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3 瀕死的蝴蝶》 第一章 假期後的開工III

琉魚 | 2021-09-27 12:00:02 | 巴幣 16 | 人氣 52


  依萊快速地揮動法杖,一下又一下,法杖於半空中擦出一道道流光,那些流光發出絢燦的光芒,恣意擺動的模樣像極了乘風的彩帶。半空中就好像產生了一個無形的質心,流光沿著質心迴旋起來,迴旋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最後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螺旋,朝場地另一側的伊修斯直奔而去。

  伊修斯以法杖接下正面襲來的螺旋,使力上拋,螺旋偏離了原本的路徑,在半空鬆動瓦解,恢復成一道道流光──本來應該是這樣的,但當螺旋逼到了眼前,伊修斯遲疑了半晌,接著才動手將螺旋解開,再慢個半拍魔法就會直接撞上。

  「暫停。」

  依萊在心裡嘆了口氣,沒有發出下一波攻擊,他拂開汗水淋漓的瀏海,朝伊修斯緩緩走去,「我們不要練了,你心不在焉,再練下去也沒用,這已經是你第三次走神了。」

  伊修斯顯得不太對勁。

  結束跟薩格爾的談話後,依萊匆匆回到西塔,他原本以為伊修斯早就等在了大廳,然而伊修斯卻比他更晚回來。這或許還不打緊,但似乎有什麼事困擾著伊修斯,讓他變成容易走神,這種情況一直到他們練習魔法時都沒有改善,要不是依萊注意到伊修斯的狀況不太對,有刻意控制力道,不然伊修斯晚點就得去北塔報到了。

  「嗯……啊,對不起。」

  伊修斯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失常,他沒有抗議,跟著依萊走到場地旁設計的休息區,接過遞來的毛巾跟水。

  見他魂不守舍的模樣,依萊還是忍不住問了:「伊修斯,你跟伊迪絲談了些什麼?」依萊想來想去,也只能想到這個原因。

  「沒什麼。」伊修斯不走神了,但他的神情有點緊繃,「只是我們談了一下埃利希翁的現狀,覺得未來這一年情況不太樂觀,伊迪絲還是認為喪王那邊會有所動作。」

  火斑蝶症、反神分子、報喪主,這一年確實有個不太好的開局。

  「見招拆招吧,現在擔心也沒有用啊。」依萊聳聳肩,倒是沒伊修斯那麼緊張。「是說伊迪絲明天就會回去工作了吧?」

  「她下星期才會回去工作,伊迪絲說她有些事想找米希雅談談,會在摘星宿待久一點,算是順便省親吧。」

  在成為神的養子女之前,每個神選者都有各自的原生家庭,抽空回去探訪家人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不過由於依萊失去記憶,加上伊修斯很少提原生家庭的事,也不曾說要回去省親,他也從未去思考原生家庭的問題。

  他有著什麼樣的家人呢?他的家人會為他擔心嗎?還是會為他成為神選者而高興呢?

  「在想什麼?」伊修斯清亮的黑色眼眸直望著他,眼底有著一絲好奇。

  依萊忍不住反駁他,「你又知道我在想事情了?」

  伊修斯非常篤定,「知道,因為你每次在想事情的時候都會陷入沉默。」

  依萊還真無法否認,他乾笑著從實招來。「我在想,有原生家庭可以回去,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感覺?」

  「有什麼好回去的?」伊修斯對此頗不以為意,「我現在過得很好,為什麼要回去那個地方。而且他們也都不在了,沒什麼好省的。」

  「一次也沒有嗎……啊,對不起,我不該問的。」依萊說到一半,忽然想到自己不該問這種在傷口上撒鹽的問題。

  沒想到伊修斯沒有生氣,反而很乾脆地鬆口說道:「一次。」

  「嗯?」

  「我被從人口販子那救出來後,有回家看過一次。」伊修斯盯著自己手中的法杖,語帶諷刺。「我父母一看到我,就好像看到鬼一樣。仔細想想也是,被賣掉的兒子出現在自己面前,大概就跟回來討債沒兩樣吧?

  「他們不想要我,我也就如他們的意,再也沒回去過。在那之後,不是沒有遇過對我視如己出,好像第二個父母的人,但我發現我始終無法叫他們爸媽。」

  「那艾莉……」

  依萊第一次見到艾莉西亞的時候,她似乎有說過這樣的一段話:『無法認同我做為一個母親的話,你也可以叫我艾莉就好,當我是個朋友、老師、監護人。』

  伊修斯從來沒叫過艾莉西亞母親。

  依萊原本是以為伊修斯生性彆扭,現在才發現那是原生家庭造成的陰影和障礙。

  「你有跟艾莉提過這個問題嗎?」

  「有,她說沒關係,她不強迫我,就算無法將她當成母親也沒關係。」伊修斯將視線從法杖上移開,嘴邊浮現一抹很淺的笑容。「雖然無法叫她『媽媽』,但她確實是個很好的母親,這點我從未質疑過。」

  「媽要是知道你這麼想,她一定會很高興吧。」

  「誰知道呢……不,她一定知道。」

  伊修斯聳聳肩,他從休息區的椅子上起身,俐落的揮動法杖,破空之聲「咻咻」響起。伊修斯用法杖指著依萊,心情已經完全沉澱下來,他對依萊招了招手,鬥志高昂。「比杖擊你一定贏不了我。」

  既然伊修斯提出邀約,依萊也就沒有拒絕的理由,他從椅子上站起,不管比什麼他都奉陪到底。「話說得太早,輸掉會很難看的。」

  伊修斯笑了出來,依萊被他的情緒感染,心情也變得雀躍起來。他們像是擊掌一般敲了一下法杖,然後小跑步到場地中央,位置站定後,他們擺好架式,無需任何暗號便雙雙開打,展開接下來的練習。

  

  李奧造訪西塔的時間比想像中來得晚。

  當大廳門口傳來敲門聲,依萊跟伊修斯已經用完餐了,正在檢討下午的練習。伊修斯不恍神後,打起來就明顯流利多了,不僅回到以往的水平上,甚至有進步的跡象。兩人之間一來一往的攻防,打得起勁又激烈,當練習結束時,依萊跟伊修斯無不滿身大汗,心滿意足。

  伊修斯去應了門,李奧道過謝後便走進大廳,渾身散發出疲憊的氣息,儘管如此,他還是努力擠出一絲笑容。

  「抱歉來晚了,哄茱莉蕥吃藥比我想得還花時間。」

  「沒關係,我們也不急。」依萊和善地回應。

  李奧打開側背包將防禦用藥取出,他將藥放到了西塔大廳的桌子上,發出清脆地「鏘噹」聲。藥用小玻璃瓶裝著,色澤黯淡,濃稠的液體呈現泥狀,還隱隱散發出一股難聞的藥味。當李奧將玻璃瓶遞來的時候,依萊忍不住皺起了鼻頭。

  藥的味道絕對稱不上好,但也不至於難以下嚥,在李奧的監督下,他們很快就將藥泥服用完畢,然後衝去廚房找了點甜食,順便把玻璃瓶清洗乾淨。回收玻璃瓶後,李奧又問了一下兩人的身體狀況,整個檢查到就算結束了。

  「接下來我要幫依萊複診,伊修斯不用迴避,想做其他事的話也可以離開。」

  「那我先去洗澡,你們慢慢來。」

  目送伊修斯上樓後,依萊招待李奧坐下,去廚房端出能紓解疲勞的茶水與艾莉西亞做的點心。李奧啜了一口熱茶,臉上的倦怠退去不少,神情變得放鬆許多。

  「不好意思,還讓你招待。」

  「哪裡,你今天辛苦了。」依萊也給自己泡了一杯茶,開始閒話家常,在跟所有神選者熟了之後,大家就變成了感情不錯的鄰居。「是說怎麼會是你跑三座塔呢?米可沒有來幫忙嗎?」

  烏雲又重新回到李奧臉上,他嘆了一口氣,話說得很輕:「米可原本也想來,但她嚇壞了,我要她在塔裡好好休息。」

  「嗯?發生什麼事了?」

  「依萊,你知道法恩鎮嗎?」李奧兀自冒出一個問題,瞧依萊茫然的樣子,就知道大概是沒聽過。「那是我跟米可的家鄉。」

  「我們被派去支援法恩的醫護所,下班時看到一群火斑蝶飛過天空,火斑蝶讓米可嚇壞了,現在還沒恢復過來。」

  「這樣啊……居然發生了這種事,希望她能趕快恢復過來。火斑蝶畢竟是絕症,就算是再怎麼資深的諭醫,也不可能不害怕吧。」

  「確實是呢。」

  李奧欣然同意,他雙手交疊,視線望著冒著蒸氣的熱茶,不知道在想什麼。對於發生在別人身上的災難,依萊愛莫能助,只能嘗試聊點別的轉移話題。

  「對了,你跟米可既然是同鄉,那在當神選者前,你們認識嗎?」

  「我想可能不太算是認識。我們知道彼此很久了,卻不是會說話的關係。」李奧嘴邊泛起淺笑,他的笑容有些靦腆,像是想起了當時的情況。「是米可將我帶進醫護所的,在十二歲之前,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個諭醫,只是知道自己是個很特別的孩子。

  「該說人生很奇妙嗎?我們諭醫被賦予了強烈的直覺,卻從不能預料自己的人生會怎麼發展。就像十二歲前的我,從來不知道自己是個諭醫一樣,我也不知道自己後來會成為神選者,甚至喜歡上米可──不過她從沒接受我的告白就是了。」

  喪神祭開幕的那晚,依萊曾看過李奧親吻米可,那時的米可似乎受到了驚嚇,馬上就逃開了。依萊一直以為他們早就在一起了,對米可的反應困惑了很久,直到現在才發現,原來米可還沒接受李奧。

  同一個種族的神選者互相喜歡,這就好像是一個家庭中發生不倫,乍聽之下似乎離經叛道,但其實也沒那麼嚴重,雖然名義上是以兄弟姊妹自居,但畢竟沒有血緣關係,自然也沒有什麼需要被禁止的理由。

  比起這個,依萊現在更在意的是──

  「這麼隱私的事,告訴我好嗎?」

  李奧露出一副沒什麼大不了的表情,「我以為這早就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了。就算我不說,其他人也會告訴你吧。」

  好奇心在心底發酵,再加上一點衝動,就足以殺死一隻貓。繼喪神祭之後,這個真理又被依萊驗證了一次,他脫口而出:「那米可有說什麼時候會接受你嗎?」

  李奧似乎不覺得冒犯,他的笑容仍舊那麼完美無瑕,卻隱隱帶著一絲苦澀。「她不會接受我的。」

  說完,李奧便放下已經見底的杯子,站起身來。「閒聊太久了,我幫你複診吧。」

  依萊乖順地配合。雖然說是複診,但其實也只是簡單問了下有沒有想起什麼,或是身體有沒有哪裡不舒服。複診過程中,依萊想起薩格爾想要調查他的那番話,想起胸前的那傷口。

  失去記憶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他費了好一番力氣,才終於將「依萊」這個人建構起來。正因為知道建立身分認同是一件多困難的事,所以依萊對現在的生活很滿足,如果可以的話,他甚至希望這種生活可以一直持續下去。

  隨著生活越來越步上軌道,依萊對曾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也變得越來越不在乎。薩格爾直接戳破了依萊的安逸,點出了問題所在──就算他能不在乎,但纏繞在他身上的疑雲,最終還是會對他造成影響。

  他先前到底遭遇了些什麼?為什麼會受足以致命的傷?

  依萊開始有點想知道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