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十釐米的他們來到三次元】原創角色篇 70—煩心事常被另一事取代

龘玥 | 2021-08-21 11:00:02 | 巴幣 54 | 人氣 67


  正午時分,烈日當頭,暑氣讓整間病房的人們臉上多了些許難熬,不過病床上躺著的年輕人們臉上的神情仍然留有對暑假的憧憬。

  這間病房住的皆是因事故受傷的年輕人,病床最靠近門的一位是個騎腳踏車不慎發生車禍的國中生,幸虧命大得以保住一命,不過人差點癱瘓,現在人雙腳吊著,右手也打著厚厚的石膏,身體多處擦傷,肋骨斷裂,只剩下事故時被安全帽跟手臂護得好好的頭部是完好無傷的。

  不過少年很愛笑,可說是相當樂天,不知道是被撞過造成還是原本個性如此,整個人傻呼呼的相當可愛,夏夜平常路過都忍不住講話逗他,霜櫻也常常把帶來的小玩意兒拿來借他或是乾脆送他。

  在夏晨能夠下床坐輪椅時,他也常常被霜櫻推到少年的病床旁一起聊天,然而夏晨個性怕生,多半都是當個傾聽者,看著霜櫻跟對方笑得開懷,自己也忍不住露出淡淡的微笑。

  睡在中間的床位則是一位為了救大樓牆上的野貓而不慎摔落的大學生,身體多處骨折,但是手上的傷比較輕,已經好得差不多,是能夠讀書的程度。因此愛讀書的他常常請家人帶書過來給他,他也會分享自己的書給霜櫻和雙胞胎們。

  青年的談吐彷彿詩人一般相當優雅不凡,聽他講話就好像在聽他吟詩作對一樣。不過他的母親倒是位個性熱情的家庭主婦,講話速度也很快,於是霜櫻和夏晨都喜歡看他們母子倆聊天。每當母親劈哩啪啦地講了一大串,青年總是慢條斯理地回應她,這樣一來一往,一快一慢的節奏讓旁人看來相當有趣。

  但是令夏晨的病友們最感到有趣的莫過於這對雙胞胎近乎一模一樣的容貌了。

  夏夜很擅長模仿夏晨的言行舉止,常常在自家弟弟無聊時學他的講話逗得他哭笑不得,甚至將緋色隱眼戴至另一眼,完全把自己偽裝成是夏晨的行徑也總讓來醫院探病的霜櫻剛走進病房第一時被「自由行走的夏晨」嚇到。

  這也全是因為長時間待在醫院裡實在過於乏悶,夏夜總想找點樂子,才會把主意打到自家弟弟身上,反正夏晨本人也覺得挺有趣的。

  不過兄弟倆還是常常一齊看著窗外的街景,感嘆著暑假時光不留情地流逝,然而自己卻未能再享受其中。那些流氓把他們倆以及留在飯店裡不好意思到處玩的其他人都害慘了。

  但是事情的起始——霜櫻,她的精神狀態也著實令不少人感到擔憂。夏晨與葉傲寒受傷一事彷彿鐵灰色的枷鎖般緊緊束縛著她,心靈被罪惡感所操弄。她每天都強迫著自己打起精神前往醫院,與其說是去探病,更像是去贖罪。

  現在,病房裡的夏晨就正在觀察著她的狀況。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哼著小調,霜櫻心不在焉地擺動著手上的未完成品,這是一個折到一半的紙鶴,要折好送給夏晨的。但是折著折著,她的思緒忍不住飄到夏夜早上對她說的話,聲音也漸漸轉弱,最終像是水藍色的霧般消散在空氣當中。

  注意到她的異狀,夏晨不明白地看向她,輕輕戳戳她軟軟的手臂,「小涵,在想什麼?」

  「嗯……」霜櫻的喉嚨發出敷衍的悶聲,心思依舊沒拉回來。

  她在想,這一切有哪些部分是自己做錯了呢?

  沒想到池賢浩就算被罵,被她討厭,他仍然選擇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守護著她。

  但是自己僅僅只是因為對方摸走最重要的親人遺留的日記本並且保管不慎導致被竊走,就把所有的錯都怪到他身上,把自己懊悔和自責的心情轉化成怒火出在他身上。

  明明他還因為那本日記本研究並證實出召喚的方法。

  她想起了他們相識的那天,他幫助她脫離了危險;想起了潮田渚來到三次元的時期的某天,他聽起來像是隨口說說的一句話,沒想到是他認真的承諾。

  『有我罩妳啊。』

  她一直以來太過於倚賴池賢浩了,讓對方保護為了她做了一堆令人擔憂的事情。然而她就像過河拆橋的背叛者一樣,達成目的後卻因為對方一時的過錯而將前面所有的辛勞給否定,還將罪名扣到他身上。摯友的存在與價值如今卻被她自己的怒氣給遮蔽,甚至視為一團廢紙。

  霜櫻的手不自覺收緊,那隻未完成的紙鶴直接變成一團深紅色廢紙,

  「我還甩了他巴掌……」

  一定很痛吧。各方面來說。

  回飯店的時候去道個歉吧。

  「小涵?」

  「嗯?」

  霜櫻抬起頭,卻發現夏晨盯著自己手中被抓皺的色紙,她頓時尷尬的手足無措。

  「啊啊,一時太恍神了,怎麼會不小心抓爛它呢。哈哈,抱歉啊小晨,我在重新折一隻送你,更漂亮的!」

  夏晨對她微笑,溫和地說:「好。」

  霜櫻急忙從病床旁邊的乳白色櫃子上上取走一張全新的色紙,正當她摺出紙鶴身體而頭尚未完成時,夏晨的手肘撐在病床上放置的潔白塑膠桌上頭,而他的臉頰貼著雙掌。他的眼神溫柔且溫暖,臉上微微的笑充滿放鬆與幸福,他時不時就會對著霜櫻展露這樣的一面。

  不過他現在已經知曉,他對眼前的女孩懷抱的是什麼樣的感情。

  戀慕。

  只要見到她,胸口總是因為喜歡之情而發脹,起伏時,從鼻腔噴吐出的空氣感覺都是粉紅色的;臉頰也因熱情而發燙;整顆腦袋鬧哄哄的,而且誇張地說,還大有融化之勢。

  這一切反應都在說明——他正為她傾心。

  在他夏晨的注視下,霜櫻快速並仔細地摺好了新的紙鶴,然後向他遞出掌心上的得意之作,對他展露出自信的笑容。

  「來,祝你早日康復!」

  此刻,心臟怦怦作響。夏晨接過那隻形狀漂亮,線條優美的紅色紙鶴,殊不知他的手竟然因為害羞到極點而忍不住顫抖,他趕緊用另一隻手覆上來掩蓋。

  「謝謝小涵,這個禮物我會好好收著。」夏晨小心地端著他的珍愛之物,一棕一紅的眼眸彎著愉快的弧度。

  「不客氣!想要幾隻我就折給你幾隻!」霜櫻拍拍胸脯,極有氣勢。

  「那我能夠自己站起來的時候,妳能再為我折一隻紙鶴嗎?」

  「嗯!我答應你!」

  「對了。」夏晨沒忘記霜櫻方才奇怪的舉止,還以為是少女厭倦待在醫院陪他的日子了。「我們後來沒去成海灘呢,好可惜……」

  聞言,霜櫻的腦海閃過了幾個嚷著要去海灘玩的身影,她歛起失落的眼神,懶洋又毫無形象地趴在藍綠色的床墊上。「對呀,夏天就是要去海灘才好玩啊~」

  「那,我們兩個一起去海灘玩好嗎?」

  「好呀,等你出院之後我們在找一天出去吧~」

  夏晨輕笑,糾正道:「不,是在我轉院前。」

  「咦?」霜櫻愣住了。快速回過神後,她抬頭並睜圓了雙眼看向他,眼裡盡是詫異。

  因為她印象裡的乖乖牌夏晨才不會講這種違反規定的話,雖然他們倆常常被抓到偷偷讓夏晨吃零食,但是那都是霜櫻的主意。如今他本人主動說要偷跑出醫院,這真的把霜櫻嚇壞了。

  「因為暑假快結束了,我得轉去家裡附近的醫院住院,這樣比較方便。所以最近哥哥應該會去辦轉院手續,我們就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偷偷跑出醫院去海邊吧!不需要帶什麼額外的東西,我們就單純去看海玩沙吧?」

  夏晨靠在她的耳邊低語,霜櫻可以清楚感受到他的話語間所噴吐出的氣息,耳根子不禁紅了起來。

  「可是之後會被醫生還有小夜哥哥罵的……」霜櫻很猶豫。

  見狀,夏晨歪頭面向她,露出了十分楚楚可憐的神情,就連聲音也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這是我的暑假願望,答應我好嗎?拜託妳了,小涵。求求妳……」

  「呃!」在這麼近的距離下被柔弱美少年的可憐攻勢直擊,霜櫻的血量直接扣到剩下一點,意識混亂極了,也就不再保有理智。

  「我、我答應你就是了!太近了、太近了!」霜櫻趕緊推開那張俊秀的帥臉。太妖孽了啊!

  夏晨微笑,修長的食指輕輕抵在唇前,對著她一人輕語:「這是秘密喔,我們倆的。」

  像是要魅惑人一般。

  霜櫻一時看得失神。不得不說,夏晨無論是溫和的個性和顏值的確很有競爭力,跟個性冷淡——對霜櫻總一副熱情開朗的樣子除外——的池賢浩競爭的話,可說是難分上下。

  而且今天的夏晨特別令人心跳加快。

  霜櫻又一次回過神,連忙開新話題遮掩失態:「那個,總覺得你最近說話變得很流利呢!」

  「葉傲寒也跟我說過差不多的話呢。」夏晨依舊是維持著那張賞心悅目的笑臉,說話時的口氣卻向雙胞胎哥哥夏夜一樣撩人,「我想,一定是待在令我心安的人身邊,很放鬆吧。」

  明明夏晨說的話很正常,語氣雖然撩人但平常的霜櫻也不至於招架不住。但不知怎地,女孩的臉頰居然不掙氣的紅了,像顆熟成的紅蘋果,待人採收。

  「你是小夜哥哥吧?」霜櫻驚訝地不管當事人的意願,就這樣直接捧著他的臉端詳,夏晨被女孩主動湊近反而很不好意思地紅了臉頰。

  「我、我是真的夏晨沒錯……」

  而夏夜也恰好在這時閒從醫院外的街道逛回來,並為自己和霜櫻兩人買好了晚餐,夏晨則是吃醫院的供餐。他走到病房最裡面,只見自家弟弟被吃豆腐還樂著一張臉,夏夜只覺得想笑。

  「這樣不行哦,就這樣把弟弟讓給妳的話,我會寂寞耶~」夏夜沒好氣的說。一邊放下了手上拎著的塑膠袋。

  霜櫻趕緊放開夏晨的臉,轉身看去。「啊!小夜哥哥?沒有啦,我只是以為他是你假扮的。哈哈。」

  夏晨則是探頭望向塑膠袋,轉移話題地問:「哥,你買了什麼回來?」

  「雞腿便當、手搖杯……我看看喔,還有雞蛋糕。」

  霜櫻舉手歡呼:「萬歲!」

  夏晨一臉羨慕,小小聲地說:「好好喔。」

  夏夜看弟弟每天都逼自己吞下營養但不好吃的醫院供餐,心疼地說:「乖,再撐幾天,等醫生說你可以吃外食時哥哥再幫你買你最愛吃的。」

  「嗯。」

  結果趁著夏夜不注意的時候,霜櫻偷偷餵了夏晨半條雞蛋糕,剩下的另一半則是因為差點被夏夜逮到而趕緊塞到自己嘴巴裡。

  夏晨沒看漏這個無疑間接接吻的舉動,頓時心跳漏了一拍。

  不過兩人都以為安全避開夏夜的眼目,其實他光是看到霜櫻捧著一包雞蛋糕坐到夏晨病床上吃東西時就猜到女孩想搞什麼鬼了。

  只是讓弟弟看他們吃美食自己吃營養餐真的太殘忍了,夏夜這次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算了。

  吃飽喝足後,夏夜送霜櫻到醫院外的計程車站,目送她離開。

  而多虧夏晨突如其來的主意,霜櫻一直到離開醫院回到飯店,滿腦子全是要如何帶走夏晨與計畫抵達海灘的路線與時間。

  至於跟池賢浩道歉一事,她完全忘記了。


大家好,我是龘玥!

霜櫻的記憶力實在太不好了ww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