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十釐米的他們來到三次元】原創角色篇 69—那個溫柔守護著她的人

龘玥 | 2021-08-14 11:00:02 | 巴幣 44 | 人氣 77


  過了三天讓心靈沉澱之後,夏晨總算對於自己腿傷的狀況做好了心理建設,夏夜也才開放其他人探望。打從那天起,霜櫻每天都到醫院去探望夏晨,陪他說說話,帶點新奇或是有趣的小東西給他玩,甚至是瞞著夏夜與主治醫師暗渡零食給他吃——雖然總是被人抓包然後被碎唸一頓就是了。

  夏晨的臉上也逐漸浮現出以往的羞澀笑容。當然,在人們都沒注意到的時候,麻木與憂愁又會像一陣紫藍色的濃霧蜿蜒纏繞上他,吞噬著整個身軀並填滿那空虛的心靈。

  在這段期間,許多人也來探病過,像是葉傲寒、葉燁、計程車司機以及池尚宇,但是唯獨池賢浩似是在跟眾人唱反調似的一次也沒踏進病房過。

  霜櫻曾經對此抱怨過,也因此加深了對他的厭惡感,達到連被他看到都不想的程度,變得開始躲著池賢浩,每天不是醫院就是商圈,幾乎整天都在外頭跑跳。明明她自己也清楚在未知城市亂跑的危險性,但是莫名的固執卻堅定著她的決心。

  池賢浩當然清楚著她的動向,卻無奈不能出手阻止,只能像往常一樣在她身後默默守護著,也難怪常被葉傲寒嘲笑說「這根本是跟蹤狂的行徑吧」。

  霜櫻本人也不知道是笨還是太過粗神經,至今仍不知道每天走街上時背後總跟個幾個便服警察以及一個跟蹤狂等級的護花使者。

  於是今天的霜櫻仍然在渾然不知的狀態下前往醫院,但不代表其他人不知道。

  「……」坐在醫院花園的長椅上迎接霜櫻的夏夜無言。

  他要在這麼多人的視線下跟霜櫻聊天嗎?

  一個大叔翹著二郎腿坐在另一頭的長椅上翻著報紙,另一個大叔躲在建築陰影下舉著手機裝作在講電話,但是兩人都是警局時的熟面孔,夏夜可清楚呢。

  最後則是那個把帽T的帽子拉上、帶著墨鏡跟黑色口罩的少年,他就站在水池旁一副在看池子裡流動的水,然而鏡片底下的銳利視線根本直勾勾地射向他們這裡。

  ——那傢伙是池賢浩吧。

  夏夜垮著臉,有些無奈地想。

  「小夜哥哥~」

  「小涵,過來這裡坐吧。」夏夜慵懶又不失親切地向女孩緩緩招手,「小晨睡著了,我們給他好好睡一下,就在這裡聊天吧。」

  「好呀。」霜櫻坐下來,興沖沖地把帶來的裝有食物的塑膠袋放在兩人之間,「你看,我買了你們兩個愛吃的滷味,還有外面街角那家很好吃的海綿蛋糕!」

  「小涵,小晨得吃得清淡點……」

  夏夜皺眉,正要再次提醒一遍,沒想到霜櫻就像是趕著避難一樣趕緊說:「我知道、超清楚的!所以這些就我們兩個吃!」

  「雖然對小晨很不好意思,但是也沒辦法呢。」夏夜拿起塑膠袋裡的竹籤,插了一顆鳥蛋吃。

  「是呀是呀!」呼~總算不用聽落落長的說教了。霜櫻很捧場地大力點頭附和,也拿了另一支竹籤插起雞心來。

  兩人就這樣邊聊邊吃了一會兒,霜櫻的臉色突然變得苦悶了起來。身旁的夏夜觀察到,關心的問了一句,「怎麼了?吃到不喜歡的東西了?」

  「不是的,我突然想到池賢浩的事情。」

  「咳!」

  「小夜哥哥你還好嗎?」

  「沒事、就突然嗆到。」夏夜趕緊把嘴裡差點噎死牠的食物吞了,心想這孩子哪壺不開提哪壺,順便悄悄用眼尾瞄了一眼池賢浩本人的方向。「池賢……他、他怎麼了嗎?」

  很好,他沒什麼大反應,應該是聽不見這裡的對話。夏夜稍稍放下心來。

  並不知曉夏夜的心焦,霜櫻低垂著頭,晃了晃小腿,不知道為什麼語氣有些委屈地說:「我……跟池賢浩很早就認識了,不過,在真正認識他之前,我其實心裡一直都很怕他,但是我知道他的本性不壞,是個很好的人。在那之後,他成了我最好的朋友,個性也漸漸改變,不過我很清楚那才是真正的他,他只是把偽裝都拿掉了而已。」

  「我一直想讓大家知道他的好。可是如今的我們,已經沒辦法再向當初一樣了吧。可是……我還是不希望他會不知不覺又變得像以前一樣,渾身帶刺得讓人無法接近。」

  說到這裡,霜櫻打算將希望託付給他。

  「……」夏夜靜默地傾聽著。他能從女孩的聲音裡聽出她是多麼重視池賢浩,他也知道她想要告訴他什麼。

  於是霜櫻抬眼看著他,小心翼翼地開口:「我希望小夜哥哥和小晨能和他交朋友。請幫幫我,別讓他走偏,好嗎?」

  夏夜慵懶地將雙臂枕在腦後涼涼地說:「要是有很多朋友的話,他就不會走偏是嗎?」

  「對!」霜櫻欣喜地點點頭,「小夜哥哥你也懂——」

  夏夜卻潑了她一桶冷水。

  「不可能。」

  他看著女孩的眼神從閃閃發亮的欣喜到灰暗的失望,其實他心裡也有些過意不去,不過要是答應她這件事的話,結果對他們哪一方都不好。

  若是池賢浩利用友情,感情勒索夏晨放棄追求霜櫻怎麼辦?

  他勢必得先為自己的弟弟設想好啊!

  況且……

  夏夜蹙眉,滿臉的不贊同,用近乎責罵的態度說:「小涵,妳每次都把事情看得太簡單了。並不是只要有人替補妳的位置他就不會走偏,雖然這並不應該是由我來說,不過事實上,妳對他來說是獨一無二的存在,沒有那麼簡單說找個人取代就可以了,這妳懂嗎?更何況,友誼是勉強不來的,哪能強求?」

  霜櫻之前一直都過著不暗世事的生活,也由於她就連國小時期都被人給排擠,人際方面的知識可說是非常貧乏且過分理想化,她總是認為只要釋出善意,人們最後一定能成為朋友。這下經過夏夜解釋後,本來不是很懂的霜櫻頓然醒悟。

  「抱歉,我似乎真的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小夜哥哥,謝謝你教訓我,每次總要你給我當頭棒喝,我才會了解自己到底犯下了什麼過錯,真是不好意思。」

  「別在意,我很高興妳找我討論煩惱。不知道自己的問題該如何解決這也是沒辦法,畢竟妳年紀還小嘛。不過剛剛妳說的那件事,我希望妳自己再想想看。」

  畢竟他沒有理由幫忙對自己雙胞胎弟弟不利的事情。

  「好,我會的!」霜櫻高興地說著,隨即又像沒電一般雙肩垮下。「是說……雖然上次抱怨過他都不曾來看過小晨,但是後來根據我的觀察,應該是我的緣故。」

  夏夜表示理解地點點頭。其他人都知道池賢浩的許多行動都是與霜櫻有大大關聯的,不過他們倆已經認識這麼久了,要是連霜櫻自己都看不出來那就是真的有問題。

  夏夜也稍微知道他們倆吵架的事,但是詳細情形如何,知情者沒有一個願意告訴他與夏晨。不管怎麼說,這都是對他弟弟夏晨非常有利的關鍵事件。

  霜櫻繼續說:「明明是他做錯事,卻是他在生氣。這些天來,每次遇到他都一直惡狠狠地瞪著我,就好像要把我折成兩半一樣……所以一定是因為我每天都在病房裡待著,他才不願意來看小晨。」

  好,算了,她是真的有問題。怎麼會誤會成這樣?

  夏夜嘆了一口氣。

  這孩子是真的不知道啊。無論是池賢浩「不曾探病過」這件事,又或是「秘密的」那件事。

  全部一無所知啊。

  「啊啊,我也不知道池賢浩怎麼做人會失敗成這個樣子。」

  夏夜心想,自己一定是瘋了。

  但是他原本薄弱的同情心彷彿連夜大雨時的水庫開始氾濫起來了啊。

  「聽我說……雖然池賢浩叫我不要告訴妳,但是看妳誤會成這樣,我覺得自己如果不講的話他那個人就真的很可悲。」夏夜苦惱地扶額,在心裡向夏晨道了一聲歉,開口:「好幾天前,池賢浩在妳走之後來醫院找我,拜託我去叫舅舅幫忙找人保護妳,說妳會有危險——」





  兩個禮拜前。夏夜剛從病房出來,便看到了環抱著雙臂倚靠在充滿藥水味的白牆上的池賢浩,而他也恰好在這時向自己投以冷漠的視線。

  夏夜不在意,甚至根本不在乎對方的態度。對他來說,這個旅途中與自己最少交流的少年怎樣都無所謂,重點是不要威脅到他們雙胞胎倆就再好不過了。

  於是較年長的夏夜端起了年長者的從容姿態,以不遜色的冷淡眼神回視,問:「我弟醒著,你要來探病就進去吧。」

  「……」

  池賢浩不發一語,只是盯著他看。僅僅這點小動作,夏夜便頓時明白他的來意。

  「你是來找我的,對嗎?」

  「……對。」

  「先去找個安靜的地方再講吧。」夏夜說完,頭也不回地邁開步伐。池賢浩也跟在後頭,不過很輕鬆地就追上了。

  夏夜斜眼瞥了他一眼,不冷不熱地說:「幹嘛?我不記得我們有這麼熟。」

  池賢浩也淡淡地回應:「我不喜歡走在別人身後,何況還是個男人。」

  不過池賢浩這副自傲的姿態在他們倆走到醫院一處較空曠的地方開口談話後便像被海風侵蝕著的砂堡般逐漸瓦解。

  「說吧,找我做什麼?」

  「請……」才講出第一個字,池賢浩的神情就像是吃到毒藥一樣,整個人感覺精神極度虛蘼。夏夜看他那副死樣子不爽極了,正要逼問他到底來幹嘛時,後者倒是吞吞吐吐一陣子後豁出去一樣,很乾脆地講出此行的目的。

  「能幫我請警察隨時盯著涵嗎?最好是能二十四小時不間斷。她現在的處境很危險、不、非常危險。」

  「蛤?」夏夜眨眨眼睛。有些不敢置信池賢浩居然是找他幫忙的,而非看不順眼很久了剛好叫出來幹架。「我沒聽錯吧?你現在是在拜託我?」

  「對啦。」

  夏夜修長有骨感的食指端著下巴,突然,他彎起嘴角邪魅一笑,「那你求人的誠意得要好好拿出來給我看啊。首先是態度,應該要更謙卑才對吧?叫聲學長聽聽。」

  池賢浩瞪著他,咬了咬牙,最後忍氣吞聲地說:「請幫我……拜託了,夏夜學長。」

  「哈。」夏夜看他難得憋屈的樣子,簡直不能再滿意了。當然了,這麼好康的事情,可不能少他的雙胞胎弟弟,「以後看到我跟小晨都得喊學長啊,知道嗎?」

  「……知道了。」池賢浩那雙凶狠的眼神都快可以殺人了,但是只要是為了霜櫻,他會吞下這股怨氣。

  他就是這般溫柔,為了喜歡的女孩著想的人。

  夏夜的眼神充滿對他的讚賞,一邊鼓掌一邊說:「好吧,既然你這麼爽快,那我這就要來告訴你我的答覆——」

  「其實我早就這麼做了。」

  「蛤?」池賢浩瞪大了眼。等等,他沒聽錯吧?

  夏夜笑著向他說明,自己同樣明白霜櫻是二次元居民的重要關係人,是他們這群人中最有可能被人盯上的,也因此,他早就私底下請葉燁幫他找人好好照顧霜櫻,後者也找了自己小隊的隊員和幾個退休警員幫忙。

  池賢浩聽完只覺得胸口有一把火在燒,拳頭也有忍不住想揮出的衝動。

  他氣得快把一口牙都給咬碎了,「所以你剛剛是在整我?啊?」

  夏夜攤開手掌,笑得人畜無害,但是給他的感覺就跟葉傲寒一樣,狡猾地像隻狐狸。

  「唉……為什麼我總要跟這種人打交道。」池賢浩覺得自己快要被這些人給逼瘋了。但是轉念一想,也多虧這些人腦子轉得快,總是能幫助霜櫻脫離危險。

  這樣想,就讓他的心情好了許多。

  池賢浩釋然一笑,向夏夜道謝:「謝了。看來涵沒有我在身邊也能過得很好,這樣我就放心了。」

  夏夜察覺不對,問了一聲:「喂,你這是什麼意思?」

  不過對方並沒有回應,反而舉起食指抵在唇前,笑得溫和又悲哀。

  「這件事能請你,幫我保密嗎?」




大家好,我是龘玥!

大家都很為這趟旅程唯一的女性著想呢

但是我們小池還是沒有想通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