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十釐米的他們來到三次元】原創角色篇 66—一個關於雙胞胎的悲傷故事

龘玥 | 2021-07-24 11:00:05 | 巴幣 1040 | 人氣 87


  向葉傲寒確認南波看守所的四人順利回歸後,霜櫻這才放下心中大石,快樂的心情直接洗去先前的憤恨,讓她不再躲在女廁裡頭,而是走回大廳找夏夜。

  不過她很是擔心會與池賢浩對上眼,畢竟才剛吵架不久,她的情緒狀態還沒有辦法那麼快冷靜下來並且找回理性去面對事情。

  出廁門前,霜櫻先是探頭探腦地觀察了下周遭,發現視線內沒有池賢浩的身影後才願意出來。一路上還左顧右盼地,一趟大約三分鐘的路程被她生生走了六分鐘,不過倒是確保不會碰上池賢浩。

  當她終於抵達大廳,沒有池賢浩的身影讓她很是感到幸運,同時也感到一絲難過。不過在她見到坐在椅子上頹廢著的夏夜時,擔憂立刻將所有情緒壓下。

  「小夜哥哥,好消息!小寒說小晨已經被送往醫院了,意識很清楚,而他自己也在去醫院的路上。」

  夏夜聞言立刻從椅子上跳起來,匆匆來到霜櫻面前握住她的雙臂,激動不已。「已經沒有人追殺他們了嗎?我們現在可以去醫院看他了嗎?」

  霜櫻露出了有些困擾的微笑,說道:「這個嘛,我也不知道耶。不如我們去問警察叔叔吧。」

  「好,我們走。」夏夜找回了理智,他輕輕牽著女孩,領著她走。

  結果剛好碰上池家父子跟著一群警察來到大廳,霜櫻立馬躲到夏夜身後去,打算眼不見為淨;池賢浩則是看都沒看,徑直地從他們倆身邊走過。

  霜櫻承認她看到這一幕,心裡有點悶痛。不過更覺得池賢浩可惡,自己也打消了有點想去通知他一起前往醫院探病的想法。

  她甩甩頭,心想:那個冷酷無情的傢伙……哼,不就是一個做錯事的人嘛,自己幹嘛那麼在意?不管了、不管了!

  然而池賢浩當下卻是只想不要礙了霜櫻的眼,讓她感到為難,整個人愧疚至極。根本不是像霜櫻所想的那般連理都不想理。

  看著鬧蹩扭的兩人,池尚宇與夏夜相互苦笑著,決定交換情報完就趕快各自把小孩給帶開。

  「池叔,小涵接到通知說我弟和葉傲寒被送去醫院了,我們現在想去問警察能不能讓我們過去。」

  「這樣啊,筆錄也做完了,警察剛剛說我們可以回去了。不過飯店那邊要等搜查結束才能進去,我現在要跟賢浩以及調查小組過去處理。你們搭計程車過去要小心,啊,還是請一位警員載你們過去?畢竟才發生了那麼嚴重的事情,還不能夠鬆懈。」

  「好。池叔你們那裡也要多加小心。」

  霜櫻也探頭出來向池尚宇道別:「小池爸爸掰掰~」

  「掰掰~晚一點我也會和賢浩去醫院探病的。」池尚宇話鋒一轉,無奈地苦笑道:「語涵啊~我知道妳和我們賢浩鬧不愉快,不過也請妳氣消之後繼續照顧我們家賢浩好嗎?」

  「……」霜櫻聽到池賢浩的名字就不爽,原本舒展的眉皺了起來。她沒有回答,只是扯扯夏夜握著她的手。

  畢竟她還沒有辦法冷靜,也不想胡亂回答事後可能會感到後悔的答案。

  「嘛,池叔,還是先趕快過去飯店吧。讓警察們等太久也不好。」

  看出霜櫻的為難,池尚宇也不在這地方多做糾纏了,於是便順著夏夜的話接下︰「也是呢,那我就先出發了。」

  目送著池尚宇與一群警察們的背影,夏夜接著將視線轉向有些望得出神的霜櫻,疑惑著,他也沿著她的視線望去,頓時就明白了。

  「明明就很在意那個叫做池賢浩的傢伙。」

  「咦?什麼?」霜櫻像是驚醒般地回過神,擺了擺空著的那隻手,極力澄清道:「才沒有!我是在看警車啦!是啦,善良老百姓這麼近距離看警車的機會可是很難得的呢!」

  「這樣啊。」夏夜笑了下,沒有再提這個話題。「那小涵,我的手機給舅舅拿走了,我可以用妳的手機打電話嗎?」

  霜櫻點點頭,掏出口袋裡的手機遞給他。「給你。」

  「謝謝。」夏夜摸摸女孩的頭,接過手機撥了一串號碼。電話很快便接通了。

  『喂?找夏夜嗎?不好意思,現在他的手機在我這裡,我是他舅舅。』

  「喂~我是夏夜本人。」夏夜的聲音突然降了好幾度,語氣不善道:「我知道你在抓人沒空,但是派一個人載我和妹妹去醫院。我不想浪費計程車錢。」

  『哇~把我們警察當作專人司機一樣,我們夏夜很懂得使喚人呢!』

  不過葉燁嘴巴上笑歸笑,還是怕大姪子一個不爽又把自己拉黑。好不容易又找到他們兄弟倆,他已經不想再讓孩子們對他失望、選擇遠離他。

  『好啦,大姪子不要氣啊,小心膚質變得比弟弟差。去把手機拿給一個順眼的人吧,舅舅來處理。』

  夏夜本來沒有生氣的,聽完這個渾蛋舅舅的話之後額頭上才浮現出幾條青筋。

  「嘖,你好煩。」

  不過目的倒是達成了,夏夜轉頭向霜櫻比了一個搞定的手勢,兩人粗略討論一番,於是將手機遞給一個身材魁武,十分壯碩,看起來似乎能徒手碎磚頭的男警員。

  起初接過時,男警員的神情一臉疑惑,不過在聽完葉燁的交代後便一臉爽快地接受了。

  將手機遞還給霜櫻,男警員看向夏夜表示:「呀,原來是葉隊長的姪子啊。長的一表人才,真是不簡單呢!我姓張,叫我張叔叔就好了。走吧,我開警車載你們去醫院。」

  「感激不盡。」夏夜點頭致意。
  
  「謝謝張叔叔!您人真好,是令人尊敬的人民保母!」搭上警車,就等同於安全有了一定的保障。霜櫻開心極了,嘴像是抹了蜜似的,滿嘴好話。

  張警員坐上駕駛座,俐落地繫上安全帶,接著轉頭對後座的霜櫻哈哈大笑,說:「哈哈哈,妹妹妳真會講話!這只是舉手之勞,何況我很榮幸能幫上你們和葉隊長的忙,畢竟受了隊長他很多的恩惠,他也曾在激戰中救了我一命。我這條命能幸運地撿了回來,全多虧他,所以我想盡自己所能去回報他。」

  霜應朝著身旁的夏夜瞇眼笑道:「葉叔叔是很熱心的人呢。」

  夏夜懶洋洋地暼了她一眼,然後將視線重新放回車窗外,不以為意。「別被騙了,這都是做給外人看的,塑造個好形象還不都是為了得到別人的推崇。」

  張警員聞言又笑了,像是聽到什麼荒誕的笑話一樣,他噗哧一聲,接著捧腹大笑。

  「雖然常聽隊長說自己被姪子們討厭,但是我沒想到會是這種程度呢。隊長他可是最喜歡你們雙胞胎兄弟倆了,儘管你們後來切斷聯絡偷偷離開,但是隊長仍然一直掛心著你們呢。」

  「我和我弟不需要他的任何關心。」

  只要有他們兄弟兩人相互扶持,就能夠擁有幸福的人生。夏夜一直都是這麼堅信著。

  「切斷聯絡?」霜櫻倒是對夏夜的背景感到好奇了起來,令她不禁想到自己的處境。

  「嗯。」儘管臉上露出了不是很願意開口談的表情,不過基於霜櫻是夏晨喜歡的女孩子,而他自己也想把她當作自己的親妹妹看待,也就是他要特別待遇的孩子,夏夜終究還是希望霜櫻知道一些他們家的事。

  也避免未來霜櫻不經意的話語會刺激夏晨的可能性。

  畢竟他們倆兄弟是被父母拋棄的孩子啊。

  夏夜清了清嗓,開始向霜櫻敘述一個關於雙胞胎成長的故事。




  夏夜與夏晨的出生始於一個陰霾的雨天。

  兩人的存在並不是父母所期待的,而是糟糕的選在了欠債逃亡的期間,就像是上天對他們的父母開了一個大玩笑。

  聽說母親曾經想在他們倆尚未出世時直接扼殺在腹中,不過種種嘗試之後仍然失敗,敗在母親承受不住的疼痛之下,而不是人們基本的同情心,更不是父母對孩子的憐憫心。

  他們的存在純粹只是個意外,因此,他們的父母也從沒想過要這樣輕易接受命運的安排。

  分娩時,父母不得不出現在醫院裡,萬分緊張的心情卻是害怕債主得知消息趕來堵人。在他們出生的當晚,父母連夜從醫院逃離,卻將孩子們留在院內,然後留下紙條告訴醫院打電話通知母親剛從警校畢業的弟弟去領孩子,而夫妻倆卻從此消失無蹤。

  而那個弟弟——葉燁,不得不成為他們的舅舅,不得不負擔成為燙手山芋的雙胞胎的監護人,不得不將自己的青春葬送在他們倆身上,努力出任務,賺錢養「不得不接受的家」。

  雙胞胎倆回到「家」時,整個屋內總是黑漆漆的,一點人的氣息都沒有。而唯一可以看到舅舅的關心的部分,是桌上擺放的生活費和冷掉的飯菜。

  每到夜裡,兄弟倆都會害怕床底下的怪物會跑出來吃掉他們,這時總是特別想要有個強大的大人可以陪伴他們入睡,可以像卡通裡的父母一樣唸故事書給孩子聽。

  不過雙胞胎明白,對於父母的幻想和要求全是空談而已。

  漸漸的,長相相同的雙胞胎開始各自發展出不同的性格,一個開始學會獨立,比其他同齡孩子更為早熟;另一個則是縮在哥哥的羽翼下,學會自處,卻遭到同齡人的排外,變得自卑沉默。

  唯一不變的,是兄弟倆想要讓彼此變得幸福的信念。

  於是他們選擇離開那個冰冷的房子,學著逃跑的父母親在這虛無飄渺的社會裡掙扎生存、掙錢。夏夜在學校做著不被大人允許的勾當;夏晨則是在麵包店裡當學徒,空閒時拿著自己烤的甜點交給哥哥高價販賣學校裡那些飢腸轆轆的學生。

  他們拿那些錢租了房子,然後才有了兄弟倆的第一個家。

  然而,舅舅對他們從來都不聞不問。他們也清楚自己的立場,沒有資格要求舅舅必須對他們做到什麼程度,於是兩方再也沒有交流。

  「所以,我討厭他。一個勁地裝大好人,真的有夠煩的。」

  夏夜以一個淡漠的口吻,訴說著悲傷的故事,沒想到換來了聽眾的大噴淚。

  「嗚嗚……小夜哥哥——!」霜櫻猛掉淚,大有水壩洩洪之勢。嚇得夏夜一臉懵。「你們過得太艱辛了,我之前還一直以為自己很可憐,真的好像笨蛋!嗚嗚嗚我要對你們更好!好到讓你們每天都很幸福!」

  看著呢喃一句「啊……鼻水要滴出來了……衛生紙、衛生紙在哪?」後開始到處翻找衛生紙的霜櫻,夏夜惋惜著夏晨沒有早點認識這個可愛的女孩,說不定夏晨的個性就不會變成現在這副樣子了。

  不過現在也還不遲。夏夜不禁會心一笑:「呵。」

  正把衛生紙貼在鼻子上準備擤鼻涕的可愛女孩一臉傻樣,看著夏夜笑得異常開懷,內心充滿疑惑。

  她隨後又不在意地聳聳肩,心想:嘛,小夜哥哥開心就好了。


大家好,我是龘玥!

沒錯,從這篇開始起活躍的角色全都是原創角色!

也不知道我國中寫這個的時候腦子是不是有什麼洞,就是很愛寫半同人文

以前是覺得反正我爽就好了,現在很可悲的發現這樣沒有資格營利啦,偏偏我還寫這麼多集,還超黑歷史

對我來說,還是把同人文跟原創分開比較好

不知道各位的看法如何?

創作回應

休眠中的路人/二病醬
告訴自己:快結束了……快結束了……
2021-07-24 12:24:30
龘玥
自我催眠嗎?不過看似剩下三十幾集的分量,其實一集就要三、四千字,加一加意外的多www
2021-07-24 21:44:55
路邊的野貓
真是辛苦的兄弟倆呢QwQ
2021-07-24 15:21:25
龘玥
沒錯呢,不過幸好他們還有彼此可以付相扶持
2021-07-24 21:46:4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