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十釐米的他們來到三次元】原創角色篇 75—他們倆從此劃清界線

龘玥 | 2021-10-02 10:00:03 | 巴幣 38 | 人氣 52


  「只有科學家才會穿這樣吧?」

  霜櫻疑惑著繼續將影片看下去,不過後面的部分就沒有什麼重要性了,內容大概就是他們除了電腦之外一無所獲,幾個人將電腦抬走,其餘的人皆是兩手空空地離開了她的房間。霜櫻趕緊關閉影片,然後備份一份檔案到隨身碟中準備上繳警局用。

  「欸?這幾個都是池賢浩嗎?」

  在霜櫻欲關閉整個文件夾時,她看見前面幾個影片有池賢浩的身影。耐著好奇心,她點開其中一個來看,卻發現影片開頭是太宰治正對著鏡頭笑著揮手,似是發現了攝影機的存在。霜櫻對此露出會心一笑時,鏡頭畫面隨即被人移動朝向另一個方向。

  只見池賢浩背對著鏡頭,坐在書桌前,似乎在使用電腦,原本放著《文豪野犬》四位角色的桌布被更換成不知道是什麼動漫的圖片。

  「他這是在做什麼?」

  其他影片則更誇張,拍到了許多之前池賢浩從她房間陽台爬進來的畫面,讓霜櫻心生恐懼,心裡想著是不是那些男人也是這樣子跑進來,然後再正大光明的從大門走出去?

  無論是爬陽台入侵這件事還是池賢浩的種種詭異行為都讓霜櫻感到害怕。這份後怕更讓她的大腦更加陷入混亂,甚至開始懷疑起池賢浩這個人。

  她想起池賢浩在警局時跟她說過他發現了筆記本,然後照著上面所述的方法實驗過召喚。但是現在想想,他為什麼要試?雖然之前猜測他是想要保護自己,但他究竟為何一直向她隱瞞日記本的事?

  「說不定,他也是那些人的同夥。」

  在發現她身邊十釐米的動漫人物會動時,依舊沒有視她為魔女般的異端而是選擇繼續跟她交好;發現了日記本之後選擇隱瞞,是因為自己想要掌握這份能力;實驗屢次失敗之後決定去跟不明集團勾結,讓他們這趟旅途遭遇到種種危險。

  霜櫻不禁開始相信這個假設的可能性。

  她嘲諷意味十足的扯開嘴角自我嘲笑說:「哈哈,那我豈不是又當個傻子被人騙了嗎?」

  她開始喪心病狂地尖聲大笑著,在旁人看來更像是個惡人。

  人在逃避問題時,常常會塑造一個代表著惡的角色,將一切錯誤推於他,好讓心中的痛苦與罪惡感減輕一些。所以,還只是個國中生的霜櫻輕而易舉就相信了自己的想像,或許更應該說,不得不相信。

  「涵——!是妳嗎?妳在哪裡?妳還好嗎?」

  霜櫻聽見了熟悉的聲音在呼喚著她的暱稱。而當事人這樣的行為更加肯定了霜櫻的猜測,這下她可以篤定池賢浩是真的與人勾結。

  不然他怎麼會突然在這時候前來,不會太剛好嗎?就像是早知道這裡出了狀況似的。

  「呵。」霜櫻冷笑著,輕聲道:「騙子。」

  她暗暗出了房間,然後下樓,在看到來人向她迎來的的當下狠狠地甩了一個耳光!

  「你這個背叛者!」

  「唔!涵,妳幹嘛!」

  池賢浩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接了個耳光,不禁氣的向前逼近幾步好質問她。

  「不要接近我!」

  霜櫻太過氣憤與緊張,朝著對方的胸膛奮力一推——毫無防備的池賢浩於是應聲倒下,滾下了樓。

  「小池!」霜櫻嚇了一大跳,自己並不是有意要將他推下樓的。她趕緊走下樓去想要查看對方的傷勢,卻又突然驚覺自己不應該對叛徒那麼好,她立即收起了罪惡感,臉色大變。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霜櫻哈哈大笑著走下樓梯,一階接著一階,緩慢卻又格外清晰的腳步聲迴盪在這幢讓人感覺不到溫度的豪宅裡。走到最後一階,也就是池賢浩面前時,笑聲戛然而止。

  「……涵?」

  池賢浩吃痛地撐起疼痛的身體,腦袋裡嗡嗡作響,頭昏眼花的讓他分不清手持球棒向他靠近的那個人,究竟是不是那個他最喜歡的、被他視為一切、總是閃耀著光芒的女孩。

  池賢浩甩了甩腦袋,總算看清她的面容。此刻的那張他最愛看的清秀臉蛋變得既猙獰又狂暴,根本不是自己記憶中的模樣。

  霜櫻用冰冷至極的語氣,壓低聲音說:「真會演戲啊。虧我那麼信任你。」

  說完,又舉起手臂想要再來個一記。

  但池賢浩也不是好惹的,他以矯健的身手翻身閃過攻擊,緊接著就張開懷抱緊緊抱住變得奇怪的少女,制住她的行動。

  「先冷靜下來!妳肯定是誤會了什麼!」

  霜櫻再度哭了出來,對他是又捶又打,掙扎著想要逃脫這個依舊令她感到留念的溫暖懷抱。

  「放開我!你早就跟那些壞人勾結了對吧!所以才先回鎮裡,其實是來我家找有沒有其他資訊可用,現在又打算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來關心我!你說,你跟他們一樣想要召喚的能力是不是!既然如此,你就應該好好告訴我,我想辦法把能力給你不就好了嗎?為什麼要這樣把我家搞得一團亂!你知道這個家裡有多少我和父母珍貴的回憶嗎?你明明就很清楚!」

  真是,這傢伙也太笨了吧!池賢浩對這個講不聽的少女快要失去耐性。

  池賢浩又再度擁緊了她,讓她無法亂動,下一秒像是洩憤似的朝著她的耳邊大吼:「這種事我當然清楚!可是我沒有跟那些人勾結,提早回來也是因為妳!是因為不想要讓妳繼續待在這樣的我身邊啊!」

  但是霜櫻是真的聽不進去,還兀自扭曲了池賢浩的意思。

  「什麼不想讓我待在這樣的你身邊?你又怎麼樣了?根本是利用完了就丟吧!你這個大騙子!一直對我說謊的大騙子!」

  看著歇斯底里的霜櫻,原本心情也就不好的池賢浩壓抑在心底深處的憤怒也因此被激發。

  於是,他想也不想就將嘴唇湊了上去。

  「唔?!」

  霜櫻一瞬間愣住了。嘴唇上溫熱的觸感與對方薄溫的鼻息,再加上熾熱的懷抱,讓她就像醉酒一般暈了一會兒,感覺身體飄飄然的,眼皮都快要半闔上了。

  ——不對,她這是在做什麼?

  霜櫻伸手推他,但一個軟弱的女孩哪敵的過年輕男性的力量,又氣又緊張的她乾脆撇過頭躲開池賢浩的吻後,在他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趁著對方下意識關注傷勢而鬆開力氣時推開他。

  「你——!」霜櫻伸手又一次甩了他巴掌。

  池賢浩結結實實地接下了這一巴掌。他摀著紅腫發熱的半邊臉頰,心疼的都快要破碎成渣了,但他看向霜櫻的眼神卻似刀子一般無比銳利。

  「我花了這麼多心力,每天都在想著要怎麼讓妳的笑容多一點,也總想著要怎麼保護妳才好。我會做這些事的原因妳怎麼就不懂呢!」

  「妳的個性這麼遲鈍,至今為止還是看不出來真的很誇張。不過我想妳這下妳應該知道我對妳抱持著的一直是什麼樣的感情了吧?」

  「我喜歡妳。這是愛情,不是友情。」

  「我根本不需要召喚能力,我只要妳在我身旁就夠了。背叛妳什麼的,妳總是做著這種不切實際的妄想,可我原來對妳來說只有這點程度的信任而已啊,我到底算什麼?妳能不能尊重我!」

  看見霜櫻逐漸恍然的表情,這是池賢浩期盼已久的反應,他本該開心的才對。然而現在,他咬緊了牙,幾乎是想將牙齒咬碎的力度,一字一句地說出了真心話。

  「夠了,我也累了。我不想再喜歡妳了。」

  「這裡的情況是怎麼回事我也不想管了,也就不奉陪了。我走了。」

  最後一句話,讓霜櫻已經布滿淚痕的臉變得更加扭曲。

  「以後,別再見面了。」

  池賢浩說得乾脆,離開的也乾脆。他低垂著頭,不再多看霜櫻一眼,一拐一拐的扶著欄杆下樓,沒多久,就離開了少女的視線,接著就傳來重重甩門的聲音。

  「原來真的只是巧合嗎……?」

  她怎麼總是那麼笨啊。

  真是,蠢斃了!

  雖然想要摔東西發洩一番,不過霜櫻無論如何都下不了手。因為這個家裡都是與父母珍貴的回憶,她不能隨意破壞。

  於是她只能找一面乾淨的牆,用前額瘋狂似地猛力撞,還用手拼命敲打著,身上越是疼,心裡的苦彷彿就能減少一些。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

  空虛的空間裡,少女淒厲的哭聲不絕於耳。





  池賢浩本來是為了尋求安慰而來,想說儘管不能接近霜櫻好歹也遠遠的見她一面作為慰藉。

  但是在看見林家大門敞開的時候他就察覺不對勁,趕緊翻過柵欄跑進去查看,然後便在進入大門後發現了霜櫻遺落的旅行用包包,加深了他的不安,因此開始尋找起少女的身影。

  這之後,就發生那一連串的事情,他於是帶著傷走出了林家,路過附近的空地時遇到正在逗弄著流浪貓的葉傲寒。

  葉傲寒一臉錯愕地問他:「你怎麼把自己搞成這樣?」

  池賢浩則是沒有打算正面回他,轉移話題說:「你怎麼還不回家?」

  「乾你屁事啊。不要轉移話題,這方向……你剛才去過小涵家?想偷窺結果被打了?這也打得太慘了吧。」

  「她家被闖入了,心情正差,你去幫幫她吧。」

  聽到池賢浩一副懶得管的口氣,讓葉傲寒覺得很不對勁。這麼嚴重的大事,那個護涵狂魔怎麼可能拋出要別人去幫忙他最愛的少女這種話,他通常都會自己衝上第一線啊。

  難不成是被拒絕了?

  「那你怎麼不去幫她?你是她的護花使者耶?」

  聽到這句話,池賢浩的火氣又更大了,他用力踢飛路邊的空罐子,恨不得找個貼布貼在葉傲寒的嘴上。

  「什麼該死的護花使者,老子不幹了。我和她沒有任何關係了。」

  不管是對方的舉話還是話都讓葉傲寒被大大驚訝到,他不禁露出吃驚的表情不知道該從哪部分開口問起。

  「反正你去幫她一把就是了,我先走了。」說完,池賢浩踏著跌跌撞撞的步伐邁步離去,還差點真倒了下來,但及時被葉傲寒一把抓住肩膀扶起。

  「我有自己選擇的權利,你沒資格命令我怎麼做。走,我陪你回去擦藥吧。」

  畢竟霜櫻的問題還得讓她自行解決看看了。葉傲寒一直都認為池賢浩把她保護得過於周全,她有很多人情世故的問題,也習慣遇到問題先倚靠他人,想法也時好時壞。

  老實說他有點看不下去,也不能否認他其實偷偷在事後記這隻還打著石膏的手的仇,他這些天來單靠一隻手生活很艱辛也很不習慣,還害他被他爸嘲笑,實在不能不埋怨一番。

  「我離家出走。」池賢浩一臉厭世地說。

  「哈哈,所以你找安慰結果被打是吧?」葉傲寒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替他想了個解決辦法,「不如你來我家住幾天怎麼樣?」

  「還不賴。」池賢浩滿意地點點頭。可他心裡還是有些在意著霜櫻那邊的情況,怕她一個人孤立無援真的會逼近崩潰邊緣。

  葉傲寒沒看漏他這副憂心忡忡的表情,打趣的說:「我幫你上完藥之後,順便幫你去看看小涵那邊的情況,如果有什麼大問題的話我會出手幫忙的,你別擔心啦!瞧你這張擔心她擔心得要死的臉,你根本放不下嘛!口是心非的池賢浩先生,嗯?」

  「……你給我閉嘴!吵死了,快點帶路啦!」



大家好,我是龘玥!

小池這是老毛病了XD

池:吼閉嘴啦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