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尋覓-4

森璟 | 2021-10-17 01:20:36 | 巴幣 112 | 人氣 61

連載中尋覓(連載)
資料夾簡介
三種遺憾,我想我已經迷失在這一段旅程中。 用著混沌的腦袋,尋找著最終的歸宿。

我跟張雅婷的關係並沒有因為那場雨而變得更好或更壞,我一樣會用各種惡作劇來嚇她或是讓她生氣,然後她會追著我打,直到她追不上我,或是上課鐘聲響起為止。

那段時間我真的很無聊也很幼稚,可是當下的我根本就沒有想到那麼多,基本上只要張雅婷越生氣我就越爽,也就更想用各種方式讓她發飆。

1999年高二下學期,我記得有一段時間張雅婷一直很不敢開口說話,而身為她“冤家”的我怎麼能不上前關心一下呢?

「欸,妳幹嘛都不說話,牙齒痛啊?」不顧她的怒瞪,我直接坐上她的桌子居高臨下地望著她。

「....」瞪。

「欸,說說話嘛,妳不說話也不罵我,我覺得很無聊欸!」

「嗯嗯嗯嗯!!」她嗯出一個音調來,我推測她想說的應該是『關妳屁事!』。

「哇賽!」聽她這樣嗯嗯嗯我整個人眼睛都亮了,「妳什麼時候進化成阿尼的!?」

這次她不嗯嗯嗯了,直接動手揍了我一拳。

「欸!妳這女人真的很不溫柔欸,就不要嫁不出去!」我捂著被打疼的額頭抱怨。

「滾啦妳!」氣到受不了的她怒吼著,在那一瞬間.....我看見她整個人閃閃發亮!!

應該說是,她的牙套閃閃發亮!

「靠!!!!!!」我尖叫出來,羅怡君聽見了我的尖叫聲也湊過來。

「怎麼啦?」羅怡君問。

「張雅婷!妳是要用牙齒當舉重選手嗎?」腦海中浮現她用牙齒舉重的畫面,我爆笑出來。「猛欸,等妳紅了我就跟妳要簽名照!」

「哈哈哈哈哈哈哈!!!」羅怡君跟我一起大笑著。

「妳們!」張雅婷見我們這樣笑,眼角居然逼出了幾滴眼淚。

對!就是眼淚。

然後她就跑出教室了,下一節國文課上到一半都還沒見到她的人。

「有人知道雅婷去哪裡嗎?」國文老師在台上問,這已經是他第二次發問了。

班上同學紛紛搖頭,看著右前方那個空空的位置我突然良心不安起來。

我舉手說想去一趟廁所,出教室後我先往最近的廁所走去,看看是不是有她的身影,學生嘛!學校最好躲的地方就是廁所了啊!

如我所料的,我在廁所裡聽見了嗚嗚嗚的哭聲,我敲了敲門。「欸,張雅婷。」

「走開啦!」

「出來啦,老師跟同學都很擔心妳欸。」

「我不想看到妳!」

「那妳就把裙子脫下來綁在頭上,這樣走出來就看不見我了!」我開玩笑的說。

「滾!!!」結果她爆怒了,也哭得更兇。

啊....鬧脾氣的女孩子還真不好搞啊!

我在門外踱步,她的哭聲我越聽越心煩意亂,這才發現原來自己是這麼害怕聽見女孩子的哭聲。

「欸好啦,對不起啦。」我說,即使心裡萬分彆扭,但為了讓她停止哭泣我還是說了。

「....蛤?」門的另一邊傳來她不確定的聲音,看來她也不敢相信我這種人居然會跟她道歉。

「我說,對不起!」媽的,我都主動道歉了,她還要在裡面待多久啊?就這麼喜歡聞屎尿味嗎?「妳出來然後我們回去上課,放學後我請妳吃冰當作陪罪,這樣可以了吧?」

「我不要吃冰。」

「....」真是得寸進尺了,我不耐煩的道:「那妳要吃什麼?」

「紅豆餅。」

「咦?」這也差太多了吧,光是價格就差了不少了說!「為什麼啊?」

「我不管,我就要吃紅豆餅!」

「好啦好啦,要吃什麼都隨妳了,妳快出來吧!」

她這才不太高興的從廁所裡走了出來,我讓她先回教室,過不久才邁步離開廁所。

等我坐回位子的時候張雅婷已經順利打發了國文老師,還轉過頭來得意的給我一個鬼臉。

「呿!」我小小的呿了一聲,在她轉頭之後我忍不住勾起嘴角。

真是....敗給她了。





放學後我們真的一起去買了紅豆餅,她喜歡紅豆跟花生口味的,我則買了高麗菜的,一開始她看見我點了高麗菜的還露出很不可思議的表情問我:「高麗菜!?吃紅豆餅不就應該要吃甜的嗎!?」

「妳管很多欸,高麗菜才是極品好不好!」我替我心愛的紅豆餅爭辯道:「妳這個不懂欣賞的女人!」

「等等讓我吃一口!」

「蛤?妳不會自己買嗎?」我有沒有聽錯啊,她這是在告訴我她要掠奪我的紅豆餅嗎?

「許家瑋!我現在才發現妳不只嘴巴賤,人還很小氣!」她雙手環胸。

我被她罵得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的說:「喂!這是我的紅豆餅欸,妳也罵得太理所當然了吧?」

「哼!小氣。」

「.....」

後來我還是給她吃了,看著紅豆餅上的咬痕我心疼了一下,不過看到用著小跳步走在我前方的她,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情也跟著愉悅起來。

那天之後,張雅婷喜歡的口味裡多了一個高麗菜。






基本上,從接近高三的那一段期間開始所有學生都會開始為自己的大學之路做打算,甚至還花了一筆錢在補習班上,而我一直以來都沒有懷抱什麼大夢想,只求能吃好睡好就好了,因此對考前衝刺什麼的.....我倒是沒有這股幹勁。

為了大學聯考,我、阿志和羅怡君還曾經約在公園慎重的討論著。

雖然高中之後我們幾乎沒有幹出什麼蠢事,但感情還是很好,對於之後我們可能會分道揚鑣這件事情阿志一直不能接受。

「妳們都要考大學啊?」阿志喝了一口從家裡偷帶出來的啤酒說。

「也只能這樣了,不然我們還能做什麼?」羅怡君也開了一瓶啤酒,原本也打算遞給我一瓶,但考慮到我酒量不好只好作罷。

「考什麼科系啊?」他問。

「外文系吧。」羅怡君說。

「中文系。」我說。

「靠....」聽我們有著如此清楚的目標,阿志冒著冷汗說。

「你該不會還不知道自己以後要幹嘛吧?」我震驚了一下。

「我不想念書了,以後....」阿志搖搖頭,一手捏扁被他解決完的空酒瓶。「以後可能幫家裡做工吧。」

「真的不打算考大學?」

「喂!我說妳們才沒良心勒,把我一個人丟在這邊對嗎?」阿志輕揮我一拳說。

「阿志,這不是兒戲啊!」羅怡君有些激動的說,「我們真的該好好為自己打算了。」

「知道啦!妳跟我媽一樣囉嗦!」他揮了揮手,顯然阿志媽已經念他念了不少次了。「真是的!我願意幫家裡的忙就不錯了,她還整天念念念,真搞不懂她在想什麼。」

我跟羅怡君都沉默了,而阿志那一晚喝掉了一手啤酒,在他騎上腳踏車離開時我好像看見他掉了一滴眼淚。





回程我碰巧遇到買完東西正要回家的張雅婷,我追上她的腳步,和她打了招呼。

「咦,妳還沒回家啊?」想不到會在路上遇見我,她驚訝地說。

「剛剛跟阿志和怡君聊了一下,話說妳有腳踏車幹嘛不騎?」

「腳踏車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刺到,沒什麼氣了。」她說著看了一下後輪胎,我瞄了一眼,真的扁扁的。

「不然我明天幫妳牽去補一補吧,我叔叔是在賣腳踏車的,他會修。」

「明天?」

「是啊,明天只上半天,下課可以去一下。」

「哦....」

「幹嘛,妳那什麼懷疑的眼神啊?」

「感覺妳突然的對人好一定是有企圖。」

我哼了一聲,「這妳倒是不用擔心,我的企圖絕對不會用在妳身上。」

「妳什麼意思啊!」她暴怒。

「字面上的意思囉!」我聳肩。

我以為她聽了這種話會氣得馬上追上來揍我,但在我準備拔腿狂奔時她卻說了讓我之後的幾年裡都忘不掉的一句話。

「如果妳不要這麼白目,也許我會多喜歡妳一點點。」

當我回首,只見她低著頭,這麼說著。







※一直到很久以後,我才了解後悔是什麼樣的滋味。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