魄的老人蹲在官府外邊不關己事的抽著菸槍,金碧雪走了上前。

「老先生,我們要清空區域。」

聽聞聲音的老人抬起頭,用瞇成一條縫的眼睛看著眼前的女軍官。老人那一口黃牙缺牙的老嘴一張開吐出了個沙啞的聲音︰「小姑娘,您又是哪一國兒的兵啊?」

「中華民國國軍,對晴作戰軍第一師主戰旅。」

「中、中華?沒聽過。」

「老先生,請起立。」金碧雪神情冷漠的說著,同時身後的部下上前,一位強硬地拉著老人的胳膊將他拉起,另一位舉著步槍戒備。

當老人被拉起時,煙槍掉在了地上,被士兵失足一腳踩碎。

「哎呀!哎呀!老夫的煙………」

「我們沒空讓您抽菸。」金碧雪冷冷地說著,似乎是因為老人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惹怒。她繼續說︰「也許你根本沒聽過我們的國家,但是我國民眾是貨真價實的被侵略了,被你們的大晴天朝所侵略。」

作戰軍士兵拉著老人的力氣更強硬的,感覺那力道像是要把這老人的手臂捏碎似的。

為什麼?家園裡的難民,自己的同胞正在遭受晴軍913高雄事件的心理創傷,為什麼這些異世界人卻能覺得這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憑什麼?

士兵的粗暴把老人弄痛了︰「哎呀好疼。」

「誰管你,老害給我站好!」

士兵粗暴地將老人推走,金碧雪則冷淡地看完這一切。

這看似殘忍,但她認為這一切都是為了國家,為了臺灣人民,高雄事件的血仇一定要讓這個世界的大晴天朝人付出代價。

作戰軍的部隊開始調查、清理留在城內的人口,整座城內四處可見作戰軍部隊奔走抓人,手持步槍的武裝士兵強硬地把殘留於城內的老弱殘兵逼出城外,清理可能是危害的可疑人士。畢竟修練者的強悍已經是眾所周知的,那怕只有一人,那危害也是不容小覷的。

金碧雪走進玖州的總督府內,這是很典型的中式建築,分成多層、體積巨大,可顯屋主的地位。

不過屋內一片狼藉,看來是逃的匆忙,很多東西都來不及帶走。比如︰金碧雪在一間女房裡找到一面鏡子,與當時神州大陸廣泛流通的銅鏡不同,這面鏡子居然是銀製的,可見其價值之高。

「這種東西真能當鏡子嗎?」金碧雪將之拿起來看,鏡子的成像程度與反光的程度有關,以前鏡面倚靠金屬的反光成像,當然和真正的鏡子差別甚大,至少金碧雪覺得這鏡子的收藏價值大於實用度。

「真搞不懂這些異世界人。」她放下銀鏡,轉頭察看就發現了一個東西印入了眼簾。

金碧雪感到興趣上前查看,只見在由絲綢蚊帳包裹的凌亂床舖上丟棄了一件衣裝,桃紅色的艷麗吸引了她,拿起來一看,這是一件漢服,桃紅色的下裙與與粉白色的交領上衣,再由一條紅色的腰帶搭配。

當然吸引她的並不是這麼簡單的顏色,而是在於衣服之上的繡花圖,可能是神州大陸上的某種花吧?金碧雪也不是植物專家,自然也無法找出品種,不過並不妨礙它的美。

神州大陸上並沒有自動化工廠,所以這花的圖肯定是手工縫製,這讓金碧雪想起了自己的阿嬤,自己小時候它也會做刺繡,雖然和市面上的美觀不能比,但那雙被刺的滿是疤痕的雙手卻永遠留在金碧雪的心中。

………不知道是誰縫的?這麼美麗的衣服丟著也太可惜了。

就在這時,部下的女兵們走了進來︰「報告連長,我們………哇!」、「金連長,妳從哪裡找的?」她們也被這件衣服吸引了,果然女人真的對時尚好看的衣服沒有抵抗力。

金碧雪︰「很好看吧?我也想著要不要帶回去?」

「當然啊!我也想要。」說著一位女兵開始搜查其他房間,試圖找出其他件。

至於其他人,她們為上金碧雪旁,想清楚一睹這衣服的精采。

「好好看喔。」

「這簡直像是玄幻古裝劇裡的戲服。」

「連長,妳試穿看看嘛!」

忽然間其中有人開始鼓噪要金碧雪當模特兒試穿上去看。這讓金碧雪感到有點為難,現在可是在行動途中,怎麼開始玩鬧了?不過,反正鎮壓玖州城的作戰任務也已經差不多了,她之上的長官八成也沒怎麼在管,只要黃指揮官沒說什麼那摸魚一下應該也行吧?

被鼓噪的她,外加自己也真心想試試看,於是脫下了衣服換上。

………這種事只要沒人看到就行吧?

不過真不愧是國軍海報封面上的比基尼女郎,金碧雪的身材是超乎想像的好,脫下軍服時露出的腰身線條沒有一絲贅肉,肚子上在有著筋肉線條的同時又不失身為女性的柔軟,那她一百七十的身高以及超過一公尺的大長腿更是讓其他女兵羨慕。

雖然沒穿過漢服,不過應該和日本和服差不多吧?畢竟日本也是漢唐傳過去的。幫好腰帶,連金碧雪都不敢想像這個是自己。

拿著剛剛的銀鏡,金碧雪嘴角不禁上揚,周圍的女兵要不是身上沒手機,早就想拍照打卡了︰「看起來好像仙女喔!」被她們叫成仙女,金碧雪還感到不好意思。

「沒想到這一世界居然還有這種好東西?」她這麼感嘆。

不過想知道,這種華而不實的衣裝是只有不需自己做苦力的大小姐才有資格穿的。這種大衣袖與長裙在做工時只會礙手礙腳,除非是長期有所修維的修練者,即使是礙手礙腳的衣裝,怡然能身輕如燕、行動自如,不過傳統的凡人大小姐,在沒經歷過修行的情況下可不行。

這漢服似乎更強調凸顯人的身材曲線,當腰帶綁上,上半身與下半身被明顯隔開,上身的交領隱約透出了金碧雪那傲人的胸圍,若隱若現的事業線半蓋在領口中,寬大的衣袖起了平衡,與下半身的長裙做出了對稱,不過由於金碧雪沒找到相配的鞋子,所以還是軍靴。

金碧雪一遍照著鏡子,一邊給鏡中的自己梳理。看著一旁傻笑眼冒愛心的女兵們,金碧雪感到不好意思,像是要轉移話題似的問道︰「所以怎麼樣,城內情況?」

「啊啊?」一位女士官被推出來,查覺到金碧雪問自己了,她趕緊重整儀態。說︰「報告連長,城內大小居民總計剩下2000人,過程中殺了一些,但還沒發現可能的威脅。」

「剩下2000人?比想像的更少,這裡不是大城市嗎?」金碧雪回憶,情報中這裡可是人口破萬之上的城市啊。

「大概都跑了,就在我們攻城之前。」

「跑的還真快。」

金碧雪不禁讚嘆異世界人跑路的速度。

有情報指出,在正式攻城前,有不少的城內居民似乎試著從側門逃跑,看他們的樣子似乎是攜家帶眷的平民百姓,但是也難保不會有敵人份子,反正交給其他部隊吧,金碧雪眼下重要的是城內。

本來按照事前明月公主與大聖國方面給的情報,玖州府城是大晴天朝東部的重鎮,是經濟與軍事的集中區。鎮守本城的數十萬的帶甲機關軍團,只不過這些之前就在與作戰軍的交戰中被消滅了而本停靠在海港的艦隊也已經被雄二雄三飛彈徹底擊饋,如今天朝已經失去海上戰力,再也不可能反擊臺灣本島。

而這座有著歷史悠久與數十萬大軍,號稱能獨立鎮守邊百年的城鎮卻毫不費力地被作戰軍拿下了。

金碧雪看著窗外狼煙四起的城市,問︰「我們打這座城市花了多久時間?」

「報告連長,大概一個多禮拜。」

「不過………如果不算之前作投降心戰喊話的時間,那大概是不到一天。」

實際算起來,大概是兩個小時左右。在這神州大陸上舉足輕重的城市,竟然只兩個小時就淪陷了,可見雙方軍力的差距。緊接著,很快整個玖州都會淪陷,甚至不止這裡,連附近州的府城也會變成作戰軍的囊中之物。

「這座城市的官員呢?」金碧雪回想起剛剛那個被自己抓到的傢伙,好像是這座城內有頭有臉的人。不過不重要了,反正死人又能做什麼?這座城市陷落是必然的。

「主事的大官應該都跑了,城內盡剩下一些地方官與小吏。」

「抓起來了?」

「………大、大部分自殺了。」

「自殺?為什麼?」金碧雪一聽感到無比詫異。

而部下們似乎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她們說︰「連長,我也很奇怪,我們只是要那個管理馬廄的小官投降,可是他二話不說就………」說著,部下用手指抹了抹脖子,暗示持刀自刎。

連個管馬的小官吏都這麼血性,其他人也是差不多,有的人帶著全家自焚,有的剛找到他家裡面,就發現已經帶著一家老小上吊自盡。

更甚著,一個管理文書的主簿在一眾士兵的步槍威嚇下依然無動於衷地向著遙遠的天邊行三跪九叩跪拜禮,眾人正傻眼,但那傢伙隨即就舉刀自盡了。雖然不明白,但是那個方向應該是大晴天朝首都.大京城的方位,他是向皇帝跪拜嗎?

「那不敢自殺,活下來的很少。」

金碧雪傻呆呆的看著下的報告,等了半會兒才回過神。

「簡直是莫名其妙!」這下金碧雪更搞不懂了,她搖頭說︰「這些異世界人到底是怎麼回事?明明打仗弱的要死,卻每個都可以不要命?」

女兵們也搖頭表示不解。

荒唐歸荒唐,反正這座城他們是打下來了。接下來就是向指揮官回報,並清理城市剩下的危害,以及在地牢內發現的從臺灣綁架來的部分戰俘的處理了。

當黃國崇得知找人質時,不向其他作戰軍的高層,他沒有一絲的喜悅。

除了城內的清洗,作戰軍自然是也沒放過通往城外的所有可能道路。

一群剛出了城的難民隊伍推著牛車驢車,緩慢地走在林逕的泥石路上,簡陋的驢車僅是一塊木板和車軸組成,甚至沒有避震功能,當在顛坡的路上行徑的車輪輾過石子時引起不小的震動,錯弱的車輛發出「嘎茲嘎茲」的聲音,彷彿是要散架一樣。

不遠處傳來的如同雷聲般震耳欲聾的聲音似乎是在發生什麼事?人群中的母親安撫著懷中寶寶,隨行的小孩抱怨走野地腿腳很酸,住在府城的小孩兒不像村莊的這麼能受苦,但在大人的厲聲喝斥下也是只能照做。

之前城內爆發瘟疫,由於官府不人道的隔離措施餓死了不少人,這時就有很多人密謀出逃,可是出了城又能逃去哪?野外可是有妖魔的,他們一群凡人哪能對付?

領頭的男人們正在焦急該往哪兒逃時,忽然一陣風吹過,緊接著一個男人臉上濺上血跡,是他前面那個人的,那人的腦袋像是個破葫蘆一樣的破裂開了。

「哇啊!」他不禁發出慘叫,逃難隊伍的所有人都嚇得停了下來。

接著,只見本來應該沒有人的草地、泥巴坑、樹林間,甚至是剛剛踩過的石塊下紛紛站出了個人………這些人,難道是把自己給埋在了地下嗎?

作戰軍士兵臉上塗著迷彩,身上掛著吉利服,滿身的泥巴跟樹葉,顯然就是為了能和四周環境融為一體的偽裝,他們拿著65K2步槍,指著逃荒隊伍中的其他人。

「舉起雙手。」隊伍的班長下達號令,他們的命令是阻擊攔截通過這條路的人,雖說沒必要全殺光,不過黃國崇總指揮官也沒說一定要留活口,就看現場指揮決策。

不過顯然對面這群人是嚇壞了,一個一個的呆愣在原地。

看對方無視命令,這時士兵再次開槍,這次擊中了後面一個女人的頭,那婦人的頭像是被捶爆的西瓜一樣鮮紅飛濺。

「跪下,雙手舉高,不然格殺勿論!」

這下他們聽懂了,有人下的跪下照做,不過事情自然是沒這麼順利。一位年輕人眼見母親被殺,他奮不顧身地衝向開槍的士兵。

但是可惜他不是修練者,他的拳頭遠沒有子彈快,隨著第二次射擊,槍聲再次收割起人命。作戰軍毫不客氣的向反抗的人群開火,作中這支流民隊伍人數只剩下三分之一。

他們已經嚇得魂魄散,不敢有任何輕舉妄動。

「怎麼?當初在高雄不是殺得很爽?」一名士兵將槍口對準一名平名,當時身處高雄站場的他可是親眼見證了天朝軍隊的暴行。

這玖州流民們雖然看不懂是怎麼回事,但只要這群人的武器發出火光就會死,這點事情還是能看明白的。他們不敢吭聲,只怕有點聲音就會招來死亡。

一名士兵發問道︰「班長,剩下的人怎麼辦?」

小隊的班長仔細巡視了剩下的流民,他們收到的秘密命令是留下有用的人,可不是無用的平民。

「可能沒有挾帶人質或者敵人的偵查兵,但為保安全,殺!」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面露絕望,他們大聲哭喊求饒。「不要、求求大爺們大發慈悲。」一位中年男子跪著、爬著來到士兵前面,只見這位本該抬頭挺胸、飽受歷練的男子漢,此刻卻跟個孩子樣泣不成聲︰「我怎麼樣都好,求求你們放過我兒子。」

不過他的慘樣只換來無情的嘲笑。

「哈哈笑死,你們當初放過高雄的孩子了嗎?」

說著,那個男人的腦袋就開了花。

槍聲四起,淒厲的慘叫聲響徹雲霄,剩下的流民最終也還是成了槍下亡魂。對於作戰軍的部隊來說,射殺這些平民未必只是出於報復心態,指揮官的命令是阻止可能的潛在敵人逃出,事前對於玖州府城環境的調查讓他們能埋伏在各鄉間小道上。

由於修練者無法在外觀上判斷,所以所有的平民都可能是偽裝的敵方修練者。指揮官是沒有這麼明說,但所有的軍官都一致認為,那怕是錯殺一百人也不可以放過任何一個。

試圖逃出玖州的絕大部分平民都死在了作戰軍的埋伏上,有的是處決,有的是砲擊,還有裝甲車以50機槍掃射,整個過程中傷亡無數。更別提作戰軍毀壞農田莊稼,於水源下毒,進一步引起飢荒、瘟疫等大規模死亡。

霎時間,整個玖州都瀰漫在死者的怨念,這導致邪氣匯集,周圍魔域的勢力受到強化,玖州與其他州那邊本該安全的村莊也遭到了魔群襲擊。

大屠殺的受害範圍正不斷擴大,而那些本來還歲月靜好不關己事的其他州都受到了不小波及,先前玖州告急時他們都是毫不在意,直到今天唇亡齒寒,他們這時才開始百兵布陣,積極備戰。

至於作戰軍本身,指揮官黃國崇在經歷了四界尊者的事件後,意識到了在神州大陸上的作戰中法術使用者的重要性,特別下令在玖州裡留下有價值的法修者與其家屬的命,讓他們為作戰軍提供法術保護,以免受到惡靈妖魔的襲擊。

任何時代、任何國家都有為求生存而賣國求榮者,當黃國崇開出優渥條件,就吸引了不少法修者上前投靠,那怕這麼做是為虎做倀的叛國行為。更諷刺的是,前來投靠的法修者,不少正是前陣子在府城內宣傳島夷必亡、天朝必勝的說書人。

果然啊,在利益當前,這些人都不介意當雙重人格,做個換腦手術。

作戰軍將殺死的屍體丟入河中,瘟疫則會進一步擴散,製造更大量的傷亡,不少的屍體順流河下,飄到了其他地方,下游,或者是天帝門的宗地,就如之前被立剛所找到的那群。

這是神州歷史上最著名的玖州大屠殺,由於作戰軍當時沒有相關紀錄,外加大晴天朝的核計方式過於落後,至今都無法辨認死亡的總人數,但照戰後臺灣學者們的保守估計,城內死者高達十多萬,至於在玖州府城之外,至少有上百萬人因此受到牽連。

對於大晴天朝,甚至是神州歷史上這都是史無前例的,在這之前沒有人能想到人為戰爭造成的傷亡可以高於歷史上的大多數魔災。

玖州大屠殺的正當性受到質疑,一方面作戰軍在無法辨認修練者戰力的情況下,做出過激決策確實情有可原。另一方面也有人提出,作戰軍的所作所遠大於實際需要,玖州受到的傷害在戰後數十年都無法消除,妖魔橫行、一片人間煉獄。

綠衣的惡魔。這稱呼就是當時代的神州人,對於作戰軍乃至臺灣人的恐懼。

創作回應

呆呆
想要借由對大晴的戰爭向大晴報復以及執行削弱大晴國力的人。(也可以轉移焦點避免被視為戰爭罪行的發起及執行人)
2024-03-24 18:51:46
健開皇帝
看你怎麼想嘍!
2024-03-24 18:58:11
a2310395忠實粉絲
如果退一萬步真的想搞大屠殺,用槍炮的效率是最低的(居然能用槍炮就殺到百萬,應該說他們把才能用錯地方了),要效率高的話,就是像德國人搞的收容所—蒸氣浴—焚化爐這種流水線作業,而且還能用現代科技"改良"(他們不用這種高效方式是因為怕國內反彈?)
2024-03-27 08:39:20
健開皇帝
我稍微修改了一些之前的內容,百萬人是間接受牽連的受害者。
2024-03-27 20:14:39
a2310395忠實粉絲
如果是直接殺掉百萬,那也可以寫成他們在異界建立現代化的流水線蒸氣浴,而國內質疑的話就宣稱那個是給難民用的戰地消毒設備和模組化貨櫃屋
畢竟搞成像現在這樣卡廷森林和巴丹行軍的範圍太廣,很難掩蓋證據,而流水線蒸氣浴都集中在同一設施內、還附帶焚化爐,要掩蓋證據脫罪比較容易
2024-03-27 22:31:29
健開皇帝
好的,日後再看看
2024-03-27 22:33:11
a2310395忠實粉絲
話說這場戰爭很類似沙丘裡面的"巴特蘭戰爭",皇權封建vs聯邦共和、嗑藥(香料)超能力者vs電腦軟體AI,差別是這場戰爭的勝負方不同而已
2024-03-29 08:46:21
a2310395忠實粉絲
另外MAN系列卡車有四輪傳動,是能在和產業道路差不多的路上越野,不過要在戰區或是異界那種爛路、甚至像達卡拉力賽那樣根本就沒有路,就只能靠FMTV和HEMTT卡車了
2024-03-30 13:15:3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