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青春-40

森璟 | 2021-10-03 16:34:48 | 巴幣 102 | 人氣 367

連載中青春(連載)
資料夾簡介
我想我最幸運的 是在這樣的青春遇見了妳。

◎柯永樂

一下公車我立刻拔腿狂奔的衝向和朋友們約好的火鍋店,我是個非常討厭遲到的人,但這次我真的沒辦法,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的公車人都爆滿,我眼睜睜的看著兩台公車從我面前開走,到第三班才有位子能讓我擠上去。

一進去餐廳裡面找到綺薰在訊息裡告知我的桌號,才剛走近就聽見綺薰說:「永樂一定是T,她不是T的話那她是什麼?」

「什麼是T?」我皺眉問。

她們一整桌的人都嚇到花容失色(除了蒨葳)的轉頭看我,我在澄恩跟蒨葳這一側坐了下來眨眨眼等待她們回答。

「你剛剛說什麼......?」姿尹一臉“Excuse me?我有沒有聽錯?”的表情,不然我是問了什麼很奇怪的問題嗎?我是真的聽不懂啊!

「什麼叫我一定是T?T是什麼?」我一邊問一邊伸長手把菜單從內側靠牆那邊拿過來。我餓得要死一定要先點個什麼,應該就只剩我還沒點餐了。

「你這種打扮跟人家說你不知道什麼是T!?」姿尹睜大雙眼驚恐的說。

「靠!你們到底要不要解釋了啦?到底有什麼好驚訝!?」我不耐煩的瞪她一眼。

「T就是女同志中比較中性強勢的那方啊,只是現在也有留長髮的娘T之類的,我也是聽思琪說我才知道。」惠婷說,還順便解釋了P代表什麼。

「蛤......?」我覺得腦袋有點超出負荷的眨眨眼,「那跟我有什麼關係?」

「你一臉T樣,當然跟你有關係!」綺薰理所當然的說。

「你們的意思是女同志一定要有分類?」

「通常都會分一下吧?」姿尹說。

「那小恩勒?小恩是啥?蒨葳又是啥?」我右手一抬搭上澄恩的肩膀捏兩下看著對面的她們問。

果不其然對面三個人都出現腦袋燒壞的表情,因為以她們的邏輯來說澄恩應該算是滿難被分類的。我可以理解她們會認為我是呃......比較Man的那方,畢竟我的外表的確容易讓人誤會,但澄恩就不一樣了,澄恩是長髮,雖說她穿著比較中性沒錯,但基本上是以女裝版型去搭配出中性氣質的穿搭,要說她是T也不太對,我們都看過這臭婆娘跟蒨葳撒嬌的小女人模樣,跟Man完全扯不上關係。

所以澄恩是P?但她們也絕對不會認為那麼溫柔可愛的蒨葳是T。

T一定要跟P在一起嗎?一個是T另一個就一定是P嗎?

唉唷亂死了亂死了!

分這些到底要幹嘛!?說實在的,我跟澄恩在喜歡上思琪跟蒨葳之前都沒有對其他女生動心過,甚至也沒想過有一天會喜歡上女生。

這樣我們還算是女同志嗎?如果我們以後喜歡上男生呢?代表我們其實是雙性戀?

這樣不累嗎......?

我的意思是,為什麼喜歡上哪種性別的人一定要被這麼正經的分類出來,我自己過得快樂不就得了嗎?其他人想怎麼看我想怎麼定義我,那是他的事,不關我的事吧?

「一定要分這個嗎......?」澄恩見她們三個遲遲說不出話,自己也困擾的乾笑說。

「小恩我可以理解,可是你這樣說自己不是T的話超沒說服力的。」姿尹還是邏輯卡住的皺眉說。

「對啊,連穿著打扮都這麼像男生。」綺薰也跟著點頭說。

「我又不是故意都買男裝穿......我的衣服都是我哥不穿了給我的啊。」我委屈的說。我有三個哥哥耶,每個人每個月給我一兩件很快我的衣櫃就都塞滿衣服了,我自己再花錢買的話不顯得浪費嗎?

「那束胸呢?不是討厭自己胸部的話為什麼要把胸部束起來?」綺薰又問。

「我國二在球隊看到有隊友穿覺得很方便啊,穿了之後打球ㄋㄟㄋㄟ都不會晃了耶!超棒的!」我一說完看見姿尹也打算開口,我不用想都知道她要問什麼的搶先開口說:「頭髮也是,打籃球方便,又涼。」姿尹又把嘴巴闔上了。

於是對面三個人很有默契的眨眨眼,用著那種看陌生人的表情看著我說:「你真的是我們認識的柯永樂嗎?」

「是你們自己愛給人家下標籤吧!」我沒好氣地回。

「要是思琪今天有來的話肯定不會相信你的話,你簡直是個比李澄恩還要矛盾的存在。」姿尹後仰身體驚恐地看著我說。

「她才懶得管我吧。」我冷哼一聲,撇撇嘴說。

「也是啦,畢竟她有好多帥學姊要關注。」綺薰說完沒良心的大笑出來。

還好澄恩馬上開了其他話題讓我心中感受到的苦悶稍微減低了一些,今天思琪那傢伙沒來我也有點失落,她最近不知道在忙些什麼,給她的訊息都愛回不回的。





吃飽後我們一行人跑去勤美誠品綠園道逛逛,我跟澄恩和蒨葳兩人走在後面,搭著手扶梯來到誠品書店的時候蒨葳突然捏捏澄恩的小手臂,微笑說:「我去看一下參考書,你跟永樂慢慢聊。」

我皺眉,看見澄恩也笑著點頭回:「嗯。」

蒨葳離開後我們走到懸疑小說專區前停下來,我挑眉問:「你有話要跟我說?」

「嗯......」她猶豫地發出長音,舔舔唇後像豁出去似的說:「你知道上個禮拜思琪有來陪陳依涵練球嗎?」

「陳依涵.....?」我愣愣地重複這個讓我煩燥不已的名字,不是很懂思琪為什麼會突然跟陳依涵變得這麼好,還陪她練球。

「而且那天還很明顯的有特別打扮過,我跟蒨葳都有點擔心那天之後她們倆有沒有發生過什麼,想說看看妳的反應,也許思琪有告訴你什麼。」

「沒有。」我搖頭。「她什麼都沒跟我說。」

「那、那你也別想太多好嗎?我們只是擔心......」

「她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我低頭翻著眼前的書籍,想假裝自己不在意的說,卻無法忽視自己內心越燒越旺的怒火。「我懶得管她了,我們已經警告過她很多次別跟陳依涵扯上關係,她們若是有怎樣的話那也是王思琪自己的事。」

「永樂......」澄恩放心不下的看著我。

「不用擔心我好嗎?我一直都有做好失戀的心理準備,我沒有脆弱到沒辦法接受這種結果。」我揚起一邊嘴角說。關於失戀這點我是真的可以很坦然接受的,畢竟我早就知道思琪一直都把我當作死黨,我是氣她誰不選,偏偏選那個最糟糕的。

她在學校走廊上隨便勾一個都比陳依涵那傢伙好太多了。

「就這麼放著不管真的好嗎?」澄恩問。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讓思琪自己去看清陳依涵吧。」我輕嘆口氣。





我把我的房門鎖上,打開生日時大哥送我的Marshall藍芽音響放了Daughtry的《Desperation》,把音量調高到我的房內除了樂聲之外我再也聽不見其它聲音為止。

側躺在床上的我拿出手機打開和思琪的對話框,我們的對話還停在三天前我問她要不要吃一間有名的奶油泡芙,結果她連已讀都沒有。

我把手機隨便往一邊丟,任它靜靜躺在空蕩的床面上。

以往思琪總是吵得要死,好像沒用訊息塞爆我的手機不甘願似的,連她走在路上放了一個屁都會立刻打開手機跟我分享她的屁有多臭,結果現在別說是屁了,連個影都沒有。

差別真大呢.......

也許我在她心中的份量沒有我自以為的那麼重吧。

我感到苦澀的笑了下,選擇拉起被子蓋住自己的頭,在強烈的樂聲下試著找到讓自己平靜下來的方法。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