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十釐米的他們來到三次元】原創角色篇 76—無法說放就放

龘玥 | 2021-09-25 10:00:03 | 巴幣 48 | 人氣 69


  由於霜櫻的想法太過缺乏對朋友的信任,令池賢浩大受打擊,這一次,他是真的不想繼續當個跟屁蟲一樣地守在女孩身後。

  這點葉傲寒在逼問出了先前池賢浩在林家發生的事之後便給予他大大的支持,甚至一度不想要理會霜櫻,是後者心軟了,要他至少維持中立的態度,但是他的話語對於前者一點約束力也沒有。

  「我才不想要交個對自己人沒有信任感的朋友呢。」

  葉傲寒冷冷地拒絕他,理由說得合情合理。他領著池賢浩前往自家的路上,還裝得一副情感專家的姿態,對眼前癡情的傢伙徹底的教育一番。

  「再繼續浪費時間跟在小涵身邊何必呢?簡直自討苦吃。我告訴你哦阿池,就是要欲情故縱,一下跟緊緊、一下裝忙避不見面,才能夠激起女生想要綁住你的想法啊!」說到重點時,葉傲寒還興奮地揮起了手來,「所以你不能主動去見林語涵,等她自己來找你,然後你就裝得一副高冷的樣子,說『女人,妳知道自己錯在哪裡嗎?』,再來——」

  「夠了。」池賢浩忍不住打斷他。要是再不打斷,他怕有一本霸道校草文從校霸嘴裡跑出來。「不必,我根本不需要跟她見面。你到底還記不記得我剛剛說的,我再也不會見她了。懂嗎?」

  正說到興頭上就被人打斷讓葉傲寒有點不滿,但是池賢浩的話讓他瞬間又來勁了。「懂是懂啦,但是你可不能保證你又回心轉意想要跑回去倒貼人家!」

  「誰跟你倒貼!你是想打架嗎?」

  「來啊,就算我石膏還沒拆,但我才不怕一個滾下樓梯滿身傷的前不良少年!」葉傲寒攥起了拳頭,作勢要逼近他。

  「我告訴你,我可還沒金盆洗手!」池賢浩捲起短袖,做出幹架前的準備姿勢。

  「是嘛~很囂張嘛~」葉傲寒露出猖狂的笑,大力拍了拍池賢浩的背,說:「那我這個校霸的位子,你敢不敢接?」

  「哈!誰……」誰不敢接?池賢浩正要笑著這麼說的時候,他卻突然猶豫了。

  正因為想起了林語涵這個人。

  「怎麼?真怕啦?看來你池賢浩只是個膽小鬼嘛,根本沒有做大事的野心。哼哼~」

  「我……」

  如果他當上了校霸,那個女孩是不是或多或少也會被牽連?

  池賢浩搖了搖頭,不想理會這個想法。可是……兩人的記憶不合時宜的從腦袋深處被抽放出來。

  在放學時說要保護她的承諾、她的每一個笑容、說好不隱瞞卻被背叛時的她的泣顏……這些記憶一幕幕從腦袋中回放,彷彿歷歷在目。

  他總算知道女孩今日為什麼在遇到事件之後首先懷疑他。

  正因為自己曾經做錯了事,這一次,她才會選擇懷疑。

  是他自己,將女孩全部的信任消耗殆盡。

  而這些,葉傲寒全都不知道。

  「欸,葉傲寒。」池賢浩突然沒頭沒腦地喊了一聲。

  當葉傲寒投以不解的視線後,池賢浩卻又立刻說︰「我要回去涵她家。」

  「幹嘛啦,你忘記自己說的話喔?是腦袋剛剛撞到,失憶了嗎?」

  葉傲寒簡直想要直接一棒打暈他拖走。這傢伙剛不是還說不會再見霜櫻,怎麼這下又反悔了,也過於快速了吧?果然是癡情單身漢嗎?

  「是我的錯。是我先背信她的。」

  這麼說完的池賢浩自顧自地轉身邁出搖搖晃晃地步伐,跌跌撞撞地跑了起來。

  「簡直怪人。」葉傲寒翻了翻白眼就要追上去,接著就從那個奮力奔跑的少年後頭清楚記錄了他向前摔倒的一幕。

  葉傲寒不禁噴笑出聲,嘲笑道:「有夠白癡,池賢浩你現在的模樣也太蠢了吧啊哈哈哈!喂,你快點起來啦,是要趴在那多久,要是等等有車來怎麼辦?」

  等了許久也不見對方爬起,葉傲寒疑惑地上前觀望,沒想到對方一動也不動的趴在柏油路上居然是因為昏倒了!

  突如其來的狀況讓葉傲寒傻了幾秒鐘,這才趕緊叫了救護車,並且與好心的路人合作,在醫護人員的指導下小心翼翼地把人從偶爾來車會經過的路中央搬到安全的路旁。

  十幾分鐘後,救護車抵達,載著池賢浩與葉傲寒火速趕往醫院。






  「哈!就跟你說你得去醫院一趟吧!這下好了,本來可以搭個計程車就好,結果你直接昏倒,害我得浪費時間等救護車來載你一程。是說救護車的費用你付喔。」

  葉傲寒連連數落著病床上臭著一張俊俏臉蛋、讓巡房的護理師直呼可惜的池賢浩,後者聽到耳朵都快長繭了,乾脆伸手將枕頭抬起貼在耳朵上圖個清靜。

  經醫生診斷,池賢浩只是輕度腦震盪,但由於頭部與全身有外傷瘀血的狀況,得住院四、五天觀察,這也代表他得在醫院度過最後一段暑假時光後迎來開學。

  「葉傲寒你真的好吵。」枕頭實在擋不住他的撈叨攻擊。

  「吵?也不想想是誰救你的,我抬你的時候只有一隻手能動你知道多辛苦嗎?蛤?」

  「謝了,救命恩人啊。」

  「這還差不多。」葉傲寒嗤了一聲,昂首環著雙臂,以上往下的角度對池賢浩投以上位者的眼神。

  然後下一秒,葉傲寒突然拿起了放在桌上的池賢浩的手機。「對了阿池,你手機借我一下喔。」

  「喔。」

  眼看葉傲寒的炮火消停了,池賢浩愉悅地鬆開緊皺的眉頭,準備好好補眠休息,畢竟醫生要他有充足的睡眠才能修復他那聰明的腦袋。

  葉傲寒對他不在乎的反應很滿意,趁著這個空檔,他打開通訊軟體,將霜櫻的訊息給封鎖掉。

  畢竟病人就該好好休息,什麼都別亂想。

  「對了。」放好手機,葉傲寒大喇喇地拍了拍池賢浩的臉頰把他打醒,忽視對方投來的責怪眼神,不確定地說:「如果這幾天你爸找不到你就打電話問我,該說你在醫院嗎?他肯定會二話不說直接飛奔來找你吧。」

  「你也知道。」池賢浩鬆開枕頭,揮開他的手煩躁地說:「所以告訴他我跑去你家住了。」

  「這樣晚上沒人來顧你欸。好可悲。」葉傲寒忍不住露出憐憫的表情。但又突然靈光一閃,連忙說:「叫林語涵來怎麼樣?她該負責任吧?她不來我會鄙視她。」

  池賢浩的雙臂在胸前擺個大大的叉,拒絕道:「不要!千萬不要!不要再讓她的情緒起伏變大了,她已經快撐不住了。」

  已經夠多事情了,再增加她的負擔與心理壓力的話,池賢浩不知道她會不會變得比今天的狀況還要更加失控。

  想起葉傲寒還不知道前因後果,池賢浩立刻向他解釋了一番,途中得知葉傲寒也知道霜櫻擁有召喚能力,他便將事件描述的更加詳細。隨後也將昏迷前的想法告訴葉傲寒,這才讓後者稍稍諒解了霜櫻今日的作為。

  「也難怪她會懷疑你。畢竟你有前科嘛。」

  「講得我好像被關過一樣。」池賢浩板起臉,一臉不爽。雖然沒被關過,但他之前常被少年隊抓去訓話,附近警局的警察幾乎都知道他。

  「幹嘛那麼敏感,那我換一個。『紀錄』,你覺得怎麼樣?」

  「好像差不多……」

  持續了一段無意義卻又讓氣氛輕鬆不少的對話後,時間也晚了,葉傲寒拍拍屁股準備走人。

  「欸。」池賢浩叫住了他。

  葉傲寒看他猶豫的表情便會意過來,苦笑說:「真拿你沒辦法。我會順路去看一下小涵她家的狀況啦,會傳訊息給你報告的。」

  「今天真的謝謝你了。」池賢浩久違地露出淺笑。

  葉傲寒有些訝異。畢竟池賢浩的笑容不算稀有,只不過微笑的對象幾乎都是霜櫻一人獨佔,他難得會對女孩以外的人釋出笑容,著實難得啊。

  對此,葉傲寒也回了一個笑容之後,朝他伸手。

  池賢浩誤以為他是要握手,抬手要握住對方的時候卻又被拍掉。

  他疑惑地望向葉傲寒,聽對方語氣欠扁地說:「誰要你的手啊。你要報恩的話只要幫我付晚餐加通車費……嗯,算你兩千元就好。」

  「靠。魔鬼。」

  原來是要斂財嗎?





  葉傲寒拿著打半折的報恩費用,喜孜孜地離開醫院。在買完晚餐後,按照承諾來到林家。

  他看見巷口臨停了幾台警車,還有一台價值不斐的深藍色跑車。葉傲寒暗付,雖然林家位於高級住宅區,不過這臺並不是這區居民開得起的車。

  好奇心的驅使之下,葉傲寒走到了林家庭院前,兩個員警正站在庭院口交談,一見到他朝著這裡走來便出聲驅趕。

  「同學,別靠近這裡。非相關人士不得進出,快點離開。」

  「叔叔等一下,他是我的朋友。」霜櫻及時從屋內走出,在看見葉傲寒的身影後出來迎接。「小寒,不好意思,我家被人闖入,今天沒辦法招待你了。」

  「沒事,我聽池賢浩說了,想來關心妳一下。」其實池賢浩在醫院時不斷要他裝作不知情的模樣前去關心霜櫻,但是葉傲寒根本懶得理他,自己又不是池賢浩,對霜櫻那麼體貼要幹嘛。

  他倒想看看霜櫻這人懂不懂自己錯在哪裡。

  「小池他……還好嗎?因為情緒激動,中午他來找我,我卻對他做了很過分的事。我打算等這裡的事處理好後就去他家道歉。」霜櫻扭扭捏捏地,還抬眼試探著他的反應,這副緊張的模樣不禁逗笑了葉傲寒。

  還好霜櫻的反應讓他很滿意。這傢伙雖然笨,倒也沒有蠢到家嘛。

  而且看樣子她也有在反省。

  不過還是要給個教訓,最好是能夠讓她的愧疚感爆表。

  「他離家出走囉。」

  「咦?」霜櫻一臉驚訝。

  「妳知道他為什麼會來找妳嗎?」葉傲寒不等霜櫻回答,自己就先將答案說出口︰「因為離家出走後,悲哀的他在心情不好、想要尋找安慰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妳。」

  葉傲寒繼續說,毫不留情。

  「他將妳視為一切,妳卻把他的寄託打碎,也害他摔到差點變成傻子。更白癡的是他自己傷成那樣還不肯去醫院。告訴妳,他真的懶得理妳了,妳之後去找他道歉也無濟於事。」

  完美,這麼講她一定不會要求要找阿池,要不然阿池住院的事就要曝光了。葉傲寒心裡一邊盤算著,一邊暗自竊喜自己的話術之高明。

  結果卻害女孩就在自家外的街道上大哭,引來旁人側目,更別論旁邊就站著兩個觀察兩人一舉一動的警察。

  「哇——」

  霜櫻哭得梨花帶淚,深深的懊悔讓她的表情萬分悲痛,小而纖細的手指緊緊揪著衣角,模樣實在惹人心疼。連路人都忍不住受到她的情緒感染,紛紛腳步停滯且憐憫的皺起了眉頭。

  被瞪了、被瞪了。葉傲寒接受到旁邊兩名員警的瞪視,傷腦筋地撓了撓後腦杓。
  
  「欸等等,妳不要現在哭好不好?」他趕緊試圖安撫女孩的情緒,然而不擅安慰的他講出的話根本對此毫無幫助。

  「語涵?怎麼了?」

  此時不屬於他們之間的第三者的聲音傳來,葉傲寒聞聲看去,一個留著鬍渣的中年男子從屋內走出來,快步來到霜櫻的身邊,摸摸她的頭後,銳利的視線朝向葉傲寒掃來。

  男人厲聲喝斥:「你對我姪女做什麼!」

  「我不過就只是……欸林語涵妳別光顧著哭啦,算了,這個請妳吃,我先回去了喔。妳之後有需要幫忙的話記得打電話給我。再見!」

  在人家舅舅的殺人視線下,葉傲寒果斷地選擇將晚餐交給霜櫻之後趕緊離開。他清楚這個傻女孩恐慌了那麼久哪還記得吃飯,現在肯定也還沒吃過晚餐,所以那個海綿蛋糕本來就是葉傲寒為了霜櫻而買的,反正花的是池賢浩的錢。

  放任葉傲寒在他眼皮底下走掉,男人下一秒便放軟了態度,低下頭牽著霜櫻把人帶回屋內去,一邊問著:「語涵,是他欺負妳嗎?如果是的話舅舅馬上把他抓回來罵好嗎?」

  霜櫻哭得上氣不接下氣,還開始打起嗝來,男人見狀立刻替她拍背。等到隨時快斷氣的哭聲變成斷斷續續的啜泣時,霜櫻這才搖搖頭,配合呼吸出聲回答:「不是、舅舅……我才是、壞人。」

  「……是我、辜負了朋友的心意。」



大家好,我是龘玥!

雖然我是作者,但是
霜櫻真的很欠扁......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