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尋覓-5

森璟 | 2021-10-17 01:24:04 | 巴幣 112 | 人氣 70

連載中尋覓(連載)
資料夾簡介
三種遺憾,我想我已經迷失在這一段旅程中。 用著混沌的腦袋,尋找著最終的歸宿。

二樓傳來許家豪兒子的哭聲,我被這尖聲哭嚎弄得受不了,拿了桌上的菸和打火機打算到外頭圖個清靜。

經過樓梯時我朝上大喊了聲:「許家豪!讓你兒子安靜點好嗎!?」

「我在努力了啦!」二樓的他回,我呸了一聲,老婆跟朋友出去聚個餐這個男人就不行了,連個小孩都安撫不了。

我坐上自己的車,點燃手中的菸,就這麼靠著半開的車窗吞雲吐霧著。

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掉入高中的回憶裡,今年都2016年了,十六年的時間過去,明明在我生命中來來去去的人這麼多,張雅婷卻是我回想過最多次的女人。

張雅婷曾經問過我,班上和她外型差不多的女生不在少數,為什麼就偏偏喜歡欺負她一個?

那個時候我愣了一下,因為我也不知道這是為什麼。

後來想想,應該說唯獨她的反應最多又最大吧,那些被我整過的小女生只敢尖叫幾聲,也不敢還手說些什麼,就只有張雅婷敢站出來和我作對。

幼稚的人遇到這種女孩子玩性只會更強,不是嗎?

長大後想起自己曾經和張雅婷度過的種種,除了發現自己真的很過分之外,也發現那段時間,那個單純的我們,日子有多麼的美好。

在高三的時候張雅婷換了一副眼鏡,原本總是紮起的馬尾也放了下來,整個氣質都換了,人也變得自信許多。

改變的同時她的桃花也一朵接著一朵的開了,偶爾我在走回教室的路途中還會有男生把我攔下來,請我轉把情書轉交給張雅婷。

那封情書拿在手中還滿有重量的,大概是因為信封裡也多多少少承載了我不滿的情緒吧?

自從幫她修了腳踏車之後我們感情才好一些些,偶爾在校門口遇見還會一起走到公車站搭車回家,久而久之我就習慣在校門口等她出現了。

託那些無聊男生們的福,我常常需要在門口多等三十分鐘,因為情書的最後也表示希望張雅婷能到頂樓給他們一個答案。

白眼。

情書一封接著一封,煞到張雅婷的男生也一個接著一個,某次張雅婷真的拖得很久,我在想是不是她答應了XXX的追求才耗了這麼久的時間?這麼一想,等得一肚子氣也不耐煩的我便打算自己坐公車回家。

反正喜歡張雅婷的人數量多到都可以叫他們疊一個人型轎子送張雅婷回家了,也不缺我一個陪她聊天打屁的人吧?

等我走到公車站的時候公車直接在我面前跑了,下一班至少還要等個二十分鐘,我忿忿地踹了下身旁的樹,結果一踹完,馬上就下起了雨。

「靠!」我整個火都上來了,對著天我心想,張雅婷不要我就算了,公車跑了就算了,連老天爺都這麼討厭我!?

大概淋了十分鐘的雨吧,制服濕了一半我才看見張雅婷撐著傘從對街慌忙的跑了過來。

「妳幹嘛不等我啊?」抱怨完後她舉高了手,把傘的另一邊分給我。

「吼!都淋濕了啦,現在撐傘也沒意義了。」我鬧脾氣的往外跨了幾步,故意淋雨。

「什麼啊!妳不要白癡了好不好,這樣會感冒欸。」她站了過來,還勾住我的手不讓我亂跑。「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說!為什麼不等我?」

「我以為那個男生會送妳回家啊,而且我本來就不用等妳的吧?只是搭公車順便而已。」

「他幹嘛送我回家?他又不是我的誰。」她撇了撇嘴說,老實說那男生被下這樣的結論還挺可憐的,可是我很沒良心的偷笑了一下。「而且等我一下會怎樣嘛?好不容易我終於把妳當朋友了,結果妳這麼狠心。」

「朋友?」我略帶疑惑的跟張雅婷確認了一下,這兩個字用在我跟她之間....不覺得奇怪嗎?

「我也覺得怪怪的,明明妳對我這麼差,嘴又賤....」她說到這裡覺得手很痠的把傘遞給我,然後繼續補充:「但妳人其實滿好的,當然,跟妳相處久的人才會知道。」

「喔....」我沒什麼勁的回了聲,總有一種被看透的感覺。

「幹嘛這樣無精打采的?」

「欸。」

「嗯?」她已經接受了從我嘴裡聽不見全名的事實。

「以後有情書我直接幫妳處理掉吧,我可沒有那個耐性每天等妳三十分鐘。」

「該不會還要收工錢?」

「呸!我也沒這麼小氣好嗎!」




那一天她牽著我的手上公車,我發現自己心裡居然也漾起了....

他媽的,又酸又甜的滋味....







我想我跟張雅婷的關係一直處在親密卻又不親密的階段,現在回想起來才知道原來在我釐清自己之前,我和她已經曖昧了滿長的一段時間。

看到她收下男生情書會生氣,光是這點就足夠證明我自己對張雅婷是什麼感覺了吧?

那時候我對同性戀這個詞還有點陌生,不過羅怡君這個先例讓我稍稍減少了顧慮,我只覺得,勇敢追求自己感情有什麼不對的呢?

說到羅怡君,她最後還是沒有追到學姐,因為還沒來得及告白學姐就南下準備開始她的大學人生了。羅怡君到現在都還是很後悔學姐畢業當天自己沒有跟她表明心意,只能說勇氣來得太慢,這一錯過....

就是錯過了。




我18歲生日那天阿志和羅怡君到我家來替我慶祝,我們在前院架了一個小桌子,上頭放著他們兩個一起出錢買的蛋糕,三個人就圍在桌子旁對那蛋糕虎視眈眈。

「家瑋,許願許快一點。」阿志催促道,口水已經滴到地上了。

「對啊,我晚餐沒吃,就為了吃妳的蛋糕。」羅怡君好一些,只積了一些口水在嘴巴裡而已。

「第一個願望,我希望這蛋糕全部都是我的。」說完,我大聲奸笑。

「幹!不可能!」他們兩個齊聲回。

「第二個願望,我希望上大學後,我們三個感情依然不散。」

「這個我們勉強接受。」他們笑了出來,嘴上說勉強,但卻笑得跟小女人一樣幸福。

「第三個願望....」

『我希望張雅婷也喜歡我。』

許完願後我打了一個冷顫,剛剛許願的那個小女人真的是我嗎?那個少女情懷爆發的人......

還好身旁這兩個神經粗不會注意到我的異樣,應該說,在我抬頭的那一刻他們就大快朵頤起來了,才沒有那個美國時間管我這個中邪的少女....

在我們三個都各吃完一塊蛋糕的時候門口出現了一個嬌小的身影,我一眼就認出是那個牙套女張雅婷。

「喲....」我站了起來,開口才想調侃她,但被她臉上的淚痕嚇得把話吞了回去。

她擦了擦眼淚,口中的話因哭腔而變得含糊,「生日快樂....」

「哦....謝謝妳。」我搔搔頭,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要不要吃蛋糕?」羅怡君嘴巴旁邊都沾滿了奶油的說,我第一次見到她這麼正經的對張雅婷說話,似乎也是被她這副模樣嚇到了。

「我不餓。」張雅婷搖搖頭。

「呃....你們吃,我出去買幾瓶酒回來慶祝!」我邊說邊拉起張雅婷的手。

「哇賽!壽星真夠大手筆的,不愧是我們兩個的好朋友!路上小心啊!」阿志倒是沒想那麼多,揮了揮大手說。

羅怡君則是笑得曖昧,我白了她一眼。




和家裡吵了一架。

這是在我追問後得出的結果,至於吵架的原因就不知道了,她不肯說,我也就不再繼續勉強她。

「妳真的要買酒?」她把話題搬回我身上,在尾字落下的同時我看見她露出希望我能改變心意的表情。

充滿著關心的表情。

「買給那兩個喝的,我酒量不好,一杯都能醉。」

最近的超商離我家有點距離,到了夜晚,這田間小路除了青蛙叫聲還有幾盞微弱路燈之外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

「你們都玩這麼兇啊?」

我聳了聳肩,「是一種放鬆吧,不過我試一次就怕了。」想起第一次偷喝酒,那太過放鬆以至於差點脫光衣服跳進田間游泳的回憶,我縮了縮脖子,這種放鬆我還是不要好了。

當然,這件蠢事是羅怡君在我清醒時告訴我的。

「傷身。」她淡淡地下了結論,然後再自然不過的牽我的手。

「不會喝的,放心。」我使了點力回握她的手。






※溫暖的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