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尋覓-3

森璟 | 2021-10-15 21:39:29 | 巴幣 112 | 人氣 61

連載中尋覓(連載)
資料夾簡介
三種遺憾,我想我已經迷失在這一段旅程中。 用著混沌的腦袋,尋找著最終的歸宿。

我的作業一樣遲交,張雅婷一樣每次都來我的桌子旁搖醒我,而且那天之後她更恨我了,看我的眼神都像是恨不得自己眼裡能噴出雷射光把我射死。

可是她從來沒有把我的作業丟下去過。



有一天雨下很大,一直都沒有習慣看電視的我自然也不會知道氣象預報告訴了民眾什麼,而出門看到厚厚的雲我也只會說:『反正很快太陽就會出來了啦。』

由此可知,我從來都不會帶傘。

放學後有傘的人先走了,沒傘的人也跟著有傘的人一起走了,羅怡君照常去找學姐,阿志則是因為睡過頭就乾脆整天都不來上課。

「靠......」我坐在教室裡,對於外頭的狂風暴雨....我這麼說也許太誇張了,反正雨就是很大,對此我感到無奈。

當然我不是孤單的,教室裡還有另一個人。

張雅婷。

「靠......」看著她,我又靠了一次。

「幹嘛?」她瞪了我一眼。

「沒!妳忙,妳忙。」我露出笑容說,要她忙自己的別管我。

她一個人留下來做教室佈置,小小的身子吃力地把一張張全開海報紙癱在合併的桌上,然後拿起剪刀剪啊剪的,膠水貼啊貼的,我從來就不知道原來教室佈置是這麼麻煩的一件事情。

「欸。」我出聲喊了她。

「幹嘛?」

「妳幹嘛不叫別人幫妳?」

「我習慣一個人做事,有別人在反而做不好。」

「喔。」然後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於是就沉默。

沒想到她反而主動問了我一個問題。「那妳呢?幹嘛不回家?」

「沒帶傘。」我反坐椅子,趴在後面同學的桌上看著她的背影說。

「我可以借妳。」

「蛤!?」我的耳朵一定壞了。

「我、說、我、可、以、借、妳!」她加重語氣說,「我沒有小氣到連一把傘都不肯借同學好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妳是什麼意思?」

「我把妳的傘借走了,那妳要撐什麼?」

「反正晚一點雨就會停了。」

「依我看,這雨不下個三天三夜是不會停的。」

「妳太誇張了。」她翻我白眼。

「但其實我也不是怕妳沒傘撐才不跟妳借。」

「那妳到底是有什麼毛病?」

「妳雨傘上的無嘴貓太招搖,我拿著我羞恥。」

「......」

「妳看我,我一個高中女生拿那種傘......」

她打斷我的話:「我也是高中生。」

「噢妳不一樣,妳看起來像發育比較好的國中生。」

「......」

「怎麼啦?怎麼不說話?」

「跟妳說話會降低我的智商。」

「那我們只好學阿尼了,知道南方公園的阿尼嗎?說話都是嗯嗯嗯嗯的那一個,用那種方式就不是說話,只是嗯嗯嗯嗯而已......」

「許家瑋!妳真的很吵!」她丟了一顆橡皮擦過來,正中我額心。

她的怒氣讓我閉嘴一陣子。

其實也不是她的怒氣,她為了不讓眼鏡滑下來阻礙她畫圖乾脆就把眼鏡拿掉了,結果她拿下眼鏡之後嚇得我說不出話來。

她說她近視不深,戴著只是不想再讓度數惡化下去,

然後就是,我的媽呀!

「靠......」我無意識地說。

「妳幹嘛開口閉口都是髒話!」

因為我她媽的現在才發現原來妳的眼睛這麼漂亮!

「我粗人咩,妳又不是不知道我從小家庭環境怎樣。」我無辜地說。

「少在那裡牽拖,我的家庭背景跟妳差不多,我就沒有學壞!」

「那可能就是因為我比較嚮往自由與奔放。」

「妳太奔放了。」

「我是在草原奔跑的駿馬。」我一說完,又是一隻筆丟過來。


她說她要留在學校,至少把佈置做完一半才會回家。

雨還是持續的下著,結果我還是羞恥的拿著那隻雨傘走了。

好吧,我並沒有丟下她,只是借了她的傘到外面買幾個紅豆餅回來,我餓了,而且我想她大概也餓了。

原本還想多買兩瓶飲料,不過身上的錢帶不夠只好作罷。

最後我帶了六個紅豆餅回到教室,外頭的雨大到即使撐了傘我的褲子還是濕了一半,連鞋子也濕了。

「喏,這三個給妳。」我把紅豆餅遞給她。

「咦?妳怎麼回來了?」她顯得有些震驚地說,原來她以為我跟她借傘是打算要回家。

「我怕妳被餓死在這裡,明天同學要清屍體很麻煩的。」

「妳真的很白目!!」兩拳往我身上招呼,她雖然不悅,卻也還是接受了我買給她的紅豆餅。「紅豆餅的錢我會還給妳的。」

「幹嘛還?」我下意識地迸出這句,就連我自己也傻了一下,但隨即又裝作雲淡風輕地帶過。「妳不要把我的作業丟下樓就好了。」

她笑了一下,「我哪一次丟過?」

「欸對啊,妳幹嘛不丟?」我好奇地問。

「妳很希望我丟?」

「也不是啦,我只是好奇。」

我最後還是沒有得到答案,倒是在她做佈置時看著她的眼睛發了滿久的呆。





和妳的仇家一起撐傘,感覺真的很怪。

可能是因為小時候愛亂跑亂跳,導致我青春期時抽高不少,身高足足有一七三,我甚至還比我爸爸高了三公分,而身高只有一六零的張雅婷站在我身旁就顯得矮了許多。

和她一起撐傘,我也就理所當然的成了拿傘的那個人,因為給她拿的話我的頭會一直跟傘骨親密接觸。

我把傘偏向了她的那一方,如果讓她手上的美術用具濕了她肯定會當場殺了我,到時候上社會版面的人就是我了。

「欸。」在等公車的時候,我說。

「妳不要一直叫我欸,我有名字!」她氣得跳腳。

「欸。」我當然有聽見,只是不想順她的意罷了。

「吼!」

她這一聲讓我用了好大力氣才憋住沒笑出來。

「欸,妳還生氣嗎?」我問。

「氣什麼?」

「我掀妳裙子的事。」

她了然的點點頭,「當然,而且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妳。」

「喔......」不知道為什麼,聽見她這麼說我竟然落寞了一下。

「因為......」

這時公車來了,我拉著她趕緊上了車。

「欸,妳剛才說什麼?」找到位子坐下後我才問,剛才她的確是有說話的,對吧?

「說什麼?」她偏頭,我差點想一掌往她的頭上揮下去。

「就是不知道才問妳啊!」

「我沒有說話。」

「真的?」

「真的。」

「妳......沒騙我?」

她神祕的笑了一下說:「就算我騙了妳又怎樣?」

「靠!張雅婷!妳到底要不要說?」我急了,我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吊我胃口。

「原本是要說的,聽見妳爆粗口我就打消念頭了。」她笑得很賤。

「好啦對不起,妳說啦。」我用手肘推了她一下,不太情願的說。

「沒誠意,駁回。」

「......」這女人還真的是爬到我頭上來了。

「怎麼了?放棄了嗎?」

「我一定會讓妳說出來!」我說。





※得到答案的那天一定是個大日子。



----------------
不知道各位有沒有看過南方四賤客這部美國卡通,
沒看過的話還是建議要滿十八歲再去看會比較好XD
十幾年前跟著姊姊看的時候看不太懂,長大後重溫的同時真的是抱頭覺得自己到底看了蝦毀的感覺。
我個人覺得是一部滿經典的大人卡通,有興趣可以找來看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