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十釐米的他們來到三次元】黑白來看守所篇 64-第一次吵架

龘玥 | 2021-06-19 12:00:06 | 巴幣 48 | 人氣 79

連載中黑白來看守所篇
資料夾簡介
二次元的人們來到三次元不但變成可愛的二頭身,還只有十釐米高?! 為了查明穿越的原因,池賢浩開始一步步解開各種謎題。生活中潛藏著危機,眾人是不是能夠平安脫困呢?

  當霜櫻接到葉傲寒來電的一個小時前。

  看著懷中人兒散發著淡淡螢光,池賢浩在驚愕過後頓時恍然大悟。對於召喚機制的事情,他總算有了點頭緒了。

  不過眼下不能放著霜櫻兀自「發光」,要是被警察他們發現了就不妙了。

  「涵,先跟我過來。」池賢浩趕緊推著她先走到無人的角落去,一邊催促著:「快點、快點。」

  「嗯?」

  不過這麼一打斷,原本在祈禱中的涵聞聲抬起了頭來,身上的螢光居然瞬間消散。這讓把一切全看在眼裡的池賢浩又一次感到不可思議而瞪大了雙眼。

  「涵……妳知道自己剛剛在做什麼嗎?」

  「做什麼……祈禱呀?」

  瞧著一臉莫名其妙的霜櫻,池賢浩用手指抵著下巴,呢喃:「難道沒有意識到嗎……」

  難怪那麼多年,對於召喚出二次元角色這些事霜櫻皆是一問三不知,因為連她也沒發現自己所擁有的能力,更何況是要她解釋前因後果。

  皺著眉的霜櫻歪過頭,有些埋怨地說:「小池你說大聲一點,我聽不清楚你在講什麼啦。」

  那副傻樣讓池賢浩面露難色,不禁猶豫了起來。

  該不該告訴她啊……這種事根本很難讓人相信,就連自己也是消化了許久才勉強接受。可若是不趁著現在時機正好把事情告訴她,之後她又會不自覺地召喚出下一個人,到時候免不了又會惹出麻煩,甚至是向如今一樣碰上危險。

  雖然知道召喚這件事從一開始就是圍繞在霜櫻身邊打轉的,池賢浩卻不知道問題是出在她本人身上,一直以為是其他外力影響。尤其是從霜櫻家得到的霜櫻母親的日記本,更是一直誘導他將關聯帶離霜櫻的身上。

  池賢浩這才知道。

  原來,霜櫻母親這麼做全是為了保護女兒啊。

  不過,自從霜櫻開始召喚出赤羽業起至今,太多的狀況與意外,不只是讓少女自己陷入危機,也逐漸牽連到身邊的人們,更不用說是被召喚出來的二次元角色本人。

  就算是這樣仍要對霜櫻隱瞞嗎?

  她什麼都不知道,就一定是幸福的嗎?

  事情的嚴重性讓池賢浩不得不正視這些問題。

  不過身旁有著全然無知的霜櫻出聲打擾著,讓他的思緒紛亂不已,根本無法好好梳理。

  「什麼啦?小池,你再不說話我就要去找小夜哥哥喔。」

  「唉……」盯著對方幾秒,那雙靈動的圓潤大眼映著他焦躁的臉。半晌,池賢浩選擇放棄隱瞞,「事到如今,我就老實跟妳說吧,涵。」

  儘管不想要看到少女傷心難過的表情,但是已經做出判斷的池賢浩仍一五一十地把他所知道的事情全盤托出,只盼她不再因此被傷害。

  「放暑假前,我不是去妳家打掃嗎?」

  「嗯,我還記得那個時候我們跟里維一起把整棟房子打掃乾淨,很有趣呢!」

  「那個時候,我在妳爸媽書房裡發現一本日記本,上面寫的是有關召喚二次元角色的事情。」

  「蛤……?」霜櫻伸手打斷他的話。「等、等一下,小池你在說什麼?」

  看到霜櫻一臉拒絕相信的表情,池賢浩又嘆了一口氣,說:「我現在很認真,拜託妳先聽我把話說完。」

  霜櫻疑惑地盯著他,看到對方堅定的眼神,於是遲疑了一下之後,回答:「……我知道了。你繼續說吧。」

  慎重地點點頭,池賢浩謹慎地左右看了下,確定大廳內的員警不是在做自己手邊的工作,就是正在關心情緒不穩的夏夜,沒有人將視線放到他們兩人身上後,才繼續道:「那本日記,記錄了妳童年時的生活,也提到了召喚的契機是使用妳家的那台電腦。我曾經嘗試過照著上面所說的操作,結果從沒成功過召喚過。我想,日記裡要這樣子編造蹩腳的謊言,全都是為了保護妳。」

  「保護我?」霜櫻望著池賢浩,對方就好像在講火星文一樣,讓她覺得他們兩人的頻率遲遲對不上。

  為什麼要保護她?那個寫日記的人又是誰?

  她簡直一頭霧水。

  該不會是池賢浩中二病發作吧……在這麼緊張的時刻搞笑好放鬆心情?

  「對,因為妳才是召喚者。」

  蛤?認真?

  霜櫻眨眨眼,面露尷尬道:「那個小池……我不太懂你的意思。」

  「我也是剛剛才發現的,妳祈禱的時候發光了,雖然妳本人沒有意識到。妳看,一般人不會突然發光吧?」

  「哈哈,那、那種事,我才不知道……」霜櫻移開了視線,同時也轉移了話題,「不過,那本日記本是誰寫的啊?」

  「是妳媽媽寫的。」

  「什麼?」

  聽見池賢浩提起自己的母親,霜櫻的表情開始變得不對勁。

  「涵……?」

  就在池賢浩想要進一步探究那是什麼情緒時,霜櫻猛然推了他一把,毫無防備的他於是踉蹌幾步。

  霜櫻此時神色憤怒,像是看見仇人一樣瞪著池賢浩大喊:「那是我媽媽留給我的耶!你為什麼什麼都不說就擅自拿走那本日記?它現在在哪裡?你快點還給我!」

  事情該來的還是會來。池賢浩想著。他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是實際碰上的時候心裡還是疼得厲害。儘管下一刻情況會變得更糟,可他還是得老實坦承。

  「對不起,我一直把它帶在身邊,但是下午我把它留在飯店房間裡……」

  不需要池賢浩再多說,霜櫻已經知道後頭的結果了。

  啪!

  「池賢浩,你真的很過分!」

  「你難道體會不了失去媽媽的難過嗎?我最討厭你了!」

  池賢浩摀著被打的半邊臉,低垂著頭。臉上熱辣辣的疼。

  胸口更疼。

  他清楚沒有媽媽在身邊的痛苦,畢竟他與霜櫻同樣過了好幾年的獨自一人。

  只是他旁邊多了一個可有可無的父親,霜櫻沒有。

  而且因為他的關係,害他最喜歡的女孩哭了。
  
  他是不是做錯了選擇呢?

  「……」

  他沒有去追朝著警局內跑走的霜櫻,一個人像被遺棄的破娃娃一樣,面無表情。

  良久,他輕輕啟唇,吐出沒有人傾聽的內心話。

  「對不起,但我也想保護妳啊。」

  不過他好像卻連做人的基礎道義都失去了。

  結束筆錄,剛走入大廳走廊的池尚宇正巧目睹了池賢浩失落的模樣。

  「賢浩,你跟語涵吵架了?」

  一句誠摯的關心,然而他的兒子並不領情。池賢浩斜眼看他,冷冷地說一句:「不干你的事。」

  語畢,人也往與霜櫻相反的方向走開。池尚宇於是嘆了一口氣。

  「好不容易稍稍放下防備的刺蝟,又再度讓身上的刺將自己武裝起來了啊。」





大家好,我是龘玥!
嘿嘿~這次有畫簡單的插圖,但是因為還要寫正文的關係,就不能追求插圖的品質了
加減看吧,真是不好意思
下一集也有插圖哦!敬請期待!

創作回應

路邊的野貓
看了劇情再搭配落寞的神情刻劃的好有感觸QwQ
2021-06-19 12:55:29
龘玥
看來插圖的魔法非常加分呢!
2021-06-20 00:01:5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