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3 瀕死的蝴蝶》 第一章 假期後的開工II

琉魚 | 2021-09-24 12:00:02 | 巴幣 26 | 人氣 52


  在喪神祭薩格爾向依萊談話的那晚後,他們的關係就漸漸開始好轉,雖然速度不快,經過一番溝通跟磨合後,兩人變得比較有默契,有漸漸往朋友的方向發展。

  「潘笛去找茱莉蕥了嗎?怎麼沒看她跟你在一起?」

  自從茱莉蕥答應要跟潘笛交朋友後,潘笛這個連假就三不五時往茱莉蕥那裡鑽,常常玩到忘記要回家,薩格爾抱怨過他都得去南塔把人拎回來。

  米希雅曾在喪神祭上對茱莉蕥道歉,說會試著補償她。根據潘笛的說法,米希雅是有在跟艾瓦爾討論的,他們討論出來的結果,是詛咒已經在這一千年間根深蒂固,暫時無法找到根除的方法。艾瓦爾不敢大打包票,只能要茱莉蕥做好心理準備,他跟米希雅會盡最大的努力幫助她。

  「茱莉蕥找莉莉茲去了,我叫潘笛先回東塔去等我。」薩格爾抿了下嘴唇,藍色的眼珠直視依萊,「依萊,你到底是什麼人?」

  依萊露出笑容,不是高興、也非逞強,只是一個「笑」的動作,就彷彿面具一般。「我是神選者依萊啊。」

  薩格爾沒打算讓依萊含糊過去,不死心地追問:「那在當神選者之前,依萊又是誰?」

  父母是誰?來自哪裡?經歷過什麼?那些跟著記憶丟失的東西,才是薩格爾想知道的答案。

  失憶將依萊的人生撕裂成兩半,失憶後他得到了神選者的身分,緩慢地將名為「依萊」的殼子填補起來。對找回記憶這件事,洛特那斯一直保持著觀察的態度,隨著生活漸入佳境,克服最初的自我混亂之後,失憶的事依萊也比較釋懷了。

  依萊當然明白薩格爾在問什麼,他聳聳肩,誠實地回答:「我不記得了。」

  「你就不會想去找回來嗎?」

  依萊還是維持著一貫的笑容,但這次語氣中透露出一股迷茫。「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對現在的生活很滿意,沒有特別想要改變,而且我也不知道找回記憶會不會讓我變成另一個人。

  「伊修斯似乎認識以前的我,但他不太願意提,我們之間的協議是,等他想說的時候再告訴我,所以我也不會去強迫他。我自己是覺得,如果在當神選者前的記憶沒有很重要,那有沒有找回來,似乎也都還好了。」

  薩格爾沉默了半晌,輕紓一口氣,說出他的疑慮。「我就直接說了吧,你身上的謎團太多了,讓我感到不放心。

  「並非是我不相信你這個人,但是埃利希翁並沒有表面上那麼和平,還有很多看不到的事在檯下周旋,再加上你身上發生的事並不尋常,擔心可能會跟檯面下的事有關。

  「如果真的跟檯面下的事有關,那不管你在不在乎,那些麻煩有極大的機率回頭找上你。」

  依萊摀住胸口,下意識想到胸前的傷疤,即便傷口已完全癒合,傷疤也淡到難以察覺,但橫行於肌膚上的猙獰痕跡,還是不難讓人想像,受傷當時的畫面有多駭人。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依萊覺得心臟似乎抽了一下,他盡可能維持鎮定,輕輕地問:「所以呢?」

  「所以──」薩格爾斬釘截鐵地說:「我想調查你失憶前發生了什麼事。」

  光影錯落,依萊半張臉蒙在陰影中,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一雙藍眸熠熠生輝,眼中卻沒有笑意。塵埃裹著柔和的光線,在他們之間緩緩飄落,過了不知道多久,久到薩格爾以為依萊在不開心時,依萊說話了。

  「好啊。」

  *

  諭醫的工作一向都不輕鬆。

  掛上名牌、披上白袍,諭醫的一天就在奔波中展開。他們調製藥劑、看診巡視,偶爾還得安撫家屬情緒,或是替人指點迷津,打從踏入醫護所的那一刻,諭醫便馬不停蹄地在處理所務跟看病間忙碌,一直到下班才終於能鬆口氣。

  如果很不幸的,正好爆發了流行疾病,諭醫甚至必需加班看診或是研製藥物,才能勉強從沉重的工作中忙得過來。

  李奧跟米可踏入醫護所的時候已經時值下午,即使還沒正式開工,幾乎所有的諭醫都回到了工作崗位上,為可能爆發的火斑蝶症忙得焦頭爛額。

  火斑蝶症是一種絕症,至今沒人知道這種病從何而來。火斑蝶症來無影去無蹤,出現的時候就像是一群燃燒的蝴蝶,那些蝴蝶會鑽入生命體體內,待潛伏期一過,病人身上就會長出蝴蝶狀的斑點,並產生火灼的痛楚,到了最後便會在宛若火焚的痛苦中死亡。

  火斑蝶症沒有解藥,最多只能提前吃藥預防,因為找不出疾病的來歷,民間甚至有「失去丈夫的米希雅傷心欲絕,所吐出的龍息變成了火斑蝶」一說,洛特那斯對這一說法頗不以為然,痛批這只是無稽之談。

  「抱歉來晚了,有什麼是我們能做的嗎?」

  李奧端起笑容,向其他忙了一上午的諭醫詢問,他很快就得到了回答。

  「噢,我們已經忙得差不多了,有些同事正要去其他城鎮的醫護所幫忙,你們要跟著過去嗎?」

  「樂意之至。」

  李奧跟米可加入要外派的同事中,挑選要去哪個地方支援,需要幫忙的名單長長一串,米可很快就選定了要去的地方,她挑出的地點讓李奧直皺眉頭。

  「法恩。」米可琥珀色的眸子直瞅著這個地名看,嘴唇擔憂地抿成一線。「我要去那裡。」

  米可語氣堅毅,眼神執著,在她說出「法恩」這個地名的時候,李奧就知道自己動搖不了她。拿她沒辦法,李奧只好妥協道:「我跟妳一起去。」

  在埃利希翁的所有城市中,法恩鎮算是一個比較落後的地區,位置偏遠,資源匱乏,五年前曾爆發過一次火斑蝶症,因為疾病沒有在第一時間得到控制,導致不少鎮民罹病死亡。在那之後,法恩鎮就是一直是眾醫護所的關注對象。

  除此之外,米可執意要去還有一個原因──法恩同時也是他們的家鄉。

  選定地點後,米可跟李奧就加入要去法恩鎮支援的隊伍中,等到人數足夠,他們就動身前往公會,經由魔法師們施展的移動法陣,他們很快就抵達法恩鎮的醫護所,入內進行支援。

  一看到他們,當地的諭醫明顯鬆了口氣,趕緊告訴他們那些地方需要幫忙,李奧跟米可很快就融入法恩醫護所的運作中,他們整理資料、調製藥物、進行疾病宣導,補足闕漏,將法恩鎮的醫護所整頓起來。

  時間在不知不覺間流逝,等到李奧從工作中回過神時,已經到了可以下班的時間。大部分的諭醫都還在埋頭苦幹,他們忙著將手上的工作善後,一副沒聽到下班鐘聲的模樣,大概還要再晚一點,他們才會收拾個人用品回家。

  李奧仰頭尋找米可,卻遲遲捕捉不到那抹鵝黃色的蹤影,同樣來自主城的諭醫看到他在找人,馬上就提供了線索。

  「要找米可閣下的話,她一下班就衝出去了哦,不知道是要去哪需要這麼急。」

  「謝謝你,我知道了。」

  選擇回家鄉幫忙才不是出自於什麼偉大的土地情懷,工作固然重要,但米可另有目的。米可的目的李奧從一開始就心知肚明,去了哪裡同樣也一清二楚,他無奈地微笑了下,把手邊的工作處理到一段落,才下班離開醫護所。

  醫護所周圍還聚集了大批民眾,全都在聽火斑蝶症宣導跟領取預防用藥。夕陽西斜,街道被染成一片橘紅,錯落的光影在建築物上躍動,整座城鎮彷彿燒了起來,美麗且妖冶。

  李奧走在法恩鎮的道路上,鎮容既陌生又熟悉,這也難怪,自從當上神選者後,他已經好些年沒回來了。街景看起來跟印象中不太一樣,有些店不見了,但也多了幾家新開的店,還好主要市容倒是沒有多大的改變,還不至於需要重新認路。

  李奧朝米可的所在地所去,隨著看見的景物越來越多,過往的回憶也齊湧上來,有好有壞,壞的比好的還多,那些不開心的記憶佔據腦海,晦暗的情緒如鼓脹的氣球,填塞胸臆,彷彿隨時都會脹破。

  李奧深吸一口氣,阻止自己繼續想下去,他決定快點找到米可,然後把那些回憶跟法恩鎮甩開,甩得越遠越好。

  就當他要開始小跑步的時候,有人拍上他的肩膀,熟悉又令人厭惡的聲音緊接而來。

  「李奧。」

  

  下班時間一到,米可就迅速換下諭醫袍,匆匆離開醫護所,她連李奧都沒告知,獨自來到墓園。

  天色向晚,墓地被夕陽漆成一片通紅,四下無人,只有墓碑前的花束透露出有人造訪的氣息。涼爽的微風徐徐自腳邊拂過,弄亂草皮,鑽入墓碑之間,宛若有個調皮的精靈在戲耍。

  米可穿越無數個墓碑,逕自朝墓園內部深入,她無須指引,也不須停下腳步確認,彷彿已經來過上百遍,早已將墓園摸透。米可在一塊墓碑前停下,那座墓碑看起來已經有點歲月了,外觀風化褪色,就連墓碑前的獻花也乾枯泛黃,碎成一片一片。

  米可清走花束的殘骸,簡單打點了下墓碑,她放上從花店買來的新鮮花束,不發一語地跪在墓前。

  「米娜……」

  她吶吶地喊著,聲線顫抖,淚液盈眶,墓碑上字句在浮光上打轉,模糊且扭曲變形。

  「米娜……米娜……」

  她那死於火斑蝶症的妹妹、她那無力拯救的妹妹。

  即使離米娜過世已經過了四年,米可仍舊難以釋懷,每當造訪妹妹的墳墓,總不禁潸然淚下,這也是她不讓李奧跟的原因。

  不知道過了多久,夕陽的餘暉幾乎完全消失,天邊只剩下一抹霞紅,米可才擦乾眼淚,從墓碑前站起。她方一轉身,就看到李奧站在那裡。

  「天色晚了,我們回家吧。」

  李奧什麼都沒有說,他對米可微微一笑,臉色很差,看起來很疲憊,似乎遭遇了什麼不愉快的事。

  「李奧……」米可想問李奧怎麼了,卻被視野中擦過的紅光奪走了注意力。「那個是!」

  它們就忽然出現了,妖異的蝴蝶現身天際,輕盈的蝶身彷若由火焰組成,它們忽快忽慢、忽高忽低地飛翔,每一振翅都掀起紅色流光,在天空中留下詭譎蝶影。

  那些蝴蝶就好像是過境的蝗蟲,成群結隊地行過天空,將才方熄滅的天空又燃燒起來。

  「……」

  米可動彈不得,呼吸急促、臉色慘白,只能瞠大眼睛看著這副景象。有隻蝴蝶悠緩地從天而降,落葉一般沾在她的皮膚上,因為預防用藥的效力而化為一簇火光。

  火斑蝶……是火斑蝶……

  大概是受到心理作用影響,米可全身上下頓時癢了起來,像是有上百隻蝴蝶在身體裡鑽爬,亟欲從皮膚底下撲騰而出。

  「跑!」

  原先愣住的李奧也在這時反應過來,他心臟狂跳,什麼都無法思考,當他發現時,自己就已經將米可拽離墓園,脫離那片燃燒的天空。

  他們跑了好一段路才停下腳步,李奧跑得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地用力喘息,米可則完全嚇壞了,驚魂未定地瑟瑟發抖。她驚魂未定地委下身軀,吐出的字句支離破碎,但李奧完全可以理解她想訴說什麼。

  ──它們回來了。火斑蝶回來了。

  六年前,火斑蝶飛遍法恩鎮的天空,從米可身邊奪走米娜。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